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五八章 餘波盪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八章 餘波盪漾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青雲戰舟之上,戰功榜前。

青雲門高層濟濟一堂。

戰功榜上,高高在上,積分排位第一的,依然是無名氏,金光閃閃的無名氏。

不過此時,每一個看向無名氏的修士,眼中都有著淡淡的黯然。

甘谷嶺之役,戰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更讓人意外的是大戰剛剛結束,一連串變故讓人目不暇接,事情越演越烈,越鬧越大。

先是青雲門的紫煙仙子中計被魔修兩大金丹伏擊,其弟子孫豪孫沉香千里馳援,師徒二人倒是好手段,分別斬殺了五行魔宗金丹修士。

尤其是孫豪,居然以築基期修為強勢擊殺了金丹大能,其在戰功榜上的戰場積分,已經達到了無以復加的高度,無論是道魔雙方,沒有一個築基修士的戰功能達到他的十分之一。

高高在上,冠絕築基,當之無愧,金丹之下第一人。

然而,斬殺魔修金丹,卻是引來了白氏老祖妖夜真人的追殺,雲紫煙落得個金丹碎裂,修為暴跌的地步,廢了大半。

孫豪,為了救師父,單人獨騎,引開了妖夜真人,目前情況如何,不甚明朗。

原本只是這樣,倒也不會有太大風波,頂多是元嬰修士出手,從妖夜真人手中救下孫豪就是。

但是,羅剎真人救回紫煙真人,穩住傷勢並問了一些基本情況之後,居然就在青雲戰舟之內,向落霞峰首座。智真人沈長福悍然出手。

兩位真人在本陣大戰。三日不歇。直至宗門元嬰軒轅宏光真人出現,才強行將兩人攔截下來。

沒等封號「扒光」真君的軒轅宏光調停好兩位金丹大圓滿修士的矛盾,青雲門另一名元嬰老祖軒轅亞琴帶著軒轅紅來到了青雲戰舟之上,亞琴老祖此來,只有一個目的:「要為自己的挂名弟子孫豪討一個說法。」

亞琴老祖本來是打算向五行魔宗討說法來的。

結果來了之後,發現情況很是複雜,自己這邊,居然是窩裡鬥了。窩裡斗的根本原因居然也是因為孫豪。

此時,大家濟濟一堂,自然是要辯一個是非曲直,看看怎麼處理這事了。

軒轅宏光悠悠開口,緩緩說道:「小智、羅剎,你二人乃是我青雲門封號真人,棟樑脊柱,怎可如此不識大體,大打出手,這不是讓魔宗看笑話嗎?你們看看。你們這麼做,我青雲門規矩還要不要?小輩們又該怎麼教?」

沈長福鞠躬欠身。態度十分誠懇地說道:「卻是長富錯了,不過,長富也是被逼接招,羅剎真人不聽任何解釋,卻是毫無辦法,只能被動挨打了。」

雲羅剎柳眉一豎,大聲厲喝:「沈長福,你設計紫煙,陷害孫豪,今日就算你說得天花亂墜,我也不會與你善罷甘休」,說完,雙手對上首兩位真君拱手鞠躬:「還請老祖主持公道,給羅剎一個交代。」

軒轅紅眼中,也是寒光一閃。

軒轅宏光嚴肅地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小智,你還有何話可說?」

沈長福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說道:「此戰,長富所計,雖然稍欠光明磊落,對彩雲峰也確屬不甚公平,但兩位真君,請看,經此一戰,五行魔宗隕落兩位金丹,而我青雲門,紫煙真人雖然受損,卻無性命之憂,只要宗門捨得,未必不能保住修為,不論長富做法是否妥當,長富覺得,此計卻是得大於失。」

在場,鎮守青雲戰舟的金丹修士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想起了沈長福當日之言,心中微微嘆氣,這傢伙該不是早就料到了今日這一出吧,早在當日,就把自己等人給綁上他的破船了。

這個時候,身為金丹,自然也不好食言。硬著頭皮,鎮守青雲本陣的金丹修士不由開口說道:「那日,長富真人倒是說過有此一計,我等並無異議。」

是啊,當時他們都是沒有異議的,只不過,當時他們不知道,這傢伙居然敢設計羅剎真人的妹妹,還真是膽子大。

金丹們心中,不由對沈長福忌憚三分,這傢伙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以後跟他說話,卻得小心點了。

雲羅剎不由眼睛一縮。

沈長福好毒的打算,不過,不管怎麼說,雲羅剎都打定主意,哪怕是元嬰相壓,這事也沒完。

「這樣氨,軒轅宏光微微頷首,嘴裡說道:「小智,你如此作為,雖然說效果很好,但是未免太不盡人情,而且,你這種脾氣,這種為了大局而不顧小節的脾氣何時才能改得了?你這麼做,我很為難的,知道不知道。」

