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零二章 返回青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二章 返回青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弱冠離家,浪走人間,餘五十年,歸來不見親,但見一墳塋,守墓三載遊子心,從此天涯行。

恭恭敬敬叩頭九拜,孫豪緩緩起身,把陪伴了自己三年,竹枝早已乾枯的掃帚掛在了竹廬之外,緩緩掩上了竹廬的房門。

再度默默凝視墳冢良久,孫豪輕輕地說了一句:「爹,娘,小豪走了。」

說完,身影一晃,融入茫茫夜色之中。

是夜,月色稀疏。

幽冷的月光之中,崀山蜿蜒,如同一條蒼龍橫大地之上。

八角寨夏家,正盤膝修行的夏榮猛地心中一驚,感覺房內多了一人,睜眼一看,一個青衫少年修士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第二日,崀山夏家公布了一項最新的家族任務,駐守蘭林鎮。

第一名接受任務的夏家弟子是一名沉香修士的忠實崇拜者,接受任務之後第三日,抵達蘭林鎮,住進了青山竹廬,勤勤懇懇,老老實實,守墓三年,掃墓三年。

當然,所掃之墓有兩處,一處是孫公夫婦之墓,另一處卻是古強之墓。

三年之後,此夏家弟子重返家族,一番測試,實力居然在不知不覺之間突飛猛進,一舉遙遙領先同輩弟子,而且如同開啟了智慧的鑰匙一般,對修鍊的各種理解更是突飛猛進。

家主夏榮大驚失色,親自前去守墓三年,三年而返,居然大有所得,生生提升了一個修為等級。

至此。蘭林鎮守墓居然成了夏家的一項秘而不宣的天大福利。每一個前來守墓的夏家弟子無不虔誠無比。心懷無比崇敬,兩處墓地自然也就寸草不生,始終維護得乾淨整潔。

孫家子弟也逐漸習慣了這些守墓人的存在,每年祭拜先祖之時,往往還能搭訕一二。

是夜,孫豪還去了一趟京華皇城,拜訪了夏國仁武皇帝和東巴祭司。

歲月催人老,修士也不能倖免。

相比當年。仁武皇帝已經開始顯現老態,東巴祭司更是顫顫巍巍,如同風中浮萍,卻是壽元無多了。

孫豪帶去了夏諳夏靜姐妹的消息,仁武皇帝和東巴祭司對孫豪的到訪顯得老懷甚慰,激動萬分,表示夏家姐妹就交給他全權照料了。

這幾十年裡,夏家姐妹倒是不止一次返回夏國,相比孫豪幾十年沒有回來,卻又好了許多。

仁武皇帝對她們姐妹倒並不是特別擔心。唯一介懷的是為何孫豪居然還沒有收了夏諳。

當然,孫豪現在身份了得。修為戰力更是通天,乃是當年天傾之戰的主角,仁武皇帝倒也不好直言相詢,倒是東巴這個老鬼旁敲側擊地說了幾句「什麼姑娘大了,要嫁人了」之類的話。

後來看孫豪似懂非懂的樣子,東巴祭祀只搖腦袋,也就不再多說,反正是橋到船頭自然直,兒孫自有兒孫福,隨他發展吧。

東巴祭祀給孫豪的印象就是神神叨叨,再加上孫豪也的確是沒怎麼操心自己這方面的事,也可能是在刻意迴避這方面的事,也就很自然地把東巴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第二日,夏國皇室通告南縣崀山夏家,將蘭林鎮孫家和古家列為皇室公爵,每年撥付一定資源給夏家,讓其為孫、古兩家守墳掃墓。

當然,夏榮是不會告訴皇室的,其實相比皇室的些許資源,沉香真人留在青山山崗上的竹廬才是真正的修鍊至寶埃

孫豪還跑了一趟青木宗,神識之下,青木宗已經完全走上了正軌,孫豪遂沒有驚動任何人,飄然離去。

只是路過火蛙沼澤之時,孫豪偶然發現,昔日蛙聲一片的火蛙沼澤居然十分安靜,仔細掃過沼澤,孫豪覺察到,沼澤之內的火蛙已經只剩下小蛙三兩隻,到了瀕臨滅絕的邊緣。

想起當年對金線火蛙王的承諾,孫豪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想個辦法給火蛙沼澤重新注入活力,要不然,不要幾年,火蛙一族就會真正的滅絕於世。

這事急不來,一時半刻孫豪也並沒有想到合適的辦法,匆匆從火蛙沼澤上空飛過,這件事卻是記在了心頭。

一個多月之後,一襲青衫的孫豪不聲不響地返回了彩雲峰,返回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進入彩雲峰的這一刻,孫豪的身體竟然是微微一震。

