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三六章 逼婚紫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六章 逼婚紫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彩雲峰,百鳥齊鳴,張燈結綵,雲霞蒸騰,一派喜氣洋洋。

一條鮮花和雲霞鋪就的七彩大道,從旭日峰,直達彩雲峰,大道絢麗而浪漫,大道之上,還不時有花瓣在緩緩飄落。

青雲門三月之前,舉行了宗門大慶,恭賀旭日峰一凡真人喜結上品金丹。

陳一凡閉關多年,細心打磨參悟,歷時十多年,一舉凝結冠絕青雲門的上品金丹,丹成二品,金光閃閃,結丹之時,氣象萬千,青雲門舉宗震動,大慶以賀。

大慶之時,志得意滿的一凡真人正式提出,三月之後,金丹大固,會選定吉時,前往彩雲峰,求道侶紫煙仙子。

羅剎真人閉關,對此沒有表態。

紫煙真人身體不適,並沒有參加一凡真人的金丹大典,但事後,對一凡真人的提議提出了異議,之後,旭日峰、落霞峰甚至是青雲主峰紛紛前來做媒,規勸紫煙真人,希望他能跟一凡真人結成道侶,成為相互扶持的攀登大道巔峰的神仙道侶。

紫煙真人態度堅決地婉拒。

可一凡真人也是執拗之人,三月一到,不管雲紫煙同不同意,施展手段,從旭日峰上,開闢了一條鮮花浪漫的仙道,直抵彩雲峰,在青雲全宗的關注之下,卜定吉時,當眾宣布,將準時前往彩雲峰,求道侶雲紫煙。

一凡真人此舉,得到了青雲門上下的默許,雲紫煙道基受損,十多年來。宗門用盡手段。才能勉強保住金丹修為。一凡真人。前途無量,大家都覺得,雲紫煙能成為一凡真人的道侶,其實是她的福氣。

雲紫煙的道體,對一凡真人也有裨益作用,他們成為道侶,能讓一凡真人修道之路走得更加順暢,而對雲紫煙並沒有任何影響。如此皆大歡喜的結果,宗門上下,樂見其成。

就連紫煙真人的親姐姐羅剎真人,應該也是默許的態度,不然,以雲羅剎的脾性,早就跳出來叫停了。

一凡真人鬧出這麼浪漫的陣仗,其實也是給雲紫煙一個天大的面子,給雲紫煙一個答應自己的理由。當然,也有以宗門大勢。逼迫雲紫煙乖乖就範的用意。

就連彩雲峰不少女弟子,也認為紫煙真人應該順水推舟。就此應了一凡真人。

吉日來臨。

一頭長發,飄逸瀟洒,身穿雪白橫紋長衫,腰間斜插古劍的陳一凡在旭日峰三扣九拜,祭拜祖師后,踏上了鮮花大道,仙樂聲中,肉身凝空,向著彩雲峰緩緩飛了過來。

此時的陳一凡,英俊洒脫,修鍊有成,乃是青雲門不少靚麗女修的夢中道侶,他一路飛來,女修的尖叫聲,男弟子的羨慕聲,此起彼伏。

修士如若陳一凡,此生無憾。

陳一凡面帶微笑,來到彩雲峰前,站立大陣上空,陳一凡朗聲說道:「紫煙,我來了,請打開大陣……」

話音剛落,天空之中,他的身邊,如同焰火一般,五顏六色的法術施展開來,點染了彩雲峰片片白雲,五顏六色。

陳一凡風度翩翩,飄然而立,臉上蕩漾著自信而真摯的笑容。

他對雲紫煙心儀已久,可以說,進入青雲門,見到雲紫煙的那一刻,他就驚為天人,他的心中,一直有一個秘密,那就是雲紫煙一直是他修鍊的動力源泉。

如今,修鍊有成,也即將得償所願,金榜已經提名,就待洞房花燭,人生得意事,莫過如此。

彩雲峰內,沒有反應。

陳一凡也不著急,靜靜地等待,他相信,金石為開,只要自己誠意足夠,想必,紫煙妹妹該知道如何選擇的。

靜靜等待半個時辰,彩雲峰內依然沒有絲毫動靜,陳一凡眉頭微皺,今日要是就此被擋在外邊,就此打道回府,那他陳一凡的面子就被掃得一乾二淨了。

沒想到雲紫煙的態度如此堅決。

眉頭微微一皺,馬上又舒展開來,既然真情打動不了紫煙,那麼就只有以勢相逼了,頂多以後對紫煙好點就是。

挺立空中,陳一凡微微一笑:「彩雲峰,各位師妹師侄,不知一凡做得有何欠缺之處,這大陣都不讓我進了?如有不妥,還請見諒,讓我進去,迎接紫煙仙子。」

這卻是陳一凡給彩雲峰內,另一名金丹修士約好的暗號。

也是陳一凡的另一套計劃。

果然,此話過後,彩雲峰上,有女修笑嘻嘻地說道:「一凡真人,如此空手前來,不帶禮信,這大陣卻是不能讓你進來。」

彩雲峰內,雲紫煙眉頭微微一皺,玉臉上,布滿寒霜,嘴裡微微一聲冷哼。

洞府之內,她的三個徒孫也齊齊眉頭一皺,看向彩雲峰外。

陳一凡此時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我道為何,原來卻是你們這些小輩,要討些喜錢,罷了罷了,今日師叔大喜,卻是不會少了你們。」