說完,軒轅宏光看向雲紫杉,笑著說道:「羅剎,小智呢,跟我多年,他的為人我是知道,對我青雲門也是忠心耿耿,此番作為,雖然犯了忌諱,但卻也是為我青雲門著想,你看這樣可好,紫煙這裡,我可以擔保,絕對不會掉落境界,彩雲峰呢,宗門也加大扶持力度,你看這事吧……」

話里話外,卻是把這事給擔了下來,不無補償彩雲峰,揭過此事的想法。

青雲門內,元嬰真君就是定海神針,就是太上長老,他們的話,往往就是一言九鼎,現在,軒轅宏光能用商議的口氣跟雲紫杉說話,其實已經是相當給面子了,換個其他金丹修士來,怕是不會再有其他意見。

雲羅剎眉頭微皺,心中快速權衡,妹妹的情況很不妙,哪怕雲紫杉出手,卻也只能保住性命無憂,境界跌落卻也不可避免,如果元嬰出手,能保住金丹修為,倒也算是難能可貴了。

但是,雲羅剎心中也知道,妹妹經過此一番磨難,就算是保住了金丹修為,怕是日後的境界也難有寸進了,估計這一輩子,也就金丹修為打止了。

想到這裡,雲羅剎心中又是一陣強烈的恨意湧起,心說,這事沒這麼容易揭過,不過,當務之急,卻是保住紫煙的修為更為重要。

權衡一番,雲紫杉一臉寒霜,緩緩點頭。

軒轅宏光哈哈大笑,正準備就此結案,皆大歡喜之時。

他身後,一直沒有說話的軒轅紅突然開口說道:「姑婆,我們路過九仞宗,曉蘭宗主不是讓你帶幾句話過來的嗎?」

軒轅亞琴瞄了軒轅紅一眼,雍容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莫測高深的笑意,點點頭說:「的確是,曉蘭宗主的確是讓我帶話過來,扒光,想聽不?」

軒轅宏光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來:「曉蘭宗主怎麼說?姐,你說來聽聽。」

軒轅亞琴學著金曉蘭的聲音,惟妙惟肖地說道:「九仞神罡、有熊遺澤,盡歸沉香;青雲中興,繫於一人,鼠目寸光,自毀長城。」

沈長福眼中,閃過一絲驚異神色。

軒轅宏光臉上露出意外神色,沒想到從不過問宗門事務的曉蘭宗主也給驚動了,這幾句話,卻是站在孫豪的立場在說話,而且不無問罪之意。

雖然說曉蘭宗主的意見需要尊重,不過,軒轅宏光不覺得自己需要改變主意,畢竟大家都是元嬰修士,地位差不多,旁人的意見不過參考而已。

實話說,正如軒轅宏光自己所言,沈長福乃是他的鐵杆小弟,當年大家修為都低的時候,一起打天下,一起闖南走北,什麼場合沒有經歷過,沈長福這一次,敢這麼干,乃是算定自己會幫他,自己幫他一把也是應盡之意,沈長福或許有點個人喜好和意圖在內,但絕無貳心,幫幫也無妨。

只不過,自己這寶貝孫女居然也對沈長福抱恨在心,又是讓他沒有想到的,要不然,軒轅紅也不會在這節骨眼上,來這麼一出了。

沒想到自己就是想幫小弟把事情擺平,自家內院都開始起火了。

心中苦笑,嘴裡卻淡淡地說道:「曉蘭宗主有心了,姐你怎麼說?」

軒轅亞琴定定地看著他,心知他的打算,不過,此事的確是沈長福做得太過,再加上,她本人對孫豪印象很不錯,此事,見軒轅宏光問自己的意見,不由心中也有些嗔怒,盯住弟弟看了一會,突然笑道:「扒光,姐送你四個字。」

這語氣可不怎麼好。

軒轅宏光尷尬一笑:「老姐,你就饒了我吧,話說,你準備送我怎麼樣的四個字?」

「格,局,太,低」,軒轅亞琴一字一頓地說完之後,沖軒轅紅一招手:「小紅,你也不要太擔心,碧血環沒有完全碎開,至少,孫豪還活著,我們走,小紅,你爺爺他知道該怎麼做的。」

說完,拉起軒轅紅,破空而去,卻是不打算跟軒轅宏光廢話了。

看著軒轅亞琴騰空而去,軒轅宏光的臉上露出苦澀神色,半響之後,緩緩開口說道:「小智,撤去你落霞峰峰主之職,著你陰風洞鎮守三十年,你兒沈鈺,鎮守陰風洞二十年,如此處置,小智可有意見。」

「但憑真君吩咐」,沈長福心中知道,宗門兩大真君對自己表示不滿,自己能保住性命,能有這樣的結果,已經是軒轅宏光最大的恩澤了,自然是乖乖聽話,沒有絲毫辯解。

話說,自己設局的動機,自然是瞞不過幾位元嬰真君,就看人追不追究而已,兒子沈鈺卻是起因,處罰也在情理之中。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