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一四章 點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四章 點撥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塵埃落定。

鍾小豪、單涫涫、王遠、艾可還有幸運的朱龐,成功晉級金領,從此兩重天。

看到朱龐挺進前五,想想朱龐拚命也要爭第六的表現,再想想慘死的狼王,不少白領弟子,心有羨慕,心有戚戚。

作為晉稼一名,孫豪原本應該有很多獎勵的。

但是,孫豪「失手」,擊殺了一個前途大好的弟子,最後,萬魂山的處理決定就是,保留孫豪晉級資格和晉級之後應該享受的待遇,但是,取消孫豪本次排位第一的所有獎勵。

這事就這麼定了下來。

很快,在萬魂殿的安排下,搬進了金領弟子居住的區域。

萬魂山,白領弟子幾萬,金領弟子不足千人。

金領弟子,都有自己的獨立院落,待遇要好上許多。當然,普通的金領弟子,學分照樣不怎麼夠用,需要努力想辦法。

孫豪沒有得到獎勵,對此沒有什麼怨言。

不僅沒有什麼怨言,孫豪心中,甚至有著深深的歉意和迷茫。

沒有跟王遠、朱龐一起慶祝,不聲不響,孫豪來到了萬魂山巔,悟道壁前,盤膝而坐,坐於不醉老人身前。

不醉老人摟著老掉牙的掃帚,依然在暈暈欲睡,好像壓根不知道身前坐了一名弟子。

孫豪盤膝而坐,閉目沉思。

三個時辰之後,孫豪緩緩睜眼,身子往前匍匐。趴在了地上。語氣虔誠地說道:「老祖。弟子心有一惑,望老祖憐憫。」

不醉老人神態依舊渾渾噩噩,好似沒有聽到。

孫豪匍匐在地,緩緩說道:「修行之初,小豪只想保我家園,護衛雙親;修行路上,小豪常想與人為善;然,一路行來。多有違心之舉,雙手之上,血跡斑斑,今日,兩友相迫,不得已,滅我萬魂山優秀後輩,心中甚覺惶惶,寢食難安。」

不醉老人依然故我。

孫豪匍匐在地,靜靜等待。

孫豪一路修行。都按照父親的吩咐,不違本心。然而,為了凝鍊血煞,不得不主動前往戰場,滿手血腥,雖然說自古道魔不兩立,但是,心中依然不安,這一次,為了讓朱龐挺進前五,又主動造下殺戮,滅殺狼王。

狼王雖然傲氣,雖然也傷了朱龐和王遠。

但是,狼王罪不至死。

這有違孫豪的本心,孫豪心中,很是不安。

擊殺狼王之後,前面戰場上的殺戮造成的不安情緒一併爆發出來,衝擊著孫豪的道心。

孫豪心中,感到很是害怕。

隨著修為的提升,隨著實力的增強,自己會不會變成草菅人命,視人命為草芥的殘暴之徒?

這和自己修行的初衷,相悖甚遠。

還有,自己日後需要怎麼樣的態度去對待自己的朋友?

日後,還有這樣的事情之時,自己又該怎麼辦?

