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八一章 談條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一章 談條件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特殊的環境中,孫豪原本是不能修鍊的,但是,小火苗完成第八轉,變化為黑炎之後,這種情況開始發生變化。

黑炎小火苗試探著衝進不盡烈焰之中,發現不僅能夠在其中活動,而且,能夠在裡面吸收到精純至極的火靈氣了。

這股火靈氣極為濃郁,極為精純,對孫豪修為幫助極大。

如果不是這裡情況實在特殊,實在詭異,這裡還真是修鍊的寶地。

隨著不盡烈焰的滾滾流動,孫豪的三屬性真元也在慢慢地進步,進步的速度甚至遠超在外界的自行修鍊。

小火苗能夠衝進不盡烈焰之中后,小火的活動範圍隨之擴大,一朵黑炎,一隻火鼠,經常在孫豪身邊追逐嬉戲,倒是讓孫豪身邊充滿了生機活力。

不見天日的不盡烈焰之中,孫豪已沒有了時間概念,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心中有著深深的不安,紫煙師父會怎麼樣?自己會不會來不及趕回宗門救治師父?

所有靈藥都讓自己找到了,找齊了不錯,但是自己也被困在了這詭異的不盡烈焰之中,如果不能及時回去,紫煙師父會不會就此香消玉殞。

然而,事已至此,身處這種環境中,孫豪也是毫無辦法可想。

不盡烈焰好像是沒有盡頭,依然在滾滾向前流動。

孫豪已經有個猜測,這不盡烈焰怕是一個往返循環般的存在,如同一個圓形,自己在這個圓形之中,不停地在打轉,如果真是這樣,不盡烈焰怕就永遠也不會有盡頭了。

雖然有了猜測。但卻沒有辦法應對,只能隨火逐流。

時間怕是已經過去了一年,兩年……

孫豪心中的焦急,無奈地變成了一片冰冷。

紫煙師父,怕是已經大大的不妥了。

……

時間怕是已經過去了十年,孫豪的心中。已經無奈地恢復了平靜,雙眼之中,也出現了歷經磨難的滄桑感。

雖然不知道時間的具體變化,但是辟穀丹的消耗告訴孫豪,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很久。

小火苗已經黝黑黝黑,白銀戰體也開始在烈焰之中錘鍊開來,銀光之中,絲絲金線已經是若隱若現,一旦機緣巧合。金線生成,孫豪的傲宇神罡煉體**就會步入下一個階段。

三屬性真元歷經打磨,達到了金丹初期的頂峰,只要一個機緣,晉級金丹中期也不會很難。

就在孫豪晉陞金丹初期頂峰的這一刻,他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腕之上,稍稍一輕,好像有一層淡淡的枷鎖被衝破。而神識之中,也傳來了淡淡的輕鬆感。

孫豪沒有仔細感受這兩個變化會是什麼。但是,五行魔宗之內,夢幻般的房間之中,白妖夜猛地睜開了雙眼,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然後。挺身而起,步出了自己的洞府。

孫豪對此全然無知,此時,他的心中有著深深的無奈,雙眼之中有著淡淡的憂傷。

修士一生。有時候也是那麼的無助。

孫豪很想脫困而去,很想回去救助雲紫煙,但是,卻生生被困在這不盡烈焰之中,看不到出路,只能是默默地堅持。

不盡虛空之中,大老鼠打了一個哈欠,雙眼睜開。

神識稍稍一掃,大老鼠又開始嘀咕起來:「媽的,裡邊過去多久了?靠,十年了,這小子居然還生龍活虎……」

觀察了一會孫豪和小火的基本情況,大老鼠站起身,在虛空之中搖頭擺尾走了幾步,自言自語地說道:「小東西剛剛完成脫胎換骨,接受傳承卻是宜早不宜遲,看來,是不能餓死這小子了……」

說話之間,大老鼠縱身一躍,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不盡烈焰之中,孫豪正在閉目搬運傲宇神罡,利用外邊的滾滾烈焰錘鍊肉身。猛地,感受到了周圍空中的絲絲震動,好像有了一些特殊的變化。

有變動就是好事,孫豪雙眼一睜,看向不盡烈焰的前方。

前方,一隻枯瘦如柴的骨手鑽進火焰之中,然後,這裡的火焰一陣晃動。

定神再看,神秘莫測的大老鼠所化的老頭出現在了前方的火焰之中。

隨著老頭的出現,奔騰的火焰好像突然停止下來,沒有了一點動靜,孫豪很不適應的,從急速運動之中,突然靜止在了半空中。

看到老頭出現,小火一個跳躍,落在孫豪的肩膀之上,沖老頭呲牙咧嘴,吱吱咆哮起來。

「小子」,老頭骨手對孫豪一指,厲聲問道:「你想明白沒有,主動交出這隻冒犯了我的小老鼠,我可以看在不醉老兒的面子上,饒你不死。」

「不可能」,孫豪淡淡一笑,手輕輕撫摸著小火的小腦袋,嘴裡毫不客氣地說道:「前輩你儘管放馬過來,有什麼手段我接著就是。」

這老東西讓孫豪白白錯過了救援紫煙師父的時間,孫豪現在叫他一聲前輩,還是涵養好,要不是實力差距太多,見面就幹上了。

老頭曬然一笑,對孫豪嗤之以鼻,然後,看向小火,對小火說道:「小東西,你冒犯了我的鼠威,你是自願接受我的懲罰,讓我放過你的主人呢?還是讓我親自出手,讓你們兩個都屍骨無存呢?你選吧。」

