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五九章 隕落在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九章 隕落在即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軒轅亞琴的判斷的確沒錯,孫豪此時的確沒死。

但是,距離死亡也僅僅只有一步之遙,堪堪處於隕落的邊緣。

孫豪是開啟了傳送不錯,但是,一來,白妖夜含憤一掌,直接擊毀了傳送陣,雖然不至於打破傳送,卻是讓傳送的難度大上許多;

二來,這個傳送陣的傳送距離居然十分遙遠,是遠距離傳送陣,遠距離傳送陣本身就對修士的肉身負荷很大,普通凡人在這種傳送陣中,怕是沒有傳送到目的地,就會直接化為齏粉。

孫豪此時,雖然沒有直接化為齏粉,但整個狀態,卻也糟糕透頂。

孫豪雖然藉助傳送陣躲過了白妖夜的追殺,但天道大劫難體現在了傳送陣上,傳送過程幾乎是瞬間完成,但是,出現在傳送陣另一頭的孫豪,已經是深度暈迷了過去,整個肉身,到處都是細小的如刀割的傷口,向外淚淚流淌鮮血。

孫豪體內,木丹和小火苗自發開始救主。

尤其是木丹,放射出朦朦青光,治療孫豪體內的傷勢。如果說,沒有木丹在身的話,孫豪怕是就此一睡不再醒來。

而小火苗則是發出陣陣溫和的熱能,流淌孫豪的全身,尤其是孫豪的心臟,始終保持著孫豪心臟的不竭動力。

正常情況下,有木丹源源不絕的救助,孫豪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痊癒。

但是,也不知道孫豪傳送到了什麼地方,木丹居然不能從空中吸取到任何靈氣補充自己的消耗。吞吐完孫豪本身所有真元。治療僅僅能穩住孫豪體內的傷勢不至於惡化。

而木丹。已經是青光不再,歸於沉寂。

小火苗也同樣吸取不到空氣中的絲毫靈氣,也逐漸沉寂下來,只是憑藉自身的熱能,始終保持著孫豪心臟的溫度,驅動孫豪的心臟不停地緩緩跳動。

深度暈迷的孫豪不知道自己出現在了什麼地方,也絲毫不知道自己的**已經遇到了極大的危機,已經在接近崩潰的邊緣。

此時。暈迷之中的孫豪,其意識的日子照樣不好過。

孫豪剛剛暈迷過去,白妖夜的「噩夢纏身」秘術就乘機發動,孫豪頓時陷入了無邊噩夢之中。

時而,孫豪好像看到自己在空曠的原野之中奪路狂奔,被兇惡的白氏老祖追逐,心中恐懼,叫不出來,跑不動,眼睜睜看著白氏老祖一掌將自己擊打得四分五裂。

時而。孫豪夢見自己高高飛起,但是。突然飛劍失靈,身不由己從高空落下,摔成一團肉泥。

時而,孫豪夢見自己的朋友一個個慘死在敵人手中,而自己無能為力,雙眼泣血無聲而泣。

……

噩夢,無邊噩夢。

一個接一個噩夢,折磨著孫豪的意識。

沒有最可怕,只有更可怕。

沒有最鬱悶,只有更鬱悶。

這就是噩夢纏身,足以讓正常人崩潰的噩夢纏身。

如果換成是其他修士,處於昏迷狀態,被噩夢纏身,很可能就此一夢不醒,很可能其意識會直接崩潰在這無邊噩夢之中。

但是,孫豪稍有不同,多年以來,孫豪一直在修鍊白氏入夢煉神法,對夢境本身就有很高的造詣和了解,只不過是夢的造詣遠遠不如白妖夜而已,也不會白妖夜這樣詭異的夢境應用而已。

但是,這不妨礙孫豪在夢境之中,知道自己遇見了什麼。

普通修士,被無邊噩夢纏身之後,是不知道自己在做夢的,會被一個個噩夢活生生折磨到精神崩潰,但是孫豪進入噩夢之中,因為練習過白公入夢煉神法,自然而然知道自己此時處於夢境之中,處於噩夢之中。

孫豪的夢境造詣,遠遠不如白妖夜,哪怕是孫豪用盡手段,始終也只能做到知夢曉夢,怎麼也做不到異夢,也就是不能做到讓夢境按照自己設想的方向演變。

白公入夢煉神法有云:「日出東方赫赫洋洋,我夢不詳化成金光」,異夢之後,方能煉神,此時,道行不足,卻是未能做到煉神,只能是被動的去承受,去一次又一次的被噩夢折磨。

明知道這是噩夢,明知道這噩夢會折磨自己,自己卻束手無策。

這就是孫豪意識體的現狀。

意識深度暈迷,陷入噩夢清醒不得。

身體遭受重創,岌岌可危,這就是孫豪現在的現狀。

而且,孫豪現在身處未知的大陸,身處未知的環境,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這就是孫豪目前的處境。

