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九八章 取敵頭顱祭恩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八章 取敵頭顱祭恩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白妖夜衝進孫豪的識海,試圖擊潰孫豪的神魂,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孫豪會到過魂島,修鍊了煉魂之術,化魂的兩魄更是兇殘無比,一魄是太古雷獸魄,一魄是劍魄。

哪怕是白氏秘術神魂了得,但是在孫豪這兩魄之下,依然是完全不夠看。

白妖夜的神魂被孫豪強行擊潰,然後,萬魂之島秘術催動,開始吸取白妖夜的魂力,白妖夜還沒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就稀里糊塗成了孫豪的魂力養分。

當然,隨之而來,白妖夜神魂之上海量的記憶,還有強烈的不甘怨氣也涌了上來。

吸魂術並不是隨便可用的,怨氣晦氣還有魂魄之中的信息記憶,這些東西都相當於魂力之中的雜質,對修士修行是殊為不利的。

孫豪也覺得自己的頭稍稍有點發暈,不敢怠慢,手一抬,手上出現一章洗魂符,隨手拍在了自己的額頭之上。

孫豪拍上洗魂符的同時,他對面,失去了神魂的白妖夜肉身慢慢地傾倒了下去,向地面急速墜落, 「啪」的一聲,掉落在地。

金丹修士強悍的肉身從高空墜落,把地面生生砸起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天空之上,孫豪盤膝而坐,不時給自己拍上一章洗魂符,整整一個多時辰之後,孫豪這才雙目一睜,挺身而起,仰天一聲長嘯。

長嘯聲中,有著欣慰也有著濃濃的哀傷。

雖然擊殺了白妖夜,報了兩位恩師隕落之仇,但是仇人雖然死了。兩位恩師卻再也活不過來了。

長嘯之聲久久不歇。

發泄一通自己的情緒之後。孫豪幽幽一嘆。看向地面白妖夜的肉身,嘴裡輕輕哼道:「「奈何橋,奈何橋,七寸寬萬丈高;大風吹來搖搖的擺,小風那個吹來擺搖搖;有福之人橋上過,無福之人摔下橋……」

哼起這首童力家鄉的童謠,想起了當年和童力一起修鍊的時光,孫豪的心中又湧起了淡淡的無奈。

搖搖頭。嘆息聲中,孫豪飄然落地,伸手一攝,收起了陰陽乾坤鏡,收起了白妖夜的儲物袋。

沉香劍一揮而出,從白妖夜的頸項之間一閃,白妖夜雙目緊閉的頭顱衝天而起,孫豪一個箭步上前,一手提起頭顱,長嘯聲中。向青木宗方向疾馳而去。

「我本是龍崗散淡的人,憑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余昌明洞府之內,琴姨抱著余昌明的頭,愛憐地撫摸著他冰涼的臉龐,輕輕地哼著:「閑無事在洞府我亮一亮琴音,我面前有一個知音的人……」

穀雨一臉凄然,垂首而坐,黃氏兄妹也默默地坐在一旁,心有戚戚。

黃氏兄妹拜入青木宗門下之後,感懷孫豪相助之恩,一直跟孫豪的恩師余昌明走得很近,這一次魔道金丹來襲,他們又配合余昌明鎮守大陣,可謂是共患難同進退,最後時刻,他們也親眼目睹了余昌明真元耗盡死戰而亡。

關鍵時刻,這位儒雅而與世無爭的築基修士展現了堅韌而頑強的一面,一己之身,拖延了魔道金丹整整一炷香時間,讓青木宗其他築基修士有了足夠的應戰準備,而他自己,卻是生生隕落。

琴姨的心情他們理解,也不知道該怎麼勸慰。

外邊,青木宗正在重建,宗門長老紛紛前來探望,但關於余昌明的後事都隻字未提,大家好像都在等待,等待一個結果。

黃氏兄妹知道大家在等誰,也知道大家在等待什麼。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琴姨一遍又一遍地哼著這首小調,臉上始終洋溢著淡淡的凄然笑容,好像在她心中,余昌明不過是睡過去了一般。

