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八四章 染血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八四章 染血立威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帶隊上去飛艇之時,四長老王輝是戰戰兢兢,渾身冒汗。

現在,跟在孫豪和王遠身後回來,是恍然夢中,猶不敢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一幕。

孫豪和王遠通過魂殿考核,特許半日時間,跟親人道別。

王遠、孫豪,載譽歸來。

王家高台之上,響起陣陣如雷掌聲。

王夫之看著王遠,臉上的表情激動而欣慰,五年隱忍,他遭受了多少白眼,聽到了多少風言閑語,甚至是,本家兩位長老,趁機發難,想把他趕下家主之位。

現如今,守得雲開見日出。

現如今,自己孩兒,那個被人看輕,被人詬病,甚至是被人嘲笑的孩兒。

五年漁村無人知,一朝變身天下驚。

落於高台之上。

此時的王遠,看起來意氣風發,胖胖的身軀,居然給人雄壯的感覺。而他身邊的孫豪,則是長身而立,玉樹臨風。

以往,在王家子弟眼中,形容鍾小豪這膽小鬼的辭彙多是孱弱,秀氣掛鉤。

此時的孫豪,卻是挺拔、俊朗、朝氣。

不少家族少女甚至在遺憾,如此大好男兒,為什麼以往就沒有發現呢?白白浪費了這大好姻緣。

至於王瓊,此時已經是雙眼含淚,抱著小火,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高台之上,眾多修士道賀。王遠、孫豪,淡然應對。

落座高台,王遠躬身對父親行禮:「父親。今日,小遠即將遠行,不過。遠行之前,卻有一事放心不下。」

說完,不等父親回話,轉頭看向大長老,寒聲問道:「大長老、三長老,我父此次職責已盡,你們倒是可以啟動劾免族長的程序了。」

大長老臉上浮現出尷尬無比的笑容:「不敢不敢。小遠,我和老三,沒有體會族長的一番苦心。不用了,不用了。」

三長老也在邊上賠笑:「是啊,是啊,族長高瞻遠矚。我等魯莽了。」

「是嗎?」王遠臉上一沉:「小遠也是你們叫的?不要叫這麼親熱。我王遠,在你們眼中,不是扶不上牆壁的稀泥嗎?」

大長老尷尬:「不會,不會,公子你乃是大智若愚的天才,天才。」

三長老低下頭去,眼中閃過一絲怨恨的不甘光芒。

孫豪神識在身,場中人物表情。一覽無遺,眼中也是寒光一閃。

王遠張嘴。正欲繼續擠兌大長老時,孫豪手一揮打斷他的話,沉聲說道:「二毛,光說不練,有什麼用。」

王遠看看孫豪。

孫豪看向大長老和三長老,沉聲說道:「兩位長老,不如引咎辭職如何?」

大長老看向孫豪,臉上青紅不定。

三長老已經憤然說道:「鍾小豪,你雖然成為了魂殿弟子,但在我王家,不過是旁系子弟,凡事脫不開一個理字,我王家的事,應該還輪不到你管。」

孫豪和王遠對視一眼,然後,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笑完,孫豪挺身而起,面對三長老:「三長老,你要講理,好,我就來跟你講。」

說話聲中,沉香劍猛地出現在空中,看似極丑的劍身,一個「劍直刺」,直射三長老。

三長老大吼一聲:「豎子敢爾」,身上光彩流轉,煉體功法不弱,也達到了青銅戰體大成,雙掌一合,攔住沉香劍的去路。

孫豪微微搖頭。

沉香劍碰的一聲,擊中三長老雙掌,三長老不敢置信的眼光之中,雙掌已經轟然而碎,來不及躲閃,只來得及惶恐地驚呼一聲「鞍,沉香劍已經插在了他的胸膛之上,然後,劍如山巨大的力道傳來,三長老整個青銅戰體大成的肉身,瞬間碎,濺起漫天血雨。

血雨淋下,濺了他身邊的大長老一身。

血雨之中,大長老面帶猙獰,面帶恐懼,他也沒想到,鍾小豪會二話不說,直接動手。

更沒想到,鍾小豪的實力會如此強悍,僅僅只是一擊,就把老三生生擊殺。

血雨散開,高台之上,一片死寂。

下邊,王家子弟也沒想到,看起來無害,大家眼中的膽小鬼鍾小豪,會有如此生猛的一面,一時之間,人人噤若寒蟬。

孫豪手腕一振,沉香飛了回來。

臉上帶著淡然笑容,面向大長老:「大長老,你是否也想跟我講講道理?」

看看眼前這面不改色心不跳,殺人如屠狗的孫豪,大長老心中猛地一個寒戰,嘴裡不由自主哆嗦起來:「不,不敢,我引咎辭去長老職務就是。」

說話之間,頭垂了下去。

不過眼光,卻是不經意的瞄了王氏一眼,心中想到,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鍾小豪去了萬魂殿,我有的是時間,有的是機會泡製你的老娘和妹妹。

