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七四章 奇異寶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四章 奇異寶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氣室之內,密如泥沼的靈氣已經消失不見。,

房子上,古篆字「氣」的顏色也開始產生了變化,變化很明顯,孫豪一眼之下,就發現它跟自己進來之前有很大的不同。

孫豪清晰記得,一年前,自己進來修鍊之時,字的顏色是白色的,而且是閃動著光芒的,但是現在,整個字體大多變成了灰色。

除了尚有一點點字體依然白而發亮之外。

大部分字體變成了灰撲撲的,沒有絲毫光澤的樣子。

變化意味著什麼,孫豪不得而知,只能日後慢慢研究。

當務之急,孫豪是要出去看看。

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經沉入了大海深處。

看看自己是不是依然在風雲號上。

而風雲號是不是已經變成了大海沉船。

不急不忙,孫豪步出氣室。

事已至此,著急上火也是於事無補。

不緊不慢,孫豪走出了寶塔一層。

神識一動,暗念一聲出去。

孫豪精神一晃,發現自己出現在了房間甲板之上。

自己依然在風雲號上?

孫豪心頭閃過一絲疑惑,旋即放開神識,打量周圍的環境。

孫豪神識之內。

風雲號甲板上,喻不欲正在組織修士清理甲板。

小火和小章魚正在甲板上嬉戲追逐,不少修士大戰之後,正斜靠在船舷之上,笑吟吟地看著小火和小章魚……

遠處,剛剛海葬了隕落修士的三神號戰船上,依然有著絲絲肅穆。

不少三神號修士嘴裡還在輕輕地哼唱著海神戰歌。

高空之中,三隻白頭海雕還沒有回返。

三神號修士甚至在議論「三神大人會不會找到夜鷹巢穴」帶領大家在白天開闢戰常

旭日剛剛升起,陽光照射在甲板上,溫暖而祥和,絲毫沒有正午之時的騰騰熱浪。

……

孫豪心頭,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晉級金丹中期,鞏固修為。

自己感知之中。時間絕對不少於一年。

但是現在,一切的跡象表明,夜晚的血戰剛剛過去沒有多久。

自己依然在風雲號上。

風雲號上修士甚至是沒有覺察到,自己本船之上。已經多了一名金丹中期修士。

為何會如此?

難道晉級金丹中期只是自己的錯覺?

孫豪沉入丹田,沉入識海。

仔細感悟,孫豪發現,的的確確,自己晉級金丹中期了。

丹海面積。識海面積比金丹初期也就是昨晚擴充了一倍。

金丹個頭大了一圈。

木丹、石胎還有小火苗已經回到了他們的老巢,但是他們本體、蘊含的能量無不標註著,他們也得到了十足的進步。

孫豪肯定自己修為提升了。

金丹中期,穩固的金丹中期。

那麼,錯覺是時間?

但那又怎麼可能?

金丹修士修鍊無歲月,突破和穩固修為的時間一定少不了。

如果沒有年許時光,自己怎麼可能完成得了晉級,怎麼可能穩固得了金丹中期修為?

孫豪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完成晉級,鞏固修為的時間。絕對不少於一年。

風雲號上,明明只過去幾個時辰。

自己在須彌凝空塔內居然修鍊了一年多。

很荒謬的感覺。

放出的神識掃視一番之後,收了回來,站在甲板之上,孫豪久久無語。

如此情形,孫豪幾年前經歷過一次。

在不盡烈焰之中,孫豪渡過許多年,然而出來之後,發現真實時間不過是幾個月。

也就是說,不盡烈焰的時間規則跟大陸有所不同。

回去后。孫豪查閱過大量資料,也得到了一定答案。

遠古有大能,能改變時間、空間法則。

有曰:「仙家一日,世間千年。」

出現時間差異的原因。是時間流速不同。

難道說,自己的須彌凝空塔居然有改變時間流速的功能不成?

孫豪想到了如此可能。

如果真是如此,孫豪感到自己真正是賺到了。

哪怕是耗盡所有資源,自己也大賺特賺了。

修士修行,最怕什麼?最怕就是壽元限制,最怕就是修鍊時間不足。

如果須彌凝空塔真的能改變時間流速。

那麼也就意味著孫豪憑空比別人多了許多的修鍊時間。

如此厲害的法寶。改變時間流速的法寶,在此之前,孫豪完全沒有聽說過。

也難怪須彌凝空塔的煉製會是如此艱難,所需資源又會是如此難得。

要不是孫豪身懷息壤,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完成第一層的煉製呢。

想到須彌凝空塔居然又會改變時間流速的功能。

孫豪站在甲板上,不由是心神搖曳,起伏難定。

以孫豪的道心,想到如此可能,想到如果屬實之後的強大威能,心中竊喜的同時,也不由驚疑難定。

此功能會不會真實存在?會不會只此一次?會不會有什麼限制?

