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四八章 孤獨的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八章 孤獨的魚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隨著深入,獲得陰鐵的難度成倍增長。

倫娜海牛巢穴已經出現金丹大圓滿倫娜,而且不止一頭。

大圓滿倫娜已經能對孫豪形成威脅,輔以其他金丹倫娜牽制,孫豪要想無損獲勝,已經不容易了。

幸好小火的通形能擾**娜求救信號,讓一個個倫娜海牛群找不到援軍,要不然,孫豪早就被包餃子了。

同時,隨著深入,陰鐵的品級越來越高。

最近一個海牛巢穴之中收穫的陰鐵,已經無限接近萬年,有理由相信,下一個更深處的海溝之中,孫豪就會有希望獲得萬年陰鐵。

但是,連續找到幾塊陰鐵之後,孫豪發現,萬年陰鐵怕是並不容易獲得。

孫豪手中所得陰鐵,始終差了一線。

孫豪的深度甚至是稍稍超過了五千丈,但是,找到的陰鐵,依然不足萬年。

孫豪心中,逐漸有點明白,或許,正如修士破極有難關一般,千年陰鐵要化為萬年陰鐵並不是年份達到即可,而是必須有一些特殊機緣才行。

難道,自己真的只有拿千年陰鐵煉製須彌凝空塔嗎?

超過五千丈的深處。

取出補天盤,不甘心的孫豪注入青帝木丹石胎長生真元。

青色指針按慣例,很執著地對孫豪本體指去,然後,才在孫豪的要求下,重新選擇一個方向定位。

沿著指針的方向,孫豪和小火潛了下去,在一面平靜的海溝壁前。找到了指針指向的方位。

然而。當孫豪拋開海草。開始掘海壁挖取陰鐵之時,周圍的海溝壁,一大片的海溝壁劇烈的抖動起來。

孫豪心中猛驚,一拽小火,急速上升。

幽暗的海水之中,湧起一陣渾濁的海水,然後,一對明亮的足有幾間房子那麼大的兩隻眼睛睜了開來。

一雙巨大的魚眼。充滿了智慧,滄桑還有孤獨的巨大魚眼,睜開了,目不轉睛,看著孫豪和小火。

孫豪心中咯一跳。

好大一條魚,隱藏好好的一條魚。

還有,好一雙靈性好像能說話的雙眼。

大魚的實力深不可測,以孫豪的神識,在它沒有動作以前,居然都把他當成了普通岩石。都沒有發現絲毫異常,其潛伏的能力十分可怕。

大魚的體型也龐大無匹。趴在海溝之上,如同一面巨大的麵餅,覆蓋幾十里方圓。

不知為何,孫豪雖然驚擾到了大魚,但大魚並沒有第一時間攻擊孫豪和小火,只是睜開了魚眼,一言不發,一動不動地看著孫豪和小火。

漂浮在海水之中,孫豪探查不出大魚的具體實力,心中驚疑不定,大魚沒動,孫豪也沒動,當然,大魚看了過來,孫豪也毫不示弱地看了過去。

四隻眼睛,通過海水,目光交織在了一起。

孫豪好像發現大魚笑了,雙眼之中出現了笑容。

孫豪感覺,好像有個歷經滄桑的儒者註釋著自己,對孫豪的到訪表示欣慰和高興,耳邊也好像聽到有人在喃喃自語地開始講述故事。

「我是一條魚,一條孤獨的魚。

躺在海溝之中,我感到了自己的孤獨。

身邊沒有一個同伴,我感到孤獨;我沒有伴侶,沒有兒女,我感到孤獨;我不知道我的根在那裡,我感到孤獨……

我是一條魚,一條孤獨的魚。

我不知父母是誰,我也忘了我出生的海域。

我曾經崇尚自由,我曾經遨遊四海。

我曾經追逐過浪花,我曾經徜徉過暴風。

我自由自在,我曾經以為,寬闊雄壯的大海就是我的家。

我曾經以為大海中的魚就是我的兄弟姐妹。

然而,當我真正安歇下來后,我發現自己除了是一條魚,一條孤獨的魚兒之外,一無所有。

我害怕孤獨,害怕自己不知不覺成為大海中的淤泥。

我害怕孤獨,害怕自己成為淤泥之後,沒有哪怕任何一條小魚兒記得過我的存在。

躺在海溝之中,不知道多少年,除了孤獨,依然是孤獨。

我是一條孤獨的魚。」

一雙智慧而滄桑的眼睛,一條孤獨而迷茫的大魚。

跟大魚對視,孫豪好像也回想起來自己的修鍊道路。

自己的一生,跟這條奇怪的孤獨的大魚何其相似?

蘭林鎮,曾經的小鎮,已經藏在了記憶深處。

父母雙親已經駕鶴西去,慢慢的,忘了他們的音容笑貌。

兒時開始,自己就入仙門修行,如同大魚在四海之中遊盪一般,自己不也是四處奔波,博浪而行?

那麼,有朝一日,自己會不會也跟孤獨的魚兒一樣,成為一個孤獨的人。

魚兒的孤獨是因為它沒有一個家,或許,它悠長的生命之中,忘了自己曾經的家在何方,忘了回家的路,甚至是可能曾經的家已經容不下它龐大的身軀。

修士一生,跟這孤獨的魚兒又有何兩樣?

