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二一章 大戰開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一章 大戰開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風雲號上光華大作,護船大陣跟層層漣漪猛地撞擊起來。,

洛鵬飛腳踩桅杆,身上幽光一閃,風雲號猛地發力,彈開漣漪,穩定下來,仰首哈哈大笑,洛鵬飛大聲說道:「七彩一族,不過如此。」

「爾等確定要跟吾七彩一族不死不休?」七彩神豚波紋之中,有著重重地威脅:「若不是吾兒,管教爾等頃刻之間血染大海,最後警告,交出三名肇事者,交出吾兒,可免爾等死罪,不要考驗吾之耐心,金鯊,準備,給他們一炷香時間,過時發動。」

金鯊巨大的尾鰭在海水中一拍,層層奇異的海流在海水中傳遞開去,風雲號四周的海水之中,數不清的海獸蓄勢待發,虎視眈眈。

風少羽和雲天空對望一眼,沒有說話。

要戰便戰,誰勝誰敗,戰過才知道。

洛鵬飛飄立桅杆之上,向阮氏三傑看了過來,粗獷的臉上露出大大咧咧地笑容:「風雲號幫你們擔下干係,但你們卻得交出七彩幼豚,如何?」

阮氏三傑對望一眼,老大阮如龍朗聲說道:「全憑前輩做主,只要能安然渡過此次危機,我等兄弟自然會乖乖把七彩幼豚交給前輩。」

話是說的好聽,但手上卻沒有半點行動。

意思也很明白,同意把七彩幼豚交給風雲號,但必須是他們兄弟安全之後交,現在卻是不行。

「怎麼?」洛鵬飛臉上稍稍一寒:「現在不給嗎?」

阮如龍臉上浮現絲絲苦笑:「前輩明鑒,此幼豚乃是我等兄弟的救命稻草,前輩。給我等兄弟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欺騙前輩。我對天發誓,一旦我們安全抵達青雲港,第一時間……」

話沒說完。

「啊啊氨三聲慘叫響起,阮氏三傑甚至來不及驅動飛劍攻擊七彩幼豚,已經口噴鮮血,倒飛而起,遠遠地拋飛。

撲通、撲通、撲通,三聲。三人滾倒在甲板之上,不停抽動,受傷不輕。

桅杆之上,洛鵬飛一聲冷哼:「給臉不要臉」,伸手一招,水晶魚缸飛了過去,停在他的手掌上空。

看向魚缸裡邊奄奄一息的七彩幼豚,洛鵬飛雙眼之中,驚喜之色一閃而過。

風少羽和雲天空若無其事,站在空中。好像沒看到這事一般,孫豪心中微微一動。而應玄虎的雙眼之中,一道精光一閃而逝。

金丹真人發怒,風雲號上鴉雀無聲。

七彩神豚見洛鵬飛擊傷了阮氏兄弟,拿到了七彩幼豚,再度說道:「好,現在,爾等放吾兒回來,再把這三個已經只剩半條命的傢伙扔下海,此事就此揭過。」

洛鵬飛看了一眼風少羽和雲天空,哈哈大笑聲中,手一揮,輕輕一掃,阮氏三傑的身體齊齊飛了起來。

三兄弟齊齊驚魂,大聲哀求:「前輩饒命,前輩饒命……」

洛鵬飛不為所動,哈哈大笑聲中,阮氏三傑被扔出了風雲號,飛向七彩神豚。

空中,三兄弟手舞足蹈,沒等落海,層層波紋沖刷了上來。

每一層波紋過去,三兄弟就衰老幾分,人還是空中,三兄弟已經變成了垂暮老者。

聲音嘶啞,哀求無力,雙眼看向洛鵬飛,充滿了怨毒。

洛鵬飛微微一曬,聳聳肩,對他們的怨念不屑一顧。

黑彩虹上光華一閃,阮氏三傑的身軀猛地被一道波紋穿過,空中如同自爆銀魚一般,轟然炸裂,化為一片血雨,落入大海。

碎肉落海,虎牙衝天鯊們一轟而上,瞬間瓜分。

風雲號上,築基修士們心中一片冰涼,湧起陣陣兔死狐悲之感。

擊殺阮氏三傑,七彩神豚聲音稍稍柔和:「好了,現在只要放了吾兒,此事即可揭過。」

孫豪神識一掃應玄虎,發現應玄虎依然是不動聲色。

洛鵬飛仰天哈哈大笑:「阮氏兄弟膽敢抗令不尊,殺之,然我風雲號,卻也不是任你揉捏的軟柿子,想要這小海豚是吧,好,儘管放馬過來,哈哈哈哈。」

桅杆之上,風少羽淡然的聲音傳遍甲板:「備戰。」

孫豪頓時明白過來,應玄虎早知會有今日,也早知風雲號不會放手七彩幼豚,是故穩如泰山,今日之事,怕是真的不死不休了,就是不知應玄虎所謀為何?

暗中的血光殺手又會是誰呢?

