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七零章 血月凶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零章 血月凶鷹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修士出門,身上必備靈丹。請大家搜索看最全!的

通常情況下,修士只要稍微富足一些,只要稍微明白一些,真元丹儲備就不會少。

孫豪孫沉香身為青雲門金丹真人,居然求助真元丹,還真是讓藍國純好一陣意外。

煉製須彌凝空塔,孫豪一朝回到了解放前。

須彌凝空塔吸得太猛,他身上的真元丹早就消耗一空。而且,煉製真元丹的資源也早就消耗一空,孫豪超絕的煉丹術也沒有了用武之地。

孫豪不得不求取一些真元丹,有了真元丹,孫豪才能在關鍵時刻,爆發出部分實力。

求真元丹,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藍國純稍稍意外,但馬上回過神來,隨口問了句:「需要多少?」

三神號脫胎於蟄笪宗,宗門實力不弱,自有煉丹術傳承,真元丹還真的不缺。

孫豪微微一笑:「多多益善。」

藍國純又是稍稍愕然。

真元丹不是糖豆子,一定時間內吃得太多會產生抗藥性,丹藥效果會大減。

而且,是丹三分毒,無論何種靈丹,吞下肚子都會有一些藥性沉澱在修士體內,形成藥毒。

葯毒達到一定程度,必然會對修士修行產生不利影響。

是故,如果可以,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修士一般不會把靈丹當成糖豆子嚼。

但現在,孫豪蹦出一句「多多益善」,不由讓人懷疑孫豪是不是把真元丹當成了糖豆子在嗑。

獨眼浩三哈哈大笑:「沉香真人,你真是有意思,哈哈哈。」

孫豪臉上稍稍赫然。

孫豪還是第一次向別人要修鍊資源,要的也是孫豪看起來並不值幾個靈石的真元丹。

要不是孫豪現在情況特殊。

要不是船隊即將面臨不可預測的戰鬥,孫豪還真不會開口。

鍾麗娟瞪了獨眼浩三一眼。

藍國純倒是沒問孫豪要這麼多的真元丹幹嘛,手一揚,扔出一個儲物袋,嘴裡告誡到:「沉香老弟,靈丹有毒。服用須謹慎,如無必要,請掌握好攝入的數量。」

孫豪笑了笑:「沉香理會的,多謝藍真人。」

孫豪體內有木丹和小火苗在。

兩大異種都能完全化解孫豪體內丹毒,孫豪服用丹藥也沒有抗藥性一說,對所謂的丹毒更是體會不深。

現在如此說,只不過是感謝藍真人的關心而已。

接過儲物袋。神識一掃,孫豪心中不由大定。

藍國純出手大方。儲物袋裡,放了幾排,五十多隻玉瓶,每隻玉瓶之中,真元丹不少於十顆。

如此多的真元丹,足夠孫豪應付一陣子了。

三神號上,也迅速派過來兩位中年真人,一名藍鳴,一名木西。俱都是金丹初期修士。

孫豪讓金李兩位真人教授他們風雲號上的陣法防禦方法,自己卻一頭撲進了修鍊室,加緊修鍊,一刻不停給須彌凝空塔補充真元。

須彌凝空塔一日沒吃飽,孫豪的實力就一日不能解放。

從小章魚的表現來看,原始島域不會太簡單,孫豪還真對自己的狀態不放心。

現在。孫豪只期望自己能早日餵飽須彌凝空塔。

當然,月圓之前,須彌凝空塔是不可能餵飽的了。

橘黃色的太陽西沉。

而孫豪體內的須彌凝空塔依然沒有半點吃飽喝足的跡象,孫豪緩緩收功,飄身立在了風雲號甲板之上,看向大海落日。夕陽西下。

天空之中,好像還有火燒雲一般在熊熊燃燒。

夕陽明顯已經降落在海面之下,但是,天空居然還是一片血紅色。

不僅僅是夕陽落下去的地方有紅色餘暉。

更關鍵的是,明月升起的地方,也是血紅一片。

居然是血紅色的月亮,南洋大海。海面上的滿月,居然是血紅色。

看到血紅色的月亮,三神號也好,風雲號也好,修士們齊齊湧上了很不好的念頭。

今夜,怕是麻煩了。

血月逐漸升起。

海面和天空不再是一片藍色,而是籠罩在了層層凶厲氣息的血色月光之中。

海面暗影流動,夜鷹如期而至。

很快,血月之下,出現一隻巨大的,神態威猛猙獰,批著層層血色光輝的兇惡巨鷹。

前幾日夜晚,每日間,夜鷹都會形成「海上明月飛鷹圖」,飛鷹在明月之下,神駿而威猛。

但是今天,出現在海面上的卻是:「血月凶鷹圖」,海面上,灑落血色光輝,讓人心神搖曳。更讓人心驚的是血月之下的凶鷹。

