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一五章 詭秘莫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五章 詭秘莫測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說話聲音越來越小,整個高大的身軀如同春雪消融一般,向甲板之上流了下去,聲音剛剛傳開,臉上的笑容還在,但是整個身軀卻已經如同剛剛那條詭異的黑魚一般,化為一灘暗紅色的血水,留在了甲板之上。

頭皮陣陣發麻,驚秫感不由湧上心頭。

哪怕是孫豪,心中也不由稍稍一驚。

賀雄傑雙耳充血通紅,好像心臟一般,跳動不停。

修士並不懼鬼魂,很多修士比如孫豪還曾經跟鬼修打過交道,但是,眼前這種未知的存在,防不勝防的未知手段,卻足以讓修士心驚膽戰。

不知道是何種攻擊方式,不知道這種攻擊會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能不害怕嗎?

應玄虎的眉頭微微皺起,臉上也是一臉凝重。

時刻暗中關注著他的孫豪心中不由又是一突。

很明顯,這事雖然是應玄虎設計引來的,但是事情的發展卻並不在應玄虎的控制之內,潛伏敵人的攻擊方式應該也超出了應玄虎的預料之外。

這樣一來,事情走向了未知。

甲板之上的動靜再度驚動了風雲號內的金丹修士。

風少羽、雲天空齊齊出現在洛鵬飛身邊,兩人眉頭輕皺,風少羽大聲說道:「散了,都散了,該幹嘛幹嘛去,天空、鵬飛,走,我們下去瞧瞧,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築基修士心神不寧,返回自己的住處,三位金丹真人開始詳細探查。試圖找出蛛絲馬跡。

孫豪看看甲板上的一灘血跡。心中若有所思。不緊不慢地跟在賀雄傑身後返回底艙住處。

房間內,賀雄傑來回走動,耳朵跳動不已,安不下心來,嘴裡不停嘀咕:「完了,這回慘了,早知道這樣,就不加入風雲號了。」

孫豪靜靜盤膝而坐。開始回想,思考,也試圖從中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一夜時間,在各位修士戰戰兢兢的過程中一晃而過。

臨近天亮十分,中倉裡邊,再度傳出陣陣喧嘩。

賀雄傑一跳而起,跑出去打探消息,片刻之後,再度回來,里啪啦。又給孫豪通報了最新情報。

天亮了,中倉再度發現兩位修士死在了房間之中。死法跟底艙兩位修士如出一轍,死去的修士變得十分蒼老,好像是歷經時間蠶食一般,儲物袋也瀰漫出腐朽氣息。

居然再次死去兩位修為不弱的築基修士。

死去的兩位還並不是臨時招募的修士,而是在風雲號打拚多年,真正的嫡系修士,這一下,整個風雲號上的修士都緊張起來。

誰也不敢保證,下一個無聲無息被殺死的會不會就是自己。

恐懼氣氛不可避免地在風雲號上傳播開來。

不僅僅是如此,天色放亮之後,修士們還驚駭的發現,風和日麗的大海之上,海水天空海藍一色的大海之上,風雲號的背後,居然始終跟隨了一團漆黑的烏雲。

烏雲的面積好像在不斷擴大,始終保持著跟風雲號相差不多的速度,吊在風雲號的後面,緊追不捨。

烏雲雷光閃閃,好像在醞釀什麼一般,也好像是一條伺機而動的餓狼,盯著風雲號,修士們有理由相信,只要風雲號稍有差池,烏雲立馬就會狂攻而來。

大海之上航行,哪怕是風雲號這樣的頂級海船,哪怕是金丹大能修士,都很害怕遇見「雷雲風暴」。

雷雲風暴在修士眼中就是海神之怒,風暴起時,狂野的颱風,狂暴的雷霆會撕裂防護陣法,會破壞掉船帆桅杆,會生生掀翻億萬鈞的頂級大海船。

這個季節,這個方向出海,原本應該不會遇見特別大的雷雲風暴,而且,以風雲號的航行速度,全力驅動之下,也完全可以提前躲避開雷雲風暴。

但這次,情況卻有所不同。

雷雲風暴不依不饒,緊緊跟住風雲號,窮追不捨,擺脫不了,種種跡象表明,雷雲風暴是受到了不知名力量的控制,之所以沒有對風雲號發動攻擊,很可能只是在醞釀罷了。

風雲號幾名金丹修士紛紛出現,遙望雷雲。

在全體修士的齊心協力之下,風雲號速度提升到極致,排開海浪,急速前行,試圖躲開累積越來越厚的雷雲。

但是無論風雲號向什麼方向,無論風雲號速度有多快,黑壓壓的雷雲都能準確無誤的出現在風雲號之後不遠處,雷雲翻滾,聲勢越來越強,一天下來,已經累積到十分可觀的程度,緊隨風雲號之後,躍躍欲試。

