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四零章 結丹(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零章 結丹(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從雲紫煙洞府出來,孫豪一言不發,面沉如水,回到自己洞府之內。

孫豪回來,小竹欣喜若狂,歡欣雀躍。孫豪勉強耐下性子,安慰了小竹几句,然後,坐在被小竹打理得一塵不染、嶄新如故的洞府大廳,閉目沉思,片刻之後,孫豪沉聲說道:「小竹,著老賈前來見我……」

不一會,老賈恭恭敬敬,前來洞府,一進門,老賈就跪倒在地:「老奴賈如道,見過公子」,這卻是以家奴身份自居了。

孫豪微微一笑,伸手一抬,讓他坐好,這才緩緩開口說道:「老賈不必妄自菲薄,沉香對你甚為看重,你且坐吧。」

老賈起身,但並沒入座,笑著對孫豪鞠躬:「公子,我站著就好。」

孫豪笑著搖搖頭,然後,臉色一正:「我離開宗門多年,宗門情況,不是很了解,有些什麼重要情報,你可細細說來我聽。」

老賈反應很快,馬上從自己的儲物袋內取出一枚玉簡,恭恭敬敬地奉了上來,遞給孫豪:「公子,老奴情知公子可能需要這種東西,多年以來,一直不敢怠慢,但凡青雲門和周邊較大的一些情報,老奴都時時留意,隨時添加,這裡邊,應該有公子在意的東西。」

孫豪手一招,從賈如道的手中攝過玉簡,開始閱覽,老賈低頭恭敬地站立一旁。

兩個多時辰之後,孫豪緩緩抬頭,對老賈露出滿意的笑容:「老賈。你有心了。這裡。我還有幾事相詢,你不要隱瞞,可與我一一說來……」

一問一答,兩人又談話良久,孫豪基本掌握了需要掌握的信息之後,這才對老賈擺手說道:「嗯,老賈辛苦了,你且回去休息吧。順便,讓老李前來見我。」

老賈躬身而退,退至大門口,孫豪清朗的聲音傳入耳中:「好好修鍊,築基大圓滿之後,我保你結丹。」

老賈身軀猛地一震。

步出孫豪洞府,老賈一頭跪倒在洞門之外,恭恭敬敬三扣首,這才無比興奮地去辦事了。

對老賈這樣資質一般的修士,果然是跟對人最重要埃

不一會。老李應招而來。

如出一轍,出得孫豪洞府。這老頭也是三扣九拜,興奮而去。

老李之後是夏家姐妹。

夏諳進來,又哭又鬧,孫豪哭笑不得,在夏諳身上,孫豪覺得,有時候實力強,也不一定能擺平所有人,有時候,強者為尊這句話,也不是一定百分之百對,這夏諳就從來不怕他沉香修士。

好吧,見面之後,一連串諸如「沒良心、不負責、大騙子、大壞蛋、大混蛋」的外號就冠到了孫豪身上,搞得孫豪都頭暈腦脹,不知道夏諳從哪裡找出來這麼多損人的辭彙。

好不容易,孫豪費勁全身解數,這才安撫下來這個難纏的小辣椒。

也不是孫豪故意從容夏諳,實在是這十多年來,夏家姐妹用心用力,把孫豪在青雲門的洞府莊園打理得有條有理,蒸蒸日上,功不可沒,孫豪完全就是甩手掌柜,夏諳使點小性子,孫豪覺得可以理解。

