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四八章 一戰登王(十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八章 一戰登王(十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鐵塔魔石勇面帶驚惶,高大入鐵塔般的身軀飛速而狼狽的左右晃動,快速後退,似要躲避什麼。

他身後,私有一道流光閃過,正中他的後背。

鐵塔魔石勇暴吼一聲:「鐵塔金剛身」,身上金光閃閃,如同一尊金剛聳立空中。

但是,砰的一聲,孫沉香那把代表性的丑劍,破去了他的護身罡氣,破去了他的金剛之聲,重重的擊中他的後背。

鐵塔魔發出一聲驚天怒嘯,怒嘯聲中,他那金光閃閃的肉身,居然從中劍的部位快速崩碎,嘯聲未落,聳立空中如同鐵塔的石勇肉身,已經如同碎裂的金像化為了一堆金粉,在怒嘯聲中,四散飛揚。

鐵塔魔石勇,隕!

幾乎是同時,屍魔田紅劍披頭散髮,衣衫襤褸,十指滴血,朝另一個方向,快速奔逃,沒逃出多遠,身後,兩道絳紅色匹練激射而至。

噗噗兩聲,一道匹練擊穿他的護體罡氣,串胸而入,帶著一顆咚咚跳動的心臟,飛向空中,而另一道匹練對穿屍魔兩個太陽穴,帶著一滴殷紅血滴飛了出來。

田紅劍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一頭掉落了下去。

屍魔田紅劍,隕。

戰場之內,一片死寂。

三個人影遽然分開,然後,目不暇接的,兩大頂尖築基魔修,不分先後,幾乎是同時隕落當常

名不見經傳的孫豪孫沉香以一敵二,強勢斬殺兩名頂級築基修士。

怎麼會這樣?

怎麼可能這樣?

戰場一片死寂,任誰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劉華瞠目結舌。猛地沖宋曉麗說道:「大師姐。大師兄好猛礙…」

是埃好猛啊!孫豪的這些師姐們,此時都是同樣的念頭。

孫豪閃身而出,嘴裡一聲清嘯,沉香劍發出三段劍直刺,終於是劍如山初成,以無邊氣勢,擊殺鐵塔魔石勇,絕世神罡化為匹練。也直接刺穿了屍魔田紅劍的兩大要害,擊殺。

一舉建功,擊殺兩大敵人,孫豪幽幽一嘆:「鐵塔兄、屍兄,一路好走」,嘆息聲中,卻是縱身一撲,殺向了羽扇魔陽章良的方向。

相比其他修士,或許是對此戰果早有心理準備,在孫豪撲出之前。羽扇章良已經快速反應過來,嘴裡一聲清嘯。羽扇輕搖,卻是再度接陣而戰,大吼一聲:「陣演一字長蛇,集火,攻。」

隨著他的一聲大吼,羽扇所指,五百精銳魔修齊齊發出一擊,攻向急沖而來的孫豪。

孫豪朗聲大笑,不躲不閃,頂住這些絢麗如煙花般的各種攻擊,狂沖而上。

各種攻擊落在孫豪身上,五寸即將大成的神罡護體,任憑五百精銳魔修的攻擊落在身上,卻是不能傷及孫豪絲毫。

孫豪以極快的速度,毫不遲疑殺向羽扇章良。

這種罡氣?

大戰剛歇,馬上又起,此次卻是孫豪沖向了羽扇章良的精銳戰陣。

一挑五百。

五百雖多,但如同群蟻撼象,不能破防,孫豪孫沉香,居然兇悍地頂著五百魔修的攻擊,直接衝殺而至。

再一次,孫豪孫沉香展示了其無比兇殘的一面。

類似五魔五劍這樣的頂級築基修士,也可對抗章良這樣的戰陣,但是絕不能如同孫豪沉香一般,蠻橫地正面霸王硬上弓。

一個清秀的少年,也有如此優雅的霸氣、蠻橫一面。

是的,優雅的霸氣蠻橫,各種攻擊臨身,孫豪身體微微一抖,似抖露身上的粉塵一般,擋住這些攻擊,臉帶微笑,大步向前,玉樹臨風,直殺陽章良。

論危害,孫豪覺得,羽扇魔陽章良還在其他頂級築基魔修之上,此戰,必斬羽扇章良。

陽章良心中幽幽一嘆,終於體會到殺魔盧山面對孫豪的那種無奈和不甘。

也終於明白,殺魔盧山為何情願去攔截青雲劍劉培傑,也不願面對孫豪了,蓋因為,孫豪的戰力已經超出了殺魔一大截,像孫豪這種戰力的築基弟子,怕是那種稱霸大陸的巨無霸宗門都相當罕見了。

青雲門居然出現了這樣的築基弟子。

羽扇章良此時,彷彿已經看到聖宗此陣的最終結局,除非是爆發金丹大戰,不然,聖宗必輸。

鐵塔魔隕,屍魔隕,他羽扇就是五行魔宗的主心骨了,此時他若要逃,卻也並不是全無辦法,但如若他逃,就意味著戰場的全線奔潰,萬多聖宗弟子,沒逃脫幾許?

