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一四章 恐懼蔓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四章 恐懼蔓延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風和日麗的大海,突然烏雲滾滾。

絢爛美麗的彩虹,突然漆黑如墨。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風雲號穿門而過,修士齊齊回頭望向黑彩虹,鴉雀無聲。

金丹修士肉身凝空,足尖踩在風雲號的桅杆頂上,雙眉緊鎖,臉上再無半點笑容。

「流血了,流血了……」,甲板上,阮如豹突然驚惶地一跳而起,指著黑彩虹驚惶地喊叫起來:「彩虹流血了。」

陽光之下,漆黑的彩虹透出詭異的暗紅色,暗紅色光芒從彩虹上掉落下來,如同滴落凄慘的血滴,滴滴掉落。

阮如龍一伸手,捂住阮如豹的嘴巴,眼神之中露出堅定的神色,輕輕說道:「三弟,稍安忽躁,有金丹真人在,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的。」

阮如虎站在他的身旁,也喃喃說道:「是的,有金丹真人在,不怕牛鬼蛇神。」

天空之中,金丹修士身邊,又出現兩位黑衣修士,三人凝立空中,隨著風雲號前行,臉上均是一臉凝重,看著黑彩虹的方向,好像要發現其中的蹊蹺。

「小豪」,甲板之上,一雙耳朵通紅,身體微微顫抖的賀雄傑捅捅孫豪,輕聲說道:「這兩位就是風雲號的當家修士,風少羽和雲天空,這大海船就是拿他們的名字命名的。」

孫豪聞言,不由向桅杆頂上看了過去。

說話這會,風雲號排空破浪,越行越遠。漆黑彩虹被遠遠拋在了身後。

甲板之上。氣氛卻是相當壓抑。每一個修士心中都湧起很不好的感覺。

氣運一說,最是詭秘,但是有些預兆卻是有所記載。

如果說彩虹是好運的象徵,那麼黑彩虹無疑就是厄運和霉運的代表。

漆黑如墨,如滴黑血的黑彩虹,會不會就是潑天大禍的預兆呢?

大家心頭好像沉沉地壓上了一座大山,每個修士都一臉沉重,話一下就少了許多。

就連一向健談。話嘮的賀雄傑,看到漆黑彩虹之後,也沉悶了許多,一雙肉乎乎的耳朵始終漲得紅紅的,也好像在不停地跳動,貌似在聆聽什麼但實際顯示出這雙耳朵的主人,心中始終是頗為緊張。

風雲號航行之中,夜色來臨。

金丹修士已經消失,應該是進入自己的房間之內去了,甲板之上的修士開始換崗。

孫豪和賀雄傑晚上輪空。可以稍稍自行安排,當然。甲板之上很多區域是不能隨便走動的。

孫豪整整儀容,準備返回底倉,突然發現,底倉下面有一名築基修士倉皇地跑了上來:「喻副,不好了,不好了,裡邊死了兩名修士。」

甲板之上,猛地安靜下來。

孫豪神識一動,發現一名金丹修士已經出現在了甲板之上,冷冷說道:「帶我去看看。」

說話聲中,喻不欲和金丹修士跟隨報信修士向底倉走了進去。

金丹修士人影消失,海船之上,頓時低聲議論起來。

哪怕是孫豪,身居金丹修為,也絲毫沒有覺察到船艙里的變化,不知道為何會有兩名修士無聲無息的死去,其他修士就更加不明所以了。

不知為何會這樣,未知的才是更恐懼。

剛剛泣血黑彩虹帶來的壓抑開始發酵,不少膽小的築基修士臉色已經隱約發白。

阮氏三傑面如土色,阮如豹雙眼露出恐懼絕望神色,嘴裡不停嘀咕:「來了,果然是來了……」

孫豪有意留心之下,發現應玄虎的臉上露出了莫測高深的詭異笑容。

看到應玄虎的笑容,孫豪心中一突,再次對這位詭秘修士的做法產生懷疑。

從七彩幼豚到七彩血箭,又到剛剛的漆黑彩虹,孫豪覺得這中間應該有某種聯繫,也就是說,圍繞風雲號的一系列變化很有可能就是應玄虎給弄出來的,那麼,他的目的是什麼?

引來不知名的敵人對付風雲號嗎?這樣做對他又有什麼好處?