大笑聲中,陳一凡衣袖一揮,幾個儲物袋飛入大陣之中,頓時,彩雲峰上,靈石如同雨點一般落了下來。

朱德政看到這,不由自主地叫了一聲:「師祖。」

雲紫煙嘆了一口氣,寂寥地說道:「來了就來了,遲早還是要面對的,你們不要自亂陣腳,這裡有我。」

孫豪一去多年,杳無音訊。

這麼多年來,雲紫煙擔負起孫豪師父的責任,因為她的修為實難進步,多年以來,倒是傾心教導幾個徒孫,甚至是為了孫豪身邊的人能凝鍊更好品級的天罡地煞,不惜常年帶著他們四處奔波。

多年下來,師祖徒孫之間,卻也接下了深厚的師徒情誼。

如今,其他人或許覺得雲紫煙跟一凡真人是天作之合。但孫豪的幾個弟子卻不這麼認為。

不僅僅是孫豪的幾個弟子。甚至是夏靜夏諳姐妹。都能感覺得到,雲紫煙提起孫豪的那種自豪和挂念,要不然也不會愛屋及烏,對他們這些孫豪帶過來的人,照顧得無微不至。

不以雲紫煙的意志為轉移,彩雲峰大陣在一片靈石雨之後,轟然打開,陳一凡哈哈大笑聲中。一步踏空,來到了雲紫煙的洞府門前,未語先笑,朗聲說道:「紫煙妹妹,為兄來了,請開門……」

雲紫煙稍稍沉吟,沒有說話,向大宇微微對雲紫煙鞠躬,然後挺身而起,一言不發。步向洞府門口。

朱德政和武閑朗對望一眼,也跟雲紫煙鞠躬。然後,緊隨向大宇身後,步向洞府大門。

雲紫煙微微一怔,張嘴欲言,但又無奈搖搖頭,不再說話,面沉如水,雙眼一閉,盤膝而坐,凝神靜氣,靜靜地等待。

陳一凡含笑立於洞府門前,並不急於破陣而入。

向大宇帶頭,孫豪的三名弟子魚貫而出,站立陳一凡身前。

陳一凡眉頭一皺,不悅地說道:「三位師侄,此欲何為?」

向大宇站在洞府門前,攔住去路,一言不發,態度堅定無比。

武閑朗笑著說道:「陳師叔,我等師兄弟三人,卻是想領教師叔高招,看看師叔有沒有能力保我師祖日後安全。」

「你們?」陳一凡放眼對三個築基中期修士掃了一眼,仰頭哈哈大笑:「好,你們儘管放馬過來,如果你們能逼退我陳一凡半步,我馬上就此出去,從此不再駕臨彩雲峰。」

陳一凡說完,向大宇冷冷吐出兩字:「接陣。」

朱德政和武閑朗一左一右,大聲說好,師兄弟接陣三才,對持陳一凡。

「小三才陣?」陳一凡一眼看穿了眼前陣法,嘴裡哈哈大笑:「三個築基中期修士,勇氣可嘉,可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哼……」

冷哼聲中,衣袖輕輕一擺。

金丹之力,憑空勃發,巨大的氣浪,直衝向大宇三人。

向大宇神識一牽,三人身形閃動,朱德政身體一晃,擋在前方,大盾一豎:「地之殺機,防。」

轟的一聲,氣浪擊打在小三才陣法之上,向大宇三人身軀猛地一震,不由自主,被擊退四五步,站住身形,朱德政的金盾之上,已經出現絲絲裂痕。

這一擊,卻是也接了下來。

沒想到三個築基中期弟子居然擋住了自己金丹一擊,陳一凡不由稍稍詫異,點頭說道:「不錯,你們還算不錯,能擋我一擊,頗為難得,在這彩雲峰,卻是埋沒了,哈哈哈,你們可隨紫煙一起,前往我旭日峰修行,這樣,前途更大。」

朱德政隨手收起破損的金盾,嘻嘻一笑:「好啊,一凡師叔有心了,不過,如果你就這點本事,卻是不能讓我們師兄弟服氣埃」

「不服氣?」陳一凡哈哈大笑:「那就打到服氣為止,哈哈哈,三位師侄注意了……」,衣袖又是一揮,空中,出現一條金光,如同一條蛟龍,一聲呼嘯,奔三人沖了過去。

三人再度接陣而戰,轟的一聲,又是一陣巨響。

三人紛紛悶哼出聲,修為稍弱的朱德政不由自主,張嘴吐出一道血箭。

陳一凡衣袖一收,含笑而立:「可否服氣?」

向大宇看看朱德政。

朱德政緩緩點頭,向大宇身體一沉,緩緩向前踏出一步,手中法劍一擺,神識牽引,再度接陣。

洞府之外,夏靜夏諳姐妹也御劍而來,夏諳沖朱德政說道:「小胖子,你下去,換我來。」

陳一凡眉頭又是微微一皺,紫煙這些徒子徒孫還真是欠收拾,欠教育,看樣子,不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還沒完沒了了。

心中怒氣漸升,陳一凡冷哼一聲,身軀一振,腰間飛劍,凝空出鞘,寒光一閃,掃了過去。

劍光如龍,從向大宇三人剛剛布設的陣法之上,一掃而過,向大宇、武閑朗還有夏諳不由自主,被一劍擊散,分飛開來。

向大宇發束被一劍掃斷,披頭散髮,人在空中,嘴裡鮮血狂噴;武閑朗更是凄慘,一聲慘叫,右手手臂已經被生生斬斷;夏諳稍好,但也沒好到哪裡去,單膝跪地,捂住了胸口,胸口之上,血跡斑斑。

陳一凡雙手一背,飛劍凝空,威風凜凜,蓄勢待發。

大廳之內,雲紫煙悠然一嘆,正準備說話。

洞府之外,一個清朗的聲音傳了進來:「一凡師叔真是好手段,區區幾個弟子修鍊不到家,倒是貽笑大方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