此次歸來,孫豪的修鍊必將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

此次歸來,時間雖然只有三年,但其間的變化,讓孫豪感覺過去了很久很久,心靈之中竟然湧上了這樣一個念頭:「修仙界,我孫豪孫沉香又回來了」。

是的,孫豪闊別修士世界三年,安安靜靜守墓三年之後,再度進入青雲門的這一瞬間,其實就是宣告了他的歸來。

從今之後,孫豪即將告別安靜的平凡歲月,又再次步入波瀾壯闊的修士世界,與天斗與地斗與修士斗,戰天鬥地,直指修道巔峰。

安坐洞府,孫豪叫來了老賈。

三年前,孫豪滅殺五行魔宗金丹後期修士,鬧出了天大風波,兩宗陳舟邊界,蓄勢待發,但最終的結果卻正如孫豪所預料的一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了了之。

五行魔宗金丹雖然出手在先,有虧道義,但魔宗本就不怎麼管這些,而且,嚴格說來,魔宗隕落一名風華正茂的金丹後期修士,其損失可是千百倍於青雲門,實際上是吃了大虧。

這道理,青雲門自然也心知肚明。

青雲門占理,但魔宗吃了大虧。

而且,下一次龍雀秘境開放沒有多久了,兩邊都摩拳擦掌在做準備,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沒有特別的利益糾葛,兩宗是很難真正打起來的。

兩邊吵吵鬧鬧,最終就是不了了之。

了解了最新情報,打發走老賈,孫豪傳音把武閑朗叫了過來。

平時在彩雲峰,尖嘴猴腮的武閑朗並不被女修待見,武閑朗猥瑣而膽小,跟老賈一般,見人就賠笑,要不是有一手較為高超的煉丹術,還真沒有幾個修士會把他看在眼裡。

很多修士其實都不明白,為何沉香真人會收下武閑朗這麼個弟子。

武閑朗垂首而立,恭敬地站在孫豪洞府門前,如果有其他修士在場,這個時候,一定會對武閑朗的形象大為改觀。

此時的武閑朗態度恭敬,一臉莊嚴,但雙眼之中,閃動著智慧的光芒,身上的氣勢竟然和平時大相徑庭。

「師父,我來了」 ,武閑朗恭敬地說道。

孫豪盤膝而坐,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來了,坐著說話。」

武閑朗依言走到孫豪跟前,盤膝坐下,身體微微一躬:「師父,弟子聆聽你的教誨。」

孫豪看著武閑朗,輕輕問了一句:「閑郎,非要這樣嗎?」

武閑朗身軀微微一震,低頭輕聲回到:「人無害虎意,虎有傷人心,還得未雨綢繆。」

孫豪臉上笑容慢慢斂去:「可是這樣真的好么?為師心中感覺很不好。」

武閑朗身軀又是一震,頭垂得更低,輕聲說道:「師父,此事非閑郎發動,閑郎不過因勢而謀。」

孫豪拿起茶杯,手微微一頓:「原來如此,罷了罷了,隨你們去了。」

說完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臉上再度浮上淡淡笑容,開始考校弟子修為:「閑郎,不知你修為進境如何,煉丹術進境如何?最近可有偷懶?」

武閑朗身體挺得筆直,垂首開始給孫豪彙報自己的各項修鍊進度,並順勢討教一些修鍊之中的疑難問題。

師徒二人問問答答,很快過去了三個多時辰。

最後,孫豪點點頭:「嗯,閑郎你還算不錯,各項修鍊沒有落下,不過,你要知道,任何謀略,任何布局,都必須有實力為根本,要不然,任憑你紀略通天,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不過是鏡花水月。」

武閑朗低頭,恭聲答道:「弟子明白了。」

孫豪又笑了笑:「你明白就好,你們這些傢伙就是不讓為師省心,不過,既然你們執意如此,為師也不好阻攔,但是,這些東西,閑郎你必須認真學好了,極大限度地提升你們的整體水平,切記切記。」

說話之間,孫豪拋出一個儲物袋。

武閑朗一手接過儲物袋,神識一掃,發現儲物袋內有不少靈石,一排玉瓶,裡邊有些丹藥,還有玉簡幾隻,想必是重要傳承,不由心中一喜,匍匐在孫豪面前:「弟子謝謝師父。」

一番考校,孫豪對武閑朗的修鍊進度,尤其是煉丹術的進境相當滿意,考慮到武閑朗這些弟子實在是需要提升實力,而自己又不可能長時間呆在青雲門內,於是,孫豪按計劃將煉丹術有關傳承傾囊相授,卻是希望武閑朗能夠如同自己一般,越階煉丹,提升自己身邊人的整體實力。

傳給武閑朗的東西相當重要,有真火七轉之術、水蘊煉丹之術、臨爐三式、特殊的凝丹手法、炎龍九疊法等等,這也算是孫豪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系統性傳授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相信武閑朗會有一個突飛猛進,也會真正挑起身邊人集體進步的大梁。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