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七七章 神奇小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七章 神奇小豪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千頭萬緒,需要從頭做起,孫豪站在礁石之上,梳理了一番下步的思路,決定還是腳踏實地,從身邊的事情一步一步去做,最終去完成自己的目標。

恢復實力的第一件事。

煉符。

煉製「洗魂符」。

孫豪需要洗魂符加速太古雷獸的魂化,王遠需要洗魂符加速豎眼龍蟾的魂化。

洗魂符對孫豪下一步的修鍊,下一步的打算,至關重要。

事隔五年之後,孫豪終於恢復了真元。

朝陽初升,暖暖的,映紅了人的臉龐,小小的漁村,在朝陽下,是格外一份祥和的寧凈,微微的海風吹來,沁人心脾。

孫豪愜意而立,良久,嘴裡一聲清喝,手腕一振,前面的石桌之上,出現一方硯台。

此硯台古樸大方,由一塊青色玉石製成,上書「青玉研」三個古篆字。

青玉之上,雕刻有兩條夔龍花紋,銘文上書:「季杼賜研,書天下符文,滅寒之亂。」

手腕再一振,一塊青黑,流光溢彩的墨出現在煙台之中。

此墨正面雕刻了九條栩栩如生,形態各異的蟠龍,側面有陽文古篆字,上書:「吳去塵監製」,背面則是陰文古篆字:「九子之墨,藏於松炱,本性長生,子孫無邊。」

孫豪邁步上前,取出一隻玉瓶,滴入硃砂獸血,然後,不慌不忙,兩指拿起「龍九子墨」,雙眼之中。一片寧靜。木屬靈氣綿綿流長。灌入雙指之中,緩緩而輕柔的,推動「龍九子墨」,開始研磨。

研墨有講究。

修士研墨,墨錠研磨面須平置硯面,用力均勻,速度均勻,一個方向研磨。這樣研出的墨汁才夠細膩好用。

一般情況下。孫豪制符,根本就用不上「龍九子墨」,過去,孫豪制符都是硃砂獸血,提筆去制就是。

這一次,要煉製的符篆,乃是洗魂符,其符篆等級絕對在三級以上,甚至可能達到四級符篆,孫豪目前。僅僅只是二級符篆師,正常情況下。根本就煉製不出洗魂符。

哪怕是孫豪制符的基本功再是了得,哪怕孫豪的悟性再是了得,哪怕孫豪有越級制符的能力。

但是,要想煉製出洗魂符,如果沒有一些特殊手段,卻也是力有未逮。

孫豪之所以敢現在煉製洗魂符,正是因為孫豪手中,有得自殺魔宮的一套制符器具。

青玉研、龍九子墨、天狼豪。

細細研磨,調製好制符硃砂之後。孫豪不慌不忙,放下墨錠。

手腕再一振,一隻其沉如鐵,入手陣陣清涼的符筆出現在手上,符筆筆桿之上,刻有「天狼毫」三字。

石桌之上,是一張空白符篆。

此空白符篆,雖然沒有前面的筆、墨、硯那麼來歷非凡,卻也是孫豪本人的巔峰之作,乃是孫豪在鬼丘之中,擊殺了皮膚特殊強化的鬼物之後煉製而成的空白符篆。

手中提筆,重如千鈞,凝神提氣,孫豪神態莊嚴,緩緩地,輕輕蘸起硃砂。

「太上魂君,急急如律令……」一筆一劃,孫豪神態肅穆,緩緩落筆。

空白符篆之上,洗魂符逐漸成型,孫豪所書,筆力精緻妙極,工整中透露靜穆之氣,穩健中蘊含靈魂之神。

此時此刻,天狼豪的清心竹讓孫豪心中,始終是一片寧靜。

多年養成的良好寫作狀態,也讓孫豪心無塵埃,下筆時快時慢,或急或緩,整個人沉浸如藝術創作一般,一如世俗凡間的書法大師一般,進入了狀態。

一手背負,洒然而立,單手持筆,行雲流水,微微的海風吹起,吹動了孫豪的長發,衣衫,整個人,此時飄逸、安寧、專註而傳神。

石桌之上,空白符篆紋絲不動,天狼豪下,洗魂符成。

越階制符,一氣呵成。

天狼豪猛地一頓,輕輕拖起,緩緩收筆,心中虔誠,孫豪將豪筆擱在了硯台之上,雙手一被,迎風而立,閉上雙目,靜靜回味。

良久之後,星目睜開,面帶微笑,看向自己的第一張洗魂符。

洗魂符的出現,打破了孫豪對符篆的傳統認知。

傳統符篆,需要先學法術,才能煉製符篆。

但洗魂符不同,根本就不存在洗魂術法,但居然有符篆傳世。

傳統符篆,有品級之分。

但洗魂符不同,洗魂符最起碼的要求就是符文字成符,也就是說,達不到極品的要求,洗魂符的煉製壓根兒就無從談起。

洗魂符的出現,讓一度以為自己煉符水準已經很厲害的孫豪,再次感到,相比浩瀚的修真世界,自己依然是井底之蛙,依然是滄海一鱗。

孫豪不知的是,就算是在符篆傳承完整的大型宗門,如同洗魂符一般的存在,也是極為罕見的,而如同孫豪這般,能越級煉製洗魂符的弟子,更是絕無僅有。

這一張洗魂符成了。

沒有對比,也不知道此洗魂符的效果好壞。

孫豪恢復真元,再接再厲,繼續煉製。

洗魂符煉製也是很不容易的,一張符篆下來,哪怕是有「龍九子墨」調整靈獸之血,孫豪體內三系真元,依然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不得不補充真元。

