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七四章 一世人兩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四章 一世人兩兄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一年裡,孫豪除了恢復之外,大多數時間乃是處於睡眠之中,處於無邊噩夢之中,練習自己的《七殺問心決》,無意之間,倒是將煉心向前推進了一大截。

噩夢纏身秘法會一直伴隨著孫豪,直至有朝一日,孫豪的神識或者是煉心修為足夠強大,強大到超過白妖夜的水準之後,秘法才能最終驅除。

這一年裡,還有一個意外收穫,小火終於耐不住寂莫從靈獸袋裡鑽了出來。

得知這個小東西是孫豪得自魂林,並且幫助過孫豪,王氏和王瓊對小火很是友好,機靈乖巧的小火很快融入了這個家庭,堂而皇之成為家庭之中的重要一員,每日跟王瓊打得火熱,受寵得不得了。

這一年裡,孫豪也仔細思考過自己的路子,萬魂之島特殊的環境,造就了煉體之法昌盛,這次受傷,也讓孫豪充分認識到了煉體的重要性,身體康復之後,孫豪決定開始煉體。

現在,孫豪的識海差不多被封,裡邊,太古雷獸和雀奶奶依然沒有分出勝負,太古雷獸的魂化依然是遙不可期,雀奶奶分身乏術,孫豪的三屬性真元一兩年內怕也很難恢復修鍊,鍊氣無從談起,除了煉體,孫豪還真的是別無選擇。

煉體並不容易,鍾小豪以前之所以不煉體,明面上,乃是他膽子小,怕死,不敢冒險,但實際上,他也很無奈。

父親去世,積累的一點資源只能保證他們一家在雷城勉強安身,哪裡還有多餘的資源供他煉體。

所有修鍊體系之中消耗資源最大的修鍊體系估計就是煉體,沒有之一。

除了極其特殊的一些有特殊血脈的人之外。大多數煉體修士,都是靠資源一步一步累積起來的,尤其是煉體前期,資源尤其重要。

鍾小豪並沒有什麼財路,自然也就不能踏上煉體之路。

孫豪要煉體。照樣困難重重,照樣受到資源困擾。

真元沒恢復,自己的儲物袋打不開,就算打開了,也不知道自己的靈石在這裡能不能流通。

沒有魂靈石,就不能購買到煉體所需藥材。煉體也無從談起。

朱玲倒是很仗義地給孫豪留下了一些魂珠,這批魂珠要是能變賣出去,倒是真能支撐孫豪一段時間的修鍊。

但是,這批魂珠很敏感,孫豪輕易不敢脫手。他重病期間,眼睜睜看著王氏和妹妹整日操勞,也不敢拿出哪怕是一顆魂珠變賣。

無他,只要是事情敗露,一顆魂珠就足以讓這個家庭瞬間遭受滅頂之災。

現在,孫豪康復,卻是須得想辦法把這魂珠販賣出去了。

販賣路子,還得落在發小王遠的身上。

還有就是。王遠的問題,也須得解決了。

王遠的頹廢,更比孫豪預料的要嚴重得多。他已經連續兩個多月沒有探望孫豪。

據王瓊說,王遠已經完全墮落了,大多數時間都泡在酒肆借酒消愁,整日醉醺醺。昔日的小天才,如今已經徹底成為了雷城的笑話。

昔日,說起王遠。王家家主就會一臉自豪,現在說起他就頭疼不已。

王村距離雷城並不是很遠。只有二十多里路。

孫豪步行半日,就進入了雷城之中。

雷城依海而建。位於一個海灣之上,三面環海,海岸線曲折綿長,足有三百多里。

人族在海岸線上,建起了不下十個港口,防禦來自大海的魂獸,並連通和其他魂島的交易往來。

整個雷城,有三種顏色,一是藍色,代表了碧波浩蕩的藍色大海;二是綠色,代表了雷城周圍,綠綠蔥蔥高大的樹木;三是銀色,代表了雷魂島獨具特色的銀色電唬

按照鍾小豪的記憶,進入雷城之後,孫豪筆直地走向雷海酒肆,據王瓊說,王遠現在基本就泡在這裡,天一亮就來,不打烊不走,好在他的身份在,酒肆不愁沒地方要酒錢,倒也沒有趕他走。

雷海酒肆設施簡陋,總共只有五張酒桌,孫豪步入酒肆之中,一眼就看到了趴在酒桌上的王遠。

此時的王遠,跟鍾小豪記憶中的發小,跟孫豪記憶中魂靈之中的王遠已經大相徑庭。

首先是體型,足足大了幾圈,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堆肥肉,趴在了酒桌之上,手中拿著一隻酒壺,不時喝上兩口。

