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三七章 強勢擊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七章 強勢擊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小豪?」,雲紫煙挺身而起,想了想,又緩緩坐下,雙眼之中,瞬間熱淚滾滾。

任憑熱淚流過臉頰,沾染了衣襟,雲紫煙痴痴坐於洞府,神識放了出去,關切失態發展。

陳一凡眼睛一縮,微微轉身。

雲彩蒸騰之處,霞光之中,一個青衣少年,臉帶微笑,御劍而來。

這少年,面如冠玉,身材修長,衣衫飄飄,髮絲飛揚,宛如神人,說話之間,已經降臨洞府,手一招,武閑朗的斷臂收了起來,對三個弟子和夏諳夏靜微微頷首一笑。

夏諳一雙大眼之中,豆大的淚珠一涌而出,一句:「狠心的大壞蛋,你終於捨得回來了……」,夏靜雙眼之中,也有著掩飾不住的驚喜,但一貫冷靜的她還是趕緊拉了拉妹妹的衣袖。

聽到夏諳叫自己大壞蛋,孫豪心中湧起淡淡的久別重逢的溫馨,對她微微一笑,此時,三位弟子,包括武閑朗都單膝跪地,齊齊說道:「弟子向大宇,朱德政、武閑朗,見過師尊。」

孫豪點點頭,看看三個弟子的神態,眉頭微微一皺,轉向好整以暇、站在邊上看戲的陳一凡,緩緩說道:「一凡師叔,弟子們不懂事,多謝教導,不過,沉香已回,卻是不勞師叔大駕」,說完,手對洞府彩雲峰外一指:「還請師叔回去旭日峰。」

陳一凡看看眼前丰神俊朗的少年,心中不由感嘆一聲:「好個孫豪孫沉香,不愧是能攪動道魔雙方的俊傑」。嘴裡微微一曬。臉上浮現出笑容。淡然笑著說道:「沉香剛回,有所不知,今日乃是師叔我向你師父紫煙真人求婚之日,卻是不能就此回去。」

孫豪腦海之中,閃過那日一幕。那一日,紫煙師父為了救自己,自毀道基,泣血如雨。今日更是被人逼婚上門,心中一疼,強烈的憤怒,湧上心頭。

深吸一口氣,孫豪臉上一沉,沉聲說道:「今日,沉香已回,此事不用再議,我替我師父回絕與你,師叔。你此時回去,我可以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洞府之內。雲紫煙雙眼之中,眼淚不由自主,再度狂涌而出。

陳一凡玉臉也是一沉,厲聲說道:「孫沉香,你區區一介築基修士,也敢插手金丹大師,誰給你的膽量,誰給你的權力,若不是看你是紫煙弟子,僅憑剛剛這番話,我定斬不饒。」

彩雲峰上,爭執開來。

大好喜事,橫生枝節,關鍵時刻,孫豪孫沉香居然回來了,攔住了一凡真人。

消息在青雲門迅速傳遞開來。

彩雲峰上,孫豪親近的一干人等,也慢慢匯聚攏來,雲紫煙的洞府門口,成為了焦點所在。

陳一凡不是不想動手,但孫豪孫沉香的事,當年鬧出了諾大風波,他多少有些耳聞,卻是不敢莽撞。

要不然,他還真沒把一個築基期修士放在眼中。

陳一凡不退,孫豪心中暗罵一聲不知好歹,怒氣再也壓抑不住,臉上露出燦爛笑容,仰頭哈哈大笑:「定斬不饒?哈哈哈,好一個定斬不饒,師叔,沉香不才,想討教一二。」

說完,雙手對陳一凡微微一拱:「請指教。」

「沉香修士」,陳一凡面沉如水,並不想招惹孫豪這個麻煩,嘴裡厲喝一聲:「別不知好歹,讓開,再擋道,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知好歹的是師叔」,孫豪淡然說道:「師叔如果聰明,就此離去,還能留點顏面,要不然,哈哈哈……」

「黃口孺子」,陳一凡勃然大怒,終於忍不住動手了:「好大的口氣,找死」,神識一動,腰間古劍破空而去,激射孫豪。

「來得好」,孫豪嘴裡一聲暴喝:「好劍」,暴喝聲中,人站在原地,不躲不閃,全身白銀光彩流轉,上披一層絳紅色光芒,看準陳一凡的古劍來路,雙掌一合,「啪」的一聲,把古劍夾在了雙掌之中。

