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六九章 即將月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九章 即將月圓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落月沉餘影,夜鷹流暗光。鏖戰通宵,落月西沉時,巨大的夜鷹化為一道暗光,隨著空中明月消失無蹤。

激烈的戰場,硝煙平靜。

海面上,海戰餘波盪漾,轔轔朝暉之中,反射出柔和的光芒。

海船甲板上,修士們盤膝而坐,打坐恢復。

一夜激戰,不少修士都消耗一空。

大戰稍息,正在恢復狀態。

一夜大戰。

統計結果很快出來。

一夜下來,三神船隊僅僅是滅殺了不到千隻夜鷹。

而三神船隊之中,隕落修士也達到了二十多人。

倒是風雲號霸海神舟範圍之內的修士,隕落極少,有一名修士隕落還是因為此修士見獵心喜,跳出了神舟保護圈,衝進了海面,返回不及而被夜鷹圍擊致死。

海面上,不少修士遺體擺在了甲板之上。

三神號修士肅然而立,垂首道別。

混跡南洋,生死存亡只在一念間。

二十多名隕落修士,如今甲板上,不過十人遺體。

將軍難免陣前亡。

今日別人隕落,很可能明日就是自己。

修士們心有戚戚。

藍國純垂首盤坐在白頭海雕背上,白頭海雕高傲的頭顱也垂了下來,一如在哀悼修士。

鍾麗娟脆聲唱到:「兒女情,且拋卻,瀚海志,只今決。手提三叉戟,身佩白玉,飢啖海獸頭,渴飲海獸血……」

三神號上,修士們齊齊低沉地唱起了海神歌:「落葉蕭蕭,壯士血熱,寒風如刀,悲歌聲切……」

悲歌聲中,獨眼浩三高聲喝道:「兄弟們好走,送行。」

三神號修士,包括風雲號修士齊齊垂首。

獨眼浩三大手一揮,甲板隕落的修士齊齊飛向大海。撲通撲通聲中,落入大海之中。

跟獨走南洋的風雲號有所不同。

三神號船隊由很多海船組成,混跡南洋之中,為了提振士氣。為了增加船隊榮譽感,鍾麗娟自編了「海神歌」。

每遇大戰,三神號修士高歌而起,慷慨而戰,平添幾分豪氣。

同樣是葬身大海。

歌聲之中海葬。和無聲無息隕落大海之中,意義截然不同。

三神號航行南洋十多年,已經形成了獨特的風格。

每當有修士在海戰之中隕落之後,三神號都會為其舉行海葬,歌聲之中,緬懷修士,回憶蟄笪宗的點點滴滴,堅定道心,形成合力,又有一些獨特的效果。

看著三神號修士神態莊嚴的肅然海葬隕落修士。桅杆上肅立的孫豪不由想起了昔日青雲門對決五行魔宗的戰常

戰場之上,兩宗修士也是高唱戰歌,為宗門而戰。

歌聲之中,有多少如同旭日劍彭琳一般的熱血男兒慷慨赴死。

不過,孫豪怔怔地想到,今日今時,或者是再過去一些歲月,又有幾名修士會記得曾經的熱血?

如不是此情此景勾起了孫豪的回憶,彭琳差不多已經隱藏到了孫豪的記憶海底。

心中謂然一嘆,孫豪也隨著三神號修士低沉地吟唱起來:「落葉蕭蕭,壯士血熱。寒風如刀,悲歌聲切……」

夜於一夜。

三神號隕落修士二十多名。

白天暫時歸於平靜。

但是,每名修士心中都知道,接下來,每一個夜晚。必將都有一場血戰。

夜鷹此時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養精蓄銳,它們一定會隨著明月的出現,再度化身巨鷹,抵擋三神號的入侵。