前幾日的飛鷹,鷹目若隱若現,但凶鷹鷹目卻是通紅如血,惡狠狠地盯著船隊修士,每個修士都有被惡鷹盯住的錯覺。

鷹喙、雙爪上血光閃閃,不停地微微抖動,似要擇人而噬。

尚未開展,血月凶鷹圖已經帶給船隊修士無比兇殘的感覺。

膽小的修士目睹凶鷹的一顆,雙腿已經在不自覺的微微顫抖。

凶鷹托著血月,緩緩升空,修士目光之中,越升越高。

船隊所有修士如同繃緊的弦,大戰一觸即發。

「咯……」凄厲的,如同貓頭鷹的叫聲響徹海面。

叫聲如同是總攻的號令一般。

戾叫聲中,凶鷹雙目之中凶光一閃。

巨大的雙翅猛地一扇。

一隻只神態凶厲,巨大無朋的血鷹,好像是凶鷹的化身一般,從血月之下,狂沖而出。

呼嘯聲大作。

血腥氣逼人。

血眼之中似有血光流動。

不知道是實體還是血色月光虛像,一隻只巨大無朋的血鷹向著船隊撲擊了過來。

現在的攻擊,今夜的第一次攻擊。

其聲勢就已經完全超越了前幾天的聲勢,血鷹來勢之猛,來勢之快,也是前幾日的不知多少倍。

雖然對月圓之夜的艱難早有預計,但是血鷹爆發的一刻,藍國純心中沒底起來。

如此厲害的攻擊強度,三神號能吃下嗎?如果把防禦重任交給風雲號,霸海神舟又能支持多久?

高空之中。三名三神號鎮守修士對視一眼。

藍國純沖鍾麗娟微微頷首。

女神號本身具備防禦能力,是三神號的盾。

尋常攻擊倒是也能防住,就是不知血鷹的攻擊能力會如何。

得到藍國純示意,鍾麗娟一聲輕叱,雪白衣衫飄揚,雙臂稍稍一振,女神號上修士們齊齊灌注真元。大陣啟動,婀娜多姿的女神手持一面黃色盾牌衝上天空。

黃色盾牌在空中一豎。急速飛迎而去,化為一面巨大的盾牌,擋住血鷹進攻的方位。

凶鷹扇翅,瞬間分出十二隻血鷹,龐大如同凶鷹本體的血鷹,凶厲撲擊而至。

女神號乃是三神之盾,戰技幻出黃色盾牌一面,抵擋血鷹的同時,也算是初步試探血鷹的實力。

的一聲。

天空之中。一隻血鷹跟女神之盾轟然相撞。

血鷹一擊而散,化為團團零散血光,如同雨點掉落下來。

三神號修士發出陣陣歡呼。

血鷹不過如此,一撞四散,女神之盾依然安然無恙,勢頭不減繼續應戰其他血鷹。

但是,馬上。修士們的歡呼聲嘎然而止。

散落的血光大量淋在了黃色的光盾之上,黃盾頓時如同血染一般,瞬間通紅如血,旋即,不等應戰到第二隻血鷹,通紅的盾牌已經在空中「轟」的一聲。轟然解體。

鍾麗娟臉上微微一沉。

好詭異的血鷹。

好詭異的血光腐蝕能力。

女神之盾居然只能擋住一隻血鷹就化為光點,足以讓三神號修士心驚膽戰的事實。

鍾麗娟眼神一縮,縴手一揚,空中婀娜女神雙手合十,空中盤膝而坐,嘴裡彷彿是念念有詞,飛迎了上去。

噗噗噗。一連三聲響起,三隻巨大的血鷹撞在女神身上。

巨大的撞擊氣流,激蕩起衝天巨浪。

海浪咆哮,如同雷暴雨即將來臨。

三隻血鷹俱都被女神強力撞散,但是,散落的血光依然大部分附著在了女神身上。

潔白高貴,散發白光的女神虛像頓時被沾染成一片血紅。

三隻血鷹的力量已經超過了女神虛影的承受範圍,女神虛影搖晃了幾下,在空中轟然解體,化為光點,返回了女神號。

女神號出手,女神之盾完全一擊,居然都只當下四隻血鷹。

空中,還有八隻巨大的血鷹接踵飛撲而來。

獨眼浩三一聲大吼:「全體都有,備戰,喝。」

大喝聲中,斗神號上紅光閃爍,三神號修士俱都渾身一震,鬥志昂揚,摩拳擦掌,準備對戰血鷹。

孫豪的霸海神舟只能保護一定範圍,血鷹殺來,就算孫豪擋住了部分方位,但巨大的血鷹殺來,不在霸海神舟狀態下的海船少不了會惡戰一常

風雲號的霸海神舟能支持多久,也真的是很難說。

海神號上,三叉戟亮了起來。

攻擊也是防禦的一種。

三叉戟出手,不知又能擊落幾隻血鷹。

足下一頓,身上青光閃爍,孫豪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各位道友助我,我們擋他一檔。」

相比三神修士,風雲修士居然沉穩了許多。面對大戰,絲毫也不慌張,沉著而有條不紊地給風雲號灌注真元,為風雲號即將發動的海船技提供能量。

前來支援的木、藍兩位真人也不由暗自點頭。

風雲號修士的表現的確是可圈可點,一點也不怯常

當然也很可能是無知者無畏,傻大膽傻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