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差3票,今日4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差3票,今日4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三神船隊意外獲得了三方對抗第一,也就獲得了很大的主導權。

藍國純,另外兩方各出一名金丹,三人在空中商議一陣,以藍國純的意見為主,拿出了一個行進方案。

三隻船隊在大海之中等距離排開,三神號居中,死神號和龍船一左一右,各自排好了船陣。

三隻船隊前方,各有一名金丹真人駕馭靈獸領銜,大喝聲中,緩緩,開始向古湫海域挺進。

三方達成了合作,共同開古湫原始海域。

但臨時的同盟關係到底能維持多久,還真是難說。

「古湫石蜿蜒,孤島松磊砢。鬼神駭犀炬,天地赫龍火」,深入古湫海域之後,船隊先感受到了古湫石蜿蜒的真正含義。

蓋南洋操舟者,不憚風濤,而畏礁石。

海域之中,依稀可見一片片黃色淺灘。

礁石全部藏於海水之下,但距離海面並不是很遠,對海船航行,尤其是體軀龐大的頂級海船造成了困擾,海船只能在很狹窄的礁石之間選擇航線迂迴前進。

三隻船隊,卻很難保持整齊的隊形,船陣之力很難揮了。

三名金丹真人神識全開,駕馭座駕在前方探查航道。

三隻船隊各分出一艘小海船在前方探路。

每探明一段航道之後,頂級海船帶領船隊,緩緩駛入。

隨著船隊逐漸挺進,海面之下的海礁石逐漸在修士神識之中展開了原貌。

一座座礁石,如同一座座城堡聳立在海底,形成了一大片堡礁。

孫豪心中迅閃過堡礁的資料。

堡礁一般在離海岸較遠的地方出現,多為珊瑚礁。

按照常規,堡礁之後,會有一個寬度幾公里至數十公里的水域。這個水域基本上被珊瑚礁圍著,修士稱它為瀉湖。

瀉湖又稱環礁湖、珊瑚湖,環礁內的水域或堡礁與大6間的水域。平面形態多呈環狀或馬蹄狀,有缺口與海洋相通,湖內風平浪靜,是優良的避風港。

通常情況下,堡礁自身的寬度從幾百丈到數里不等。但它完全連續的。有的地方有缺口,使瀉湖與外海相通,瀉湖裡面有時也會有暗礁,航行於堡礁瀉湖裡的海船,要特別小心,否則會觸礁沉沒。

古湫海域的堡礁跟其他地方相比。無論是礁石的密度,還是礁石的佔地面積都乎尋常。

一座座如同城堡一般的海礁,連綿不絕,絕對不止幾里,其寬度怕是達到了百里以上。

船隊緩緩前進,修士們已經高度戒備起來。

堡礁看似風平浪靜,毫無異常。但是南洋之中,看似平靜的海面,往往就暗藏了無邊殺機。

古湫島域乃是比較出名的原始島域,看似無害的堡礁。說不定就隱藏有兇悍的海獸。

三名金丹真人神識全開,嚴密監視,時刻注意著前方海域的任何動靜。

三艘前方開道的小海船也小心翼翼,一步三回頭,緩慢前行。

只是,航行數十里堡礁海域之後,異變突生。

沒有任何徵兆。甚至是金丹修士都沒有現任何異常的情況下。

死神號前方探路的小海船突然觸礁。

而且,觸礁的海船迅沉了下去。

沒等金丹修士回過神來。

幾乎是沒聽到修士的呼喊聲,小海船已經沉入海水之中。消失不叫。

三名金丹迅趕到出事現常

面面相覷地,他們現現場已經一片安寧。

除了少了一艘小海船之外。好像什麼都沒有生過。

海面之下,的確有一座堡礁。

但是堡礁看不出任何異常,也找不到小海船的任何痕。

万俟臧卑看看其他兩方修士,手掌一揚,沖堡礁揮出一掌。

轟的一聲,堡礁應聲而碎,礁石飛揚,四散開來,海水之中一片渾濁。

但是,三名金丹真人再次面面相覷地現,擊毀一座堡礁,露出一大片礁石海底,但是,消失的海船依然沒見半點痕。

一艘並不小的海船,就這樣徹底消失不見?

堡礁被擊毀,也沒見半點生物跡象。

找不到半點海船痕。

海船剛剛沉沒,跑去什麼地方了?

