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四八章 不怕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八章 不怕死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古雲和白絹已經結成道侶,打開彩雲峰護山大陣,乃是古雲師父屬意,白絹等人具體執行的。

不管心中有多少的不滿,古雲出面,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孫豪也不打算深究。

古雲和白絹告辭而去,孫豪怔然立於洞府之中,良久之後,長嘆一聲:「這又是何必?罷了罷了……」

隨後歐陽兄弟前來拜訪,刀疤男歐陽讓二經過青雲門多年的磨礪,已經穩重了許多,歐陽都三一如既往對孫豪敬佩十分,三人相談甚歡。

變化不大,依然如同二十年前的是李氏五虎,這五個混小子,身形體魄,個性性格都沒有什麼變化,駕馭風火輪,呼啦啦而來,見面就叫孫豪「老大」,神情自然,毫不扭捏造作,也絲毫沒有感受到孫豪成就金丹之後的壓力。

這五位,是真正的赤子之心。

經歷了童力和古雲的變故,看到李氏五虎,孫豪心中,突然就覺得,這人,其實還是簡單點好。

李氏五虎此次前來,還帶有特殊使命,五兄弟拐彎抹角,繞了老大一個圈子,孫豪終於慢慢聽明白了。

按照五位的描述,自己的寶貝徒弟朱德政,這小胖子姦猾姦猾的,居然哄潔貝爾哄迷了心,兩人偷偷摸摸,居然未經允許,先上車後補票,成就了好事……

亂七八糟的,五兄弟的表述能力讓孫豪一陣頭大。

半晌之後,孫豪發現這五位不是來興師問罪的,而是讓孫豪解除小胖子的禁足令。讓小胖子前去混元峰玩的。

看來。老賈的情報果然是沒有錯。朱德政這小子跟混元峰打得火熱,

臉上一臉淡笑,孫豪緩緩開口說道:「三金啊,你看啊,別怪我沒提醒你,德政是我弟子,如果跟潔貝爾結成道侶,就成了你們的妹夫。你們呢,也就成了我的徒弟輩,咳咳咳,你可要想清楚埃」