風雲號上的眾多修士,已經充分感受到了來自黑色雷雲的龐大壓力。

這股壓力無形巨大,壓在眾人心頭,空中雷雲明顯受到不知名存在的控制,風暴在醞釀,但始終在一定區域之內,並不會四處發散。

風暴的目標毫無疑問就是風雲號。

更讓修士膽寒的是,風雲號周圍海域也逐漸波濤翻滾起來,海面之下,不時有黑影出沒,海中不再平靜,也開始醞釀著攻擊。

天上有雷雲風暴醞釀,海水之內有海獸虎視眈眈,風雲號上的氣氛無比沉重。

幾位金丹修士再也坐不住了,紛紛出現在空中,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偶爾也會出手攻擊大海之中的海獸,但海獸無不一擊而逃,並不接戰,好像在等待著時機。

天上的雷雲風暴也好,海面下的海獸也好,明顯都是有目的有節制的在行動,有著不弱於人類的智慧在控制。

風雲號的處境一下變得極為艱難。

風雲號上的築基修士們心如死灰,一片冰涼。

看情況,風雲號是被包了餃子,金丹修士或許會有一線生機,但是眾多的築基修士怕是在劫難逃。

都說南洋危險,沒想到居然會是如此危險。

孫豪這一批招募的築基修士無不懊惱萬分,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原本以為加入風雲號就是拜入了一座金山,但現實居然會是如此殘酷。

風雲號上的老人們,看向這批新招募的修士,眼神中也充滿了憐憫,相比之下,他們混跡南洋多年,多少會有一些生存手段,但是新招募的這一批修士,尤其是鍾小豪那樣的年輕修士,原本燦爛的修道之路,怕是就此被生生打住了。

賀雄傑的雙耳就沒回復過正常,始終是充血通紅,整個人也始終坐不安,五神不寧,到處串門,試圖尋求幫助,或者是能跟其他修士抱團取暖,應對即將到來的巨變。

孫豪平靜了許多,安安靜靜在房間之內打坐修鍊,當然,神識卻是展開了出去,也如同風雲號上的金丹修士一般,關注著失態的發展。

應玄虎的表情沉重起來,雖然說事情是他引發的,孫豪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但很顯然,事態發展超出了他的預計,有點失控。

風雲號在深海之內急速前行,連續兩日,開足馬力,一刻不停,但始終沒能擺脫雷雲風暴,也好像沒擺脫海獸的圍困。

相反,兩日來,風雲號上再度無聲無息,十分詭異的再度死去了六名修士,其中四人是直接在房間之內化為一團血水,而另外兩人則又是好像時間悠久枯老而死。

加上前面隕落的修士,風雲號此次出海可謂多災多難,剛剛進入深海沒多久,已經先後隕落了十六名修士,損失之大,足以讓風雲號上的築基修士們心驚不已。

更為關鍵的是,這些隕落的修士還都原因不明,詭異十分,讓人難以抵抗,不知如何防備,只能祈禱詭異的殺手不會找上自己。

連續隕落多名修士之後,風雲號修士也從隕落的修士之中發現了一些規律。

這幾日無聲無息死去的修士都有幾個共同特點,一是年紀都較輕,骨齡在五十以下;其二是修為不高不低,都是築基中期和後期修士;其三是不大合群,都是沒大到處串門的宅修。

總結出一些規律之後,孫豪發現,風雲號上不少修士都對自己露出了惋惜和憐憫的表情。

孫豪自己也發現,刨除自己真正的跟腳,就外在表象來看,自己跟被害的這些修士還真是無比類似,不僅僅是自己,自己的同室賀雄傑除了不合群這一條之外,其他兩條也無比契合。

是故這條規律一出來,賀雄傑就急急忙忙跑了回來,進門就大叫大嚷:「小豪,小豪,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我們很可能就是下一個目標,完了,真他娘的完了……」

孫豪不急不忙安慰了他幾句。

賀雄傑反過來讓孫豪多出去走動走動,不要老窩在房間里,要不然,說不定就會被找上門,不知不覺被幹掉。

說實話,十幾位修士死亡,讓孫豪心中也有點沒底,以孫豪的能力,居然也是沒有發現任何端倪,這就讓孫豪心中有點把握不準了。

這種現象應該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出手的敵人實力遠超孫豪,能夠在孫豪毫無所覺的情況下出手,不過孫豪判斷這種可能性應該不大,如果真有這種能力,完全可以大大方方殺上風雲號,沒有必要遮遮掩掩。

另一種可能就是秘術了,敵人掌握了十分罕見的詭異秘術,秘術應該能傷人於無形,讓人防不勝防。

孫豪覺得,自己或許被盯住了,或許就是下一個目標。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