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二九章 暗中相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九章 暗中相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有人暗中相助,兩位金丹真人的三日月斬得到加持,蛻變為日月輪斬,威力大增。

五道半月弧形紅藍相間的彎刀。

噗噗噗噗噗,連續五聲。

準確無誤,絲毫不差,五道半月彎刀先後斬擊在血盾同一部位。

哪怕是洛鵬飛身為古魔,實力強悍,五道加持的半月彎刀斬擊在同一部位之後,依然是強勢破開了他身前的血盾,轟然聲中,碰,正中他身前十字交叉的雙臂。

血花怒放,洛鵬飛雙臂一片血肉模糊,被半月弧形彎刀斬出一道長尺許,深一寸的重重傷口。

巨大的斬擊力道讓洛鵬飛龐大的身軀微微後仰,雙腿猛地在地上一蹲,嘴裡一聲暴喝「哦」,洛鵬飛身軀微微一沉,牢牢站穩在了甲板之上,並沒有被斬擊而飛。

兩位真人一斬建功,甲板上,不少修士爆發出高聲歡呼:「好。」

緊隨弧形彎刀之後,黑白真元陰陽圖盤旋著,也飛攻而至。

洛鵬飛聽到甲板修士高聲叫好,心中不爽,嘴裡輕輕一聲冷哼,雙手揮動黝黑泛紅的巨劍,猛地發力,對準陰陽圖猛地當頭斬落。

相比日月輪斬,黑白陰陽圖的強度差了不止丁點。

巨劍一劍斬落,龐大的真元能激發,陰陽圖被一衝而散,消散在了空中,傷不到洛鵬飛分毫。

一劍斬落陰陽圖的洛鵬飛雙手一拋,巨劍拋向空中,雙手空中做了一個旋轉動作。巨大的劍體在空中快速旋轉。變成一面暗中帶紅的羅盤。

不等四名金丹真人再度發動進攻。洛鵬飛雙手猛地向前一指,巨劍旋轉而成的羅盤已經盤旋著向甲板上的築基修士們方向飛殺過來。

李雲聰心中一動,大吼一聲:「結陣三才。」

不管剛剛是誰相助他們,既然有人暗中出手,想必就不會袖手旁觀。

甲板上的修士猛地反應過來,三三結陣,迅速組成一個整體。

賀雄傑只覺得身上猛地一震,大陣牽引之力發動。仰天一聲怒吼,手中飛劍一動,一把巨大的光劍,銀光閃閃的光劍從天而降,加持在他的飛劍之上,飛劍一彈,高飛而去,迎戰黑紅巨劍羅盤。

「砰砰砰……」,兩團光影在空中發出一連串交擊之聲,龐大的能量流四散飛逸。如同根根利劍濺射開來。

撞擊聲中,叭的一聲。賀雄傑發出的光劍首先支持不住,被黑紅羅盤擊破,飛劍嗷嗚一聲,回到洛鵬飛的手上。

黑紅羅盤來勢稍稍一緩,但依然旋轉著攻了過來。

不知道賀雄傑能不能像鍾小豪一般操縱戰陣,再一次,羅盤攻擊降臨之前,甲板上的修士三三兩兩,撐起了自身的防禦裝甲。

好在黑紅羅盤被光劍抵擋之後,威能稍降,羅盤掃過,雖然帶起片片血光,斬傷了不少修士,但也沒有任何修士受到致命傷害,等多是被斬的皮開肉綻,出血不少而已。

洛鵬飛臉上露出絲絲笑容,伸手一招,黑紅羅盤又旋轉著,帶著修士的絲絲血光,飛回了他的大手之中,鏘的一聲,化為了巨劍原型。

巨劍入手,洛鵬飛臉上浮現出絲絲笑容,抖動劍體。

隨著他的抖動動作,所有修士豁然發現,巨劍劍脊中有個深深的凹槽,凹槽之中此時流動著鮮紅的血液。

血液順著劍柄流進了洛鵬飛的手掌之中,然後,迅速流向他一雙被日月輪斬斬傷的手臂。

洛鵬飛哈哈大笑聲中,一雙受傷的手臂居然快速地癒合,頃刻功夫,已經恢復如初。

「噬血魔劍」,有修士驚呼:「這是噬血魔劍。」

洛鵬飛舉起受過傷的雙臂,仔細瞧瞧,發現傷口已經癒合,血紅的皮膚流動著血液的光澤,已經不見半點受傷的痕,不由又仰頭哈哈大笑:「不錯,正是噬血魔劍,哈哈哈,你們這幫蠢豬,不過是老子的血庫,哈哈哈……」

甲板上的修士齊齊心中慘然。

應玄虎和李雲聰對望一眼,心中不由一沉。

魔頭洛鵬飛不僅僅攻擊超級強悍,居然還有噬血再生的能力,正如他自己所說一般,甲板上的築基修士很可能就是他重生的養分,仗還怎麼打?