三個多時辰之後,青木仙山上空傳來一聲輕嘯。

黃氏兄妹只覺得眼前一花,孫豪已經挺身站立在了洞府之內,孫豪的臉上沒有了笑容,淡淡的哀傷湧上心頭,眼前好像浮現起當年的一幕一幕。

那時,第一次看見余師,他是那樣的儒雅雍然,開始陣道講座,娓娓道來,令人心折,第一次見面,孫豪第一次提問,兩人就接下了不解之緣,余師就許下了孫豪一個親傳弟子……

火蛙沼澤回來,陣道講壇,師徒對答,收為真傳,四象居里傳授陣道,進階之時,殷殷相護,傳道授業豪不藏私……

乃至後來把三師兄向大宇託付給自己……

余師的音容笑貌依然栩栩如生,他好像依然活在孫豪心中,但是孫豪知道,自己的師父已經隕落了。

琴姨懷中的余師早就冰涼,早就魂歸地府。

虎目含悲,孫豪大踏步上前,一手把白妖夜的人頭放在余昌明的茶案之前,雙膝一跪,匍匐在地:「師父,弟子幸不辱命,取敵頭顱祭拜恩師,師父,你在天有靈,安息吧。」

穀雨撲通一聲也跪倒在孫豪的身後,語中哽咽:「師父,你大仇得報,安息吧1

說完,穀雨又在孫豪背後輕聲說到:「師弟,謝謝了,沉香、沉香真人,事已至此,你也節哀吧。」

黃氏兄妹也齊齊跟余昌明叩首,然後又齊齊對孫豪鞠躬說道:「恩公節哀。」

孫豪對他們看了看,認出了他們兄妹,點點頭,然後才看向上首,輕聲說道:「琴姨,師父大仇得報,你也節哀吧。」

琴姨臉上洋溢出燦爛的笑容,看向孫豪:「小豪,你真厲害,不愧昌明一直惦記,昌明真是沒有白疼你,謝謝了小豪,謝謝了,小豪……」說話之間聲音卻是越來越校

孫豪臉上猛地一驚,輕聲喝道:「琴姨,別……」

琴姨已經滿臉笑容趴在了余昌明身上,嘴裡說道:「別勸我,看到仇人頭顱,我再也無憾,昌明,我也來了……」

說話之間,嘴角溢出絲絲鮮血,垂下的頭緊緊地挨著余昌明,兩人的身軀慢慢地向案几旁邊滑落而去。

這……孫豪手一伸,又慢慢地縮了回來,慢慢地,又匍匐向前,輕聲說道:「師父好走,琴姨好走……」

他身後,穀雨和黃氏兄妹也跪伏在地:「師父好走,余長老好走,琴姨好走……」

半響之後,孫豪緩緩起身,臉上慢慢平靜下來,對穀雨說道:「大師兄,你可以傳音宗主,可以為師父安頓後事了,按照宗門長老隕落的規制即可,琴姨跟師父一起安頓。」

穀雨點點頭:「嗯,我明白了,師弟放心,我會安頓好的。」

孫豪一手提起白妖夜的人頭,嘴裡說道:「我去祭拜青老。」

穀雨嗯了一聲:「沉香真人去吧,這裡有我。」

大踏步走出余昌明的洞府,孫豪看向藏經閣方向,猛地覺得胸口一疼,強烈的哀疼湧上心頭,此時此刻,青老應該已經隕落了吧。

雙眼之中,熱淚奪眶而出。

深呼吸兩口氣,強行把淚水逼了回去,孫豪雙眼之中再度恢復平靜,一聲長嘯,肉身騰空,一個踏步,孫豪已經跨過虛空來到了藏經閣前。

其他修士都被打發出去重建青木宗,藏經閣內,唯有許宗主盤膝坐於青老身邊,雙目緊閉,靜靜地等待孫豪歸來。

孫豪踏步而入,入目青老盤膝垂首而坐,稍稍感應,已經是生機滅絕,坐化多時。雙目一紅,孫豪在門口稍稍一個踉蹌,無盡悲痛湧上心頭。

「沉香真人」,許宗主感應到孫豪到來,緩緩起身,微微對孫豪鞠躬說道:「你來了,不知戰況如何?」

孫豪稍稍平復心緒,手一拋,人頭落在青木跟前,聲音稍稍嘶啞:「幸不辱命,孫豪手刃仇敵,只是,哪怕滅殺了大敵,我師卻再也醒不過來了。」

許宗主臉上浮現一陣酡紅,手一撈,把白妖夜的人頭提了起來,仰頭哈哈大笑:「好好好,沉香真人好修為好手段,快哉,快哉,哈哈哈,沒想到我有生之年還能看到金丹真人首級,快哉快哉……」

許宗主笑聲看似洪亮,但中氣不足,氣虛不穩,孫豪發現不對,不由向許宗主掃了過去。

稍稍一掃,孫豪身上又是輕輕一震,不由開口說道:「宗主,你……」

許宗主手提仇人頭顱,另一隻手一伸,示意孫豪不要多說:「我明白的,一時半會我還死不了,至起碼,我要安頓好老尚和昌明的後事,哈哈哈,沉香真人,有了這顆人頭,我青木宗賺了,賺大了,哈哈哈。」

孫豪定定地看著許宗主,緩緩而堅定地說道:「宗主,孫豪出身青木,青木就是孫豪的第二個家,如有需求,但請吩咐,孫豪定儘力而為。」

「好,好,就等你這句話」,許宗主臉上露出燦爛笑容,沖孫豪拱手說道:「如此,沉香真人,你先跟老尚道個別,少不得,青木宗有些事情,最後還需要真人拿主意了,這人頭,我先拿出去鼓舞士氣去了。」

許宗主提著人頭,步出青老的修鍊室,站在門外,許宗主的步子頓了頓,背對孫豪,輕輕說了一聲:「小豪,謝謝了」,說完,許宗主一聲長嘯,嘯聲傳遍青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