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四三章 一戰登王(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三章 一戰登王(九)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和暗魔開戰,聲勢之大,不遜色落日劍和鐵塔魔的戰團,不引入注目都不行埃

兩人的戰場,光華流轉,狂暴的能量肆意飛竄,五件靈器,隔空交手,碰撞不休。

暗魔的刀梭悠忽飄逸,詭異莫測,而孫豪的三把靈劍,接陣盤旋,卻是毫不遜色,雙方鬥了個旗鼓相當。

來回不下二十回合,雙方手段各出,居然是短時間內難分勝負。

魔修那邊,圍住這個戰場的魔道修士,不由開始嘩然。

剛來甘谷嶺之時,他們對所謂的丑劍幽靈是嗤之以鼻的,以為不過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以為只要五魔出馬,斬殺那什麼丑劍幽靈不過是幾息的事情而已。

但現在,丑劍對上暗魔大人,居然絲毫不落下風。

什麼時候?青雲門又出來一個能與五劍五魔比肩的修士?

青雲門弟子則是心中大定,暗魔可是很恐怖的,殺人於無形,攪亂戰場,是暗魔最厲害的地方。

實話說,當得知暗魔就在對面魔修之中時,不少青雲門右路弟子,都在考慮是否要裝死遁出戰場了。

沒想到的是,自己這邊,居然出來個奇怪修士,居然能從亂軍之中揪出暗魔,逼使暗魔不得不正面迎戰,更重要的是,奇怪修士居然能硬抗暗魔而不落下風。

這可是一顆定心丸埃

就是不知那丑劍會是哪峰的修士,為何會是如此奇怪的裝束,該不會是劍醜人更丑。不敢見人吧?

右路戰常孫豪現身。揪出暗魔,戰得天昏地暗,再一次穩住了戰局,兩人戰果不出,右路會如何,很難說。

右路之戰,陷入膠著。

中路這裡,卻是風雲突變。

陽章良發現孫豪現身。揪出暗魔,對戰難分高下,終於露出獠牙,打出了一直防備孫豪的底牌。嘴裡一聲暴喝:「喝」。

羽扇一指,卻是指向了落日劍和鐵塔魔的戰團。

羽扇發力,圍住落日劍和鐵塔魔周圍,一直在隨著兩人戰團不停變換方位的魔修陣營之中,猛地飛出三百多名築基修士。

這些修士,修為都不高,僅僅只有築基初期。但是,他們的手上。都拿了一件形似葫蘆的法器,四面八方,不由分說,扒開葫蘆塞子,對準戰團中的落日劍和鐵塔魔放出了大片大片的火焰。

