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七二章 寶塔一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二章 寶塔一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鼓角雄海陣,飛鷹入戰常流膏浸甲板,濺血染鋒鋩。

血月凶鷹向三神號船陣發起了一波又一波攻擊。

三神號,風雲號輪番出擊,帶領船隊擊退一波又一波凶鷹。

凄厲血光之中,通宵鏖戰。

一夜血戰,船隊隕落修士不下三十,減員超過了第一夜。

一夜血戰,三神號修士重新認識了風雲號,重新認識了孫豪孫沉香。

一夜裡,霸海神舟成了船隊最堅固的壁壘。

女神盾也好,海神戟也好,防禦小個血鷹的效果都不好,只有霸海神舟,每每能扛住大部分小血鷹之後,才會因為沉香真人修為不足而縮了回去。

一夜之中,沉香真人多次吞服真元丹強行提升修為,激發霸海神舟,也得到了三神號修士們內心感激。

不管怎麼說,拋開修為不談,沉香真人的努力大家看在了眼中。

要不是沉香真人如此努力,要不是霸海神舟很勉強很勉強扛住了大部分血鷹,三神船隊的孫豪,絕對會提升一倍不止。

一夜下來,被孫豪納入霸海神舟本陣的修士再度得到了最好的庇護,實現了零隕落。

只有幾個貪功修士殺出本陣受到了輕傷。

最艱難的一夜,總算是穩住了。

馬上就要過去。

血月逐漸西沉。

眼看就要落入海面之下。

血鷹也在慢慢地開始黯淡,正在化為流光消失。

看到即將消失的血鷹,孫豪心中暗自一動,一把真元丹塞進嘴中,腳下青光一閃,導入船體。

風雲號修士齊齊大喝,不用孫豪吩咐。也導入自己的真元。

風雲號上,孫豪腳下的主桅杆,開始閃爍青光。

幾乎同時,海神號上,藍過純身下的桅杆上,也亮起了海藍色光芒。

兩位真人也同時發現了對方的動靜,相互對視一眼。

孫豪微微一笑。對藍國純點了點頭。

藍國純眼中露出絲絲驚訝神色,也對孫豪點了點頭,率先發動,嘴裡一聲暴喝,一把巨大的藍色三叉戟出現在海神號上空。

空中稍稍一頓,三叉戟猛地脫船而出。迅如閃電,激射血月凶鷹。

三叉戟去勢如電,直指凶鷹血紅色的右眼部位,急插而去。

風雲號上,一隻青光大海矛出現在了孫豪足下。

孫豪並沒有第一時間驅動海矛,而是手腕一振,手中出現一塊海寶牛黃。

手中用力一捏。海寶牛黃化為粉末,灑落在海矛之上。

青光上披上了一層金光。

風雲號修士齊齊大吼:「無雙海矛,無雙海矛……」

孫豪腳下用盡,輕輕一催。青光長矛也破空而出,緊隨三叉戟之後,也殺向空中血月凶鷹。

直指凶鷹左眼。

孫豪並不是完整狀態,發出的也不是最強狀態的「無雙神矛」,不過「無雙海矛」而已。

風雲號本船修士只認為沉香真人不欲出風頭,自然也不會認錯。

但就是這樣,風雲號的表現也再度大出了三神號修士的意料之外。

沒想到。風雲號除了霸海神舟防禦頂級船技以外,還有「無雙海矛」攻擊頂級船技。

一攻一防,風雲號好是了得。可惜沉香真人修為不足,要不然。風雲號的實力怕是就不弱海神號多少了。

血月隱去,凶鷹遁形的前一刻。

「噗」,三叉戟電擊而至,擊中凶鷹右眼。

凶鷹仰天一聲戾叫,好像受到了重創一般。

緊接著。

「噗」,無雙海矛也準確無誤擊中了凶鷹左眼。

凶鷹輕輕地好似悶哼了一聲,感覺就是此一擊,它受到的傷害少了許多。

前後兩擊重擊,尤其是三叉戟一擊,直接讓凶鷹搖搖欲墜。

正如孫豪和藍國純判斷的一般,血月將盡之時,乃是凶鷹最弱之時,兩種攻擊的降臨,終於是恰到好處地擊潰了凶鷹。

凄厲凶戾的叫聲之中,凶鷹轟然解體,好像有不少夜鷹從空中掉落海面,消失不見。

藍國純足下一踩,白頭海雕載著他急沖而出。

鍾麗娟和獨眼浩三也一踩白頭海雕,三人高高飛起,追擊夜鷹。

如果能順藤摸瓜,從掉落海面的夜鷹身上找到夜鷹巢穴,在白天開闢戰場的話,三神船隊就必然會獲取到戰鬥的主動權。

孫豪足下騰空,也準備追擊而去。

驀然,孫豪心中一動。

體內傳來很異常的感覺。

身體頓了頓,孫豪臉上露出絲絲異樣表情,開口對風雲號上的極為真人說道:「各位道友,沉香一夜戰鬥,消耗頗大,急需恢復,風雲號上,兩位多操心。」