而且,夏諳雖然看起來像只小老虎,但是孫豪不知為何,並不覺得她煩人,心中不僅不氣,反而覺得很溫馨。

在夏靜的幫助下,孫豪把夏諳安撫了下來。

然後,孫豪傳給夏家姐妹一些很重要的修鍊秘法,為她們以後能修鍊得更好開始打根基。

按照老賈的情報,夏靜夏諳姐妹,乃是絕對可以信任的自家人,孫豪自然不會虧待了她們。

好不容易哄走夏諳,孫豪讓小竹叫來向大宇。

向大宇話不多,孫豪也不跟他廢話,直接扔給他不少修鍊內容,著他回去練習,向大宇退出洞府的時候,給孫豪鞠躬說道:「清瓊師兄回去家族七年多了。」

孫豪點點頭,「嗯」了一聲,然後說道:「可能的話,多給他一些額外照顧吧。」

向大宇點點頭,然後又對孫豪鞠躬,說了一聲:「多謝師尊」,這才告退而去。

向大宇之後,是朱德政。

朱德政進來,孫豪盤膝閉目而坐,足足涼了他一個時辰,涼得這小胖子滿頭大汗。

匍匐在地,朱德政誠心實意地說道:「師尊明鑒,弟子雖然有些小聰明,但從來不損師尊威嚴,不損師尊利益……」

孫豪這才雙目一睜,沉聲說道:「交結混元峰可以,入贅混元峰也可以,甚至是脫離師門,我也可以成全,但是,切不可挑撥離間,不可鬧分裂。」

朱德政渾身冷汗,叩首說道:「弟子不敢。」

孫豪點點頭:「諒你也不敢,要不然,我不會輕饒。」

朱德政涎著臉笑了起來:「師父,我拉攏混元峰,不過是壯大師尊聲勢,為師尊鋪路。」

孫豪朗目一睜,厲聲說道:「我要你鋪什麼路?胡言亂語,自作主張,不好好修鍊,盡想這些歪門邪道。」

朱德政訕笑:「不敢不敢,弟子孟浪了。」

訓斥一頓小胖子,孫豪隨手把三十六路冷鍛錘扔給他,嘴裡說道:「這東西不練熟,不準去找潔貝爾。」

朱德政一臉苦瓜像,接過錘法,神識一掃,頓時如中雷擊,胖乎乎的身軀馬上趴到在地:「師父,你真是太英明神武了,我愛死你了,師父……」

孫豪……飛起一腳,將這傢伙給踹了出去。

武閑朗已經在人的幫助下,初步接好了斷臂,孫豪有招,迅速過來。

武閑朗進門鞠躬,孫豪說了一聲坐。

武閑朗恭恭敬敬坐好。

孫豪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開口說道:「沈鈺五年前,返回落霞峰,三年前,因與人爭風吃醋,被人扒光了掛在青雲門山門之外,丟盡了青雲門的臉;一年前,沈鈺自暴自棄,騷擾齊天宗掌宗千金,被人廢去修為,閑郎啊,此一連串事故,你有什麼看法。」

武閑朗臉上,露出訕訕笑容:「師父神目如電,弟子氣不過,使了一些手段,沒想到師父你一眼就看了出來。」

孫豪沒有說話,看向洞府之外。

半響之後,幽幽一嘆:「閑郎不必妄自菲薄,若論長遠布局,設計於人的能力,為師尚且不及於你。」

武閑朗馬上躬身說道:「師父實力高強,志存高遠,些許小手段,卻是上不得檯面。」

「嗯」,孫豪點點頭:「你知道就好,小手段始終只是小手段,或許,這些手段能讓你出氣,或許能達到你預想的目的,但是,閑郎你要知道,我輩修士,修為始終才是根本,如果修為不跟上,縱然你滿腹經綸,滔天謀略,也不過是鏡花水月。」

武閑朗匍匐在地:「弟子明白了,弟子格局太小,師尊你費心了。」

孫豪點點頭,然後說道:「這一次,為師歷經艱險,然,劫之所在,往往也是機緣所在,閑郎,萬事可謀,但修士一生,不能失了銳氣,不能少了拼搏,我輩修士,明知山有虎,必要時,也得虎山行。」

武閑朗匍匐在地,虔誠聽教:「師尊教誨,弟子不敢或忘,必然銘記於心。」

孫豪點點頭,笑著說道:「閑郎,起來說話,不必拘謹。」

武閑朗感覺,自己這師尊,年歲不大,威嚴卻是了得,剛剛自己脊背之上,竟然是汗透了,看來,老祖預言,果然是十分靈驗,跟對孫豪,自己一生受用。

孫豪見武閑朗坐直,臉上浮現凝重表情,開口問道:「閑郎,師祖傷勢亟需療治,需大量資源,為師欲要威懾青雲,欲要攝取青雲門大量宗門庫存為我所用,可有良策?」

武閑朗身軀一震,微微顫抖,半響之後,十分冷靜地說道:「結丹。」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九煉歸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