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五零章 高人布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零章 高人布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不慌不忙,問清情況,孫豪滿臉笑容,目送梁定傑背影消失在視線之中以後,孫豪玉臉一沉,布滿寒霜。

梁定傑的情報,漏洞百出,很不合理,如果有人就這樣想讓自己上當入瓮,怕是異想天開。

按照梁定傑的說法,前方戰場,再起變化。

梁定傑說,旭日峰大師兄隕落,博文心有不甘,率隊追擊潰散魔修,追至落花谷,被魔修設計伏擊,接陣自保,求救。

彩雲峰女修在大師姐宋曉麗的帶領下,馳援博文。

但是,宋曉麗走後不久,梁定傑得知消息,圍攻博文的乃是**魏星兵,梁定傑得知消息之後,不敢怠慢,特來告知孫豪,按照梁定傑的說話:「那**,最喜採補女修,功法更是詭異,彩雲峰弟子前去,怕是大事不妙……」

這番情報,看似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孫豪稍稍一想,已經發現不少疑點。

如果孫豪猜測不錯,落花谷里,一定針對自己做出了不少布置。

更重要的是,就孫豪所知,落花谷靠近五行戰舟不過千里開外,也就是說,乃是白氏老祖很可能會感知血印的範圍之內,一旦孫豪前往,很大的可能會引來白氏老祖追殺。

如果孫豪猜測沒錯,也許是針對自己布設的一個局。

會是誰?如此惦記自己呢?

孫豪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站在洞府之前,稍稍思考,孫豪駕馭飛劍。騰空而起。卻並不是落花谷方向。而是向著青雲戰舟方向極速飛了過去。

師姐們目前會在何方,孫豪的確是不知,但是,孫豪覺得一定不會在落花谷,她們的方位,只要回去青雲戰舟之後,一查便知。

甘谷嶺距離青雲戰舟並不遠,孫豪風馳電掣。一刻不停,不到兩個時辰,就回到了青雲本陣,簡單應付執法弟子之後,孫豪駕馭飛劍,極速飛向彩雲峰駐地。

還沒進入駐地之中,前方,六位師姐一字排開,卻是知道孫豪回來了,齊齊前來迎接。

孫豪看到六位師姐安然無恙。心中一定,不由想到。這是何等高人,居然設計這麼蹩腳的局等自己去陷入。

「大師兄」,宋曉麗臉上含笑,大聲說道:「恭迎大師兄得勝回營。」

其他師姐聲音一個比一個高:「恭迎大師兄得勝回營」,整個彩雲峰駐地,一陣歡呼之聲:「恭迎大師兄,恭迎大師兄」之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顯然,孫豪在前方戰場的輝煌戰績已經被彩雲峰上下所知,並津津樂道了。

孫豪苦笑,他本來是個很低調的人,可沒存想一不小心,搞得人盡皆知了。

苦笑幾聲,孫豪沖宋曉麗抱拳說道:「大師姐,你就別叫我大師兄了吧,你還是叫我師弟,我聽著心裡踏實些,對了,師姐,你們怎麼直接回來了,怎麼沒去甘谷嶺叫上我?」

宋曉麗笑道:「梁定傑的主意,他建議我們先回彩雲峰駐地,做好迎接大師兄的準備,我們覺得很對,這不就回來了。」

難道這是梁定傑開的一個小玩笑?

孫豪心中閃過一絲疑惑,不過瞬即把這念頭扔到一邊,隨口問道:「我師父在駐地吧,我回來了,得先去請安才是。」

「紫煙師叔?」宋曉麗想了想,開口說道:「她一大早就急沖沖地出去了」。

出去了?孫豪不以為意地「哦」了一聲,迅即心中咯一跳,不由開口問道:「師父她說過出去幹嘛?知道我師父朝那個方向去了嗎?」

劉華見孫豪發問,開口接話:「早上,我跟紫煙師叔見過一面,好像是她看到了什麼情報,嘴裡嘮叨『落花谷』,然後就急沖衝出去了。」

落花谷?

孫豪雙眼不由一眯,臉上笑容頓時收斂起來。

宋曉麗看到孫豪臉色陡然一變,不由也神色一正:「師弟,有什麼不對嗎?」

孫豪迅速在腦海裡邊閃過幾個念頭,然後開口說道:「大師姐,有兩件事,你馬上去辦。」

不等宋曉麗回話,孫豪快速說道:「第一,聯繫一下羅剎師伯,看看她現在何方;第二,查查青雲戰舟,看看戰舟之內是否有何異常,我等你消息。」

宋曉麗看看一臉凝重的孫豪,點點頭。

宋曉麗心中一凜,不敢怠慢,馬上開始按照孫豪的說法安排人去青雲戰舟之內打探情報,而自己也給師父雲紫杉打出了一個傳音符。

傳音符飛出,如同石沉大海,不見迴音,宋曉麗不由心中一怔,按道理,師父鎮守青雲戰舟,傳音發出之後,不消片刻就會有反應的。沒有反應只可能是兩種情況,一種就是深度閉關,聽不到,還有一種就是此時已經外出,不在戰陣之中了。

