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三八章 鋼刺鬍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八章 鋼刺鬍鬚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戰鬥嘎然而至。

孫豪和洛鵬飛遙遙對立。

開始僵持。

大家定神再看,發現原本一身紅光,血氣衝天的古魔洛鵬飛,此時居然變成了一個高大的綠皮巨人,渾身綠光閃閃,眼神中閃動著驚駭的目光,一臉的不可置信,高大的身軀站在甲板上不停的抖動。

此時的洛鵬飛終於是想起了自己發動血遁術前一刻孫豪扔出去的一顆綠色靈丹。

心中也瞬間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天下能毒倒古魔一族的毒丹少之又少,沒想到對手身上就有。

還是最致命的一種。

不過,他怎麼會有如此毒丹?難道?

洛鵬飛心中閃過幾個念頭,綠得發亮的臉上,露出一個難看到了極點的笑容:「十二築基丹?」

孫豪點點頭,誇了句:「好眼力。」

「十二築基丹、殺機凝罡煞……」,洛鵬飛臉上露出一絲原來如此的表情:「難怪我的血手印會不明不白消失,原來你修鍊了殺機凝罡煞,哈哈哈,哈哈哈,好一個殺機凝罡煞,孫豪孫沉香,你很好,很,很不錯……」

說話之間,洛鵬飛綠油油的臉上浮現出絲絲詭異的笑容。

看到洛鵬飛臉上的詭異笑容,孫豪心中毫無由來的湧起一陣寒意,好像自己被洛鵬飛死死盯住了一般,心中有點很不祥的感覺。

洛鵬飛說完很不錯三個字,整個人撲通一聲,向前撲倒在地。

隨著他的撲倒,他高大的綠光閃閃的身軀居然越縮越小,好像是被十二築基丹給生生溶化了一般。

撲倒在地之後,不一會,甲板上出現一個一尺方圓紅中帶綠的血團。

血團獨留凝而不散,血團正中央,一根鬍鬚。

又粗又黑,長兩寸有餘的鬍鬚。如同鋼刺,直直地樹立在甲板之上。

鬍鬚?

看到鬍鬚,孫豪心中不由又是微微一動,不由想起了當日初見洛飛的時候。那時,洛飛的臉上,就是布滿了如此形狀的鬍鬚,不過後來發現,洛飛的鬍鬚皆是罡氣所化。

但是。兩種鬍鬚形狀大小,太象了。

中間會有什麼聯繫嗎?孫豪心中疑竇從生。

走上前,拿起鋼刺鬍鬚,孫豪來不及過多觀察,甲板上已經爆發出陣陣衝天歡呼之聲。

而幾名金丹修士也聯袂走了過來。

應玄虎大仇得報,一臉笑容,未語先笑:「沉香真人真是好手段,佩服佩服。」

強悍如斯的古魔最終也倒在了孫豪手中,不由他不佩服。

孫豪手拿鋼刺鬍鬚,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客氣地說道:「僥倖,僥倖而已,我見魔頭噬血而生,下毒破壞其血液,也沒想到效果會如此之好。」

幾名金丹修士齊齊暢笑起來,不過心中對孫豪的毒卻也忌憚萬分。

古魔豈是那麼容易毒翻的?

孫豪孫沉香之毒怕是另有玄機,怕是世所難見,聽魔頭說什麼「十二築基丹、殺機凝罡煞……」想來,兩樣東西都很不簡單,十分罕見。沒想到孫豪孫沉香不僅僅是戰力超凡脫俗,一身小玩意兒也十分恐怖。

孫豪孫沉香身上應該有件法寶,能定身,大家心知肚明。但不知道會是什麼法寶。

孫豪孫沉香能毒死古魔洛鵬飛,大家要是一個不察讓這玩意兒進入體內,估計比洛鵬飛還要死得飛快。

孫豪孫沉香看似是無害少年,但一身手段層出不窮,讓他們這些老牌金丹都心有忌憚埃

賀雄傑一雙肉乎乎的耳朵不再漲得通紅,笑容滿面。又恢復了自來熟的狀態,他跟青雲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跟孫豪就算是自家人了,說話又是隨意了許多:「小豪,魔頭和神豚為何會同時找上你?難道那晚他們攻擊過你不成?」

孫豪微微一笑,點點頭:「嗯,那晚,神豚的波紋,魔頭的血光都光臨過我們的房間,被我僥倖躲了過去,被他們給惦記上了。」

「厲害」,李雲聰雙手一拱:「神豚的波紋應該涉及時間法則,魔頭的血光有無盡腐蝕作用,沉香真人能全身而退,真是厲害,佩服佩服。」

李雲聰自忖遇見兩大詭異進攻,怕是凶多吉少,心中是越發地佩服孫豪。

孫豪微微一笑,卻也沒多做解釋,揚揚手中的鋼刺鬍鬚,轉移了話題:「各位道友,魔頭被滅,居然化身成了一根鬍鬚,卻是為何?」

說完,孫豪解釋道:「毒丹頂多能毒死他,但並不能溶解修士肉身。」

不能溶解修士肉身?

