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四四章 一戰登王(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四章 一戰登王(十)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五行戰舟,青雲戰舟之內,此時亂作一團。

這樣的小會戰,金丹們倒是不會到場觀戰,除非是想爆發金丹大戰。

一般情況下,築基期的戰鬥,金丹修士都是避而不見的,誰沒有個弟子啥的,一旦發現情況不對,在旁觀戰就會忍不住動手,一動手就是連鎖反應。

當然,此戰畢竟是小會戰,事關兩宗戰果和利益劃分,金丹們自然是相當關注。

前方小會戰,自然會有戰功變動,金丹們對此早有思想準備。

但是,戰場鋪開之後,戰局的走勢還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發生了驚天大變。

本來,以五魔五劍這樣的後輩弟子,戰功基本是達到了頂點,向上漲已經比較困難了,他們的作用主要是鎮場子,求取勝利之機。

而且,以這個層次的弟子,在築基修士的戰場上,隕落的幾率是相當少的。

誰知,一夜激戰之後,風雲突變。

青雲戰舟之內,不時傳來聲音,漲了,漲了,又漲了。

金丹修士已經習以為常了,半日來,無名弟子的積分,不停看漲啊,衝進了前二十,衝進了前十五,衝進了前十……

好吧,前十的積分已經很高了,估計應該漲不動了才是。

豁然,值守戰功榜的弟子再度大驚小怪地高聲大叫:「漲了,又漲了,天哪,漲頂天了。」

金丹修士們不像這些弟子一般大驚小怪,不慌不忙,神識一掃積分榜。

積分榜前。一陣十分詭異的安靜。寂靜到落針可聞。

半響之後。有金丹修士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前方戰場,發生了什麼事?」

負責情報的修士,馬上躬身說道:「情報還沒有傳回來。」

沈長福問:「須多久?」

修士擦擦汗,躬身回答到,連續傳音需要兩柱香的功夫。

金丹們,看著戰功榜上閃閃發光、排名第四的無名氏,齊齊默然。

兩柱香功夫很快過去,前方情報終於傳了過來:「暗魔肖世傳。隕,擊殺者,青雲門丑劍幽靈孫沉香。」

丑劍幽靈孫沉香?

金丹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名金丹對所謂的丑劍修士表示熟悉。

還有這外號,感覺如此怪異,更像是魔修一般。

半響之後,雲紫煙咳嗽一聲,緩緩開口說道:「我那弟子孫豪,封號沉香。不知是不是他,咳咳咳。」

雲紫煙收弟子。他們都是知道的,幾年前的事了,但是,現場還真沒有幾個修士記住她的弟子姓甚名誰。

記憶中,雲紫煙的弟子,滿打滿算,進入青雲門不過是**年,沒滿三十吧,這麼厲害了?

金丹們心中充滿了狐疑神色。

雲紫杉臉帶威嚴,淡淡地說道:「好了,好了,不要胡亂猜測,等他回來,一問便知。」

沈長福心中一動,想起了什麼,也淡然笑道:「嗯,那就這樣了,回來一問便知。」

「肖世傳,隕1

「暗魔肖世傳,隕,擊殺者,青雲門丑劍幽靈孫沉香。」

消息傳來,五行魔宗之內一陣嘩然,不少金丹魔修脫口而出:「這怎麼可能?」有金丹修士大聲問道:「孫沉香是誰?」

負責情報的魔修額頭冷汗直冒,半響之後,一臉通紅,唯唯諾諾地說道:「青雲門最近幾代的傑出弟子之中,查無此人……」

上首,一個臉色蒼白,形如大病初癒,鷹鉤鼻的消廋白衣修士衣袖一揮,一股陰風颳起,「噗」的一聲,擊打在這名負責情報的修士身上。

情報修士硬生生受了一擊,當即跪倒在地,不停叩首:「弟子無能,弟子該死,求老祖饒命,老祖饒命……」

「好了,日光」,另一個一身黑衣,銳目如電,秀眉如畫,臉如桃花的男修柔聲說道:「怪不得他,對面照樣沒搞清楚這什麼孫沉香的出身來歷。」

白日光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卻是不再出手。

五行戰舟之內,短暫的平靜下來。

金丹們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是本宗首先隕落了頂尖戰力,而且隕落的還是善於隱匿逃遁的暗魔肖世傳。

前方戰場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麼?