苦苦求索,苦苦修行。

功成四顧,身邊儘是陌生人。

滄桑之後,只有孤獨。

看著大魚的雙眼,孫豪心中逐漸也明白過來,說是孤獨,實為迷茫。這條生命悠久的大魚或許如同昔日的有熊老祖一般,陷入了圓缺之道的迷茫之中。

或許,任何人或者魚類驚擾到它的沉睡和思考之後,都會看到它的一雙眼睛,都會聽到、體會到它的孤獨。

但是後面會發生什麼,就真的很難說了。

或許,大魚會大嘴一張,吞了孫豪和小火,也或許。大魚會閉上雙眼。自己繼續思考沉睡。讓孫豪和小火自生自滅。

第一次,孫豪覺得自己闖蕩大海還真是無知者無畏。

茫茫大海不知道孕育了多少物種,億萬年來,不知道有多少大魚一般的存在在大海之中縱橫,自己一個金丹修士,要想在大海橫行,卻是有點早了。

想一想,孫豪就有點汗顏。

也難怪宗門的元嬰修士們很少前來南洋狩獵。也難怪元嬰老怪們越老越膽校

無他,修為越高,越是知道自己的不足,越是知道強中更有強中手,越是小心翼翼,謙虛謹慎。

看著眼前的大魚,孫豪心中有了一個明悟,通常情況下,大魚一樣的存在,是不會為難小輩的。

但是。孫豪還想著大魚體內的萬年陰鐵呢!!

如果不想辦法,怕是孫豪想都不想。

大魚的實力不知達到了很等高度。但從大魚身上,孫豪好像看到了不醉老人的影子,也就是說,大魚很可能是跟不醉老人一般的強悍存在。

要想得到萬年陰鐵,動手強搶是行不通的。

那麼,換個思路?

交流交流?讓大魚自己把萬年陰鐵吐出來?

孫豪看著大魚的雙眼,努力開動腦筋,自己需要怎麼做,怎麼說,才能換回萬年陰鐵呢?

大魚的雙眼之中,閃過一絲訝異聲色,露出絲絲笑容,但也不動聲色,依然看著孫豪。

半響之後,孫豪看著大魚的一雙大眼,傳遞出一股意念:「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大魚的孤獨,大魚的迷茫,孫豪無從解起。

孫豪的修為不到,對修鍊的體悟也不是很深,實話說,壓根就不知道怎麼解決大魚的問題。

但是,死馬當做活馬醫,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有熊老祖留下的闕語扔出來。

有熊老祖飛升之前留下的東西,想必會有些作用。

再說了,大魚乃是海中霸主,還真不一定聽說過有熊老祖的闕語,說不定就會被自己矇混過關。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時古難全?

大魚的雙眼之中,閃過一絲很意外的神色。

沒想到年輕的人族修士居然給出了自己一個答案,而且,此答案雖然跟自己的狀態不對路,但是居然也有其自身的大道道理,觸類旁通之下,或許會對自己有所幫助。

看到大魚的雙眼之中出現若有所思的神色,孫豪精神大振,再度傳出一股意念,開始侃侃而談:「遠古有大能,欲造萬仞之山,然功至九千九百九十九仞,嘎然而止,此為何哉?」

大魚雙眼猛地一縮。

如果說,孫豪前面的話還是晦澀不明的話,那麼現在,孫豪實例的出現,必然就給它有更大的幫助了。

雙眼一亮,大魚傳遞過來一股意念:「說說,為何如此?難道是那天道壓制不成?」

「立……」孫豪正準備開口說出 「立地過萬」的答案,驀然心中一動,福至心靈地說道:「此理卻得前輩自行去悟,悟通則萬法皆通,迎刃而解。」

「哦?」大魚的雙眼露出很意外的表情,旋即,雙眼一閉,好像在思考什麼。

孫豪面帶笑容,好整以暇,實際是有點忐忑地看著沉默的大魚。

大魚閉目沉思,盞茶功夫之後,雙眼睜開,眼神之中傳來一股悠悠意念:「嗯,不錯,相通你的問題,對我會有很大幫助,那麼,小傢伙,你驚擾我的睡眠,所為何來?欲要挖掘何物?」

孫豪微微鞠躬,手腕一振,出現一塊千年陰鐵,傳出一股意念:「魚前輩,晚輩煉製法寶尚缺萬年陰鐵一塊,求前輩賜寶。」

看看孫豪手中的千年陰鐵,大魚明白過來,雙眼之中,露出絲絲笑容,身體稍稍一抖,一個黝黑的鐵糰子慢慢升了起來,飄向孫豪。

孫豪接住黝黑的鐵團,心中湧起一陣驚喜,雙手一拱,恭敬地說道:「謝謝魚前輩賜寶。」

大魚眼中露出絲絲笑意,湧出一股意念:「本座魚不孤,小友,你那靈寵不錯,好好培養,當是一大助力。」

說著,大魚看了孫豪肩頭的小火一眼。

小火在孫豪的肩頭微微發抖,膽怯地趴在了孫豪的肩頭,一動不動。

大魚露出一絲好笑的表情,雙眼看向孫豪:「小友,六千丈海淵不要隨意進去,裡邊有個小傢伙脾氣很暴躁,嗯,下面有個牛群倒是可以去看看,說不定會有一些意外的收穫。」

孫豪拱手道謝:「謝謝不孤前輩,孫豪明白了。」

魚不孤巨大的雙眼緩緩閉上,龐大的身軀再度緩緩沉在了海溝之上,一動不動,任憑各種魚兒在它的身上穿梭築巢。

孫豪恭恭敬敬施禮,壓抑著內心的興奮收起了萬年陰鐵,這才帶著小火,按照大魚所指的方向,開始下潛。

六千丈,孫豪倒是真的不打算進去那麼深。

魚不孤所說的脾氣暴躁的小傢伙,不是大王巨眼魷就是八足變形霸王章,以孫豪目前的修為,在這海溝深處,只有被虐的份,還是不要去惹它們的好。

孫豪的目標只是萬年陰鐵,海寶牛黃已經是意外收穫,孫豪並不是貪得無厭之人。

魚不孤說前方會有收穫,那就絕對不會錯了,怎麼著也得前去看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