不久,風雲號清理了兩位修士的遺體,沒有做任何解釋,只是通告大家小心一些,然後一切照常。

孫豪和賀雄傑返回住處。

返回之後,孫豪一如既往開始自己每天的修鍊功課,但是賀雄傑卻跟大多數受到驚嚇的修士一般,抱團取暖,去探聽情報了。

子夜時分,賀雄傑返回船艙,叫醒孫豪,一臉沉重地說道:「小豪,這次麻煩大了,兩名修士死的十分蹊蹺,媽的,早知道就不加入這風雲號了。」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說說,都是些什麼情況?嚴重嗎?」

賀雄傑雙耳通紅,一臉餘悸的樣子:「嚴重,可嚴重了,死的兩名修士都是築基中期修為,無聲無息,死在房間之內,最詭異的是,這兩位修士原本年紀不大,但是死去之後,卻形如七八十歲的老翁,一副老頭摸樣,皮包骨頭,十分詭異。」

孫豪笑了笑:「這不奇怪啊,很多詭異魔功能吸人精氣,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困難。」

賀雄傑點點頭,然後又接著說道:「還有更奇怪的呢,兩位修士明明是今天才死的,但是發現他們屍身的時候,他們遺體之上居然顯得悠久而滄桑,好像他們已經死去了不少年,他們房間之內,布滿乾枯腐朽的水草,就連儲物袋內的物品,好像也因為時間過久而**破落,你說詭異不?」

孫豪聞言稍稍一愣,眼中飛快閃過一絲精光,嘴裡說道:「這卻是很詭秘了,這種手段,倒真不是一般的厲害。」

賀雄傑左右看看,給孫豪打了一個眼神,壓低聲音說道:「我感覺這次出事,跟前幾天大家外出有關,兄弟,我突然有很不好的預感,這次遇上麻煩了,我們兩個怕是日子也不會太好過」。

孫豪笑著搖搖頭:「不會的,這事跟我們沒有多大關係,賀兄儘管放寬心就是。」

賀雄傑雙耳通紅,好像在仔細聆聽什麼一樣,跳動了幾下,嘆息一聲:「希望如此吧,小豪,平時多留意,修鍊也不要入定太……」

話沒說完,風雲號外,大海之上,隱約傳來一陣啼哭聲,這聲音如同嬰兒被人虐待一般,凄慘哭個不停。

兩人對望一眼,站起身來。

走出房門,發現海船修士都紛紛走了出來,顯然也是聽到了凄慘的哭叫之聲。

眾人齊齊湧上甲板。

風雲號上,已經有一名金丹真人凝立空中,如同一隻大鳥,直接向嬰兒啼哭的海域飛了過去。

嘴裡一聲暴喝:「什麼東西?居然在這裡裝神弄鬼」,說話聲中,金丹手中一揮,一道亮金色匹練在空中一閃,向海面飛射而下。

賀雄傑眼中露出羨慕表情,輕輕對孫豪說道:「這是金丹真人洛鵬飛,別看只是金丹初期,但戰力了得,也是風雲號的台柱子之一。」

孫豪點點頭,看看洛鵬飛,笑笑說道:「金丹真人,自然是戰力了得了。」

空中這洛鵬飛倒是有些奇特,裝扮很有特色,青雲港活動的修士大多習慣一身長衫,而這洛鵬飛卻是一身武士裝扮,頭纏絲巾,雙臂**,上身一件藍黑相間的橫紋馬甲,下身也是一條青色短褲。

壯實而肌肉隆起的手臂,毛茸茸的粗壯小腿,讓洛鵬飛顯得甚是粗狂。

孫豪神識之下,洛鵬飛的亮金色匹練乃是一把金色的三叉戟。

三叉戟空中一閃,刺入海水之中。

洛鵬飛暴喝一聲:「起」,金光閃爍之中,三叉戟帶起一條通體漆黑,面如蒼白鬼嬰的巨大怪魚。

怪魚被三叉戟叉中,居然也不掙扎,蒼白鬼嬰的臉上露出怨毒的表情,陰測測地笑了起來,笑聲之中,整個龐大的身軀居然化為一灘暗紅色血水,順著金光三叉戟緩緩的滴落海水之中。

洛鵬飛眉頭微微一皺。

陰測測的笑聲還在空中來回飄蕩,怪魚已經連皮帶骨化為一灘血水,這情況,說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甲板上的修士們,齊齊心中一突。

洛鵬飛的臉上也露出了較為沉重的神色。

阮氏三兄弟對視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恐懼神色,也能看到彼此眼中有著絲絲血光。

甲板上沉悶下來,所有修士心中都感覺不是很好。

今天這一天,風雲號周圍盡出怪事。

先是出現漆黑彩虹,後來莫名其妙死去兩位修士,現在,又出現這麼一頭詭異無比的怪魚,情況很是異常。

甲板上的修士們都明白,風雲號應該被什麼詭秘的存在盯上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風雲號上還會出現什麼奇特的變故。

甲板之上,稍稍沉默了一下。

空中洛鵬飛身體一搖,飛了回來,站在桅杆頂上,大聲說道:「各位道友稍安忽躁,好好修鍊,風雲號有我等坐鎮,絕不容宵小作祟……」

他的話還沒說完,下邊甲板之上,一個修士猛地跳了起來,大聲而驚駭地大聲叫道:「廖三,廖三,你怎麼了」。

大家迅速向他身邊看去,只見他身邊一名身材高大修士,一臉奇怪笑容的站著,嘴裡還在說:「什麼怎麼了?我很好礙…」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九煉歸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