古劍進入掌中,不甘罷休,顫動不已,但孫豪身軀沉穩,臉上淡笑,紋絲不動。

居然夾住了自己的飛劍?陳一凡臉上發紅,心中一狠,大喝一聲:「好膽」,催動金丹之力,灌注飛劍之上,勢要給這不知好歹的孫豪孫沉香來一記重的,讓他付出阻擋自己的代價。

飛劍猛然光華大作,流光溢彩,欲要破開雙掌,刺擊孫豪。

夏諳驚叫一聲:「大壞蛋,小心。」

孫豪微微一笑,輕輕搖頭,對夏諳說道:「無妨,雕蟲小技,看我拿他」,說話聲中,雙手之上,白銀色光華流傳,似有真龍在手上流轉,雙手用勁,嘴裡清喝一聲:「破。」

九條真龍虛影一閃而沒,如同靈蛇一般的古劍,被孫豪一頭一尾拽住,置於胸前,動彈不得。

陳一凡雙眼猛睜,不可思議地看向孫豪。

孫沉香好大的肉身力量,居然生生扛住了他的金丹之力,擒下了古劍。

心中不敢置信,自己身為金丹,居然會被一名築基修士給拿了飛劍,怎麼會有這麼荒唐的事。

孫豪大發神威,擒住古劍,夏靜不由脆生說道:「好」,夏靜大聲叫了起來:「大壞蛋,你好猛埃」

向大宇師兄弟對望一眼,臉上浮現出由衷的笑容,這就是他們的師尊,築基戰金丹的師尊。

陳一凡飛劍被擒,心中不甘,再度暴喝一聲:「豎子敢爾」,金丹之力勃發,勢要收回飛劍,並伺機重傷孫豪。

孫豪微微一曬,既然動手,就沒有留餘地的必要了,眼中一寒,陳一凡,今日是你自取其辱,嘴裡一聲暴喝:「九龍之力,給我斷。」

暴喝聲中,雙手之上,九條真龍栩栩如生,齊齊壓在陳一凡的飛劍之上。

陳一凡金丹之力發出,飛劍居然還是動彈不得,聽到孫豪大叫,心中不由一驚,不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只看到,自己心愛的飛劍,伴隨了自己幾十年的寶貝飛劍,居然嚓一聲,被孫豪生生折斷。

一手拿著一截斷劍,孫豪微微搖頭,沖陳一凡說道:「師叔,你這劍材質太差,不耐用,下次,弄把好點的劍了,再來過招吧」,說完,不等陳一凡說話,手腕一翻,兩截斷劍就此收入儲物袋中。

「你……」,陳一凡手指孫豪,雙眼一紅,不由自主,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這一口鮮血小半是飛劍被毀給反傷的,更大的原因則是氣的。

自己堂堂金丹修士,修鍊有成,氣勢正旺,風光無限的金丹修士,居然被一個築基修士生生折斷飛劍,並被無恥的收了過去,心中好一個氣字了得。

深呼吸幾口氣,陳一凡眼中寒光閃閃:「好一個孫豪,好一個孫沉香,好手段,師叔領教了,不過,你拿去我的飛劍,不覺得刺手嗎?」

孫豪雙掌一攤,潔白的手掌之上,不見半點痕,笑著說道:「沒覺得刺手」,笑完,臉上又是一沉:「一凡師叔,如果你現在離去,可以就此作罷,沉香不為己甚。」

陳一凡仰天一個哈哈:「孫沉香,你以為拿得住我一柄飛劍,就擋得住我金丹之力?」

孫豪微微搖頭,然後說道:「看來,師叔是不到黃河心不死,既然如此,師叔儘管放馬過來,沉香接著就是,不過,好叫師叔得知,一旦動手,沉香不知輕重,傷了師叔的話,原諒則個。」

陳一凡一聲冷哼,雙袖飛舞,金丹真元如同浩蕩雲氣,四面八方,圍攻孫豪。

沉香歸來,大戰金丹。

彩雲峰上,風起雲湧,整個青雲門都在關注這場戰鬥。

兩人交手,情況並沒有出現意想中,一凡真人摧枯拉朽,擊敗沉香修士的場景。

反而是,沉香修士強悍的扳斷了一凡真人裝點門面的古劍。

兩人打出了火氣,戰鬥再次升級。一凡真人動用了金丹真元,欲要力壓沉香修士,看來是想要給沉香修士一點顏色看看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