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百九一章 珊瑚瑚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一章 珊瑚瑚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絳樹無花葉,非石亦非瓊。●,.

世人何處得,蓬萊石上生。

站在甲板上,孫豪凝神沉思,認真回憶自己學到的關於海域的知識,判斷到底是何種靈獸作怪,或者乾脆,堡礁會是何種靈獸。

南大陸修士世界對堡礁的記載並不多。

但是,孫豪在萬魂之島也讀過海量的書籍,其中海洋生靈的資料更加齊全。

其中就有一首詩,闡述了修士對堡礁的認知。

詩名《詠珊瑚》,此修士認為堡礁由珊瑚生成,然珊瑚非石非瓊,更大的可能是生長在蓬萊仙山之中的一種奇特生靈。

如果按照這個思路去思考。

那麼,是不是說,堡礁群是不是本身就是一種奇異海獸呢?

如果是,那麼他們的到底又是什麼樣的生命形態?

還有就是觸礁而沒的小海船到底去了什麼地方,為何瞬間消失無蹤?

一艘船連帶船上的修士居然瞬間失去了氣息,著實也透著詭異。

可如果是生靈,為何孫豪拿小火苗燒,碎石除了顏色變化之外,再無半點其他反應,沒有任何掙扎跡象,沒有任何躲避行為。

礁石被擊破,除了海水略顯渾濁外,也沒有任何血跡。

珊瑚生成的堡礁真是生靈的話,又為何如此?

難道說,珊瑚會是靈植類型生靈?

也不像,靈植通常能吞吐靈氣,也會有生機勃勃的形象,而珊瑚堡礁怎麼看怎麼像是普普通通的岩石。

對了,想起靈植,孫豪發現了絲絲異常。

圍住船隊的珊瑚堡礁上居然沒有任何植物蹤跡。

淺黃色的珊瑚礁石上,也沒有魚類活動。

原本,大海之中的珊瑚礁不應該如此。

珊瑚礁,應該是海洋生靈的樂園,通常情況下。應該有形態各異,各式各樣的海洋生靈活躍穿梭於堡礁的珊瑚之間。

本應該是生機勃勃的珊瑚礁。

此時一片死氣沉沉。

本應該喧囂熱鬧的海底,此時一片寂靜。

淺黃色的堡礁如同猙獰的怪獸,盤踞海底。緩緩上升。

孫豪心中一動,手一揚,一把海類植物種子扔了出去,種木術發動。

海類植物吸收空中靈氣,在大海之中瘋狂飛漲。

很快。孫豪前面的海水之中,已經布滿了海類植物。

很大一片海域之中,植物紮根在礁石之上,瘋狂生長。

孫豪現在的修為,發動種木術,效果驚人。

船隊後方,方圓幾里的海域,瞬間被層層海生植物覆蓋。

巨藻,海帶……修士用特殊手法培育之後的海生植物種子經過孫豪種木術催化,瞬間鋪滿海面。

海生植物生長的同時。圍住船隊的堡礁居然開始發生了變化。

原本,堡礁團團圍住船隊,緩緩合圍,不管做不做得到,其架勢是要吞滅船隊。

但現在,海生植物起來之後,孫豪發現,堡礁的注意力居然開始轉移,船隊堡礁開始慢慢落回海底,而布滿水生植物海域底部的堡礁居然開始隆起。

而隨著堡礁的隆起。孫豪發現自己剛剛種下去的海生植物開始大面積消失,好像是被堡礁給片片吞滅了一般。

種木術對孫豪不是問題。

孫豪手上種子不少。

不管三七二十一,孫豪甩出大把大把種子,繼續發動種木術。

前方海域。一大片一大片海草茂盛地生長起來。

而更多的堡礁,圍住船隊的堡礁消失不見,布滿海草海域的堡礁卻是越來越多,如同享受盛宴一般,海草大面積成片成片消失不見。

堡礁在吞噬海草。

吞噬的方式很奇特。

生長在礁石之上的海草很自然地向堡礁之內縮了進去,堡礁好像是有巨大吸引之力的漏斗一般。不停把海草吸入進去,消失不見。

其他金丹修士很快發現了異常,齊齊飛了過來,看著船隊後方布滿海草的海域。

獨眼浩三再度揮掌,掃毀了幾座巨大的堡礁。

然而,依然沒有任何發現,掃碎的礁石落於海水之中,又迅速融入海底礁石,再度隆起形成堡礁。

堡礁沒有任何生命氣息。

但孫豪敢肯定,堡礁本身就是一種很奇特而且等級不高,只知道按照本能行動的海生靈獸。

金丹修士們看了半響,神識在前方海域掃來掃去,沒有太多發現。

最終,藍國純大聲說道:「會種木術的修士,都來種木,船隊繼續前進。」

看不懂乾脆就不看了。

反正種木術能引開堡礁注意力,只要施展種木術的修士夠多,能有連綿不絕的海生植物出現,就能把前方攔路的堡礁吸引過來,讓船隊快速通行。

過了礁石海域,會進入瀉湖區域。

想來,礁石不會隨意越界吧。

種木術不是什麼高深法術,青木宗都有。

不少木屬性修士都隨手學了種木術,身上多少帶了一些種子。

此時,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是不是海生植物,但凡是會種木術的修士都隨手扔出種子,頓時,海面上,五花八門的植物茂盛地生長起來。

