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二零章 七彩神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零章 七彩神豚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小隊有個三級陣法師,大陣顯形,實力強悍,不知不覺,防禦的範圍擴大了許多。

巨大的玄武擋在前方,銀魚自爆照單全收,孫豪小隊沒有後退分毫。

最狼狽的依然是阮氏三傑。

他們的實力本來相對較強,三人心心相印,接陣之後更是比其他修士具有優勢,但今日,海獸總是對他們特殊照顧。

劇烈的爆炸聲中,阮氏三傑被遠遠拋起,不由自主被震退到風雲號的甲板正中,他們身邊防禦的兩隊修士也遭受池魚之殃,被氣浪震出老遠。

阮氏三傑空中翻滾著,口吐鮮血,踉蹌著落在甲板之上。

一抹口中鮮血,三兄弟對望一眼,發現彼此的形象都已經糟糕透頂。

此時,他們衣衫襤褸,身上的防禦內甲也被震得破裂開來,內腑受到了不少震傷,經脈受到了傷害,臉色蒼白,真元不續……

三兄弟心中湧起一陣明悟,今日,自己兄弟怕是再也擋不住幾次額外照顧的攻擊了。

心中發狠,阮如豹眼中狠厲的光芒一閃:「大哥,跟它拼了。」

阮如虎也開口說道:「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阮如龍臉上露出決然神色,心中也知道今日之事不可能善了,既然你不讓我兄弟好過,那麼,看看誰更兇狠,一邊想,阮如龍一邊對兩位兄弟點點頭,然後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阮如龍哈哈大笑。大笑聲中。面對大海突然高聲喊了起來:「出來吧。我知道你在海里,既然你要我們兄弟死,我們就看看誰先死,哈哈哈,你再不出來,我就先殺了它……」

風雲號上,所有修士,包括孫豪和幾位金丹修士齊齊看向阮如龍。

阮如龍手腕一振。手中出現一個水晶魚缸。

魚缸之內,一條乳豬大小的七彩幼豚奄奄一息。

看到這條七彩幼豚,風雲號上的修士們齊齊心中一驚。

傳說中的七彩海豚,居然是傳說中的七彩海豚。

不少修士心中一動,開始打起了小算盤。

風雲號桅杆之上,高高盤膝而坐的五名金丹修士也不由稍稍動容,只不過,他們也沒有任何多餘的舉動,而是靜待事情的發展。

阮氏兄弟的飛劍齊齊指向魚缸之中的幼豚,眼望大海。

現如今。三兄弟也算是明白過來,要想活命。就只得拿幼豚出來談條件了,他們相信,海獸的指揮者應該就是奔七彩幼豚而來。

前方海面之上,稍稍平靜了下來。

海獸們的進攻嘎然而止。

阮氏兄弟正前方的大海海面之上,突然傳來一層又一層波浪,一層層的波浪如同一個個輪紋,衝擊著風雲號的船舷。

看到這輪紋,孫豪心中微微一動,殘害風雲號築基修士的一個兇手即將現身,如果孫豪判斷不錯,輪紋的主人就是那日用波紋攻擊自己的神秘海獸。

輪紋之中,七彩神光緩緩浮出海面。

海面之上,橫跨出現一道七彩彩虹門。

七色彩虹,風雲號上,修士又是一陣嘩然。

海獸未現,先現彩虹,看看七彩幼豚,再回想這些天的奇特遭遇,所有修士心中都隱約明白過來。

風雲號出現諸多厄難,怕是都與阮氏三傑脫不了干係。

空中五名金丹修士看向阮氏三傑的眼中,也帶上了絲絲寒霜。

阮氏三傑也知道七彩幼豚一出,自己怕是不會被容風雲號,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硬著頭皮硬頂了。

孫豪神識之中,自己小隊三人,俱都是一臉沉著,只是應玄虎的雙眼之中,不時有異光閃動,顯然是心中頗不平靜,也不知是在謀划什麼。

彩虹門下,空氣之中,好像也盪起陣陣波紋,波紋如同漩渦在彩虹門下不停轉動。

波紋之下,一隻龐大的,差不多有風雲號三分之一體積大小的彩色大魚慢慢浮了上來。

七彩神豚!

體軀如山,彩虹相伴,號令四海。

傳說中的七彩神豚。

五位金丹修士臉上神色齊齊一凝,對望一眼,心中湧起了濃濃的戒備情緒,雖然早有預料,但真正面對七彩神豚這樣的海中王者之時,他們的心中,還是湧起了絲絲不妥的感覺。

七彩神豚慢慢浮上海面,高高的背鰭如同一座小山,喙吻如同一把寬大的利劍,頭部近似方形,面部凹陷寬闊,一對眼睛死死地盯著阮氏兄弟。

七彩神豚的身旁,還有一條體積絲毫不弱於它的龐大海魚,也慢慢浮了上來,海魚也是一隻虎牙衝天鯊,但無論是體型還是利齒,毫無疑問都章示著它的格外強悍。

衝天鯊王!

