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零五章 橫空出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零五章 橫空出世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孫豪神識之中,海戰各個戰團的戰況映入識海,歷歷在目。【【,

斗神號戰況告急的同時,左右兩邊船隊,照樣出現戰局不穩的局面。

頂級海船能力高低有別,獨眼浩三的斗神號,戰力並不是船隊最低的,只不過是偏著攻擊發展,防禦力不足,所以最先支撐不住局面。

就在斗神號所部大海船開始大面積崩潰的同時。

万俟家族一艘頂級海船所部同樣開始崩壞。

龍家船隊實力比較平均,沒有局面特別差的船隊,但同時,每一艘龍船的局面都不見得有多好,外表看來,每一艘龍船都在勉力支撐。

整體來說,人族修士局面堪憂。

古湫海域海獸眾多,當康控制之下,連綿不絕從海水之中攻了上來。

無窮無盡的海獸好像沒有盡頭,也不知道海水之中還有多少海獸在蓄勢待發。

不少修士心中已經湧起了絕望。

眼神之中,不可避免地出現悲嗆表情。

大海之中,一旦戰船被攻破,一旦人族修士全線崩潰,等待修士的只有一個結局,那就是「死」。

大戰連綿,從太陽高照到明月高升。

明月西沉,旭日東升。

海面上,漂浮著不知多少海獸的屍體。

海水已經是血紅血紅。

不少大海船已經沉入海底,成為了歷史或者是永久的懷念和回憶。

不少修士已經葬身魚腹。

惡戰連連。

海獸依然無窮無盡地從海水之中狂涌而至。

激戰一天一夜,高速運轉真元的修士絲毫不得停息。

激戰一天一夜,不少修士都耗盡了自己的積累。

頂級海船的戰團一再壓縮。

斗神號周圍。剩餘的海船已經不足十艘。

眾多的修士同道已經隕落大海之中。殘存的修士大攪碩飛窈派稀

獨眼鮮紅。只欲滴血。

浩三心中,有著深深的無奈,有著深深的歉疚,也有著絲絲後悔。

經此一戰,就算人族修士獲勝,他的斗神號也被打殘了大半,所部修士隕落超過四成,所部海船更是消耗一荊

過了今日。馳騁大海的斗神船隊就成為了歷史,日後,不知需要多久才能恢復元氣。

更重要的是,獨眼浩三看著依然源源不斷從大海之中衝擊上來的不盡海獸,心中湧起了陣陣悲哀和迷茫。

神之船隊進攻古湫海域是不是魯莽了一些?

值不值得?

就算收穫到了古湫海域的至寶,死溶,還能活得過來嗎?

斗神號。

硝煙瀰漫,甲板上,船舷上,風帆桅杆。無不布滿大戰的痕。

斗神修士都是勇猛無匹的戰士,大戰一整天。依然鬥志昂揚。

但是,獨眼浩三看著下方依然跟海獸拚死相搏的弟兄,心中不無戚戚,他們,又有幾人能在大海戰之中活得下來?

獨眼閃過絲絲悲嗆,浩三看向了斗神號兩邊的護衛海船。

兩艘大海船已經淹沒在了海量的海獸潮中。

大海船上的修士們,高唱著悲壯的海神戰歌死戰不退。

兩艘大海船跟隨獨眼浩三南征北戰幾十年。

一場場戰鬥,一次次勝利,一片片硝煙過後,海船上的修士,已經習慣了以船為家,已經誕生屬於自己的榮耀和自尊。

海船防護大陣被破,修士們居然死戰不退,甲板之上,高歌接陣,誓死捍衛本船。

獨眼浩三眼中閃過一絲悲哀,他知道大海船支撐不了多久。

沉沒只是遲早的事。

他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一旦大海船沉沒,他就會出手,為海船上的兄弟撤退打開通道。