不一會,派出去打探青雲戰舟情報的弟子回來了。

一看情報,宋曉麗感覺,事情可能真的會有點不對頭。

一個時辰以前,青雲戰舟金丹議事,商議戰局,絕密,為了不走漏消息,戰舟已經暫時封鎖,打探消息的弟子也算是有點本事,倒是打探出來,羅剎真人已經於昨日離開戰舟,好像是前往九仞宗去了,須幾日才可返回。

收到情報,宋曉麗遞給孫豪,開口問道:「師弟,有什麼不妥嗎?」

孫豪的臉上,逐漸浮現出淡淡地笑容:「嗯,我就是疑惑,師父為何不在戰舟議事,按道理,這樣的議事應當少不得我彩雲峰。」

宋曉麗點點頭,然後說道:「可能也通知過師叔吧。」

孫豪淡然一笑,看向遠方,悠悠說道:「或許吧」,隨即,話題一轉,笑著說道:「師姐,我這裡有幾事相求,還望師姐幫忙。」

宋曉麗點頭笑道:「師弟儘管說,需要我怎麼做,只要能力範圍之內,我絕不含糊。」

孫豪點點頭,手腕一振,從腰間摘下兩個儲物袋,扔給宋曉麗:「這兩個儲物袋,希望師姐轉交我彩雲峰向大宇,他乃是我的大弟子,還有,沉香如果有何不妥,還望師姐對他照料一二。」

宋曉麗眉頭一皺,沒有說話,點頭表示答應了下來。

其他幾個師姐也眉頭緊鎖,大師兄這是幹嘛?

孫豪笑了笑:「師姐不必憂心,孫豪也不過是未雨綢繆而已;第二件事,乃是希望師姐隨時留意師伯的動向,師伯一旦回返,師姐可急速見她,告知今日一切即可。」

宋曉麗說道:「我記住了,師弟,你這是?」

孫豪沖宋曉麗深深地鞠了一恭:「今日之事,師姐們幫不上忙,記住沉香的囑咐即可」,說完,一踩飛劍,沖青雲本陣之外,急沖而出。

大師伯被調離。

金丹修士封鎖青雲戰舟議事,獨獨缺了自己的師父。

自己的師父,跑去落花谷了。

跑去落花谷的原因可能有千百種,但孫豪只想到一種,那就是,師父絕對是跑去落花谷救自己了。

師父面冷心熱,其實很單純。

孫豪看得出來,別人也看得出來。

只不過,一直以來,因為有雲紫杉護著,更因為沒有矛盾,從來就沒有人針對自己的師父設局。

這次不同,所謂木秀於林,孫豪的存在,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滿,有人要必除孫豪而後快,自己那沒有多少心機的師父就成了設局的局點。

這局,孫豪明知,卻不得不入。

設局之人,高明,環環相扣。

孫豪也看得明白,如果自己不出現在落花谷,師父絕對有性命或清白之危機;若自己入落花谷,師父可能只會虛驚一場,但自己,怕是會有隕落之危。

設局之人,連時間都卡得很好,連孫豪的想法,連孫豪的智謀都設計在內。

如同棋手,很多棋,只有對手達到一定的高度,才能看得出來,這個局就是那種,孫豪能看得出來前因後果,甚至是能猜測出大致結局,但是,孫豪卻不得不往裡邊淌。

設局之人,連孫豪的性格也計算了進去。

孫豪一邊御劍飛馳,腦海之中,一邊回想,想起了進入青雲門之後的一幕一幕。

彩雲峰內,師父看似冷如冰霜,但實際為自己花了不少心思,地煞煞眼絕不是憑空而來,她一定經過了一番努力,弈棋授陣更是從無保留,軟語溫香娓娓道來,解釋得清清楚楚,生怕自己聽得不明白……

自己進入青雲戰舟本陣之後,更是放心不下,派出了幾個師姐前來保護自己。

更重要的是,孫豪心中深知,師父性子冷淡,人雖然單純,但並不愚鈍,可謂冰雪聰明,一般人,一般事還真不大會放在心上,若想讓她上當受騙怕也很難。

這世上,怕是只有自己或者是師伯出事,她才會著急上火,明知可能有詐,也會前去探查,才會被人所乘。

說到底,師父雲紫煙這次是受自己連累了,被人設局陷害。

孫豪深知,如果自己不救,師父的局面一定不會好。

設局之人應該不會往死里得罪雲羅剎,孫豪也能想到,只要自己出現,師父的安全可能就不會出現大問題,對方的目標,乃是自己。

疾馳之中,孫豪一邊飛一邊思考,或許,自己也能給設局之人一個莫大的驚喜。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