看著囂張跋扈的老頭,孫豪心中不由一動,這老頭看似兇狠,看似凶神惡煞,但是,在他身上,孫豪沒有感受到上次那樣幾同實質般的殺氣,而且,老頭的目的也很是蹊蹺。

聽到老頭的話,小火看看孫豪,突然覺得,或許自己認錯,救出自己的主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偏著小腦袋想了想,小火站在孫豪的肩膀上「吱吱」叫了起來。

對面老頭好像聽懂了小火的話一般,臉色變得好看了許多:「一定,一定,只要小東西你自願接受我的處罰,放過這小子也行。算了算了,一條胳膊而已,不要了不要了,小東西,本老祖說話算話,你過來吧。」

小火留念地看看孫豪。身子一躍,就欲向老頭跳過去。

孫豪手一伸,把小火按在了自己的肩頭,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孫豪淡淡說道:「小火,你覺得,你如此一去,換得我的安全,真的對我好嗎?」

小火聞言一愣。看向孫豪。

孫豪微微笑著說道:「小火,你我同甘共苦多少年,我的脾性難道你還不知道?你如此一去,必然成為我此生修道心魔,或許,我的修為從此再無寸進。」

小火猛地點點小腦袋,表示明白了。

孫豪繼續笑著對小火說道:「今日今時,小火。哪怕你我共同隕落在這不盡火焰之中,也不要輕言放棄。」

小火的雙眼之中。浮現出絲絲霧氣,小腦袋連續猛點,重新坐在了孫豪的肩頭,沖老頭「吱吱」叫喚起來。

對面老頭一陣抓耳撓腮,心中好不氣惱,都說動了這小東西。結果那小子居然不怕死,居然沒有順水推舟,不對,他娘的,那奸詐小子不會看出來了吧。

「前輩。請賜教」,孫豪挺立火焰之中,對老頭一拱手。

話是這麼說,但是孫豪卻並沒有動手的打算,反而是好整以暇,一臉笑容,看著這老頭。

孫豪算是看明白了,老頭的根本目的不是其他,應該就是把小火要過去。孫豪不知道老頭要小火會是什麼打算和用意,但是從這老頭的動作分析,應該並不是壞事,要不然他就不會如此麻煩,也不會如此好說話。

孫豪清楚地回想起來,自己在地底湖泊之時,小火沒出現之前,老頭招招致命,出手不留情,哪怕是不醉老人的面子都不給。

但小火出現之後,情況就有點詭異了,老頭依然兇狠,依然是兇巴巴的,但仔細回想,卻並沒有實際的打殺行動。

也就是說,小火應該引起了老東西的注意,答案就是這老東西希望留下小火。

聽到孫豪向自己請教,老頭馬上吹鬍子瞪眼,骨掌一伸,沖孫豪抓了過來:「小子,你找死。」

眼看骨掌抓來,孫豪滿臉笑容,一動不動,站在原地。

肩上,小火吱吱吱焦急地叫了幾聲,嘴一張,一口火噴出來,沖骨掌沖了過去,小身子也彈了起來,不要命地撞向骨掌。

看著一臉笑容的孫豪,老頭心中嘆了一口氣,他娘的,這小子果然看出來,媽的,好奸詐的小子,居然敢這樣跟老祖耍心機玩心眼……

小火的身子往前一撞,骨掌被一撞而散。

小火身體一彈,飛了回來,停在孫豪肩頭,小火小小的臉上一臉狐疑,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對面老頭骨掌居然這麼輕易就被她給撞散了。

老頭眨巴著眼睛,兇狠地說道:「小東西,你又冒犯了我,罪加一等,罪不可耍」

小火情不自禁打了一個冷戰,不由自主,看看孫豪。

孫豪微微一笑,摸摸她的小腦袋,示意她稍安勿躁。

此時,孫豪臉上再度浮現出淡淡笑容:「前輩,如果你真要以勢壓人,我和小火自然也只能以死相拼了,但是,如果前輩有折中之法,或許,孫豪可以與你商議一二,但有一點前輩必須知道,我和小火是打死也不會分開的,小火,你說是不是?」

站在孫豪的肩膀上,小火小腦袋猛地點個不停,嘴裡吱吱交換,好像在說:「是的是的。」

老頭吹鬍子瞪眼。

半響之後,老頭一泄氣,但還是惡狠狠地對小火一指:「小東西,你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