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三五章 一戰登王(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五章 一戰登王(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博文看著手中之杯,杯中之酒,琥珀般晶瑩剔透的靈酒,彷彿也是索然,欲飲而無味,雙目之中,有著淡淡的憂愁,半響之後,喟然長嘆:「沉香,我卻是定不下心來。」

孫豪淺淺地泯了一口酒,淡笑:「理解,理解,前方戰鬥在即,博文兄肯陪我在此喝酒,已然難得,心中難以安定,卻也正常。」

博文點點頭,苦澀地笑著說道:「我八歲進入青雲,十五歲進旭日,卻是割捨不下,憂心同門師兄弟,師姐妹,沈鈺那小子,志大才疏,怕是會誤事。」

孫豪再度泯酒,笑著說道:「戰中無常勢,青雲門臨戰換戰師,說不定也是奇招,博文兄卻不必過於憂心。」

博文搖頭苦笑,泯酒,然後搖頭嘆息。

兩大片烏雲一般的道魔修士,已經鋪開戰常

戰陣森森,肅殺之氣,壓得下方山嶺之中的百年老樹都彎下了腰身,不堪重負一般。

五行魔宗戰陣前方,鐵塔魔石勇,屍魔田紅劍,羽扇陽章良,傲然而立,居中的鐵塔魔石勇,身材比其他兩人高出兩尺不止,挺立空中,顯得雄壯而魁梧,氣勢十足,霸氣而張狂。

青雲門這邊,戰陣前方,卻多了一人,旭日、落日雙劍,外加宋曉麗和沈鈺,也傲然凝立空中,此種場合,梁定傑的身份實力卻是差了一點,很自覺地站於青雲門戰陣之中。

鐵塔魔石勇,哈哈大笑:「殺豆豆果然是厲害。青雲劍劉培傑卻是被他給截下了。哈哈哈。青雲劍不在,誰能擋我?」

他身邊兩人都沒有說話,他身後,魔修們也都沒有誰附和,敢叫殺魔盧山為殺豆豆者,這輩修士之中,也就是石勇一個,石勇見到殺魔盧山。驚為天人,感嘆:「盧山,你這滿臉的青春痘,真是太個性了,以後,我叫你殺豆豆得了。」

當時,盧山是殺氣勃發,狠狠地盯住他,半響之後,抖動著青春痘說了一句:「隨你」。然後,也不跟這大大咧咧的渾人一般見識。掉頭就帶著雷鵬和白亮攔截青雲劍去了。

雷鵬的說法是,只要攔截住青雲劍劉培傑,青雲門就會群龍無首,戰局自然就會大利聖宗,石勇也深以為然。

此時,劉培傑果然是缺席戰常

石勇哈哈大笑幾聲,然後沖身邊的魔修說道:「章良,下面就看你的了。」

陽章良銀髮披肩,雙手抱拳持扇,微微鞠躬,然後,身體升高三尺,嘴裡暴喝一聲:「喝1

青雲門戰陣前方,黃明晃一臉微笑,彭琳一臉肅然,宋曉麗一臉淡然,沈鈺卻是躍躍欲試。

此時,陽章良騰空。

黃明晃微微頷首。

沈鈺長嘯一聲,御劍爬升,跟陽章良遙遙相對。

陽章良發現,對面修士既不是博文,更不是盧山描述的那個孫豪,而是另一名修士,心中不明所以,羽扇一抱,微微躬身:「羽扇章良,見過道友,你是何人,博文何在?」

沈鈺風度翩翩,也雙手一抱,哈哈大笑著說道:「百靈劍沈鈺,見過羽扇魔,博文嗎?自然在戰場觀望,此戰,章良兄的對手,卻是在下,請指教。」

「百靈劍沈鈺?」陽章良頭上,銀髮飄飄,滿臉笑容:「久仰久仰,不過,百靈劍沈鈺又是誰?恕在下孤陋寡聞,第一次聽聞,海涵海涵。」

「這」,沈鈺看著一臉笑容的陽章良,心中一陣添堵,但還是帶著勉強的笑容:「待會,章良兄自然會知道我的厲害了。」

陽章良緩緩搖頭,銀髮隨風飄灑,煞是好看:「我沒欺負孩子的習慣,還是換博文來吧,要不,孫豪也成。」

沈鈺心中更覺添堵,不由暗自嘀咕,這陽章良還真是可惡禿頂,臉上不由浮現出絲絲紅暈,羽扇一揮,卻也是終於忍不住了,大喝一聲:「青雲,起陣……」

青雲煙塵在東北,百靈落日斗魔賊。

隨著沈鈺大喝聲起,五行陣旗揮動,足足五百人的戰陣破空而來,齊齊高唱《青雲戰歌》:「青雲燦兮,縵縵兮;明明天上,爛然星陳;日月光華,旦復旦兮;日月有常,星辰有行;遷於賢聖,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日月光華,弘於戰陣……」