三位金丹修士滿心的疑惑起來。

沒等三位金丹修士搞明白海中變故。

另一邊,龍船正前方探路的小海船變故再生。

修士驚叫聲中,小海船瞬間沉沒。

三名金丹修士飛趕到出事現常

現場如出一轍的乾淨,沒有任何線索和現。

船隊不得不停了下來。

三神號開路的小海船不敢在前方久留,飛跑了回來。

情況不明,單獨探路就是死路一條。

外邊變故驚動了所有金丹修士。

船隊進入戒備狀態。

風雲號在三神船隊尾部殿後,孫豪已經出現在了桅杆之上。

看向前方,若有所思,但並沒有上前去湊熱鬧,手一招,孫豪喚來一艘小海船,叮囑了幾句。

小海船按照孫豪的交代,順著船隊進來的航道往來路探索回去。

不到半柱香功夫,小海船好像有了現,快地退了回來。

船上一名修士大聲說道:「沉香大人,回壤布滿了暗礁,大點的船根本過不去了。」

喻不欲聞言一愣,不由開口說道:「娘的,不是剛剛過來嗎?堡礁居然能移位不成?」

混跡南洋的修士,也算是見多識廣。

但長期以來,海洋之中還是有些規律的,礁石是死物不會隨便亂動就是基本常識之一。

但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今日,居然遇見了亂跑的堡礁。

按道理,能跑能動的東西都應該是活物才對,但是。哪怕是剛剛跑過來的攔路的堡礁,修士也感受不到任何生靈氣息。

為何如此?

孫豪站立桅杆之上,神識掃過海底堡礁,開始思考起來。

出現如此情形,不外乎兩種可能。

一種可能就是深海之中,生活著一種極為詭異的能操縱堡礁並且極擅隱身的海獸。

另一種可能就是堡礁本身就是靈獸,不過其生命形態十分詭異。修士的普通手段探查不出來。

前方,情況再度出現變化。

密密麻麻的堡礁攔住了去路,甚至有些地方的堡礁已經露出了海面,聳起了一座座堡尖。

獨眼浩三身上紅光一閃,一掌向前揮出,前方攔路的堡礁應掌而滅。礁石四散,灑落海水之中。

但是,很快,新的礁石又給長了起來。

依然是沒有絲毫生命氣息的礁石,攔住了前方去路。

時刻注意著礁石的孫豪現,獨眼浩三擊碎的礁石落入海水之中后,依然是落在了更深海水的堡礁之上。很快很自然,碎裂的礁石融入了堡礁之中,依然成為了堡礁的一部分。

礁石依然是礁石,不過的換了一個位置而已。

孫豪心中一動。

手一招。一塊碎礁石攝取過來。

礁石放於掌心,孫豪一催小火苗,熊熊火焰包裹住碎石,燃燒起來。

淺黃色的礁石在小火苗的燒烤之下,慢慢變成了白色,碎裂開來,變成了細細的白色粉末。如同海鹽。

外表上看,依然看不出任何生命跡象,也沒見到任何異常。

要說異常。就是顏色從淺黃變成了純白,好像是燒褪去了雜質一般。

手一伸。細細的白色粉末灑落海水。

粉末迅下沉,沉入海底礁石之上。

馬上,孫豪現,跟前面碎裂的礁石一般,白色粉末融入堡礁之中,顏色逐漸變成了淺黃。

好像是孫豪剛剛的燒沒有任何效果,沒有任何作用一般。

孫豪試驗之時,周圍海域再度開始變化。

船隊下方的礁石緩緩隆起,慢慢頂了上來。

如果不想辦法,用不了多久,船隊怕就會擱淺在礁石之上了。

金丹修士們倒是多次出手擊毀礁石,但是效果並不是很好。

礁石一擊而毀,但是灑落的礁石馬上又成為了礁石的一部分,擊毀與否好像沒有多大區別。

茫茫大海之上,修士一旦失去了海船,哪怕是金丹真人,要想安然返回,也會相當困難。

築基修士失去海船,基本就是死路一條。

看起來就是死物的礁石正不急不慢的從海水之中長大,長高。

三隻船隊中間,三隻船隊的前後左右都是一個個如同碉堡的堡礁。

船隊被包圍了。

包圍船隊的就是礁石。

但是,船隊居然沒能判斷出誰是真正的敵人。

礁石只是死物。

金丹修士們普遍認為,暗中有海獸作祟。

作祟海獸隱藏能力太強,沒有一個金丹修士有能力有辦法找到其本體,對抗也就無從談起。

孫豪眼中,精光閃閃。

堡礁雖然多,雖然詭異,但是如果孫豪全力出手,倒是有辦法破去堡礁的包圍。

很簡單的辦法。

孫豪只要祭起須彌凝空塔,把這些詭異的礁石攝入塔中,包圍圈自然就能解去。

孫豪的須彌凝空塔如今十分空曠,裝下海域中包圍上來的堡礁綽綽有餘。

只不過,不到實在沒有辦法,此法還是不用為好。

須彌凝空塔威能龐大,不到關鍵時刻,不能暴露。

修士本命法寶各有妙用,很少有修士直接暴露自己的本命法寶於人前,威能更是遮遮掩掩,千方百計保持神秘,非到生死關頭不會輕易動用。未完待續。 本章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