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八九章 一笑泯恩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九章 一笑泯恩仇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雲紫煙修為盡復,仙基重築。

彩雲峰上下,一片歡欣,尚在彩雲峰的,雲紫煙一脈弟子紛紛前來道賀,就連李氏五虎也趕過來湊熱鬧,送上了一份賀禮。

彩雲峰上,熱鬧起來。

青雲主峰之上,也送來賀禮,軒轅紅帶著賀禮,迷糊著雙眼,呆在彩雲峰就不走了。

原本,孫豪以為夏諳走了,少了人跟軒轅紅別苗頭,自己身邊會安靜許多,誰知軒轅紅來了之後,孫豪一個頭兩個大的發現,原本情同姐妹的兩人,自己的師父雲紫煙和軒轅紅兩人居然又杠上了。

心中隱約有點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孫豪依然很不習慣。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修鍊事宜之後,跟雲紫煙還有軒轅紅道了一個別,又去給亞琴老祖說了一聲,孫豪決定先回夏家,回蘭林鎮看看家人。

不知不覺,孫豪從蘭林鎮出來已經快四十年,也不知道家鄉變化大不大,父母身體是否依然安康,青木宗的師父和師兄弟們,是否修鍊有成?

前面雲紫煙的傷勢沒好,孫豪倒是把念鄉之情給生生壓了下去。

此時,雲紫煙康復,孫豪起了返鄉的念頭之後,思鄉之情就洶湧澎湃的狂涌而來,歸心似箭,不帶任何人,孫豪給大家簡單告別之後,肉身騰空,破空而去。

等孫豪走遠,軒轅紅迷糊著雙眼,嘻嘻笑著跑去了雲紫煙的洞府,進門就說:「雲姐姐。看到沒。看到沒。孫豪都被氣走了,我跟你說啊,我們這樣很不好,會憑白讓別人給佔了便宜的……」

雲紫煙……

孫豪肉身騰空,速度極快,千山萬里,很快拋在身後。

幾個月後,孫豪已經橫跨幾百小國。出現在夏國境內。

此時的夏國,國力昌盛,蒸蒸日上,最顯著的變化就是京華城,遠遠看去,京華城已經向外擴充了幾圈,如同一個龐然大物在大地之上,原本繞城而過的漢水,如今也成為了城中河流,龐大的飛速發展的京華城。連這段漢水也籠罩進去了。

孫豪臉上露出淡淡笑容,雙臂輕輕一展。在京華城邊上落了下來。

京華城內,還有一些熟人,既然路過,不妨進去拜訪一二。

城門依然有士兵把守,但是卻是完全陌生的面孔,昔日的張剛等人,此時怕已經成了黃土一捧,孫豪心中稍稍感嘆,面帶微笑,沖守門的士兵笑了笑,步入城中。

守門的士兵看到一襲青衫,年輕英俊的少年狀孫豪,紛紛挺直了身軀,抖擻了精神,對孫豪行注目禮。

類似孫豪這樣的少年,一看就不是池中物,很可能就是仙門中人,自然需要恭敬對待。

京華城內,車水馬龍,繁華依舊。

緩緩移步而行,細細感受京華城的變化,孫豪心中,有著唏噓有著感慨,修士修行一瞬間,凡間已過幾十年,幾十年下來,物是人非,京華城內,面容大變,今日今時,又有幾人還記得當年的峻山獵王孫豪孫沉香?

當年那一輩年輕人,都已經垂暮老去,孫豪孫沉香怕是成為了他們茶餘飯後的緬懷和回憶吧。

緩步前行,靜靜地走了一段路,孫豪臉上,慢慢浮現出絲絲笑容。

儘管已經過去了近四十年,但是孫豪依然在京華城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大街之上,不時有少年俠士出現,這俠士卻是背負劍匣,劍匣形狀一如當年自己背負的沉香劍。

沒想到這麼久了,京華城居然還有人記得自己當年的形象,居然還有這般裝扮。

孫豪心中湧上了淡淡的自豪和滿滿的思鄉之情,也只有夏國才會如此牢記自己,也只有故鄉才會流傳自己的光輝事。

緩緩移步,如同凡人一般,孫豪慢慢走到了昔日竹林苑的所在地,可惜的是,這裡已經變成了另一幅樣子,大門緊閉,庭院深深,卻再也找不到竹林苑的標誌了。

微微一嘆,不知道鍾林把竹林苑搬到了什麼地方,或者是乾脆關門了吧,鍾林是第一個掉隊的師弟,也不知道他現在築基了沒有,如果沒築基,怕是已經顯現老態了吧。

心中有點淡淡的失望,孫豪移步,向子午街區走了過去。

如同一個凡人,孫豪緩緩前行,並沒有展開自己的神識,老遠,居然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金字招牌,上書「玉家坊」。

玉家坊居然沒搬,而且,看這樣子,應該是發展壯大了,孫豪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就是不知「玉家坊」現在是誰在做主,小辣椒「蕾蕾」會不會已經嫁夫生子了呢。

