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三五章 返回南大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五章 返回南大陸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五年時間,就在單涫涫「哎呦呦」捂著屁股逃跑的打鬧聲中,一晃而過。

五年來,孫豪進步巨大。

戕獅暴烈擊修鍊得純熟無比,對付單涫涫一拍一個準,從來不失手。

裂魄回魂**也已經參悟透徹,只要找到合適靈材,應該就能煉製出孫豪的第一個替死娃娃。

練習了宮巨蟹傳下的海船鍛造之法,利用被擊殺的魂獸骨骼,煉製了幾艘小孩船,單涫涫要走了一艘質量較好的,每日帶著小火,在魂海之中橫衝直撞,好不快活。

宮神女傳下的水蘊煉丹術也有所練習,這種煉丹術乃是水屬性,沒有真火的水屬性修士煉製靈丹的奇特法門,對一些特定靈丹的煉製有奇特效果,可以作為煉丹術的有效補充,幾年下來,孫豪也完全掌握。

一坨定天下,搞不懂,暫時沒有涉獵。

《射日三箭》已經熟悉掌握,孫豪儲物袋裡,也自行鍛造了弓箭備用,只不過因為材質的關係,孫豪還沒有煉製出「萬里雲煙」弓。

煉魂三法,吸魂術、凝魂術還有固魂術都已經操練熟悉,可以應用到實踐之中了。不完整的洗魂術並沒有過多參悟,洗魂符的效果更好,沒必要花費太多精力。

五雷正法已經學習並掌握,又多了一門雷屬性攻擊法術,威力還在落雷術之上,並且對陰邪之氣有著巨大的剋制作用。

五年下來,孫豪的鍊氣修為已經穩打穩紮,挺進了築基大圓滿。

五年下來。煉心和煉神齊齊進步。白妖夜的噩夢**徹底被壓制住了。

五年下來。《觀海八法》給了孫豪很大的驚喜,隨著法門的修習,孫豪的煉體修為正在穩步邁向白銀戰體大成,進步速度之快,孫豪自己都感到驚喜不已。

《觀海八法》乃是一種煉體法門,而且是那種對修鍊資源要求不高,但需要修士年長日久修鍊的,一種用特定口訣輔助。特定姿勢動作而形成的一種煉體法門。

就跟白公入夢**煉神一般,《觀海八法》煉體,也是積沙成塔,短時間內看不出明顯效果,天長日久,其成效就相當可觀了。

《觀海八法》觀四景,每景兩法。

一景乃是「日」景,

第一法,旭日陽剛,采旭日東升之氣。觀旭日陽剛威猛,鍛煉體魄。

第二法。日暮滄海遠,以大海日落,滄海悠遠的意境,鍛煉體魄,目前,孫豪對這一法的修鍊,還是不得要領,應該沒有掌握其精髓。

二景乃是「雨」景

第三法,風起雲湧,大雨將至,黑雲壓寨的壓力煉體之法,孫豪基本掌握;

第四法,雷雨龍捲暴,大海暴風雨的狂暴煉體之法,孫豪掌握不好;

三景乃是「浪」景,有第五法,驚濤拍案;第六法,排空翻海嘯;

四景乃是「月」景,第七法,皓月當空;第八法,海上升明月。

四景單獨成法,兩兩相連,孫豪俱都能較好地掌握四景第一法,但四景第二法,需要牽涉對大海的領悟,煉體也是玄之又玄,孫豪目前還不得要領。

五年來,每日清晨,孫豪總會凝立海島礁石,遠觀日出。

而每每這個時候,單涫涫也早早地起來了,赤著足丫,映照朝陽,在沙灘上飛奔。

每日傍晚,孫豪會凝立礁石,體悟大海落日。

折騰了一整天的單涫涫總會找個附近的礁石,雙手托著下巴,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孫豪,好像孫豪就是那落日餘暉之中的一道風景。

單涫涫身為修士,自然知道孫豪觀海上「四」景應該有特殊目的,雖然好奇,但也很自覺地從來沒有干擾孫豪。

當然,每一次孫豪收功完畢,尤其是海上升明月之後,單涫涫總是不怕死地上來挑釁,月光之中,沙灘之上,兩人交手而戰。

單涫涫一身天藍色衣衫,好像海天一色,海的精靈,隨著交手,在孫豪手下支持的時間是越來越長,最關鍵是,有時候就算被孫豪拍中臀部,好像也沒有開始的時候那樣敏感了,依然能硬著頭皮不依不饒,跟孫豪糾纏。