孫豪悠悠一嘆:「大長老,你覺得我是好糊弄的毛頭小子不是?給你機會,你不抓住,今日,你跟三長老一脈,卻是留不得了。」

王夫之聞言一愣。

孫豪這話,卻是充滿血腥。

他聽得不錯的話,乃是一脈而不是一人。

大長老聞言,腿子抖了起來,猛地,一臉猙獰,大聲吼道:「你要滅我一脈,我先殺你老娘」,吼完,直接沖王氏殺了過去。

孫豪沉香劍一動,看到王遠已經動了,不由收起沉香,高懸空中,看向王遠。

王遠從椅子上,一躍而出,空中出現八個龐大的身影,八個方向,撲向大長老,「噗噗噗」,不等大長老接近王氏,王遠已經一連十多掌擊在了大長老身上,八龍巨力爆發,每一掌下去,大長老必然鮮血狂噴。

打完收功,大長老已經被直接擊打成一團肉泥,癱倒在了地上。

王夫之挺身而起,又喟然長嘆,跌坐在了椅子之上。

心頭暗道,這兩小崽子,好狠的手段,好鐵的心腸。

對驚魂未定的王氏笑了笑,孫豪對長老們朗聲說道:「大長老,三長老,試圖分裂家族,試圖篡權,被我和公子除去,你們可有意見?」

誰敢有意見啊?

剩下的五六個長老,頭搖得像是撥浪鼓。

四長老本身就是族長一脈,此時笑著開口說道:「兩位少爺威武,王家有兩位少爺,必然發揚光大,更甚往昔。」

長老們反映過來,齊齊恭維「兩位少爺威武。」

王遠和孫豪相視一笑。

孫豪這時對邊上看熱鬧,還沒有走的前來道賀的一些小宗門拱手說道:「王家清除叛逆,小豪記得不錯,他們各有子弟,加入你們的宗派,如果可以,請行個方便,遣返可好?」

剛剛招收了大長老和三長老的小宗派代表,馬上拱手說道:「好說,好說。」

這兩個小煞星,手段兇狠,翻臉不認人,偏偏人家剛剛被收為了魂殿弟子,就算目前的實力,他們小宗小派的,還真惹不起。

孫豪淡笑拱手:「如此,多謝了。」

然後,孫豪轉頭,看向王夫之。

王夫之看看孫豪,再看看王遠,嘆一口氣,無奈,大聲說道:「家族子弟,傳我號令,拿下大長老、三長老一脈,聽候發配……」

清除這兩脈,孫豪志在立威。

孫豪即將遠去,不僅僅是要到魂殿修鍊,還很有可能會回去南大陸,這邊,為了王氏和王瓊生活得更好,有必要顯示一番手段。

王遠以為孫豪是在幫自己老爹清除異己,心中感動得稀里嘩啦,不愧是自己的好兄弟,知道自己擔心什麼,這手段,這氣魄,讓他王遠心服口服。

王遠的打算是敲打兩位長老一番,頂天了,逼使他們交出部分權利,壓根就沒想過逼使他們引咎辭職。

孫豪的強勢,孫豪的這種手段,讓他感覺深受教育。

大男人,該斷則斷,婆婆媽媽,怎麼能成大事?

染血立威。

隨後半日,孫豪和王遠親眼目睹,並敦促王夫之盡滅兩脈之後,這才罷休。

兩位小煞星,跟王家依依惜別。

王家眾人,包括王夫之,此時都巴不得這兩位快點走,跟這兩位一起,有點膽戰心驚的感覺了。

真正不想孫豪走的,只有王氏和王瓊。

王氏是千叮嚀,萬囑咐,眼中有著濃濃的不舍。

而王瓊,卻是拉著孫豪的手,死死不放,不大的雙眼之中,有著滿滿的淚水。

多年了,一家三口相依為命,今日,大哥修鍊有成,要離家遠去,沒有什麼志向的王瓊,其實最希望的是一家三口平平安安,哪怕是艱苦一點,也好過現在的分離。

不過,王瓊知道自己改變不了哥哥的心意,只是哽咽著說:「哥,常回家啊,小瓊會想你的。」

孫豪摸摸她的頭,笑了笑,沒有說話,心中卻在默默道歉,此一去,還不知道會不會再次回來。

小火已經跳到了孫豪的肩頭。

孫豪揮手道別,直上飛艇,小火隨著孫豪逐漸遠去,一雙小爪子,卻沖著王瓊,不停揮舞,好像是好朋友在揮手道別。

飛艇之下,孫豪和王遠的身影逐漸變成了一個小小的黑點,王瓊的眼中,熱淚一涌而出。

她只是普通人,哥哥卻是那九天之上的雄鷹。她只想平凡的生活,哥哥卻嚮往自由自在的飛翔……

海門深不見,飛艇遠如山。

相送情無限,淚水沾衣衫。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