金丹修士們眼睛不由又是齊齊一縮。

七彩神豚浮上海面,眼中閃過絲絲紅光,嘴一張,衝風雲號怒吼了一聲。

風雲號上,各位修士沒有聽見任何聲音,但是風雲號的扶船大陣猛地光華大作,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攻擊一般,風雲號也搖晃起來。

雲天空空中一聲冷哼,足下一頓。

風雲號白光一閃,重重地穩在了大海之上。

風雲號對面,七彩神豚無聲怒吼之中,天空中的七色彩虹陡然顏色一變,漆黑的光芒出現在彩虹周圍。

黑色的彩虹正在綻放七彩神豚的無邊怒火。

黑彩虹一振,空中好像盪起了一層波浪,隨即,風雲號上,大家都好像聽到一個婦人在高聲怒喝:「敢傷我孩兒,你們全都要陪葬。」

空中寂靜無聲,但大家都好像聽到了聲音。

風雲號上的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齊齊看向阮氏兄弟。

阮如龍靈劍直指七彩幼豚,厲聲喝道:「我知道你聽得懂,識相的,馬上滾蛋,要不然,不要怪爺爺心狠手辣。」

七彩神豚勃然大怒,嘴又是一張。

風雲號上再度警報大作,大家好像清晰地聽得了婦人的斷然大喝:「你敢。」

「不敢?」

阮如龍哈哈大笑:「二弟三弟,給她看看我們敢不敢,哈哈哈,我們兄弟今天是豁出去了。」

阮家兄弟齊心,阮如龍大喝聲中,兩把飛劍已經刺入水晶魚缸之中,準確無誤,刺中了七彩幼豚。

魚缸之內,出現一片殷紅。

阮氏兄弟卻也心狠手辣,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取幼豚性命的狠厲。

幼豚張嘴,凄厲地沖大海之上的七彩神豚慘叫一聲。

沒想到阮氏兄弟膽敢動手,大海之上,七彩神豚微微一愣,然後,聽到了七彩幼豚的凄厲慘叫。

勃然大怒之間,七彩神豚身邊,海浪猛地揚起,水柱衝天,漆黑的彩虹又蕩漾起陣陣波紋,波紋聲中,大家好像聽到:「交出三個兇手,交出我的孩兒,可饒過海船其他人等,要不然,吾以海神之名發誓,盡滅海船上下為我孩兒陪葬。」

風雲號上修士齊齊看向空中五名金丹真人。

風少羽和雲天空對望一眼。

七彩神豚開出了條件。

只要風雲號交出阮氏三傑,交出七彩幼豚,風雲號之危馬上可解。

是戰是和,全在風雲號五位金丹修士的一念之間。

甲板之上,阮氏三傑也高度緊張起來,兄弟三人的飛劍距離幼豚近在咫尺,一旦真人放棄他們兄弟,那就勢必要拼個魚死網破。

空中五位金丹真人迅速交換一下眼神。

風少羽緩緩開口:「我風雲號,縱橫大海,從不言敗,也從來沒有放棄過本船弟子的先例,幼豚可以還回與你,但是他們兄弟,我風雲號保了,如有不服,要戰便戰。」

頂級海船自有頂級海船的尊嚴,來去大海,不能弱了聲勢,不能寒了船員的心。

阮氏三傑的臉上稍稍露出一絲不舍的神色,但是旋即又稍稍安下心來。

有了風少羽一句話,他們的小命暫時是保住了。

大海之上,七彩神豚張嘴一吐,大家又清晰地聽到:「不可能,吾兒本源受損,奄奄一息,如果不重罰肇事者,吾七彩一族威嚴何在,交出他三人,一切好說,要不然,整船人給我孩兒陪葬。」

風少羽曬然一笑,朗聲說道:「風雲號被追殺幾日,前後隕落修士二十多名,難道還不夠,莫要得寸進尺。」

彩虹之中,波紋蕩漾,七彩神豚好似不屑的聲音在大家耳邊響起:「吾僅取十人之命,為吾兒出氣,其他人不要算在吾的頭上,不過,爾等找不到兇手,算在吾頭上也不無不可,區區幾個螻蟻,抵不過七彩一族一滴神血,殺了也就殺了,那又如何?」

風少羽和雲天空每眉頭微微一皺。

七彩神豚般的存在必然是不屑說謊的,也就是說,風雲號暗中居然還另有隱藏敵人。

七彩神豚口氣之大,引起了風雲號上修士的不滿。

桅杆之上,洛鵬飛粗獷地哈哈大笑起來:「七彩一族,好大的口氣,識相的,各退一步,要不然,哈哈哈,我還想著擒一頭七彩神豚當座駕,這感覺一定不錯,哈哈哈哈。」

「找死」,七彩神豚大怒,又是一聲怒吼,漆黑彩虹上盪起陣陣漣漪,潮水一般向風雲號涌了過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