這種狀態這種處境的孫豪,很有可能就此一睡而不起,很有可能就此客死他鄉,很有可能隕落在修道的大道之上。

修道之路,遍布荊棘,一個不慎,即會隕落,孫豪現在,就處在隕落邊緣。

哪怕孫豪現在所處的環境相對安全,沒有野獸或者是靈獸什麼的來破壞啃食孫豪的肉身,孫豪這種狀態,只要是沒有人救,也絕對挺不過多久就會自然隕落。

孫豪現在,正處在一個漆黑的洞穴深處,傳送陣上,有著厚達幾尺的灰塵,現在,這些灰塵和著孫豪的鮮血,形成了暗紅色的泥漿,圍在了孫豪的身邊。

很顯然,這裡也如同鬼丘深處一般,也是一個人跡罕至的絕密之地,當年,建造這個傳送陣的陣法師,挑選的兩個傳送點,都相當隱蔽,卻是不欲為其他修士所探知。

這種環境之中,孫豪被其他修士搭救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可以說,除非是有奇發生,此時的孫豪,斷然是死路一條,隕落在即。

就連孫豪自己,也萬萬不會想到,自己傳送過來,居然會是如此一般絕境,哪怕是孫豪再厲害,再會算計,很多東西,卻是算計不到。

比如說,孫豪萬萬沒有想到,這傳送陣居然是超遠距離傳送陣,本身對修士的**就是一個考驗,而他孫豪,恰恰**並不強悍。

比如說,孫豪萬萬沒有想到,這邊的環境居然是如此的詭異,就連木丹和小火苗,都不能從空中吸取靈氣,耗盡真元之後,卻是不得不沉寂下來。

一個個沒有想到,讓孫豪失算了,結果卻是陷入了絕境之中。

噩夢纏身。

**崩潰。

隕落在即。

特殊環境,造成了孫豪隕落在即。

如果沒有奇,孫豪怕是在劫難逃。

這裡地處幽洞深處,多少年來,罕有修士前來,斷不會孫豪剛剛傳送過來,就會有修士恰好路過,救起孫豪。

但一飲一啄,皆由前定,修士生死自有因果。

或許,這幽洞之中,永遠都不會有修士路過來救孫豪一命。

但是孫豪身邊,本身就有一個救星。

孫豪趴在泥漿之中,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幽暗的地洞之中,一道火光從泥漿之中,猛地鑽了出來。

小火一躍而出,小腦袋四處打量,小眼睛滴溜溜四處亂轉,警惕十分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發現周圍沒有危險之後,小臉上露出一種如釋重負的表情。

四周打量一番之後,小火蹦蹦跳跳落在孫豪的身上,拿小腦袋不停地拱動著孫豪的臉龐。

吱吱吱吱叫個不停,不停地拱動孫豪,良久之後,孫豪彷彿是失去了生機氣息一般,依然沒有半點反應。

小火有點驚惶地在孫豪身上竄來蹦去,孫豪卻是始終死氣沉沉的,做不出半點應對。

最終,小火跳累了,趴在孫豪的腦袋邊,靜靜地看著孫豪。

看了一會,靈性十足的小火終於明白過來,自己的主人怕是情況很不妥。

又在原地著急地吱吱叫喚,抓耳撓腮一陣之後,小火終於安靜下來,再度趴在孫豪的腦袋邊上,靜靜地看著孫豪。

看著看著,想起了孫豪一路來對自己的照顧和不離不棄,小臉上,逐漸浮現出溫暖而堅毅的笑容。

既然孫豪能不嫌棄它,把它從積炎山帶了出來。

既然孫豪能對它不離不棄,那麼它小火,一樣對孫豪會不離不棄。

只有一個小松鼠大小,原本是食物鏈最底端的小火鼠,此時心中下了一個決定,拯救自己主人的決定。

一個小生靈的救助永遠是一種偉大的救助,最偉大的因素正是由於他的渺校

小火行動起來。

孫豪現在陷身泥漿之中,小火就從清理這些泥漿開始,一點一點,不厭其煩地把這些泥漿從孫豪身邊刨去,至少這樣能讓躺在地上的孫豪睡得更舒服一些。

行動起來的小火,忙得很歡。

孫豪躺在地上,身上會不由自主發硬,發冷,每日,小火總是在孫豪身上的每一個部位滾動一番,如同細細地給孫豪按摩一般,不厭其煩,始終保持著孫豪身體的柔韌和溫度彈性。

每一日,小火還得外出一趟,在這幽暗的洞穴之內,尋找一些可食之物,用小嘴碾碎了,細細的渡給孫豪,給孫豪續命。

一飲一啄,皆由前定。

當日,孫豪心中一軟,把小伙帶在了身邊。

今日,小火克盡艱難,盡它的微薄之能,不懈努力,試圖拯救孫豪。

幽暗的地洞之內,不知歲月幾何,時間一晃而過。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