洛鵬飛哈哈大笑之後,笑容猛地一斂,豎起一根手指,在嘴邊輕輕地左右搖擺:「你們,不行,今天就玩到這裡,小心,我來了,接招。」

接招二字出口,偉岸的身軀猛地沖了起來,粗壯的大腿在空中一步踏出。

雙手持劍。

雙手交叉合十。

還有雙手張弓拔箭一般,一前一後,舉起了血紅的拳頭,帶動一陣血光,狂野無匹地猛攻而上。

攻擊的目標正是實力最強的應玄虎和李雲聰。

魔頭六手啟動,大步橫空,來勢洶洶。

兩名主要攻擊對象,應玄虎和李雲聰不敢怠慢,身體一錯,交換一個體位,雙雙單手一伸,手上各自出現本命法寶,使出壓箱底的本領,迎戰魔頭。

金李兩名金丹初期修士並沒有煉出本命法寶,身軀移動,稍稍讓開了點,騰開空中戰場,讓三人大戰。

李雲聰手掌之上,托著一個羊脂白玉瓶。

玉瓶高約一尺,雪白瓶體,上繪水墨山水,花鳥蟲魚,瓶口纖細,插有柳條幾枝。

應玄虎手中握著一個紫色葫蘆,葫蘆長約一尺有餘,葫蘆身上有亮紅色螺紋。

兩位真人彼此知根知底,共同迎敵多年,心意相通,法寶出手,不用相互通氣,已經各自發動法寶威能。

法寶,又見法寶。

見識過白妖夜本命法寶陰陽乾坤鏡的厲害,孫豪對金丹修士的本命法寶充滿了好奇。就是不知道兩位真人的法寶會有何妙用。

心中一動。孫豪胸口的衣衫無風自動。稍稍敞開了絲絲衣領,衣領之下,一面陰陽鏡若隱若現。

李雲聰左手拖瓶,右手迅速拿住瓶口柳樹枝,猛地抽了出來。

柳樹枝從白玉瓶中帶出一滴黝黑的水滴,枝條一甩,水滴飛向踏步飛殺而至的魔頭洛鵬飛。

黝黑水滴毫不起眼,但是。每個見到它的修士都好像看到了一座大山般的感覺,明明只是一滴黝黑的水滴,卻給人無比沉凝質感。

應玄虎一拔葫蘆塞子,對準洛鵬飛,嘴裡也是念念有詞,小小的葫蘆突然渾身火光一閃,一股黝黑的烈焰一衝而出,噴射不停,緊隨黝黑水滴之後燒了過去。

金李兩位真人對望一眼,微微點頭。

如果說先前只是懷疑。現在看到兩件法寶之後,卻是可以肯定地知道了應玄虎和李雲聰的身份。

羊脂白玉瓶。紫光火葫蘆就是他們兩人的身份象徵。

洛鵬飛紫瞳血眼微微一縮。

噬血魔劍猛地輪轉起來,向黝黑水滴斬落。

合十雙手上蕩漾起血色盾牌,擋在身體前方,血光雙拳衝出一股拳勁,沖入火海之中,勢要破開葫蘆烈焰。

噬血魔劍勢大力沉,但斬不中小小水滴。

黝黑水滴滴溜溜一轉,靈活避開了噬血魔劍的斬擊,空中輕飄飄一盪,來到了洛鵬飛的頭頂。

毫不起眼的水滴當頭落下,洛鵬飛的心中湧起一股怪異念頭,好像落下的不是一滴水,而是一座巍峨高山。

噬血魔劍揮劍斬空,去勢未盡,洛鵬飛雙手一抬,迅速抬起了劍體。

嘴裡一聲暴喝:「皇叔好重的重水,鵬飛領教了」,暴喝聲中,巨劍在頭頂一橫,擋在了自己頭上,貌似是擋住了千萬鈞重壓一般,擔住了這滴黝黑重水。

被稱為皇叔的李雲聰不為洛鵬飛言語所動,手托羊脂白玉瓶念念有詞,不停揮動柳枝,驅動法寶之力,給重水施加重量,壓迫洛鵬飛。

重水,其重如山的水。

古典《呂氏春秋》有云:「輕水所多禿與癭人;重水所多尰與躄人。」

大陸常見重水有一元、二元、三元之分,每多一元,重水便沉重一份,二元以上,其重如山。

大陸之上,一元重水已經相當罕見,二元重水已經堪稱奇物,李雲聰煉化重水為本命法寶,至少也是二元以上,二元重水以秘術催動,產生無邊巨力壓迫洛鵬飛。

洛鵬飛何等力量?

可有生生舉起金鯊的絕世神力。

但二元重水之下,洛鵬飛卻也並不輕鬆,雙手持劍,擔住重水,居然僵持不下,一時半會,難分勝負。

火葫蘆的黑炎也相當難纏,洛鵬飛血光拳勁穿透黑炎的難度不在神豚的波紋之下。

讓應玄虎稍稍安心的是,此時的洛鵬飛並沒有隨手打出穿透性極強的血光手印,真要是洛鵬飛拿血光手印對付自己,應玄虎覺得不會比神豚好多少。

血光拳勁雖然厲害,但是比之血手印差了許多。

或許,血手印秘術有一定的施展條件,洛鵬飛此時並不具備條件,要不然,自己就麻煩了。

腦海中飛速閃過一些念頭,應玄虎葫蘆猛地一催,又一股黑炎猛烈地沖了出去,沖向洛鵬飛。

恰恰此時,空中好像有一道亮光閃過,一縷光照射在洛鵬飛身上。

揮舞著拳頭,擔著重水,頂著血色盾牌的洛鵬飛被光芒一照,好像是突然間被定住了一般,身體不由稍稍一頓。

關鍵時刻,洛鵬飛居然出狀況。

李雲聰和應玄虎來不及多想,本命法寶能力瞬間驅動到最大,二元重水,黝黑黑炎乘機猛攻而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九煉歸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