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五二章 血煞大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二章 血煞大成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羅剎神將虛影銀刀揮舞,破空而至,玉扇擋了一擋,瞬息破碎,田二開暗道一聲不好,勉強閃了閃,卻是躲閃不及,撲的一聲,羅剎神將一刀斬在了他的身上,整個虛影從他身體之中一穿而過,然後,化為了光點,消失在空中。

田二開悶哼一聲,整個肉身如同四處漏水的水桶,不停向外噴出鮮血,哪怕他是金丹修士,修為高深了得,受到羅剎神將一擊之後,也是支持不住,從空中一頭栽倒了下去,成了這個戰場之中,第一個隕落的金丹修士。

雲紫煙催動羅剎附體秘術,傾全力發出致命一擊,終於斬殺了那個另她討厭萬分的魔道金丹。

但是,她現在的狀態卻是很不好。

一擊建功,不等她有更多的攻防手段,白日光的秘法已經發動。

雲紫煙只覺得眼前一亮,自己好像回到了無憂無慮的童年時代,在百花叢中,流連忘返,追逐蝴蝶,好不快活。

白日光的「白日入夢」**,趁隙而入,藉助落花谷內花香之助,卻是把雲紫煙帶入了夢境。

白日光心頭暗喜,心頭一松,雲紫煙終於中招了,御使銀劍,毫不留情地激射而去,這次,孫豪沒來,先拿他師父給正軍報仇了。

就在白日光即將大功告成,心頭稍稍鬆懈的這個當口。

他背後地底下,猛地射出一把奇醜無比的怪劍。

就在怪劍出土的這一刻,白日光馬上發現了異常,神識一動。準備閃躲。

但是。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動作好像變慢了,好像在慢吞吞地移動,按照這種移動速度,他根本就躲不開這把怪劍。

這是勢?

金丹修士馬上明白自己遇見了什麼,大吼一聲,夢臨,試圖破去籠罩在自己善勢。

勢,氣勢。乃是修士達到一定高度,修鍊某種秘法達到一定水準之後方能形成,形成之後能對對手形成壓迫和影響,降低對手能力的一種戰法。

雲紫煙的羅剎神將虛影就是一種勢,一種攝人心魄,鎖定對手的強悍勢場,一斬下去,哪怕田二開身為金丹修士,也被強勢斬落當常

白日光的勢,就是夢。夢臨之後,能左右人的感官。

只是。等他夢臨展開之後,卻突然又有一股讓他膽戰心驚,渾身一冷的氣勢向他身上沖了過來,不由自主的,好像自己被凶獸盯住了一般,一陣心悸。

這是殺勢?

白日光心頭猛地一震,孫豪,築基修為,居然兩勢在身?而且這兩種勢都是那麼的強悍,一種勢居然能讓人產生時間變慢的錯覺,另一種居然就是殺勢這種兇悍的氣勢。

心中驚魂這一刻,夢臨之勢卻是擋不住兩種規格更高的氣勢,白日光心中湧起一個念頭,希望自己的護體罡氣能擋住孫豪這把怪劍。

常規來說,白日光如此想法也不無道理,金丹修士的防禦,遠遠不是築基修士可以比擬的,築基修士要想拿靈器攻破金丹修士的護體神罡或者是防禦罩,基本是不可能的。

但馬上,攻擊降臨的這一刻,白日光知道自己錯了,錯得離譜。

一劍下來,白日光只覺得自己的護體神罡如同豆腐一般,被對方那把破劍輕易貫穿,不過,白日光迅速想到,如果只是被貫穿防禦,受點輕傷,只要自己能緩過這一擊,相信孫豪小子絕對接不住自己幾招的。

