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四二章 一戰登王(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二章 一戰登王(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該死,怎麼會被發現?」

斗柄所指,魔修陣營之中,肖世傳嚇了一大跳,趕緊的,快速移動,試圖逃脫。

然而,沒等他順利移開,北鬥鬥柄之中,射出一股真元,真元籠罩所在,彷彿是結冰被凍結了一般,肖世傳只覺得身體一僵,速度一緩,跟大約十來名魔修一起,被孫豪的北斗七元解厄陣給罩住了。

宋曉麗看向陣法之內,幾名魔修沒覺任何異常,看起來都是十分普通的築基修士,此時被籠罩北斗陣中,俱都臉露驚惶,御使各種法器,四面突擊,欲求逃脫。

孫豪眉頭,不經意間微微一皺,宋曉麗師姐妹的北斗陣法,並不熟悉,走位並不十分到位。

斗柄所指,孫豪鎖定了暗魔肖世傳,但是,僅憑陣法,怕是攔他不祝

劉華跟孫豪較熟悉,這時開口問道:「孫師弟,這裡邊有暗魔肖世傳?我怎麼覺得,他們都只是普通的築基修士氨。

此時,北斗陣依然在魔修的重重包圍之中,外邊魔修的攻擊片刻不停,如果沒找到正主,拿陣圍住幾個普通魔修,真是沒有多大意義,張祖玉和其他幾個師姐都露出了詢問的眼神。

現在的情形是,孫豪他們被魔修們圍住仍接陣而戰,還用陣法圈住了十多名魔修。

孫豪一聲暴喝:「斗柄之南,天下皆夏,火來,肖世傳,既然被發現,再裝就沒有意思了。接我一招。七元解厄之火。」

暴喝聲中。一道火箭,直射陣中一名看似十分普通的大眾臉築基修士,被射中修士咋一看,也就築基中期修為,而且也未凝鍊天罡地煞什麼的,看似十分平凡普通。

看到孫豪的火箭沖自己激射而來,雖然還沒明白一個築基初期的小子為何會發現自己,但是。身為五魔之一的暗魔肖世傳終於激發了屬於自己的傲氣,哈哈大笑:「來得好,哈哈哈,是你自己找死,逼我出來,暗魔無影,刀梭決殺,小子,看招,殺。」

大笑聲中。暗魔身上,一層淺灰色罡氣升起。一刀一梭,披著一層灰光,激射孫豪。

「師弟小心」,宋曉麗大聲喝道:「他這灰罡具有破罡之能,不可硬抗。」

「大師姐」,孫豪迅速傳音宋曉麗:「做好變陣準備,北斗陣不熟,效果不佳,我馬上退出此陣,大師姐你主持**連宇陣。」

孫豪這時也明白過來,師姐們最熟悉的陣法,應該是**連宇陣,此時,最好是藉機退出,然後,只抓肖世傳。

一刀一梭急速攻至,首先轟擊在北鬥鬥柄北指的寒氣罩上,轟的一聲巨響,寒氣罩告破,肖世傳哈哈大笑:「區區小陣,也想困住得住我?」

到了五魔五劍這種層次,戰力卻真不是普通修士能比擬的,哪怕是孫豪牽引的陣法。

師姐們對陣法稍稍生澀,壓根就困不住肖世傳,肖世傳大笑聲中,身形幾個閃動,破圍而出,消失在陣中,又是幾閃,徹底融入魔修陣營之中。

聲音猶自響起:「哈哈哈,各位彩雲峰娘們兒,小心了,我暗魔就在這裡,看你們能防得住幾招……」

大笑聲沒落,刀梭的攻擊餘力未盡,又轟的一聲,攻擊在孫豪正前方,孫豪勉力布設的防禦罩上,巨響聲中,孫豪嘴裡發出一聲悶哼,身體不由自主,向地面落去,卻是被生生從北斗陣法之中給震了出去。