金李兩位真人對望一眼,能看到彼此眼中的狐疑神色,但還是飛快地說道:「沉香大人且去無妨。」

兩位前來支援的金丹,也含笑點頭,示意孫豪便宜行事。

孫豪點點頭,足下一擺,鑽入了自己在風雲號上的修鍊室內。

凝神靜氣,盤旋坐下。

孫豪開始感悟自己身體之內的變化。

一夜大戰,孫豪為了能保持部分戰力,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吞服真元丹。

但實際上,大部分真元丹煉化之後化為的真元,已經被須彌凝空塔毫不客氣地給吸收跑了。

真正為孫豪所用的真元數量不到三成。

大量的真元丹落肚,結果就是一夜下來,孫豪丹田的須彌凝空塔終於是吃飽了。

寶塔第一層的大門之內,產生了一股吸引之力,但不再吸取真元,反而是在吸取孫豪本體進入。

修鍊室內,孫豪剛剛盤旋坐下。

身體微微一晃,孫豪已經消失在了室內。

稍稍定神,孫豪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了須彌凝空塔內。正在了塔中塔第一層的入口之處。

入口處有淡淡的吸引之力,好像也是寶塔在期待孫豪的進入。

寶塔門口,孫豪稍稍頓了頓,心中湧起絲絲期待和忐忑。

費勁九牛二虎之力,耗盡資財煉製而成的須彌凝空塔究竟會不會物有所值,馬上就見分曉。

孫豪心中,竟然有著淡淡的擔心。擔心僅僅只有第一層實體化的寶塔會讓自己大失所望。

或許,寶塔第一層只是基矗

或許,海量資源只是為寶塔打牢根基。

稍稍一頓,孫豪臉上露出淡淡笑容,抬步跨進了寶塔第一層。

入目,寶塔第一層裡邊首先看到的是一個小小的葯園。

葯園不大。僅僅只有半畝大小,有孫豪都不甚了解的陣法籠罩,裡邊居然還生長著一些靈藥。

認真觀察,孫豪分辯出來,靈藥居然是自己已經投入到須彌凝空塔之內的一些靈藥類型。

不過,自己投入的靈藥都是成熟體,而現在。葯園之內的靈藥都還是幼苗。

成熟體換幼苗!

怎麼看怎麼覺得不合算。

再說,須彌凝空塔內的空間面積已經一再擴大,正中寶塔之內出現如此葯園實在沒有太多必要,外面有更加廣袤的空間。足夠孫豪開闢不知道多少葯園靈田的。

除非,塔內葯園有什麼特異之處。

現在,孫豪對須彌凝空塔的掌控還很一般,葯園就算有妙用,也得慢慢去摸索。

葯園旁邊,就是如同孫豪在風雲號船艙一般的幾間房子了。

看著幾間房子,孫豪心中不免有點失望。

寶塔第一層。沒有任何寶光流轉,孫豪也沒有感到任何奇異之處。

幾間房子看起來也很是普通,外邊看不出任何異常。甚至是沒有看到類似葯園的陣法存在。

怎麼看都是幾間很普通的房子。

房門上有字。

古篆字。

孫豪一一看去,很快分辯出來。

「氣」、「煉」、「靈」、「葯」、「」。

四間房。

淡淡的牽引之力。吸引孫豪的力量,來自「氣」室。

孫豪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從字面理解,孫豪能知道其他三室分別代表了丹、器、符,但是,卻沒有分辨出「氣」、「靈」兩室代表了什麼。

從外邊來看,五間房沒有任何特點,盡顯普通。

想了想,孫豪向「氣「室看了過去。

此次是氣召喚自己進來,有沒有異常,進去自知。

走進「氣」室,孫豪推門而進。

進入門內,孫豪馬上感覺到渾身一涼,雙眼閃過絲絲訝異的眼神,氣室毫不起眼,但是僅僅只是普通房子大小的密室之內,居然有著密如液體在流動的靈氣。

行走其中,孫豪居然有陷身靈氣泥沼般的感覺。

液體一般的靈元不停湧入孫豪體內,滲透進入孫豪皮膚,奔向孫豪的丹田。

氣室的作用應該就是輔助修鍊。

應該就算營造一個高濃度的修鍊環境,輔助修鍊。

孫豪有了一個基本判斷,只不過,心中還是湧起淡淡失望。

要知道,為了餵飽須彌凝空塔,孫豪扔進來的飽含靈氣的資源何其壯觀,不說其他,就是真元丹,都足足是幾千顆,海量的資源砸下去,僅僅是讓自己多一屋子的液態真元吸收,好像有點得不償失。

一邊想,孫豪一邊盤膝坐下,凝神修鍊。

不管怎麼說,一屋子真元對孫豪的修鍊還是有幫助的,不修白不修。

孫豪自主催動之下,氣室之內,如同液態的真元蜂湧而至,化為長龍,被孫豪吸入丹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