高歌聲中,陣演五行,是為「五虎群羊陣」,五虎群羊陣,氣勢恢宏,其形狀如同一個象徵勝利的v字,未戰就已在氣勢上佔據絕對優勢,沈鈺選擇此陣,卻也是想先聲奪人,配合青雲門流傳的《青雲戰歌》,也是自有一股氣勢。

陽章良微微一笑,羽扇前指,嘴裡暴喝一聲:「喝」,他身後,也飛出五百魔修,一字相環,首尾相顧,如同棒棒糖上的圈環一般,卻是他最熟悉,指揮也最簡單的「一字長蛇陣」,魔修們不甘示弱,也高聲唱起了《五行聖歌》:「天地開,五行涌,水潺潺,木蔥蔥,金燦燦,火熊熊,土寬寬,生聖宗,五方浮現眾英雄……」

戰陣之法,築基期戰陣師能夠有效而有力牽引的修士人數,就是五百人左右,第一場大戰,青雲門人數稍少,孫豪控制全場,卻也沒有顯示出自己強悍的控場能力,而羽扇魔陽章良,沒有想到築基期會用戰陣對決,所以略顯生澀,這次,經過這些天的練習,自然又熟悉了不少。

而沈鈺,所謂的家傳戰陣之法,應該也是學了得自殺魔宮內的十大戰陣輔以他落日峰戰陣之道,初次上戰場,自覺十大戰陣陣陣精通,卻是自信滿滿。

絕域蒼茫征戰苦,殺氣三時作陣雲。

五虎群羊,一字長蛇。

祥和青雲,黑雲滾滾。

空中轟然相撞。

「」的一聲,孫豪手腕一振,一面玉質棋盤出現在他和博文中間,臉上含笑,孫豪緩緩說道:「博文兄,你我手談一二可好?」

手談?

博文看看前方翻滾激戰的戰場,再看看雲淡風輕的孫豪,不由搖頭苦笑著說道:「沉香真是好興緻,我如今五心不定,怕不是沉香對手。」

孫豪淡然一笑,棋盤位置輕移,再度出現在兩人之間,不過,此時棋盤,兩人如果坐下,倒是可以一邊對弈,一邊觀戰。

博文心中一動,終於穩定心神,飄至孫豪對面,盤膝而坐,凝神靜氣,手中拿起一顆黑子,啪的一聲落在了棋盤之上。

對弈手談,俗世謂之黑白圍棋,卻也是陣道弟子必須的功課,兩人都是陣道大家,造詣自是不弱。

前方戰場,激戰正酣。

棋盤之上,落子砰然。

啪啪啪啪,孫豪和博文飛速落子,不消盞茶功夫,棋盤之上,已經形成了兩個戰團。

博文之棋,大氣磅,取勢,一如五虎群羊,虎視眈眈,大勢將成。

孫豪之棋,蜿蜒盤旋,取利,一如一字長蛇,立於邊角,佔地求活。

棋局展開,博弈開始,兩人行棋落子,速度稍緩。

前方戰場,博弈對攻,攻守均衡,卻也是膠著起來。

「我這一子,強行打入」,博文往孫豪的地盤之中,落入一子,開口說道:「卻是欲借我大勢之力,切斷沉香一字長蛇。」

戰場之中,銳金旗動,關敬啟大吼一聲:「銳金銳金」,空中,一桿金黃色大槍,破空而出。

五虎群羊陣中,猛地殺出一隊修士,大喝:「突刺,突刺」,刺殺殺入敵陣之中,所指方位,正是一字長蛇蛇腰所在。

「妙」,孫豪淡然一笑:「博文兄落子,直指要害,攻我所必救,實為妙招,不過,博文兄要想攔腰腰斬我這一字長蛇,怕是也不可能……」。

說完,孫豪捻起一子,啪的一聲,輕輕落在了棋盤之上。

這是「一個小飛」,此子一落,一字長蛇貌似活了過來一般,此子落地,棋盤之上,頓顯硝煙瀰漫。

前方戰場,幾乎是孫豪落子之時,章良羽扇前指,大喝一聲「喝」。

一字長蛇陣中,憑空出現一個巨大的手掌,此手掌由修士真元被戰陣凝聚而成,迎頭撞向金黃色銳金長槍,戰陣之中,也猛地殺出一對魔修,大喝:「熊手,熊手」,如同一面巨大的熊掌,攔截在青雲門突刺前方。

轟的一聲,突刺撞上熊手,空中,不下十名修士如同雨點一般,直直的掉落下去,卻是兩個戰陣的能量相撞,直接隕落當常

觀其人數,卻是雙方相仿。

博文輕贊一聲:「好,沉香這一子,卻是恰到好處,無論博文從何方切割,觀你這一子,卻是終能連接一方……」

說話之間,空中,兩陣相撞,熊手被一刺而散,然,此隊攻出的魔修,卻很自然兩邊一分,一邊融入戰陣蛇頭,一股融入戰陣蛇尾,除了隕落當場的修士之外,卻沒有哪怕一個修士被截擊下來。

而五虎群羊陣突刺殺出的一隊修士卻是落入了一字長蛇陣的包圍之中,一如棋盤之上,博文那一顆打入敵陣的「孤子。」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