金丹魔修恨不得親自跑去一睹為快。

前方戰場,暗魔肖世傳,隕。

如同推倒了多米諾骨牌,一連串的變化隨之而生。

屍魔田紅劍,指揮著自己的銅屍大陣自成一軍,左路對戰旭日劍彭琳,久戰不分勝負。

暗魔肖世傳隕落,戰況瞬息變化。

大戰開啟之前,羽扇章良曾經找過屍魔田紅劍,跟他單獨交流過一番,當時,羽扇曾說:「如果戰場出現不可預計的大變,田兄,希望你當斷則斷,按我的辦法施為,不可猶豫。」

暗魔肖世傳居然隕落戰場,田紅劍可以肯定,這就是羽扇章良口中的不可預計的大變,不敢怠慢,眼珠子一紅,心中說道:「罷了,罷了,拼了……」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田紅劍手中,一連串法訣打出,三百銅屍,同時接到命令,齊齊仰天怒吼,雙手握拳,拍打自己的胸部,雙目漲血,通紅欲滴。

田紅劍從銅屍大陣之中,急撤而出,嘴裡無比心疼地大吼一聲:「爆。」

隨著他這一聲大吼,三百銅屍,齊齊沖向旭日峰戰陣之中,如同一個個巨大的炸彈,在旭日峰築基修士的戰陣之中,「轟轟轟……轟轟轟……」,響起一連串震天爆炸之聲。

而田紅劍本人,卻是壓根不看爆炸結果,按照羽扇章良早先的吩咐。迅速殺向中路。殺向鐵塔魔的方位。

如今的田紅劍。對那日章良的舉動記憶猶新。

當日,章良雙手抱扇,對他一拱到底:「田兄,怕是只有你和鐵塔二人合力,方能有一戰之力……」

他不相信會需要如此,但肖世傳的隕落告訴他,或許,羽扇是對的。

三百銅屍。如同三百顆巨大無比的炸彈,沖向彭琳帶領的旭日峰修士方向,玉石俱焚,一具具爆炸開來。

旭日劍彭琳方正的臉上,依然從容而堅定,嘴裡大聲吼道:「師弟們,小心,給我擋祝

大吼聲中,劍演「旭日東升」,頂在了前方。應向了銅屍炸彈。

此時,他旭日劍若退。以他的速度,自然是能安然而去,但是,若他退去,他身後,幾千歸附於旭日峰的築基修士,怕是會隕落大半,其中,還有不少乃是他的同門師弟。

一具具炸彈,在旭日劍彭琳的前方炸開,巨大的氣浪,一波又一波地衝擊著旭日劍布下的防禦罩。

旭日劍彭琳,平靜的聳立前方,死戰不退,眼中,竟是一片平靜。

此時,彭琳心中沒有後悔,默默地想到:「我不善言辭,不能取得戰場主導權,不能帶給旭日峰更多的榮光,但我就是我,只要有我在,只要我旭日劍彭琳沒倒下,休想傷到我身後的師弟們……」

彭琳的堅持,爭足了身後師弟們撤退的時間,旭日峰修士潮水一般,從戰場上急速撤了下來。最後一批撤退的弟子,扯大了嗓子,大聲喊道:「大師兄,撤了,撤了。」

彭琳心中一松,欣慰地目送這些弟子們安然而返。

隨即,一波又一波,巨大的氣浪,一重又一重,巨大的力量,透過前方劍網,傳遞了過來。

彭琳雙眼不由一閉,閃過一絲念頭:「博文,不要怪為兄,為兄儘力了……」,旋即,眼前一黑。

巨大的爆炸之聲,巨大的氣浪之中,旭日劍高大穩重的身軀被高高拋起,如同一個皮球一般,被氣浪沖向天空。

轟然聲中,旭日劍劍體最先支撐不住,靈劍解體,化為碎片,飄落空中。

隨即,彭琳**也如同氣球被漲破一般,在那無邊氣浪之中,轟然四散,連血帶肉,都化為了一陣氣浪,徹底消失在天地之間。

旭日劍彭琳,隕!

彭琳身後,旭日峰弟子,齊齊哀呼出聲:「大師兄……」

不知哪個弟子,高聲唱道:「青雲燦兮,縵縵兮;明明天上,爛然星陳;日月光華,旦復旦兮;日月有常,星辰有行;遷於賢聖,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日月光華,弘於戰陣……」

歌聲由小及大,逐漸高亢入雲。

有修士含淚鞠躬:「恭送大師兄」,其他修士紛紛對彭琳隕落之處,高歌相送,含淚鞠躬。

情報:「屍魔田紅劍,引爆三百銅屍,自毀百年積累,旭日劍彭琳,死扛不退,救下旭日峰兩千子弟后,支持不住爆炸氣浪,隕1

青雲戰舟之上,地震一般。

青雲戰功榜上,旭日劍排位第二,僅僅只在青雲劍劉培傑之下,此時,居然隕落戰常

雖然說旭日劍救下了兩千同門,但是,對青雲門來說,其中得失,卻很難說得清楚。

戰爭開啟,戰局就不可控制,開戰之前,誰也沒有想到屍魔田紅劍居然能捨得自爆積累百年的三百銅屍。

開戰之前,誰也不會想到,平時看起來大方方正的旭日劍居然會捨身救同門。

兩邊金丹,接到戰報之後,俱都默然無語。

此時,誰也不知道,誰也不敢斷定,前方戰場,戰局會走向何方。

最終的戰果,誰能預料得到?

哪怕是金丹大能修士,哪怕他們是凡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仙人,此時此刻,戰場之上,彷彿是有層層迷霧,戰局演變之快,讓他們也看不清走勢了。

屍魔田紅劍沖向中路戰場之時,孫豪土遁而出,已經出現在了中路。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