這片火焰,其色純紅生白,溫度極高,卻是不分敵我,鐵塔魔和落日劍也瞬息籠罩在一大片火焰之中。

落日劍黃明晃不敢大意,嘴裡清喝一聲:「找死」,劍光如河,激射而出,射向四周這些築基初期魔修。

鐵塔魔哈哈大笑,揮動金剛,攔住黃明晃落日劍的去路,嘴裡說道:「落日黃明晃,哈哈哈,你號稱劍能落日,今日就讓你嘗嘗大日神炎的滋味。

兄弟們,不要管我,噴,使勁噴,烤死這把落日劍。」

鐵塔魔一身煉體功夫極為了得,在大日神炎之中,卻是比黃明晃更能扛,這正是陽章良敢於直接沖兩人噴射神炎的根本原因。

陽章良的辦法簡單而奏效,就是利用鐵塔魔的身體優勢,對兩人實行無差別打擊,如此一來,石勇能抗,而黃明晃的情況則大為不妙。

黃明晃試圖高飛而去,鐵塔魔石勇不依不饒,死死纏住,不讓黃明晃輕易退出火常

場外,正在指揮一個戰陣的沈鈺眼看黃明晃淹沒在一片火海之中,大驚失色:「師兄,師兄。」

博文也是心中一驚,落日劍黃明晃情況不妙埃

中路這裡,黃明晃乃是關鍵,一旦黃明晃落敗,戰局必然立即崩壞,那就不是中路崩壞,而是整個戰場,青雲門立馬就會全線崩潰。

「青雲燦兮,縵縵兮;明明天上,爛然星陳;日月光華,旦復旦兮;日月有常,星辰有行……」

博文朗聲高唱,一踩法劍,神識牽引,帶領自己統御的五百修士,五行旗指引,卻是不顧烈火滔滔,沖落日劍黃明晃方向,義無反顧地殺了過去。

此時,博文心中只有一個想法,無論如何,也要解落日劍黃明晃之危局。

陽章良羽扇輕搖,口喝:「博文,哪裡走?」遂統御五百魔修,銜尾追來。

中路戰場,火光滔天,殺聲四起,博文戰歌嘹亮似有決死之心。

孫豪抽空瞄了一眼中路,卻是發現,戰局怕是相當不利。

落日劍黃明晃被鐵塔魔糾纏,陷入火海,生死不明,博文率隊,不顧生死,全力馳援,身後,陽章良的戰陣緊追不捨。

中路戰況,急轉直下。

孫豪看到慷慨赴死一般的博文,再看看一臉平靜,靜靜跟隨博文的關敬啟和代軍,心中,不由悠然一嘆。

有些事,不能不做。

有些人,不能見其赴死而無動於衷。

正如博文此時,死有何懼?金丹威懾再大,左右也不過如此而已。

孫豪仰頭一聲長嘯,伴隨著博文的節奏,也高聲大唱起來:「青雲燦兮,縵縵兮;明明天上,爛然星陳;日月光華,旦復旦兮;日月有常,星辰有行……」

高歌聲中,孫豪身上氣勢陡然一漲。

身上,半日大戰下來,幾成實質的血煞之氣一涌而出,無邊殺氣噴涌張狂,狂暴的氣勢直衝暗魔。

暗魔心中,猛地一陣驚秫,這一瞬間,他好似是被一頭遠古凶獸給盯住了,脊背、額頭之上,冷汗淋漓,小腿居然瑟瑟發抖。

這是?暗魔心中一緊,此殺氣,幾成實質,給自己的感覺,居然比殺魔盧山還要強上幾分?

丑劍孫沉香,跟盧山什麼關係,怎麼也會這一招?

腦海中迅速閃過幾個念頭,暗魔肖世傳不敢怠慢,幾乎是孫豪殺機臨頭的同時,掉頭就跑,試圖暫避孫豪殺機鋒芒。

孫豪雙眼,彷彿是一片血紅,暴戾的狂喝一聲:「殺戮蒼生,沉香劍,三段,劍貫蒼穹,去。」

無邊殺戮氣勢之中,沉香劍上,疊加的重量瞬息隱去,一個劍貫蒼穹,在煞氣的加持之下,迅捷無比,直刺肖世傳。

炎龍九疊真元、青帝長生真元、聚沙累土真元,三種真元,一浪高過一浪,依次疊加在沉香劍上。

沉香劍瞬息加速,速度達到了極至。

暗魔肖世傳作勢欲逃,但馬上,他驚駭萬分的發現,自己好像是陷入了一種奇怪的慢動作狀態之中。

他好像看到對面的孫豪,緩緩地發出了那把奇醜無比的破劍,然後,那把破劍,奇慢無比地朝自己飛來。

想躲,可就是躲不過這奇慢無比的破劍,哪怕是自己使勁全力, 發現自己的手速也好,身體也好,都奇慢無比,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一把破劍在自己的視線之中,越放越大。

此時此刻,暗魔肖世傳唯一能快速運轉的,可能就是意識了。

意識之中,肖世傳想起了殺魔盧山臨走之時的傳音:「世傳兄,情形不對,當立遁千里」,此時,他終於明白了,自己被人揪出來,就是情形不對,就該立遁千里……

這樣的念頭剛剛閃過,肖世傳就已經看到,那把破劍從自己的頸脖之處一劍貫穿,自己引以為豪的罡氣,如同豆腐,抵擋不得半分,甚至是沒感覺到疼,神識之中,頸項之上,冒出衝天血光,自己不由自主……失去了意識。

圍觀孫豪和肖世傳激戰的道魔兩門修士眼中,卻又是另一番戰況。

孫豪戰歌聲起,氣勢大漲,意氣風發,黑髮飛揚,揚手前指,奇醜無比的怪劍在空中破空而出,不見任何飛行的痕一般,幾乎是肉眼難見一般,從孫豪這邊猛地消失,對面,作勢欲逃的暗魔肖世傳壓根就沒有半點反應,頸項之間,已經被那把破劍轟然貫穿。

在道魔雙方弟子不可置信的眼光之中。

暗魔肖世傳頸項噴血如注,仰天倒了下去,一邊往下倒,身體從頸項之間一邊砰砰炸開,如同被巨大的力道崩擊擊中一般,血肉紛飛,未等落到地面,全身已經崩壞成為一堆血雨碎肉。

五魔之一,暗魔肖世傳,隕!

化為一蓬血雨,屍骨無存。

娃娃臉劉華目睹此景,忍不裝哇」的一聲,嘔吐起來。

幸好整個右路戰場,都被孫豪一劍震懾,魔修膽顫,倒是沒有人趁機偷襲她們暫時停下來的戰陣。

孫豪一催黑魔劍,落在地面,隨手一招,攝來暗魔肖世傳的儲物袋,幽幽一嘆:「世傳兄,好走。」

說話聲中,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卻是已經土遁而去。

走了?

道魔兩宗弟子這時才反應過來,似驚醒一般,對望一眼,再度戰成一團。

劉華吐了幾口,稍稍好轉,再度振奮精神,配合師姐們接陣而戰,嘴裡卻是疑惑地說道:「孫沉香,唱歌的聲音好像很熟悉的礙…」

姐妹們隨聲附和:「是哦,是哦,你這一說,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宋曉麗大喝一聲:「接陣,接陣,集中注意力,魔修勢大,聲音事小,戰後再討論不遲。」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