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五百九九章 青木之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九章 青木之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長嘯聲中,許宗主御劍凝空,手中高舉白妖夜的人頭,朗聲說道:「魔道金丹首級在此,魔道賊子,罔顧信義,突襲我宗,我宗上下齊心協力,阻敵十日有餘,我宗出身,上宗沉香真人聞訊來戰,戰敵於野,柵,報我宗大仇,揚我正道之威……」

原本有點壓抑的青木仙山之上,許宗主的朗喝聲激發了青木上下的滿腔志氣。沒想到,魔道那手段通神的金丹大能居然已經被生生斬落。

正在指揮弟子重建青木的東方兄弟對望一眼,心中驚喜的同時又湧起了淡淡的擔心,希望沉香真人能夠不計前嫌,要不然兩人的處境只怕會很不妙。

相比之下,羅偉寧就單純得多,心中除了興奮還是興奮,眼睛看向空中,清晰地認了出來,宗主手中人頭不正是魔道金丹的頭顱嗎?

心中激蕩澎湃,羅偉寧仰天大吼:「沉香,沉香……」

青木仙山好似突然蘇醒過來一般,山中的各個角落,各個區域活動的弟子,無不仰頭高呼:「沉香,沉香……」

聲音震天動地,直衝天宇。

此一刻,原本就是青木驕傲的沉香真人孫豪在青木宗的聲望達到了頂點,每一個青木弟子心中無不自豪,就連東方兄弟,也情不自禁對望一眼,跟著高聲呼喊了起來。

就算過去有過糾葛,有過矛盾,但是此時此刻,他們依然為青木宗有這樣傑出的弟子而感到驕傲。

外邊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並不能沖淡孫豪心中濃濃的哀傷。

這是孫豪第一次真正經歷親人死去。

尤其是這親人在孫豪心中還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

孫豪雙眼婆娑,緩緩跪倒在青老面前。

青老雙眼緊閉。依然如同生前一般。一臉木訥。看不到任何錶情,唯一的不同只是沒有了任何生命徵兆。

匍匐在青老的腳下,如同當年跪別青老之時一般,孫豪久久不起,兩行淚水滾滾而下,染濕了衣襟。

哪怕孫豪貴為金丹,哪怕孫豪能力斬金丹,但此時此刻。孫豪覺得自己依然是個孩子,依然是個失去親人,孤苦無依的孩子。

眼淚婆娑之中,孫豪想起了青老的點點滴滴。修鍊到今日今時,孫豪發現,自己這一生能遇見青老這樣的啟蒙恩師,是多麼的幸運,是多麼的珍貴。

青老看似木訥,實則洞如觀火,智珠在心。面冷心熱的青老有一顆默默關愛自己的心,有一顆無私為自己謀划未來的心。

但云求道難。百念哀師殤。

孫豪沒有想到,自己漂泊在外,再行歸來,迎接自己的卻是跟師父天人永隔。

靜靜匍匐在青老面前,任憑淚水流淌,孫豪只是後悔,為何自己不早點趕回青木,哪怕是自己早一日歸來,或許事情就會有轉機。說不定師父就會在自己的幫助下,凝結金丹,再添壽元。

現在,一切都遲了。

修士一生,百般荊棘,艱難一生,孤苦一生,生離死別會始終伴隨修士,修士一生,常見清明。

走到最後,四顧茫然,孓然一身。

此時的孫豪,雖然已經貴為金丹,但是卻少了大能修士的這一番覺悟,余師和青老的離世,卻是真正讓他開始經歷修士的辛酸苦辣。

一個多時辰之後,一枚傳音符「嗖」的飛了進來。

孫豪接過傳音符,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忍神色,半響之後,站起身來,雙手平抬,青老的身軀從地上飄了起來,落入孫豪雙手之上。