孫豪心中,充滿了疑惑和不安。

這種不安,來自能力的提升。

能力提升了,而沒有約束之力,孫豪覺得害怕了。

悟道壁前,一片寧靜。

孫豪倒出疑惑不安,心中舒暢了不少。

不醉老人的呼吸,悠遠而綿長。

好像受到不醉老人的影響,孫豪匍匐在地,心中也逐漸安靜下來。

時間彷彿定格。

不知不覺,夜晚來臨。

天空,群星點點,稀疏星光,照射在山頂之上,給孫豪和不醉老人的身上,撒上了一層銀灰色光芒。

星光中,不醉老人輕輕翻了一個身,輕輕說道:「非煙亦非霧,冥冥映樓台。」

孫豪身上一震,靜靜聆聽。

但是,不醉石上,老人已經發出細細的鼾聲。

孫豪靜靜而虔誠地匍匐在地。

斗轉星移,一夜過去。

天空破曉。

不醉老人又是一個翻身,輕輕說道:「白鳥忽點破,旭日還照開。」

孫豪依然靜靜匍匐。

又半日,太陽當空。

不醉老人悠然坐起,雙眼渾濁,看向孫豪,伸出枯瘦如柴的右手,摸摸孫豪的腦袋:「痴兒,痴兒……」

說完,一轉身,背對孫豪,看向烈日,悠悠說道:「聰明難,糊塗難,難得糊塗難上難。遙知峰上一樽酒,能憶天涯萬里人;忘記怨恨樂逍遙,難得糊塗萬事了。」

說完,搖搖頭,大手一揮。

匍匐在地的孫豪已經消失在了悟道壁前。

頭稍稍一暈,孫豪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新分得的院子大門口。

院子大門洞開,裡邊早就坐了四個表情肅然的來客。

想了想,孫豪邁步走進院子。

看到孫豪進來,朱龐臉上,露出一個難看十分的笑容:「耗子,你終於回來了,等你一夜了。」

孫豪臉上微微一笑:「剛剛從悟道壁下來。」

王遠貌似鬆了一口氣,沖孫豪點了點頭。

上面,朱玲開口說道:「小豪,你坐,這一次,讓你為難了。」

說完這一句,朱玲面色一寒,轉向朱龐,沉聲說道:「小龐,你不好好修鍊,不打牢根基,盡想這些歪門邪道,你看看你都做了一些什麼?」

朱玲的手,已經指到了朱龐的鼻子上。

朱龐一臉沮喪:「老姐,我知錯了,你了我一夜。」

朱玲一把揪住他的耳朵:「訓你一夜怎麼了?本事啊!居然賄賂導師,將你送進十強,,還讓小豪擊殺狼王,把你送進金領,你真本事啊,真是我的好小弟埃」

朱龐耳朵吃疼,求助地看著幾位同伴。

王遠張嘴欲言,朱玲瞪了他一眼,大聲罵道:「還有你,二毛,好好的正事不幹,跟小龐一起胡鬧,如果不是你故意多次受傷,刺激小豪,小豪會對狼王下死手嗎?」

王遠臉上露出訕訕笑容。

孫豪淡然一笑,開口說道:「好了,好了,長腿玲,事情都過去了,一個狼王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朱玲疑惑地看向孫豪:「你真是這麼想的?」

孫豪含笑,肯定地點點頭:「真是。」

「奇了,怪了」,朱玲伸手摸摸孫豪的額頭:「你沒有發燒吧,你不應該心中不安,然後要死不活嗎?記得小時候,踩死一隻青蛙,你都得內疚幾個月。」

孫豪笑了笑,沒有說話。

那是鍾小豪,鍾小豪的確比他更善良。

王遠也笑了起來,小豪終於是成長起來了。

王遠以為,修士不見血,路上走不遠,他不惜受傷,為朱龐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想用自己的受傷,激發小豪的血性,讓小豪真正成為一名合格的修士。

當然,王遠不會想到,孫豪不僅早就見過血,而且手中隕落的魔道修士成百上千。

孫豪心中一動,這一刻,他體會到了王約,也體會到了朱玲不願失去自己這個朋友的心思。

只不過,正如不醉老人所說。

遙知峰上一樽酒,能憶天涯萬里人;忘記怨恨樂逍遙,難得糊塗萬事了。

此時此刻,懵懵懂懂的鐘小豪,或許更能融入到這些朋友中去。

狼王隕了,也就隕了。

也正如不醉老人所說,旭日會照樣升起。

舒暢一笑,孫豪突然對太陽行了一個大禮,嘴裡哈哈大笑起來:「感謝太陽,感謝陽光照耀大地。」

不醉石上,沐浴陽光之中的老人,臉上浮現出舒適的笑容,嘴裡輕輕說道:「感謝太陽,感謝陽光……」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九煉歸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