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三九章 返回青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九章 返回青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陳峰主遠去,彩雲峰上,響起衝天歡呼之聲。

不管承不承認,紫煙真人實際都是被逼婚,彩雲峰上下,心中也憋了一口氣,只不過,修士世界就是這樣,勝者為王,強者為尊。

關鍵時刻,紫煙真人親傳弟子孫豪孫沉香回來了。

以築基實力,強勢擊傷一凡真人,大振彩雲峰士氣,大漲彩雲峰氣勢,衝天歡呼自然隨之而起,甚至是有不少當年參與了戰場的修士,大聲呼喊起來:「沉香、沉香……」

當然,這其中也有少數人,心懷不安,畢竟,陳一凡就是她們給放進來的。

孫豪微微一笑,面對四周稍稍鞠躬行禮,然後一踩飛劍,飄落在雲紫煙洞府門前。

「大壞蛋」,夏諳十分自然,第一個迎了上來,一手拉住了孫豪的衣角,眼中閃著激動的光芒,嘴裡卻是說到:「你終於捨得回來了。」

孫豪微微苦笑:「差點就回不來了,不是不想回,而是回不來。」

夏諳沒有說話,死死拽著孫豪的衣角,小臉上,露出陣陣紅暈,夏靜站在她的身邊,胸脯也微微起伏,微笑著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這時,向大宇、武閑朗還有朱德政齊齊跪倒在地,武閑朗右臂新斷,但面色還好,代表三位弟子發言說道:「弟子等人,拜見師尊,弟子們修為不精,丟了師尊的臉,還請師尊責罰。」

孫豪望向三位弟子,笑著點了點頭。手腕一振。武閑朗的斷臂出現在手中。輕輕向前一送,斷臂飛向武閑朗,手一揚,一個玉瓶飛向遠遠觀戰、正在躊躇該不該攏來的老賈,嘴裡說道:「閑郎,手臂剛斷,最好馬上接上,這裡有黑玉斷續丹。你讓老賈相幫,頂多一月,即可恢復如初。」

武閑朗接過斷臂,伏地叩首,心中一塊大石落地,充滿了驚喜。師尊就是師尊,手段了得,什麼事,到師尊這裡都不是什麼事。

「你們很好」,孫豪一臉笑容地說道:「做得很不錯。我很滿意,力抗金丹。雖敗猶榮,為師很滿意,都起來吧。」

向大宇眼中稍稍一紅,說了句:「師父」,起身,垂首站立一側。

朱德政涎著臉,一邊起身一邊笑著說道:「還是師父你厲害,直接拍暈金丹真人,弟子對師父你的景仰猶如滔滔洪水……」

孫豪含笑搖頭:「少拍馬屁,走,隨我進去,拜見師祖。」

說完,孫豪站立雲紫煙洞府門口,微微鞠躬,朗聲說道:「師父,小豪回來了。」

武閑朗站在孫豪身後,沖兩位師兄使了一個眼色,兩位師兄心知肚明,緩緩點頭。

洞府之內,雲紫煙趕緊抹掉臉上的眼淚,取出一面小鏡子,對自己臉上照了照,然後,緩緩開口說道:「嗯,我知道了,你進來吧。」

孫豪邁步,他背後,朱德政率先開溜:「師父,潔貝爾等著我呢,我先走了。」

武閑朗已經說道:「師父,我馬上要去接臂,我也先走了。」

向大宇更乾脆,扔出三字:「剛出來」,然後也走了。

孫豪疑惑地看看三個遠去的弟子,再看看夏諳夏靜,夏諳已經鬆開了他的衣角,夏靜恬靜地笑了笑:「我們也要回去安頓大院事務了」,說完,也拉著夏諳走了。

孫豪心中狐疑起來,難道這麼多年來,紫煙師父跟自己身邊這些人,有什麼樣的糾葛或者是相互不滿不成?