孫豪雙手托著青老,一步跨出藏經閣,又一步,來到了青木仙山山巔。

山巔之上,四百多名青木宗修士肅然而立,中間用乾柴搭起了一個巨大的圓台,余昌明和琴姨靜靜地躺在了圓台之上。

許宗主和青木宗築基修士商議過後,決定「祭葬」青木英靈,也就是一定的儀式之後,用熊熊烈火讓英靈永生。

這也是夏國修士隕落之後,較為常用的葬禮之一。

孫豪肉身騰空,雙手托著青老,緩緩行來。

許宗主帶頭一聲清喝:「恭送青老。」

下面,青木宗弟子齊齊單膝跪地,低頭高呼:「恭送青老,恭送青老」,兩聲過後,齊齊垂首靜跪。

孫豪一臉虔誠,飛上高台,恭恭敬敬把青老的身軀放置高台之上,跟余昌明並排而。

放好青老,孫豪後退三步,雙膝跪在高台之上,五體投地三叩首,叩得高台之木「咚咚咚」連響三聲。

叩頭之後,也不起身,保持跪地姿勢,身體向後滑行而出,一直滑出高台這才雙臂一展,輕輕地落在許宗主跟前。

許宗主高聲說道:「見過沉香真人。」

青木宗弟子齊齊單膝跪地,興奮地大聲喊道:「見過沉香真人」,此次青木遇難,眾人哀傷,但沉香真人大難之際趕到,立斬魔道金丹,又大漲了青木士氣,悲烈之中,又生豪氣。

「各位同道免禮」,孫豪聲音稍稍嘶啞,輕聲說道:「都起來吧,宗主,都交給你了,需要孫豪如何做,儘管直說。」

青木宗各位弟子齊齊高聲說道:「謝謝沉香真人」,這才站起身來,紛紛向挺立在許宗主身旁的少年修士看了過去,眼中有難以掩飾的敬佩和仰慕。

許宗主臉上又浮現出絲絲酡紅,沖孫豪拱拱手:「謝謝1

說完,許宗主一踩腳下飛劍,飛到了高台上空,開始主持葬禮。

葬禮肅然而莊重,哀傷而沉悶。許宗主低沉的聲音,在青木仙山之上久久回蕩:「過陽關 ,月滿千山,血衣穿。對飲金丹臨危不亂。明爭暗鬥硝煙瀰漫。未見重生鳳凰涅槃。誰能過彼岸……」

底下,青木宗的修士齊齊低沉地跟隨許宗主哼了起來:「過陽關 ,月滿千山,血衣穿。對飲金丹臨危不亂,明爭暗鬥硝煙瀰漫,未見重生鳳凰涅槃,誰能過彼岸……」

一番儀式,曆數青老和余昌明對青木宗的巨大貢獻之後。許宗主凝立半空,看向孫豪,緩緩開口說道:「沉香真人,青老臨終遺言,此物由你保管。」

說完,手一拋,一個金色的圓盤飛向孫豪。

孫豪一手接過圓盤,心中一震,這是補天盤,眼前不由又想起了第一次見到青老之時的情景。眼中不由一濕。

上邊許宗主此時,卻又沖孫豪微微鞠躬。緩緩而沉重地說道:「沉香真人,接下來,還請你主持青木大局。」

孫豪身子再度微微一震,看向空中。

許宗主臉上再度浮上絲絲酡紅,雙手對周圍一拱,輕輕一嘆,幽幽說道:「各位道友,本宗大戰重傷,今次卻須隨兩位老友一同離……」

底下,青木宗修士稍稍騷動起來。

許宗主咳嗽一聲,嘴角出現絲絲鮮血,厲聲說道:「爾等切不可急躁,本宗離去之後,青木諸事,由沉香真人全權做主……」

說完許宗主緩緩落於高台之上,盤膝坐於青老身邊,悠悠說道:「青老鬼,你我同生共死,多年兄弟,今日同入黃泉,卻也不枉兄弟一潮,聲音越來越小,最終,頭一垂,坐化於青老身前。

下邊,孫豪輕輕說了一聲:「宗主好走。」

青木宗弟子齊齊單膝跪下,哀然道別之聲傳遍仙山:「宗主好走。」

「悠悠青木,寸寸我心;熊熊烈火,證古銘今」,孫豪聲音稍稍嘶啞,低沉而緩緩地說道:「青木各位同道,我們要記住今天,要記住隕落的青木英靈,是他們保護了我青木仙山,傳遞了我青木道統,他們的事當載入宗門祖師堂,他們的精神將激勵我一代又一代青木後輩英傑,火……」

小火苗出現在孫豪的指甲之上,孫豪單膝一跪,屈指一彈,小火苗飛向高台,乾柴迅速點燃,啪啪燃燒起來。

孫豪一聲低喝:「拜。」

他身後,青木宗弟子齊齊跪倒在地,叩首相送。

熊熊火光之中,高台之上,許宗主、青老、余昌明、琴姨的身影若隱若現,火勢越燒越旺,衝天火焰將三人的身軀掩蓋而去。

高台上空,冒起陣陣青煙,青煙好像幻化成人的形狀,孫豪好像看到兩位師父還有宗主和琴姨,滿臉笑容,微微頷首,然後隨著滾滾熱浪,飄向遠方。

青木宗修士齊齊跪地,面對熊熊火光,低沉地吟唱起來:「天地玄黃,日月無光;月滿千山,對飲金丹;鳳凰涅槃,直達彼岸;鳳凰涅槃,直達彼岸……」

送別青木英烈,孫豪慢慢平復心緒,開始按照許宗主的遺言,安頓青木宗上下。

青木仙山之巔,孫豪隨手一揮,招來萬千黃土,壘砌一座高大的墳冢,葬骨灰於墳冢之中。

孫豪盤膝坐於墳冢之前,守墳十日。

青木諸事,卻也在神識傳音之下,有條不紊一一安頓下去。

敲定青木宗的大方向,孫豪並沒有插手具體事務,而是放手讓青木宗新任的宗主長老自行去忙,只有他們實在拿不定主意的事物,孫豪才會傳音指點一二。

黃文茂被孫豪指定為下任青木宗宗主,傳秘法鎮宗,東方起、東方勝接到召見,害怕打擊報復並沒有到來,孫豪好言勸慰一番,著東方起鎮守藏經閣,東方勝領銜丹器堂。

其他人等,自有黃文茂自行安排。

十日之後,孫豪三叩九拜,悄然離去。

青木之殤,讓孫豪心生很不好的預感,此時此刻,也不知道爹娘怎麼樣了,肉身騰空,孫豪朝蘭林鎮的方向飛速而去。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