植物面積隨之擴大。

終於,攔截船隊的堡礁基本上都被吸引到了船隊後方。

藍國純一聲令下,船隊開拔,開始向古湫海域深處挺進。

而船隊後方,修士們依然在撒種子種木。

詭異的堡礁不知道是何種生靈,雖然種木術轉移了它的注意力,但是不搞清楚其來歷跟腳,卻只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堡礁很是詭異,孫豪也沒有辦法找到其生存方式。

孫豪沒辦法,不代表孫豪身邊的人,哦,是不代表孫豪身邊的靈獸也沒辦法。

站在甲板之上,孫豪伸手拍拍粉紅色的小章魚,低聲說道:「小章,看看是什麼東西作怪,給我揪它出來。」

八足變形霸王章乃是大海中的霸主。

大海中的生靈應該逃不脫它的感知。

如果堡礁確屬生靈,八足變形霸王章倒是很有可能發現其蹤跡。

如果八足變形霸王章也不能發現,孫豪就只能老老實實拿種木術過關了。

超萌小章魚在孫豪的肩上八爪飛揚,好像在說:「交給我了,看我的。」

然後,小小身子縱身一躍,落入海水之中。

小章魚不大,毫不起眼,引不起任何人的重視。

只有孫豪密切關注著小章魚的動作。

小章魚落入海水中后,身體馬上變成了海水般透明。

透明的小章魚迅速附著在了一個巨大的堡礁之上。

八隻腕足抓住了堡礁,伸進了堡礁之中。

然後,堡礁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帶動小章魚小巧的身子在海水之中四處飛揚。

好像拔河一般,小章魚八隻腕足抓住堡礁堡尖不停向外拔。

而堡礁好像也在努力往裡邊拔,試圖把小章魚給拔進去。

透明的海水之中,一場無聲無息的拔河大賽。

要不是孫豪真正在留意觀察小章魚,也會錯過此場拔河。

足足盞茶功夫,小章魚終於建功,八足飛揚,從堡礁之內拔出一物,身體急速漂浮,海水中一躍而起,落在了甲板之上。

因為小章魚經常在海水之中玩耍,它現在的動作倒是沒有引起太多人的留意。

身體稍稍一抖,抖落僧,腕足在甲板上一彈,小章魚身軀輕輕彈起,準確無誤落在了孫豪的肩上。

然後,其中一隻腕足一伸,獻寶似地,把腕足展現在了孫豪的眼前。

孫豪眼中,小章魚的腕足上牢牢地吸附了一根纖細的,僅僅只有一根頭髮絲粗細,通體淺黃的小蟲子。

小蟲子有水螅型的個體,呈中空的圓柱形,沒有眼,看起來很簡單的小蟲,頂端有口,圍以多圈觸手,觸手正在不停伸展。

最為奇特的是,小蟲子在小章魚的腕足之中不停掙扎,每掙扎一次,它身體周圍就會出現一條一模一樣的小蟲子,不到片刻功夫,小章魚腕足之上,已經密密麻麻布滿了淺黃色的小蟲子。

孫豪心中一動,拿起一條小蟲子,神識一催小火苗,包裹上來,開始燒。

小蟲子在小火苗的包裹之中猛烈掙扎,隨著它的掙扎,一根根絲線一般的小蟲子如同細線一般緊緊裹住了它的身軀。

淺黃色的小蟲被小火苗燒之後,迅速變成了白色的礁石,隨著燒的進行,不動一會功夫,孫豪赫然發現自己手上居然出現了一塊拳頭大小的潔白礁石。

輕輕一捏,礁石隨手捏碎。

礁石之中,依然看到淺黃色的小蟲子不停分裂出相同個體。

小蟲子身上,依然感覺不到任何生命氣息。

小蟲子分裂之後被燒而成的白色礁石就更不用說。

一邊驅動小火苗不停燒小蟲子,孫豪心中一邊推測。

小蟲子之所以給不了孫豪任何生命的感覺,說穿了也很好理解,主要是小蟲子的生命形態太簡單。

就是一個嘴巴,一根空管子,就連植物都比不上。

而實際上,小蟲子的確是一種生靈,而且是一種能自我分裂,形成相同個體的奇特生靈。

持續拿小火苗燒小蟲子之後,孫豪發現,小蟲子的分裂也不是永無止境的。

當孫豪手中出現一塊拳頭大小的礁石之後,小蟲子許是能量耗盡,停止了自我分裂,在小火苗的燒之下,也終於化為了潔白的礁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