金丹修士簡單交流了幾句,三神船隊就地休整。

修士們以海船為單位,總結第一夜海戰得失。為今夜即將到來的血戰做準備。

海空之中,三頭白頭海雕高高飛起,穿入雲層之中。

藍國純把它們派出去偵查,一來看看夜鷹島群是不是還有其他強悍的敵人;二來也希望能找到夜鷹的落腳之地。

如果能在白天發現夜鷹群落,能在白天發動進攻,戰局一定就會大利三神號。

夜空,明月之下的夜鷹,借用了自然偉力,戰力倍增。

避實就虛才是最理想的戰鬥。

只不過,想來夜鷹白日間隱藏很好,要想發現它們並不會很容易。

白頭海雕也不知能否有所發現。

孫豪也返回了自己的修鍊室。

夜鷹離去之時如同暗影流光,速度極快,好像是悄無聲息地落入了大海之中,孫豪也沒能準確找到夜鷹消失的方位。

倒是也幫不上藍國純。

現在,孫豪的第一要務還是抓緊時間餵飽體內的須彌凝空塔。

要不然,孫豪的實力始終會發揮不出來。

現在的戰局倒是影響不大,但是一旦遇見真正的危機,真正的大戰之後,哪怕是有金李兩位修士相助,孫豪也很難保持得住風雲號的霸海神舟狀態。

白天就在各自修鍊的過程中一晃而過。

很快,夜晚來臨。

一輪皓月升空。

暗影流光再度出現。

夜鷹再度形成了一副「海上明月飛鷹圖」。

血戰再起。

一戰又是通宵。

是夜,適應了夜鷹戰鬥方式,修士損失少了許多,僅僅隕落了七八名修士。

但是同樣,夜鷹的損失也少了許多,統計表明,一夜戰罷,真正被擊落的夜鷹也不過兩百多隻。

早上,再度簡單的海葬之後,船隊恢復了平靜,修士們各自抓緊時間修鍊恢復。

第三夜,血戰如期到來。

是夜,夜鷹的攻擊強度稍有不足,沒有修士隕落,而夜鷹的消耗也很少。

只不過,明月西沉之時,看著空中的一輪明月,藍國純臉上的神色是越發的嚴峻起來。

幾乎是同時。

孫豪也想起了一種可能,看看空中越來越豐滿的明月,心中湧起不好的念頭。

情不自禁,孫豪看向藍國純。

恰巧藍國純此時也看向孫豪的方向。

看到孫豪的眼神,藍國純怔了怔,心中想到:「沉香真人雖然實力較弱,但眼力卻也了得,想來他也發現其中關鍵,哎,就是他實力實在是不夠看,要不然,船隊就不會如此艱難了,希望過得幾日,他的霸海神舟依然能頂得住夜鷹衝擊。」

夜鷹借月而戰。

那麼夜鷹的戰力會不會跟明月的陰晴圓缺有關?

最近幾個夜晚,明月高懸但並不是豐盈狀態。

過得幾日,月圓之日,夜鷹會不會戰力大增?

可能性很大。

孫豪想到了,藍國純也想到了。

第二日,孫豪發現,藍國純神態嚴肅了許多,給三隻白頭海雕交代搜尋任務的時候,也慎重了許多。

如果不能在月圓之夜前找到夜鷹落腳之地,等待三神船隊的就將是一場血戰。

接下來兩夜,夜鷹依然會隨月而現,但是,其攻擊強度依然不大,更多的試探性進攻。

孫豪可以肯定,夜鷹的試探其實就是等待,等待合適的戰機,等待月圓之後,一舉擊潰人族入侵者。

看到藍國純越來越嚴峻的神色,鍾麗娟明白過來。

後來,獨眼浩三也在皓月西沉之時,恍然大悟一般大聲嚷嚷道:「娘的,該不會這群畜生在等待月圓之夜吧……」

大陸的明月,月中而月圓。

距離月中不過三兩天而已。

三神號上,備戰態勢頓起。

風雲修士同樣在心態輕鬆地備戰。

三神號修士們認為風雲修士是一群沒見過大海戰的土鱉,認為風雲修士在盲目樂觀。

但是,風雲修士不覺得夜鷹能突破有沉香真人坐鎮的風雲號。沉香真人一直低調,低調,但是真正的實力一定會讓所有修士大吃一驚。

目睹過孫豪逆天戰績的風雲修士對孫豪充滿信心。

孫豪卻是眉頭緊鎖。

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

如今的狀態之下,孫豪還真的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擋得住月圓狀態下的夜鷹襲擊。

如果擋不住,豈不是辜負了風雲修士的信任?

如果當不住,對自己充滿信心的風雲修士措手不及之下,也不知會遭受到多大的損失。

孫豪心中暗暗著急起來。

早知道會是如此情況,孫豪就不該匆匆忙忙煉製須彌凝空塔了。

修士任何時候都大意不得埃

又一次,巨鷹丟下幾巨屍體,隨月隱去。

藍國純看著無限豐盈的明月,若有所思。

獨眼浩三突然看向不遠處的孫豪,揚聲說道:「沉香真人,明日月圓,浩三有一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孫豪微微一笑:「浩三真人但說無妨。」

獨眼浩三仰天哈哈一笑:「我看風雲號上,實力較弱,怕明日很難擋得住飛鷹一擊,要不,三神號給你支援兩名金丹可好?」

這是信不過沉香真人,信不過風雲號埃

不少風雲修士,甚至的金李兩位真人臉上都稍稍難看,喻不欲臉上甚至是出現憤慨神色。

孫豪微微一笑,從善如流地說道:「如此倒是也好,沉香正想向藍真人求助呢。」

藍國純點點頭,對孫豪說道:「今夜的確有場惡戰,大家都是為戰鬥負責,沉香能如此想,很好,那麼沉香,不知風雲號是否還需要其他幫助,兩名金丹是否足夠?」

孫豪稍一沉吟,開口說道:「如此沉香也就不客氣了,沉香此次出門倉促,身上所帶儲備不足,不知藍真人能否支援一點補充真元的靈丹?」

藍國純臉上微微愕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