五年下來,不知不覺,兩人已經習慣了彼此的存在。

單涫涫膽子越來越大,孫豪手上的力度也越來越大。當然,心中還是有數,不至於真正拍傷這不害臊的妖女。

這一日,海上明月升。

孫豪抱著小火,站在礁石之上,定定地看著空中一輪滿月。

微微的海風吹起,衣衫輕輕飄揚。

銀灰色的月光之下,身材修長的孫豪,仰頭望月,髮絲根根揚起,帶上了一層朦朧的銀光。

單涫涫化為人魚,立於大海之上隨波蕩漾,月光灑在她的身上,好像給她披上了蟬翼般的薄紗,凝眸不語,脈脈含情,痴痴地望著孫豪。

這是一個使人難忘的唯美畫面。

少男少女,如同童話。

月光漸漸隱去,黎明前的一刻,單涫涫終於輕聲問道:「小豪,你要走了嗎?」

此時的單涫涫,沒有了一絲妖嬈,雙眼之中,噙滿了淚水,梨花落雨。

孫豪微帶歉意地看了她一眼,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是的,我應該達到了不醉老祖的要求,可以出去萬魂之海凝結魂丹了。」

單涫涫哽咽:「可是……」

「涫涫」,孫豪笑了:「作為朋友,你應該為我高興才是,為這一日,我足足等了十多年,放心吧,涫涫,我會回來看你的。」

「可是……」,單涫涫哽咽半天,說道:「可是,你走了。我一個人守不住南斗島。」

「這個不難」。孫豪微微一笑:「我早有準備。涫涫,你等著,我先幫你一把,放心,等你安全了,我再回去萬魂山……」

單涫涫眼淚朦朧,嘴裡說道:「那,好吧。」

這一日。單涫涫看著孫豪圍著小島忙前忙后,心中有著淡淡的溫馨,不舍,好像還有什麼話,始終壓在心頭,想說,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最終,跟在孫豪的身邊,單涫涫絮絮叨叨地說道:「小豪,出遠門。記得帶足辟穀丹。」

孫豪「嗯」了一聲,一邊布陣。一邊隨口答道:「我帶了二十年的份量。」

單涫涫愣了愣,繼續說道:「小豪,我那海船速度最快,你拿去用吧。」

「不用」,孫豪快速答道:「我準備去南大陸,那邊沒有海域,海船用不上。」

「那」,單涫涫說道:「小豪,你要不要魂丹,我這裡有很多,大陸上的魂力,就不會很充足了……」

「別」,孫豪一邊布陣,一邊笑:「我可是煉丹大師,魂丹對我來說很簡單的事,倒是涫涫,你那魂丹都是中品以下,給,這是我煉製的上品魂丹,你拿著備用……」

說完,扔出一排玉瓶。

單涫涫的眼中淚光閃動,接過這些玉瓶,之後又打起精神,開口說道:「小豪,我娘給了我一些符篆防身,我勻你幾張」,說完,掏出幾張符篆遞給孫豪。

孫豪一看,都是三級以上符篆,對自己倒是有一些幫助,想了想,把這些符篆收了起來。

看孫豪終於收下了自己的東西,單涫涫臉上有了絲絲笑容。

這時,孫豪卻是站了一會,然後,也取出一摞符篆,遞給單涫涫:「給,這是我煉製的一些小玩意兒,使用的方法就是拍在自己額頭,一定要記得拍幾張,對了,注意不要讓人知道我會煉這玩意兒。」

單涫涫慎之又慎地接過孫豪的符篆,珍重地貼身藏好,小腦袋猛點:「嗯,我知道了,小豪……」

中午時分,孫豪布設出一座三級大陣,然後,從懷中取出一株雪蓀,置於大陣之中。

雪蓀發出陣陣香氣,不過片刻,大大小小的魂獸從海中沖了上來,圍住孫豪的大陣打轉,想要進來,卻不得其門而入,慢慢的,大陣周圍,海魂獸越圍越多,孫豪哈哈大笑,大吼一聲:「太古雷獸,變身」,變為太古雷獸形態,渾身藍光閃閃,「嗷……」仰頭長嘯,長嘯聲中,半徑八格雷擊術施展開來,大陣周圍登時變成一片雷海。

三炷香功夫,萬千海魂獸被屠戮一空。

孫豪哈哈大笑聲中,雙翅一扇,空中一個翻身,化為人形,沉香劍出現在空中,躍身而上,孫豪沖單涫涫一拱手:「涫涫,周圍魂獸沒有三五月,不會大規模來襲,今日,就此別過,不要送我,哈哈哈,還有,不要難過,我會回來看你的……」

說完,一踩沉香劍,騰空而起,向萬魂山方向飛了過去。

單涫涫迅速跑到礁石之上,立於礁石尖端,雙手放在嘴邊,大聲喊道:「小豪,早點回來埃」

孫豪遠遠地回答到:「我知道了。」

孫豪的身影越去越遠,單涫涫雙眼之中,淚水婆娑,浮上了一層煙霧,強烈的失去珍貴寶物的感覺湧上心頭,嘴裡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語:「小豪,你一定要回來啊,一定要早點回來礙…」

孫豪化為黑點,消失在了大海之上,單涫涫依然如同一座石雕,站立礁石之上,凝望著遠方,她希望小豪能回心轉意,再度出現在她的面前。

半個月之後,風華絕代的海神殿殿主出現在依然眺望遠方的單涫涫身邊,幽幽嘆息:「孩子,你太遜了,五年沒拿下,想當年,老娘我……」

「娘……」,單涫涫撲進海神殿殿主的懷中,凄苦地哭出聲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