搖搖頭,孫豪也沒多想,大踏步走入雲紫煙的洞府之中。

雲紫煙的洞府,依然清新淡雅,如同她的性子一般,超然脫俗。

站在門口,孫豪深吸了一口氣,定神看向雲紫煙。

傳送至萬魂之島,孫豪心中,最擔心的是雲紫煙,當日當時,雲紫煙的狀態糟糕禿頂,孫豪甚至懷疑師父會不會就此隕落,現在,看到雲紫煙盤膝而坐的倩影,心中終於是安定下來。

雲紫煙面容依然清冷,一如當年青雲戰舟第一次看到一般,十指纖纖,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長發直垂腳踝,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間煙火。

此時,雲紫煙雙目緊閉,好像在凝神休息。

孫豪站在洞府門口,深呼吸兩口氣,鞠躬,然後輕聲叫道:「師父,我進來了。」

雲紫煙雙目緩緩睜開,眼中一片寧靜,微微頷首,手對自己對面的蒲團一指,輕聲說道:「坐近一點,我們師徒好好說說話吧。」

孫豪依言在雲紫煙茶几對面的蒲團坐下,雲紫煙開口問道:「剛剛你說差點回不來,莫不是遇見了什麼危險不成?」

孫豪臉上露出心有餘悸的表情:「昔日,弟子為了躲避妖夜大魔追殺,不得已,潛入鬼丘,傳送至萬魂之島,可誰知,傳送距離太遠,弟子肉身不強,傳送過去,身受重傷……」

孫豪緩緩道來,講述了自己身受重傷,瀕臨垂危的經歷。

雲紫煙聽著孫豪敘述,覺得心中一陣絞痛,雙眼之中,好像有霧水閃動。

孫豪身為築基修士,受傷之後,前後三四年,這才痊癒,可見傷得是多麼的嚴重,可以說就是生機一線了。

深呼吸一口氣,雲紫煙伸出一隻手,摸摸孫豪的臉龐,緩緩而又自責地說道:「小豪,都怨為師當日大意中計,累你受此磨難,苦了你了。」

孫豪臉上稍稍發紅,笑著說道:「師父,如果不是你擔心弟子,也不會中人奸計。」

雲紫煙點點頭又搖搖頭:「為師還是單純,也沒有想到,青雲門會禍起蕭牆,居然有人拿我布局,逼你露面,卻是差點讓你萬劫不復。」

孫豪笑道:「劫難也是機緣,弟子傳送萬魂之島,雖然歷盡艱辛,但收穫之大,遠超想象,卻也是大難之後必有大福,師父不必耿耿於懷。」

雲紫煙清冷的臉上,露出絲絲笑容:「這就好,這就好。」

看雲紫煙面色好轉,孫豪笑著說道:「弟子一去十多年,不知師父你這十多年過得可好?」

「你去了十六年八個月又十六天」,雲紫煙說道:「我數著日子呢,這些年來,除了挂念你的安危,為師情況還好。」

孫豪點點頭,旋即臉上浮現出凝重神色,開口說道:「師父,當日當時,小豪走得匆忙,但也發現,師父你為了擋住妖夜大魔,自毀道基,傷勢十分嚴重,不知這多年來,師父受損的道基是否找到了彌補的辦法?」

當年一幕,歷歷在目,孫豪心中,有著溫馨和感動,換個人來,很難做到雲紫煙這一步,就是不知以青雲門的傳承和手段,能不能彌補師父受損的道基。

雲紫煙臉上露出淡淡的傷感,摸摸孫豪的臉龐:「你能回來,為師就放心了,這多年以來,為師心中一直甚為內疚不安,常常在想,如果不是自己太天真,你也不會遭此大難,為師道基受損,卻也是咎由自拳…」

孫豪眉頭微微一皺,然後又淡然笑著說道:「師父,可讓弟子為你把把脈絡?」

雲紫煙清冷的臉上稍稍飛過一朵雲霞,點點頭,把皓腕伸到孫豪面前,嘴裡說道:「忘了我家小豪還是個小神醫,潔貝爾都被你給治好了,不過小豪,為師這道基損毀太狠,萬事不可強求,你能回來,比什麼都好。」

孫豪伸出兩指,輕輕放在雲紫煙皓腕之上,閉上雙目,開始查探雲紫煙體內情況。

探得雲紫煙體內情形,孫豪心中猛地一驚。

兩根手指不由自主,微微顫抖起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