想著想著,孫豪神識一動,再度來到了須彌凝空塔內。

很快,孫豪再度站在了「氣」室門前,看著依然有一絲髮亮字體的氣室,孫豪的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想了想,孫豪邁步,再度踏入「氣」室之內。

盤膝坐下,孫豪凝神靜氣,開始修鍊。

一日時間,轉瞬而過。

盤膝修鍊的孫豪突然感覺到身上猛地一震,雙眼睜開,發現自己已經被彈出了須彌凝空塔,盤膝坐在了風雲號的甲板之上。

放開神識感應一番。

發現外邊一切照舊,彷彿孫豪剛剛也就坐了片刻功夫而已。

而孫豪明明已經在塔內修鍊了整整一天。

想了想,孫豪內視丹田,開始觀察須彌凝空塔第一層。

重點是觀察「氣」室。

「氣」室大門緊閉,氣字最後一絲白光消失不見,整個字體都是一片灰撲撲的顏色,沒有了絲毫光澤。

跟孫豪的猜測如出一轍。

果然,氣字的白光和顏色就意味著改變時間流速功能的進度。

很可能。氣字完全點亮之後,孫豪就可以進入修鍊。

而氣字完全變為灰色之後,功能就會關閉,孫豪就會被彈了出來。

那麼。孫豪開始思索,不知道「氣」字完全點亮需要多久。

如果時間過長,毫無疑問須彌凝空塔的「氣」室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如果點亮時間間隔不長,毫無疑問,「氣」室的功能就堪稱逆天了。

不知點亮「氣」室有什麼條件?又會有些什麼辦法能加速點亮的進程。孫豪心中開始思索起來。

還有,孫豪的目光投向了其他幾個依然散發出白光的房屋,眼中充滿了期待。

氣室居然會是如此神奇。

那麼其他幾間房屋,還有外邊的小葯園會不會也有其他一些特殊用途呢?

如果有,又會是什麼呢?

孫豪心中充滿了期待,很想就此進去嘗試一番。

只不過,稍稍在須彌凝空塔內停留了片刻,孫豪遺閡⊥罰神識一動,從塔內退了出來。

目前並不是探索須彌凝空塔功能用途的有利時機。

一旦遇見「氣」室之內相同的欲罷不能的情形。那就糟糕。

孫豪估計,其他室絕對不會具備加速時間流速的功能,一旦纏住,怕就真的會誤事了。

須彌凝空塔就在體內不會跑,日後有的是時間摸索其功能。

孫豪搖搖頭,退了出來。

身體微微一晃,孫豪從修鍊室內出來,飄立在了風雲號上空。

喻不欲等修士馬上感知到了孫豪的出現。

喻不欲帶頭,仰慕十分,對孫豪躬身行禮:「見過沉香大人。」

孫豪微笑點頭。然後開口問道:「國純真人出去多久了?」

喻不欲稍稍疑惑了一下,但還是馬上回答到:「三位真人追擊而出,一直未曾回來。」

因為修士修鍊之中也能感覺到時間變化,喻不欲很自然以為孫豪問三位真人回來過沒有。是故有此一說。

孫豪笑了笑,不得已再次問道:「過去多久了?」

喻不欲眼中閃過絲絲疑惑,但還是馬上回答道:「不久,才一個多時辰。」

孫豪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和顏悅色地說道:「嗯。你們慢慢忙,我去支援幾位真人。」

說話之間,孫豪一招手,小章魚和小火躍上肩頭,肉身騰空,躍身而起,飛向高空,破開而去。

下方風雲號修士高聲呼喊:「恭送真人,祝願真人得勝歸來。」

孫豪空中疾飛,心中想到:「一個時辰對應一年,時間流速改變倒是很大,就是不知道多久能用一次。」

飛行一段距離之後,孫豪已經遠離了船隊本陣,前方只見一片蒼茫大海,大海之中,還有幾座島嶼。

三隻白頭海雕不知飛到了什麼地方。

三位真人不知有沒有找到夜鷹老巢。

孫豪不得而知。

站在空中,孫豪閉上雙目,身上真元激蕩,開始驅動石胎。

石胎正中心,微塵已經回來。

微塵既是息壤,須彌凝空塔煉製成功之後,微塵竟然返回了石胎。

當然,孫豪驅動微塵之後,馬上感應到了,自己跟須彌凝空塔整個塔內的大地取得了聯繫,好像是大地也成了自己身體的一份子。

同時,微塵傳遞出來強烈的渴望情緒,對土屬性靈物的渴望。

幾乎是瞬間,孫豪已經隱約感受到了周邊海域之中土屬性靈物的絲絲感應。

以往,孫豪體內息壤沒有煉製之前,對土屬性靈物的感應很被動,不會如此明顯。

但現在,須彌凝空塔應該有迫切的吸收土屬性靈物擴大塔內息壤也就是大地的渴求,影響到了微塵,放大了微塵對土屬性靈物的感應能力。

孫豪閉目,凝神分辯,然後,騰身而起,選准一個自己最懷疑的方向,最可能是自己預置分散在無雙海矛上的海寶牛黃的方向,激射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