但是白日光馬上又再次大錯特錯,這把怪劍不僅僅能貫穿自己的本體,還能強勢而有力的擊傷自己。

那把怪劍看似並不是很重,但是,**被擊中的這一刻,白日光馬上感到,自己好像被一座千萬均的大山擊中,無邊偉力從劍上狂涌而至。

被怪劍擊中的胸腹部馬上片片崩裂,眼睜睜地,詭異的慢動作狀態下,白日光看到自己丹田的金丹居然也被這偉力生生崩碎……

閃過一絲念頭,自己要是修鍊了煉體功法,或者不會死,白日光嘴裡發出一聲驚天慘嚎,整個肉身卻是片片碎裂開來,化為一片血雨。

一名金丹修士,不知不覺,一個不察,居然不明不白隕落在落花谷之中。

幾乎是白日光隕落的同時,他那把銀色的飛劍極速射向尚在夢中的雲紫煙。

雲紫煙此時,尚且在夢境之中,流連花叢,對此一無所知。

一旦銀劍擊中,怕是也會香消玉殞。

銀劍前方,雲紫煙身前一陣恍惚,出現一個人影,孫豪嘴裡爆喝一聲:「師父,醒來」,爆喝聲中,體內真元激射而出,纏向那把銀劍。

銀劍化為一道銀光,披荊斬棘,層層刺穿孫豪的真元,激射而至,孫豪頂上烈火神盾,也刺啦一聲,應聲而破。

銀劍順勢刺中孫豪,孫豪身體表面,堅韌無比的五寸神罡也攔不住金丹修士的法寶飛劍。

飛劍帶著巨大的力道,刺擊孫豪,孫豪後背撞到了雲紫煙的身上,飛劍刺擊之下,孫豪背靠雲紫煙,頂著雲紫煙,向後飛退。

刺啦一聲,孫豪的五寸護體神罡被刺穿,飛劍噗的一聲,釘在孫豪的右肩之上,孫豪不由自主,一聲悶哼。

眼看飛劍就要貫穿孫豪,重創孫豪,這時,雲紫煙終於清醒過來,並迅速判斷出基本情況,嘴裡清喝一聲:「小豪,小心」,玉手往孫豪的肩上一搭,蓬勃的真元湧來,銀劍不得寸進,卻是噗的一聲,被雲紫煙給逼了出去。

孫豪再度悶哼一聲,軟軟地靠在了雲紫煙的胸前。

雲紫煙雙頰微微一紅,錯開胸前敏感部位,扶住孫豪,關心地問道:「小豪,你沒事吧?你怎麼樣了?」

孫豪感覺後背一陣軟玉溫香,臉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嘴裡說道:「師父,我沒什麼大礙,就是有點乏力。」

雲紫煙聞言,趕緊扶孫豪坐下,順手給孫豪嘴裡餵了一粒真元丹,關切地說道:「那你趕快恢復一下吧。」

孫豪正準備說此地不宜久留之時,猛地,剛剛擊殺了白氏老祖的那股血煞之氣,不用孫豪招呼,被孫豪丹田小紐扣吸引,瘋狂地涌了過去。

暗道一聲時也命也,孫豪大聲說道:「師父,布陣護法。」

說完,盤膝凝神而坐,去凝鍊金丹血煞。

此時此刻,孫豪終於明白過來,自己血煞為何會始終差一線不能競全功了,無他,血煞的等級不夠,如果孫豪不能越級擊殺金丹修士,怕是那一絲欠缺始終都不能完成。

冥冥之中,卻又有天意,孫豪被人設局,看似是殺局,卻也是機緣。

孫豪要想完成凝鍊三殺機,而且是絕世神罡的三殺機,冥冥之中,也必須承受天道的考驗。

過,孫豪一飛衝天,不過或會隕落,如果孫豪避而不戰,怕是會錯過機緣,泯然眾修。

金丹血煞狂涌而至,丹田紐扣最後一絲欠缺,被金丹血煞一衝,顏色瞬息而變,變得跟渾身罡氣再無二致。

這一刻,孫豪的頭頂,猛地出現一條栩栩如生的炎龍。

炎龍,長十丈,渾身絳紅色,在空中盤旋飛舞,搖頭擺尾,好不快活。

好在這裡乃是落花谷內,本身有大陣掩蓋,這番異象不為人知,倒也不至於驚世駭俗。

這是什麼?雲紫煙睜大了美目,不敢置信地看向空中,這是什麼異象?來不及想通這個道理,雲紫煙卻也忙碌起來,手忙腳亂,開始在落花谷內布設陣中陣。

孫豪坐下之前,交代他布陣護法,想必是有用意的,雲紫煙對自己這弟子知之甚深,知道弟子向來有大智慧,此番交代必有緣故,卻也不敢怠慢。

一邊布陣,雲紫煙的玉臉之上,一邊紅暈不斷,小部分是這山谷之內花香的影響,更重要的乃是心頭有一股不好意思的羞澀感,到這時候,她哪裡還不明白,這一回,卻是自己跟徒弟添亂了。

想想就汗顏,自己傻不拉機跑來救徒弟中計了,想必是孫豪得知消息,發現不對,特意趕來救援自己的了,要不然,不會那麼巧。

心中汗顏的同時,雲紫煙也有著滿滿的欣慰,自己這弟子,年紀不滿三十,居然有了擊殺金丹之能。

白日光已經隕落當場,毫無疑問乃是孫豪所殺,不管孫豪是用了什麼手段,能以築基中期修為擊殺金丹修士,本身就是了不得的壯舉了。

就算自己姐姐當年,怕是也不能有沉香這般戰績吧。

雲紫煙心中,有著濃濃的欣慰和自豪。

同時,還有著絲絲的幸福,從小到大,她只有姐姐這麼一個親人,現在嘛,又多了一個孫豪,面對金丹修士,弟子都能挺身而出。

那不僅僅需要實力,更需要勇氣,尤其是最後,孫豪在自己入夢之後,如同巍峨高山擋在自己的身前,身中飛劍而不退,拼著受傷也讓自己沒有受到傷害,更是讓她覺得窩心。

這就是自己的弟子,有情有義的弟子。就是不知,現在他頭頂上的這一條炎龍,會是什麼,意味著什麼。

雲紫煙猜測,孫豪應該修鍊了一種秘法,這秘法能顯現異象,怕是相當了得。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