「師弟,師弟,師弟……」,上空,師姐們齊齊驚呼出聲。

孫豪在空中一個翻滾,大聲吼道:「陣演**,我沒事,別擔心……」說話聲中,已經掉落下去。

「師弟……」,張祖玉等人慾要御劍追去救孫豪,宋曉麗沉聲喝道:「陣演**,不要亂,我們發力越大,牽制魔修越多,師弟越是安全。」

幾乎是本能地,五姝在宋曉麗的牽引之下,再度在空中布設了一個**連宇陣,不過,師姐妹此時,心中依然焦急萬分,生怕孫師弟有什麼閃失。

就連最不待見孫豪的張祖玉,此時也急得只差打轉:「怎麼辦?怎麼辦?師弟掉哪裡去了?怎麼一下就不見了人影?」

「要不,我們殺下去?」佘麗華提議:「生要見人,死要……」

周泳:「是啊,是啊,孫師弟修為不高,一個人怕是危險,我們殺下去。」

劉華跟孫豪最熟:「是啊,是啊,我們去救孫師弟吧,嗚嗚嗚,孫師弟人老好了……」

宋曉麗眉頭一皺,厲聲喝道:「哭什麼哭?急什麼急?道心呢?道心呢?遇事就哭,就急,能解決問題嗎?聽我的,全力應敵,放心吧,我可以肯定,師弟沒事……」

張祖玉:「可是,可是……」

鄧元明稍稍冷靜點,若有所思,看了看宋曉麗,也大聲說道:「別可是可是的了,聽大師姐的,全力應敵,從小到大,大師姐什麼時候說過謊話哄過我們,接陣,用勁。」

**連宇陣終於順利運轉起來,又和包圍上來的魔修戰為一團。

而此時,就在**連宇陣不遠處,一個低沉的聲音,猛地傳了過來:「肖世傳,哪裡走。」

姐妹們順著聲音看去,就見距離她們不遠處,一個黑衣蒙面的修士,手持一把奇醜無比的破劍,正在瘋狂地殺向一堆魔修之中。

孫豪的神識,始終牢牢鎖定左右移動,貌似是無聲無息的肖世傳,要不是孫豪的神識遠超築基水準,說不定還真會被他逃逸而去。

肖世傳的危害太大,躲在暗中偷襲,師姐們的安全受到了巨大的威脅,逼不得已,孫豪也只能全力出手,先除去此魔再說。

幾乎是被撞飛的同時,孫豪一個土遁術遁入地下,三下五除二,帶上蒙面巾,穿上夜行衣,鎖定肖世傳,再度衝殺而上。

肖世傳只覺得,這一次戰場,有著說不出的詭異,以自己千變萬化的殺手隱匿之道,居然先後兩次被直接給找了出來。

什麼時候,自己的隱匿之道這麼不值錢了?

居然被人抓了兩次,肖世傳不由大為光火,還有,對面這小子,築基初期修為,居然也敢直接沖向自己,勃然大怒之下,暴喝一聲:「小子,找死。」

一刀一梭,寒芒吞吐,灰光閃閃,只殺孫豪。

孫豪怪異的聲音,低沉地大喝一聲:「來得好,看看誰的靈器多,劍起三才,殺」,三把飛劍,品字型,上下翻飛,對準肖世傳,直衝而上。

看看誰的靈器多?三把劍?

肖世傳看看孫豪的三把飛劍,再看看自己的一刀一梭,怪叫一聲:「你以為,靈器多的就一定厲害嗎?我告訴你,豆腐多了還是水」。

怪叫聲中,空中五件靈器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巨大的氣流,一衝而散,迸發的劍光,四散而出。

周圍,不少試圖渾水摸魚的魔修,哎呀哎呀驚喊怪叫,挨著既傷。

肖世傳臉上一驚,有點意外地看向孫豪,對四周的魔修一揮手,大聲說道:「這樣的戰鬥,你們幫不了忙,離遠點。」

魔修們紛紛點頭,自覺退出老遠,給肖世傳和孫豪留出了一個半里左右的空地,讓兩人一決雌雄。

肖世傳手一招,小飛刀和小梭子飛了回來,在他身邊左右盤旋。

身軀一振,拔高几分,再一振,又魁梧幾分,出現在孫豪面前的,卻是一個粗眉大眼的彪形大漢了,跟先前的大眾臉截然不同,雙手沖孫豪一拱,肖世傳朗聲說道:「五行魔宗,暗魔肖世傳,見過道友,對面何人?」

孫豪這邊,不為所動,依然是黑衣蒙面,不過,還是高聲說道:「青雲門,丑劍孫沉香。」

戰陣之中,姐妹們一邊跟魔修周旋,一邊議論開來。

周泳:「大師姐,剛剛就是這把丑劍救了我和祖玉。」

劉華:「大師姐,我怎麼感覺這丑劍,有點怪怪的。」

佘麗華:「不是有點怪怪的,嘖嘖嘖,他這造型,黑衣蒙面,一把丑劍,是怪得有特色。」

張祖玉:「我猜,那丑劍一定生得面相奇醜,難以見人,要不然,這種戰場,卻是沒有必要如此裝扮。」

鄧元明撲哧一笑:「那可說不定,說不定,他跟我們的寶貝師弟一樣,也是一個大帥哥。」

說起寶貝師弟,姐妹們齊齊失去了興緻,話說,師弟現在也不知道跑去什麼地方了,也不知安危如何。

師姐們議論這會,孫豪跟暗魔肖世傳卻是交代完場面話,開始了正式的對戰。

「你終於出來了,等你好久了」。

遠處,陽章良手中羽扇一揮,大喝一聲:「喝。」

中路戰陣之中,時刻關注著右路的陽章良,馬上發現了這邊戰局的變化,發現了孫豪和暗魔對持戰常

發現孫豪和暗魔開戰,馬上,他也打出了自己的底牌,丑劍幽靈不出,他始終得留牌備用,如今,丑劍幽靈現身,就正是他全力發力的時候了,陽章良看向前方:「博文,你擋得住我不?」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