一邊想,孫豪一邊施施然,向玉家坊邁步走了進去。

玉家坊臨街有個出售門面,裡邊有幾個修士在售賣物品,孫豪繞過這個門面,直接往玉大成居住的小院走了進去。

還沒進門,就聽見小院內,有一女聲,大聲吼道:「玉四,玉四,過來,過來,老娘叫你呢,玉四……」

孫豪臉上浮現出無比怪異的神色。

想了想,步子頓了頓,搖搖頭,孫豪抬步走了進去。

院子內,一個很豐滿的,胖呼呼的娃娃臉女修,正一手抓住一個修士的耳朵,在大聲訓斥:「好你個玉四,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快,快去給老娘煉製沉香匣,今天沒煉夠一百個,不準吃飯,嘎嘎嘎……」

她胖呼呼的玉手之下,被提著耳朵,偏著腦袋,滿臉青春痘的盧山不停告饒:「姑奶奶,姑奶奶,怕你了,怕你了,咦,快放手,有人來了……」

一邊說,盧山一邊向門口看來。

看到門口步行而入的青衫修士,盧山雙眼不由微微一肅。身上一股凜冽煞氣一閃而過。

蕾蕾鬆開盧山的耳朵。向門口看了過去。

定神一看。門口站著一位青衫修士,這修士,一如當年,高矮胖瘦沒有絲毫變化,只是身上的氣勢更顯沉穩,其深如淵,胖呼呼地小手對孫豪一指,蕾蕾失聲叫了起來:「豪哥哥。你是豪哥哥,哇,豪哥哥,你終於回來了……」。

說話聲中,已經張開了雙臂,向孫豪沖了過來。

「蕾蕾」,孫豪一手接住玉蕾,臉上浮現出由衷的笑容:「你又在欺負人了。」

說完,孫豪沖玉蕾身後的盧山笑了笑。

盧山雙手一攤,聳聳肩。也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盧山此時,很想掉頭就跑。但是他有感覺,如果自己敢跑,下場一定會很慘,五行魔宗之內,已經得到消息,青雲門沉香修士已經凝結金丹,丹成一品,以自己的修為,還真是沒有絲毫逃脫的可能。

還真是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遇見孫豪,希望不要連累到玉家,不要連累到玉蕾才好。

不過,看到玉蕾跟孫豪如此親近,兩人那種久別重逢的情感全似不是作偽,盧山的心又慢慢放了下來,看來,就算自己今日逃不脫,玉家上下卻也應該無事。

玉蕾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又哭又笑,從小到大,孫豪就是她心中的偶像,她玉家坊的保護神,多年沒見,偶然見到,心中自然有千言萬語說不完。

哭笑一陣,玉蕾的情緒穩定下來,這才不好意思的招呼孫豪到房間裡邊落座。

「伯父呢?」孫豪坐下良久,依然沒見玉大成出來,不由開口問道。

「去世幾年了」,玉蕾眼圈一紅,有點難過的說道:「幸好有玉四幫我,要不然,我一個人真的很難打點好玉家坊。」

說到玉四,玉蕾猛地想起這裡還有一個人,趕緊沖盧山招招手:「過來,過來,玉四,過去我跟你說我認識沉香修士,你還不信,跟你說吧,這就是我大哥,孫豪孫沉香,夏國峻山獵王,大名鼎鼎的沉香修士,快來快來,快來見過沉香修士。」

說著,她又調頭對孫豪說道:「這玉四以前是我哥的跟班,十多年前找回了京華城,混不下去了,奔投我玉家坊,人呢,還算機靈,辦事還算湊合,豪哥哥,別看他一臉痘痘挺嚇人,但其實心腸挺不錯的,殺個小雞什麼的都嚇得發抖。」

孫豪^

盧山走了過來,雙手一拱,對孫豪微微鞠躬:「見過沉香修士。」

孫豪淡然一笑:「玉四兄客氣了,你也坐吧。」

已經是這樣了,想太多於事無補,盧山大大方方,坐在了大廳之內。

玉蕾今日心情好,居然忘了趕他去煉器,也真是有點意外。

孫豪跟玉蕾談笑風生,說起往事,不時哈哈大笑,房間里,不時發出陣陣笑聲。

聽著聽著,盧山也不由受到了感染,不時露出了會心笑容。

有意無意,孫豪從玉蕾的笑聲之中得知,盧山居然來了十多年,十多年來,居然是沒有任何殺生。

不由地,孫豪對盧山又高看了一眼。

盧山,果然也是天才縱橫之輩,昔日戰場之上敗於自己手中,想必也體悟到了一些東西,居然能生生克制自己的殺戮**,在京華城中,大隱十幾年,倒也算是一個人物。

跟玉蕾說了一會話,孫豪心中一動,對盧山笑了笑,開口說道:「玉四,殺與不殺,其實全在一心,不殺其實不一定就是不殺,殺也不一定是殺,刻意雕琢,反落下乘。」

玉蕾嘴一嘟:「豪哥哥,你跟他說這些沒有用,他看到殺雞就全身發抖。」

盧山身上猛地一振,心中突然湧起一陣明悟,雙眼之中,精光閃閃,渾身氣勢不由猛地大漲。

玉蕾「啪」的一聲抓住了他的耳朵:「裝,又裝英雄了,也別看看誰在這裡,你是作死啊你。」

盧山對孫豪露出一個感激的眼神,雙手捧住耳朵,不停告饒:「姑奶奶,姑奶奶,輕點,輕點礙…」

暗中,則是心中一動,給孫豪傳音說道:「沉香真人,青木有變,速返」。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