原本以為洛鵬飛變成鋼刺鬍鬚是毒藥的功勞,孫豪如此一說,金丹修士們齊齊一愣。

真是如此的話,事情就值得玩味了。

金丹真人們瞬間安靜下來,目光閃爍,看著孫豪手中的鋼刺鬍鬚,開始思考會是什麼樣的狀況。

金李兩位真人對望一眼,李元橋開口說道:「會不會是替死?如果是替死,那就真的麻煩了,古魔沒死的話,一定會時刻惦記風雲號,惦記在場的各位。」

替死?

所有金丹修士稍稍沉吟了一下。

有此可能。

修士世界千奇百怪,魔頭倒真有可能煉製了替死鬍鬚,關鍵時刻,拿鬍鬚替死,本體卻逃之夭夭。

如果真是如此,怕是後患無窮。

孫豪迅速回想戰鬥細節,然後搖搖頭:「不象替死,我沒有絲毫感覺魔頭逃逸的可能,魔頭應該是連皮帶肉給消滅掉了。」

「如果不是替死」,應玄虎一臉沉凝地說道:「那麼就有可能是身外化身了,遠古傳說,有大能修士,拔根毫毛就會成一化身,難道如此兇悍的魔頭,僅僅只是真正大魔的一根毫毛而已?如果真是如此,後果不堪設想,此界怕有大難。」

毫毛都可以成為化身。

鬍鬚就更沒有問題了。

如果真是如此,就不僅僅是幾個人會受到大魔關注的問題了,而是整個大陸怕是都會震動不安,大劫來臨。

賀雄傑一點也不見外,很自然地伸手從孫豪手中拿過鋼刺鬍鬚,拿到鼻子前面聞了聞,又拿到耳朵邊上聽了聽,好像很認真的樣子。

完了,賀雄傑煞有其事地說道:「我判斷,鬍鬚應該不是化身,不過也不簡單,應該更像是分身之術。」

李雲聰問道:「化身和分身有區別嗎?」

「有」,賀雄傑肯定地說道:「區別大了,化身無量可千億,分身秘術卻是弱了許多,化身大魔現世,必然是潑天大禍,分身大魔現世,這個,這個,好像也不會太好受……」

聽聞幾個金丹修士判斷,孫豪心中卻是若有所悟。

青雲門內,萬魂雲殿,孫豪讀了大量的典籍,其中也有化身和分身的記載。

嚴格說來,孫豪目前修鍊的煉魂之法,日後修鍊到極致,即可修鍊出九大化身。

九大化身和本體俱都是孫豪,可單獨行動,也可合為一體。

相傳,煉魂之術修鍊至登峰造極,可在九大化身的基礎上,一念而動,化身千億。

而分身之術,則又有不同。

分身秘術更常見於魔道,分身多為傀儡,以特殊的媒介,特殊的秘術把另一個體或者是修士煉化為自己的分身,供自己驅策的一種詭異秘術。

原則上,無論分身還是化身,其實力都受到本體修為的制約。

古魔洛鵬飛實力強悍如斯,那麼,用一根鬍鬚把其煉化為分身的魔頭,又是何等厲害?

所以上,賀雄傑也覺得,事情怕是很不簡單。

分身照樣可怖。

孫豪心中,更有一絲懷疑,懷疑昔日洛飛也是魔頭分身之一。

經過一番辨認,大家分析出洛鵬飛乃是魔頭分身之後,倒是放下心來。

分身和本體之間有聯繫,但是,畢竟還是兩個不同個體,分身被滅,本體會有感應不錯,但是卻很難準確感知分身的具體狀態,很難知道仇人會是誰。

也就是說,只要古魔洛鵬飛的本體不即刻趕來現場,倒是不怕被他惦記上,日後打擊報復。

分身的作用五花八門,但是通常情況下,古魔一族的分身往往就是本體修鍊和進步的載體,一個金丹大圓滿的分身培養出來也著實不容易,魔頭吸收其養分之後,應該也會有巨大的裨益,現在被大家所滅,估計魔頭也會傷心動氣一陣子了。

一間巨大的,貌似古墓的空間之中,一口巨大的青銅棺槨,上面貼滿各種顏色的符紙,一隻蒼白的骨爪勉力從棺槨蓋子裡邊伸出,貌似不甘地向外抓了一把,棺槨之內,響起一陣貌似哀嚎般的低沉怒吼之聲。

怒吼持續了很久很久,充滿了濃濃的不甘,青銅棺槨劇烈的震蕩不休,棺槨蓋子不時跳動,好像是棺槨裡邊有人要破棺而出一般。

良久之後,棺槨之內發出一聲悶哼,有聲音低沉而怨毒地說道:「不管你是誰,滅了我精心培育的分身,一旦我脫困而出,定然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甲板上,孫豪突然感到一陣心悸,目光微微一縮,看向遙裕冥冥之中,感覺有人惦記上自己了。

一種如同昔日趕往戰場,最終遇見白妖夜般的感覺湧上心頭,孫豪心中不由一驚,難道,自己又會再次面臨類似的生死大劫不成?~^~

  • (快捷鍵:←)
  • 九煉歸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