羽扇輕搖,陽章良發出一連番有序撤退的命令,最後,仰天哈哈大笑。

銀髮揮舞,大笑聲中,嘴裡噗噗噗,連噴三口鮮血,然後,朗聲唱到「英雄者,魔之干;庶民者,魔之本……柔能制剛,弱能制強,老祖助威,三略附體」

高歌聲中,羽扇陽章良身體騰空,雙手抱扇,四周微微鞠躬:「今日,若你我退,身後萬千弟子,能存幾何?此戰,唯死戰爾,各位道友,可願助章良一臂之力,一同慷慨赴死?」

五百精銳弟子,看向前方。

不疾不徐,閑庭信步而來的孫豪,馬上明白了陽章良的意思,羽扇大人這是要死戰不退埃

看看四周,正在且戰且退的魔修同道,五百精銳馬上明白了過來,自己就是此陣最後的堡壘,自己等人被滅的一刻,就是聖宗戰局徹底崩潰的一刻,羽扇大人怕是要帶領大家,攔住對面那頭惡虎,為其他同道撤退,贏得時間。

而且,羽扇大人再度噴血燃燒壽元,卻是存了必死之志。

魔修,尤其是從小在宗門長大的魔修,俱都是熱血澎湃之輩,紛紛高聲喊道:「羽扇大人,拼了,我們隨你一起,拼了……」

「天地開,五行涌,水潺潺,木蔥蔥,金燦燦,火熊熊,土寬寬,生聖宗,五方浮現眾英雄……」

羽扇陽章良低沉地哼起《五行聖歌》,五百魔修精銳弟子,齊齊哼唱,聲音低沉而雄厚,一種悲壯的氣勢,瀰漫戰常

孫豪不為所動,始終面帶微笑,從容前行。

每一步,都有那攔路的魔修,紛紛倒於孫豪的沉香劍下,空中,如同下餃子一般,一步殺十魔,下手不留情。

道魔對戰,沒有對錯,資源之爭。

戰場之上,沒有對錯,只有勝負。

五百魔修精銳弟子,在陽章良的調度之下,前仆後繼,各種陣法,各種戰法,紛紛沖孫豪狂攻而至,有不少修士甚至是高歌聲中,殺至孫豪身邊,轟然引爆了自身,只求能阻止孫豪前進的步伐。

還有不少魔修甚至是不要命地以肉身擋孫豪,雖然知道是徒勞,卻只為讓孫豪慢上片刻。

聖歌之中,魔修不要命的搏殺方式,堪稱悲壯。

邊戰邊退的魔修弟子們,不少都是熱淚盈眶,高唱著悲壯的五行聖歌逐漸遠離戰常

孫豪很佩服對面魔修弟子慷慨赴死的勇氣和鬥志,但是,該殺還得殺,一步殺十魔,下手不留情。

雖然是有罡氣護體,但擊殺魔修之後濺起的鮮血,依然染紅了孫豪的衣襟。

血煞映照得孫豪的光頭一片血紅。

三把飛劍之上,布滿了血痕。

五百魔修,加上後來一些自願慷慨赴死,衝殺而來的魔修,前前後後,孫豪滅殺了多少修士,自己也記不清了,只知道很多很多。

孫豪的目標是羽扇陽章良,但凡是攔在他前方的魔修,一律斬殺。

一番戰鬥之後,孫豪挺身站在了羽扇陽章良的身前,兩人四周,一片屍山血海,都是魔修弟子散落在地的屍首。

屍山之上,御劍而立,孫豪淡然一笑:「章良兄。」

銀髮揮舞,陽章良雙手抱扇,對孫豪微微鞠躬:「沉香好修為,章良佩服。」

孫豪微微一嘆:「章良兄大才,沉香卻不得留你下來。」

陽章良抱扇再鞠躬:「多謝沉香看重,章良頗覺榮幸。」

孫豪目光看向遠方,悠悠一嘆:「孫豪一路走來,滅敵無數,滿手血腥,然,從未後悔過,今日,卻是有絲絲不安,如不是陣營不同,如不是在戰場之上,孫豪許能與章良兄把酒論道,握手言歡。」

陽章良蒼白的臉上,閃過絲絲紅暈,羽扇一抱,笑了起來:「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章良將死,卻有沉香相送,也算是人生一大樂事。」

孫豪點點頭,淡笑問道:「章良可會弈棋?」

章良羽扇輕搖:「略知一二。」

孫豪手腕一振,一個玉石棋盤出現在兩人中間,一躍而上,盤膝坐於棋盤一頭,含笑說道:「章良兄,請。」

「恭敬不如從命」,陽章良也微微一笑,坐於棋盤另一頭。

兩人坐於血海之上,談笑風生,如同多年老友,弈棋論道。

松下行棋二三子,殺聲震天硝煙開;血海無涯棋局在,秋風籬落人蕭索。

兩個時辰,戰場喊殺聲逐漸歸於平靜,甘谷嶺大戰青雲門全面大勝,青雲門弟子遠遠地看向了屍山血海之上,尚在對弈的兩人。

棋局終於勝負時。

良久良久,天空中,孫豪喟然嘆息:「章良兄好走。」

隨即,戰場之上,響起了悠悠歌聲:「奈何橋,奈何橋,七寸寬萬丈高;大風吹來搖搖的擺,小風那個吹來擺搖搖;有福之人橋上過,無福之人摔下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