孫豪走過去,叫了兩聲:「二毛,二毛。」

「耗子?」王遠嘴角留著酒涎,抬頭,醉眼朦朧地看向孫豪,哆哆嗦嗦地說道:「你,你來了?喝,喝酒,我請你喝酒。」

此時的王遠,一如那落魄至極的旅人,鬍子巴扎,壓根就沒加任何修飾,幾乎讓人看不清王遠的面容,頭髮髒亂,好像好久不曾洗過,雙眼朦朧,滿是醉態。

昔日的王遠,春風得意馬蹄疾,一夜看盡雷城花,少年天才,家族少主,出入高堂,談笑風生。

今日的發小,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天才黯淡,家族失勢,低檔酒肆,借酒消愁。

孫豪的心中,湧起一陣不忍。

這一刻,鍾小豪好像活了過來一般,心中的一根弦被猛地撥動了,強烈的情緒突然爆發出來。

孫豪踏步而上,一手揪住王遠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大聲吼道:「二毛,你睜眼看看,我來了,你他娘的,振作點。」

過去,鍾小豪修為低,膽子小,人缺乏自信。

那時,很多朋友都慢慢離他而去,甚至是一些玩伴不僅冷落他,甚至是嘲笑。

只有王遠,對他始終如一,始終都把他當兄弟,從來就沒有嫌棄過他,嘲笑過他,還幫他擺平了很多事情。

這一次,儘管自己失勢,王遠依然沒忘照顧鍾小豪一家。

不知不覺,就連孫豪,也已經接受了這個朋友,現在,看到王遠如此頹廢,心中,一股怒氣勃然而生。

提起王遠,大吼兩聲之後,孫豪發現,這傢伙居然打著呼嚕,留著涎水睡了過去,眼中閃過一絲悲哀,一把將王遠扛在肩上,大踏步步出酒肆,直接往海邊走去。

踩著鬆軟的沙粒,孫豪直接來到了海水中。

二話不說,把王遠的腦袋按在了海水中,嘴裡怒聲喝到:「喝,喝,喝,我讓你喝個夠。」

王遠在海水中,撲騰撲騰折騰起來,孫豪不為所動,一直按著,足足按了十幾息,這才手一松,把王遠給提了起來。

頭上留著海水,王遠居然還沒有完全清醒,一起來,又嘟嘟囔囔:「喝,喝,喝……」

再一次,孫豪把他的腦袋按在了冰涼的海水之中。

起來,再按,起來,再按……

一直按了五六次,王遠終於受不住了,大聲沖孫豪咆哮道:「耗子,你有完沒完。」

孫豪提著他沉重的身體,走到沙灘之上,一把把他貫倒在沙灘上。

王遠仰天而躺,雙目無神,看著天空。

「二毛」,孫豪大聲說道:「你看看你,現在象什麼樣子?癩皮狗,一條癩皮狗,你知道不知道。」

「是氨王遠喃喃地說道:「我現在就是一條賴皮狗,怎麼的?耗子,連你也看不起我嗎?」

「是的」,孫豪大聲吼道:「我看不起你,你現在,哪裡還有一點人樣,哪裡還是我認受,你還是王遠嗎?你還是二毛嗎?」

「我怎麼就不是了?啊?你說我怎麼就不是了?」王遠終於也怒吼起來:「但是,那又有什麼卵用,一年了,你知道嗎,整整一年了,我僅僅能煉出這麼個東西,反正我已經這樣了,也不怕你笑話,你看看,你看看,耗子,我都煉了個什麼?一隻蛤蟆,癩蛤螅」

說著,王遠的頭上,出現了一個漆黑的魂環,魂環之中,乃是一隻很小很醜的青皮黃肚子的蛤蟆,癩蛤螅

看著王遠頭上的魂環,孫豪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毛,你他娘的煉出來了,煉出來了。」

「怎麼?」王遠仰望天空,聲音悲哀地說道:「耗子,你也覺得我這魂靈很搞笑不是,你也在嘲笑我,是不是?」

「二毛」,孫豪上前,一手提起王遠濕漉漉的衣領:「你他娘的,知道什麼是豎眼龍蟾不?還有,你想過沒有,你化魂為何會如此艱難嗎?」

「不知道」,王遠悠悠說道:「我查遍了所有能查到的資料,沒見過豎眼龍蟾的任何記載,現在,它就是一隻癩蛤螅」

「豎眼龍蟾」,孫豪一字一頓地說道:「遠古洪荒異種,比肩朱雀,古典籍記載,豎眼看千古,龍蟾震九州,二毛,你以為它真的只是一隻蛤蟆嗎?」

王遠的眼中,浮現出一絲精光,旋即又泄氣地說道:「我魂化不了它,它再厲害,也沒什麼卵用。」

「信我不?」孫豪躺在了王遠的身邊,一樣仰望天空,嘴裡說道:「我有辦法,讓你完成魂化。」

王遠一骨碌爬了起來,一手抓住孫豪的衣領,雙眼猛睜,瞪著孫豪。

孫豪緩緩點頭。

王遠仰天倒在了沙灘之上。

良久之後,王遠悠悠說道:「耗子,一世人,兩兄弟。」

孫豪也悠悠說道:「二毛,一世人,兩兄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