七彩神豚沒想到結果會如此,稍稍愣了愣,然後,漆黑的彩虹之上,如同滴下滴滴暗紅的鮮血,烏雲從海面上涌了上來,雷雲開始在彩虹周圍匯聚。

露出海面的背鰭之上,開始閃動絲絲銀光。

巨大的金鯊緩緩下沉,稍稍後退而去。

海面上,層層銀潮飛涌而來,巨大的雙頭海蛇,甩動著尾巴抽向船舷,銀潮之下,是一隻只張著血盆大口的兇猛衝天鯊。

七彩神豚被完全激怒,海獸瘋狂地攻了上來。

完全不計傷亡,集團衝鋒,海獸們眼中通紅,好像充血,不要命地衝風雲號殺了過來。

黑彩虹拱門之下,風雲匯聚,醞釀風暴。

遠處,金鯊聲勢浩大,好像起跑一般,掀起高達幾丈的巨浪,對準風雲號猛烈地撞擊過來。

足尖在桅杆上一點,風少羽叫了一聲:「雲兄。」

雲天空微微點頭,兩名金丹齊齊騰空而起,沖向彩虹門,奔七彩神豚沖了過去。

半空之中,風少羽清朗的聲音傳來:「鵬飛,攔住金鯊。」

風雲合璧捲起漫天風雲,應戰七彩神豚。

洛鵬飛肉身騰空,塔落浪頭,應戰鯊王。

另外兩名金丹鎮守風雲號,力保風雲號不失。

將對將,兵對兵,海量海獸自然就交給風雲號上的築基修士了。

大戰開啟。

數十頭雙頭海蛇齊齊揚起了尾巴,從海水之中一揮而出,抽打在船舷之上,船舷上空的防護陣法盪起陣陣漣漪,被整體破去。

兩名鎮守金丹盤膝坐於桅杆之上,無動於衷,他們的主要精力是保護風雲號,確保風雲號在呼兄中不被掀翻,防範來自船底的穿透攻擊,風雲號甲板之上,卻是沒有多餘的精力照顧了。

船舷大陣一擊而破,銀潮馬上躍身而起,千萬條自爆銀魚跳出海面,沖向海船上的修士。

孫豪心中猛然一動,眼中閃過一絲憐憫,嘴裡一聲暴喝:「雲聰兄,玄武臨世。」

暴喝聲中,四象陣猛地轉動,磅的牽引之力勃發開來,主陣的四名修士,連同孫豪一起,不由自主被牽動真元,湧向李雲聰。

李雲聰心中微微愕然,來不及多想,仰天一聲長嘯,身上寶藍色光華猛然大亮,雙掌向前猛地一擊而出。

雙掌出擊。

寶藍色的光芒一涌而上,一頭高達五六丈的玄武虛影搖頭晃腦出現在空中,玄武好像生靈一般,伴隨李雲聰的長嘯,也昂首「嗷嗚」鳴叫,身上甲殼飛起,化為一面大盾,擋在了風雲號的上空。

巨大的玄武寶藍色盾牌現世,居然擋住了風雲號差不多差不多二分之一的被攻擊面。

轟、轟、轟……

銀魚自爆產生巨大的氣浪,衝撞在寶藍色玄武盾牌之上。

巨大的衝擊波撞擊玄武,濺起漫天寶藍色光華。

承受了差不多一半銀魚自爆進攻的玄武,嗷叫聲中,轟然解體,化為陣陣寶藍色雨滴,飄落空中。

孫豪四人齊齊一聲悶哼,在甲板上倒退三四步,主陣者孫豪甚至是一個踉蹌,差點坐倒在地,他身邊,應玄虎一手扶住了他,眼中露出了關切的眼神:「小豪,你沒事吧?」

孫豪一臉笑容,看看一臉真摯好像帶有絲絲感激表情的應玄虎,搖搖頭:「謝謝應兄,小豪沒事。」

玄武大盾之外,銀魚自爆則是另一番場景。不少築基修士在轟然爆炸聲中,被炸的東倒西歪,甚至有幾個修為較弱的修士直接被這爆炸炸飛,如同銀魚一般,也成為了一蓬血雨。

爆炸之後,甲板上一片哀鴻。

兩位金丹真人驚奇地看了一眼孫豪,剛剛的銀魚自爆進攻,要不是孫豪小隊大發神威,傷亡怕是遠遠不止如此。

剛剛鍾小豪激發的四象大陣威力不同凡響,兩位金丹真人有感覺,哪怕是自己傾力一擊,能不能擊破玄武寶藍色盾牌還真是兩說。

風雲號這次倒是收了一個了不得的陣法大師。

孫豪身邊的幾個小隊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攻擊,齊齊對孫豪露出了感激的表情,而其他被攻擊的小隊,不自覺地開始向孫豪小隊靠攏。

銀魚自爆只是第一波進攻。

自爆餘波還沒有完全消失,船舷上的陣法還沒有恢復過來,海面上,一隻只體型巨大的虎牙衝天鯊已經順著海浪沖了上來。

此時此刻,築基修士們都已經明白過來,風雲號的金丹修士已經各自為戰,激戰正酣,要想活命,只能自救。

鍾小豪實力雖然不強,但是陣法造詣高深莫測,挨著鍾小豪,生命有保障,不知不覺,甲板上的修士都在向孫豪靠攏,接陣應戰虎牙衝天鯊。

血盆大口露出陣陣血腥氣息,一隻只虎牙衝天鯊從海水之中飛躍而出,撲向甲板上的修士。

孫豪神識一動,還沒有催動陣法,他身邊,應玄虎突然說道:「小豪,輪到我了,全力發動陣法,不要留手,給小鯊魚們一個好看。」

孫豪微微一笑,說了一聲:「好。」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