李氏五虎聞言,齊齊呆了一呆。

李鑫大聲說道:「是啊,靠,怎麼沒想到這一節。」

李森:「憑白低了一輩。」

李淼:「糟糕,糟糕。」

李焱:「糟糕禿頂。」

李垚:「回去,回去。」

李鑫馬上雙掌一拍:「對,回去回去。回去問個明白,這樣天大的事。孫老大不提醒我們居然給忽視了……」

跟孫豪打個招呼,五兄弟又駕馭風火輪,風風火火,跑回混元峰去了。

五虎離去不久,兩朵紅雲飄向彩雲峰。

紅雲之上,站立兩位仙女,一個明目皓齒,但狀似有些迷糊,一個雍容華貴,神態莊嚴大方。

兩人駕臨青雲門,雲紫煙也應了出來,紅雲之下,深深鞠躬行禮:「見過亞琴老祖」,然後又對軒轅紅笑了笑,說道:「小紅,別來無恙。」

軒轅紅:「嗯,哈」兩聲,然後說道:「紫煙姐姐,你是越來越漂亮了。」

孫豪此時也站在了雲紫煙身邊,躬身施禮:「見過亞琴老祖」,然後,對軒轅紅笑了笑,軒轅紅的一雙眼睛笑得眯了起來,如同月牙兒。

軒轅亞琴大方一笑:「紫煙、沉香免禮。紫煙,我此次前來,跟沉香有事相商,你是他的師父,不妨也來聽上一聽。」

雲紫煙點點頭:「敬聽老祖法旨,老祖,請。」

雲紫煙洞府之內,軒轅亞琴高坐首位,幾人相繼坐下,軒轅亞琴未語先笑:「沉香,嚴格說來,我們這是第三次見面了吧。」

孫豪馬上明白過來,躬身施禮:「積炎山內,多謝老祖垂青。」

孫豪結丹之後,見過軒轅亞琴第一面,但軒轅亞琴說這是第三次見面,那就是說,積炎山內,指點孫豪凝鍊純火煞的修士,就是亞琴老祖了。

軒轅亞琴典雅一笑:「嗯,當日,沉香能踏進積炎山深處,卻也是大出我的預料之外,沉香,你很不錯。」

孫豪微微欠身:「老祖抬愛。」

軒轅亞琴再度很古典地笑了一笑:「沉香不必自謙,你凝鍊純火煞,凝鍊九仞神罡,築基滅金丹,縱橫戰場,最終凝結一品金丹,能有此等成就,你足以自傲。」

孫豪再度微微欠身:「老祖過譽了。」

軒轅亞琴矜持地笑了笑,然後,緩緩開口,話題卻是一轉:「沉香,你可知當日,我青云為何與五行魔宗開戰?」

孫豪稍稍一愣,然後苦笑:「好像跟孫豪有關。」

軒轅亞琴笑著說道:「嗯,卻是因為田奇那個不要臉的元嬰修士暗算沉香,我一氣之下,怒而開戰。」

孫豪欠身:「多謝老祖為我出頭。」

軒轅亞琴笑了:「不用謝,當日,我也是有理由的,我曾經宣布,你乃我的親傳弟子,不知沉香可有耳聞?」

孫豪一臉恭敬:「沉香有所聽聞,老祖拳拳愛護之心,孫豪銘感於心。」

軒轅亞琴優雅地笑了笑,看看紫煙,然後笑著說道:「紫煙,老祖的話都已經放了出去,此時,卻是想兌現成為事實,你覺得意下如何?」

一瞬間,雲紫煙心中,百味雜陳。

有不舍,跟孫豪成為師徒的一幕一幕湧上心頭,師徒情誼是一點點建立起來的,戰場之上,得到了驗證,讓孫豪拜師他人,心中有濃濃的不舍。

有欣慰,孫豪能有現在的成就,有她一份努力,孫豪能被元嬰老祖看中,足夠她欣慰萬分。

有忐忑,不知道孫豪成為元嬰修士真傳之後,會不會從此疏遠;甚至是也有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小的竊喜,孫豪成為元嬰真傳,大家就成了師兄妹……

心頭千轉百念,雲紫煙反應倒也不慢。臉上帶著笑容。對軒轅亞琴微微鞠躬:「能得老祖垂青。是他的莫大運氣和機緣。」

說完,雲紫煙對孫豪笑了一笑,開口說道:「小豪,如今,我最後叫你一聲小名,日後再見,少不得,也得稱呼你一聲沉香師兄了。」

孫豪臉上一正。對雲紫煙欠身鞠躬:「師父,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師父教導之恩,孫豪沒齒難忘。」

雲紫煙笑了笑,沒有做聲。

孫豪轉向軒轅亞琴,躬身行禮:「能得到老祖青睞,孫豪惶恐,卻不知孫豪需要如何去做?」

軒轅亞琴矜持地笑了笑:「本老祖收徒,卻也不能馬虎。大則邀請各宗觀禮,小則昭告各峰。前來道賀,還有,入我門下,你卻得歸入青雲主峰名下,前往主峰修行。」

孫豪聞言,看看雲紫煙,心中稍稍有些猶豫,雲紫煙現在的狀態很不好,已經瀕臨崩潰,孫豪原本的想法是利用一點時間,幫她調理一下,並開始著手煉製七靈解厄丹,此時並不合適搬去青雲主峰。

軒轅亞琴並不知道孫豪此時的想法,寵溺地看了軒轅紅一眼,又看看孫豪,眼中閃過一絲讚賞,大方一笑,開口說道:「沉香,此去青雲主峰,你可與小紅比鄰而居,咯咯咯,如果你們情投意合,我也樂見其成……」

軒轅紅迷迷糊糊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一陣紅暈。

孫豪臉上也稍稍有點不自然。

不知為何,雲紫煙心中湧起很不好的感覺,只覺得心中一疼,有點頭暈目眩。

軒轅亞琴此時,已經不是元嬰修士了,此時的她 ,已經是站在軒轅紅姑奶奶的角度說話了:「咯咯咯,沉香還有小紅,別不好意思,修士修行,道侶的選擇也是至關重要的,難得你們年紀相當,同樣積累深厚,還一同闖過龍雀秘境,倒是很般配,咯咯咯……就這麼說定了,沉香你即日就可前往青雲主峰,跟小紅一起結伴同修吧……沉香,你看如此可好?」

「我覺得,這樣不好。」

孫豪臉上微紅,還沒說話。

外邊,一身白衣的夏諳居然不告而入,闖了進來,大聲說道:「我覺得,這樣並不好。」

「小諳?」孫豪不由對她看了過去。

夏諳跟雲紫煙走得很近,是這裡的常客,但是,誰都不會想到,她會在這個時候闖了進來,並且是悍不畏死,對元嬰修士的話發出了異議。

雲紫煙趕緊對夏諳使眼色,並招手:「小諳,來來來,我身邊坐。」

夏諳好像沒有看到雲紫煙的示意,身體站得筆直,如同一隻小公雞,驕傲地站在洞府之內,目視軒轅紅,毫不退讓。

軒轅紅眼睛又眯了起來,臉上浮現出迷糊神色。

軒轅亞琴意外萬分,她以為在雲紫煙洞府之內走動的這丫頭不過是侍女,看來不是,不僅僅不是,看來還是小紅丫頭的競爭對手,甚至還是個膽大包天的主,居然敢對抗自己。

怪事年年有,這會特別多。

見過一個築基修士理直氣壯對元嬰修士的話提出異議的嗎?

軒轅亞琴這回是長見識了,臉上笑了笑,軒轅亞琴淡然開口問道:「為何不好?小姑娘,說說你的理由。」

夏諳小臉通紅,甩甩手,讓夏靜別拉她,侃侃而談:「一來,孫豪剛剛結丹,就轉身另投他人,世人如何看待他?二來,孫豪剛剛返回彩雲峰,萬事未定,就此離去,卻是也不合適;三來,小紅跟孫豪不過是一起闖過龍雀秘境,相交日短,老祖如此亂點鴛鴦,怕是也不合適……」

「理由倒是一套一套的」,軒轅亞琴咯咯笑了起來:「不過,小姑娘,你難道不知道,任何理由都抵不上元嬰修士的一句話嗎?」

夏諳臉上發紅,嘴裡依然不怕死地說道:「老祖,你身為元嬰修士,難道就不講道理嗎?」

「小姑娘」,軒轅亞琴咯咯笑:「你不知道嗎?老祖的話就是道理啊,咯咯咯……」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