每一日,孫豪頂多能煉製三到五張洗魂符,就心神俱疲,不得不停手休息,而且,每日的煉製並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完全煉製成功,失敗的比例也高達三成。

孫豪不急不慢,連續煉製了一個多月。

個多月下來,孫豪發現,洗魂符也有好歹之分。

這個發現,再度引起孫豪的沉思。

極品符篆,也有好歹區別?

果然是學無止境。

個多月下來,孫豪手頭,有兩張洗魂符明顯要好於其他。

孫豪稱之為完美洗魂符。

從洗魂符上,孫豪發現,或許,符篆之道,極品符篆,才是入門。

就跟孩童識字是學習知識的基本條件一樣,或許,識得並會寫符文,只是符篆之道的基本門檻。

不識得符文的符篆師,不過是鬼畫符的文盲而已。

這一個月,除了抽出時間制符,其他時間,孫豪別無異常,依然是每日煉體,打鐵,一如既往的勤奮。當然,每日的鍊氣修鍊也納入了修鍊體系。

這一日,再度煉體回來,孫豪沖準備離去的王遠叫了一聲:「二毛,今晚子時,南灘見。」

王遠看看孫豪,點點頭,說道:「好」,倒也沒問有什麼事。

是夜,王村之南,沙灘之上。

海上生明月。

海水是藍的,天也是藍的,滿月的晶瑩月亮掛在蔚藍的天空,給礁石披上了一層銀灰。

兄弟倆在這礁石之上,好像遠離了塵世的喧囂,遠離了修士的爭鬥,此時此刻,心中一片寧靜。

孫豪背手而立,昂首看著明月。

王遠懶洋洋的斜躺在礁石之上,嘴裡還含著一根海草,一腿盤在了另一條腿上,也靜靜地看著月亮,半響之後,悠悠問道:「耗子,這大半夜的,把我喊來,看月亮?」

孫豪悠悠一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你們過得還好嗎?」

王遠笑了:「我敢保證,他們絕對過得很好,比我們好多了,哈哈哈。」

兩人所指,並不一致。

孫豪微微一笑,並不分辨,手腕一震,一章符篆出現在手上,輕輕一揮,這章符篆飄向了王遠:「二毛,接祝」

王遠一伸手,大大咧咧接過符篆:「這是什麼?鬼畫符?」

孫豪點點頭:「得自魂林的小玩意。」

王遠:「怎麼用?」

孫豪微微一笑:「用靈氣激發,拍在印堂上即可。」

王遠二話不說,催動體內靈氣,洗魂符激發,符篆之上,冒起陣陣幽暗的光芒,王遠嘖嘖兩聲,隨手一拍,拍在了自己的額頭之上。

幽光在王遠額頭一閃而沒。

王遠看向孫豪,雙手一擺,笑著說道:」好像沒什麼變化。」

孫豪沒有說話,微笑,看著王遠。

三息過去,王遠嘴裡發出一聲驚訝,低聲「咦?」人猛地從礁石上站立起來,整個身體,不由自主的猛烈顫抖起來。

「耗子,什麼符篆?」王遠驚訝問道。

「符名洗魂」,孫豪起身一躍,遠遠跳開,站在更遠一點的礁石之上,笑著說道:「二毛,今日,助你洗魂。」

「娘的」,王遠眼中閃過一絲興奮,嘴裡說道:「好難受。」

說話之間,就見自己的肚皮如同氣球一般,鼓了起來,嘴裡罵了一聲「靠」,然後,發現自己的胳膊、大腿,好像也瞬間粗壯了許多,又罵了一聲「靠」,發現,自己的脖子也壯實起來,這回,來不及「靠」了,嘴裡已經不由自主,仰天一聲:「崗昂,崗昂……」

平靜的海面之上,叫聲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高達三丈的浪濤,席捲而來,猛地拍打向海邊的礁石。

孫豪一個飛身,幾個騰躍,遠遠躲開浪頭。

回頭再望。

蟾蜍蝕圓影,大明夜已殘。

一隻高一丈,長三丈的巨大三眼蟾蜍,豎目緊閉,對月而嘯,此時此刻,大海之中,除了海浪之聲,其他魂獸,海生物噤若寒蟬。

巨浪捲來,如同遇見銅牆鐵壁,被蟾蜍之氣,遠遠推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