孫豪站立桅杆之上,目光投向了斗神號戰團。

神識映照之下,海中戰局清晰地映入識海。

斗神號船隊已經被打殘,已經瀕臨全軍覆沒的危險。

斗神號本身就不擅防禦,一旦成為孤家寡人,怕是在海獸潮水般的進攻之中,也支撐不住多久。

當康現世,孫豪也對古湫海域充滿了期待。

古典又云:「當康鳴自叫,見則天下穰。」

當康出現,必然伴隨豐收。

孫豪對古湫海域也是勢在必得。

雖然不想過早暴露自身實力,但是,孫豪也不想三神船隊過早有太大的損失。

万俟家族船隊局面比斗神號稍好,更奇怪的是龍。

但是心如明鏡的孫豪發現,龍船的船隻損失並不是很大,修士損失更是不足兩成,大部分戰力保存了下來。

也就是說,龍家船隊很可能留有餘力。

如此情勢,三神船隊絕對不能折損了斗神號。

心神一動,孫豪傳遞出命令,足下一頓,青光閃過,風雲號拔海而起,解除了霸海神舟狀態。

風雲號周圍,此時只有零星海獸,哪怕是對附屬海船,都形不成太多威脅。

一日一夜來,風雲號所部有計劃勾引圍攻斗神號修士的海獸,在緩解斗神號壓力的同時,大多數修士其實在養精蓄銳。

桅杆之上,孫豪和金李兩位真人對視一笑,足下用力,磅的真元灌入海船之中。

風雲號上,青光大作。

隨即桅杆旋轉飛舞,風帆鼓起。

龐大的海船騰空,飛離海面兩丈多高,雙臂一展,孫豪目視前方,足下用勁一催。

風雲號騰空加速,飛躍而起,向著斗神號的方向衝殺而去。

風雲號船底,旋櫓依然在高速運轉,海水隨著旋轉的船櫓。四散飛濺。天空之中。降落大雨。

風雲飛天。

再見風雲飛天,感覺格外親切,風雲號修士齊齊振臂高呼起來:「飛天,飛天……」

吶喊聲中,風雲號已經如同巨大的戰鬥堡壘,衝進了斗神號戰團之中。

龐大的船體所過之處,但凡攔路的海獸,無不血雨紛飛。被一撞而飛。

兩丈之下的海面上,旋櫓高速旋轉飛舞,如同絞車,所過之處, 犁開了一條血肉通道。

喻不欲一連串旗語之。

風雲號所部迅速行動起來,兩艘大海船打頭,緊隨風雲號身後,順著風雲號從海獸包圍圈中強行犁開的血肉通道之中,也快速向斗神號方向殺了過來。

風雲號所過之處,血肉紛飛。天空之中灑落陣陣血雨。

血雨碎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點,淋落下來。淋在了隨後接踵而來的船隊之上。

暴雨一般。

船隊染血,修士染血。

伸手抹去臉上的血雨,修士們士氣高昂,在風雲號修士的帶領之下,響起震天的歡呼之聲:「飛天,飛天……」

斗神護衛船上,心存死志的修士們,心中有著難以言語的悲壯。

今日一戰,護衛大海船,曾經帶給自己榮耀和收穫的護衛大海船沉沒在即。

縱然拚死一戰,好像也不能改變即將到來的結局。

獨眼浩三雙眼之中,也閃過絲絲悲哀。

戰局開啟,他發現自己也很無力。

眼睜睜看著船隊的兩隻護衛大海船即將沉沒,他所能做的,只能也僅僅能最大可能地為兄弟撤退開闢通道。

此時此刻,他的獨眼之中,竟似有血淚湧出,眼中迷離。

聚精會神,密切關注兩艘護衛船的獨眼浩三,猛地聽到,不遠處,有修士爆發出陣陣歡呼。

歡呼聲:「飛天,飛天……」

而且,歡呼聲越來越急,越來越高昂。

更加奇怪的是越來越近。

什麼船隊?

這個時候,居然還能歡呼得起來?

獨眼浩三猛地看向爆發歡呼聲音的方向。

然後,他看到了讓他一輩子,讓他畢生難忘的一幕,讓他銘記一生的一幕。

如此震撼的一幕。

又是如此熱血的一幕。

龐大的風雲號,居然騰空飛躍,疾馳而來。

船頭所過,血雨紛飛。

攔路海獸被旋櫓犁過,開出了一條血肉通道。

海水,血水,碎肉,混為一團。

淋落後方,後方修士全身染血,高聲呼喊:「飛天,飛天……」,士氣空前高漲。

最讓獨眼浩三和斗神號修士難忘的,還是風雲號上空,旋轉的桅杆之上,飄然而立的英俊少年。

陽光之中,少年面如冠玉,雙手背負,臉帶微笑。

自信而朝氣。

青衫不染血,颯颯飛揚。

寶劍不出鋒,錚錚鳴響。

一左一右,兩隻靈寵左盼右顧,神態自然而不張揚。

血肉紛飛的戰場,不過談笑間。

後世,斗神號有修士回想當日一戰,有感而曰:「朝陽照大旗,當康風蕭蕭;奮威蚋四戎,嘯吒起風雲;獨步古湫上,四海稱英雄。」

斗神號護衛大海船沉沒在即。

風雲橫空而來。

沉香騰空出世。

孫豪正式踏入戰常

海獸雖然悍不畏死,但依然有求生的本能。

風雲號挺進的前方,莫不敢當的海獸不得不退避三舍,紛紛閃開道路。

第一次,當康統領的海獸,面對人族修士的海船,閃開了道路。

閃不閃對風雲號沒有多大區別,不閃,只不過是旋櫓之下,多了幾團碎肉而已。

但海獸本能的散開,卻無形之中挽救了斗神號的兩艘護衛海船。

捨生忘死,拚命奮戰的護衛修士,猛地壓力一輕,疑惑不解中,方才聽到了斗神號修士,風雲號修士一浪高過一浪的歡呼聲。

風雲號破空殺來,強勢殺來,也極大地振奮了斗神號修士的士氣,斗神號修士也不由自主,看著空中的少年,高聲歡呼起來。

護衛船修士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之時,風雲號已經衝到了他們的附近。

轟的一聲,巨大的船體轟然降落。

海水激蕩,掀起幾丈高的大浪。

大浪撲來,劈頭蓋腦,把護衛船修士們淋了個全身濕透。

身上一個激靈,修士們猛地明白過來,自己得救了,海船保住了。

「啊,啊,礙…」,忘乎所以,船上的修士高聲吶喊起來,不少修士甚至是抱住了身邊的同伴,放聲大哭。

桅杆上,孫豪微微一笑,嘴裡一聲清喝:「嗨」,足下一頓,青光閃過。

剛剛落在海面的風雲號轟然平鋪開來,桅杆向四周伸了出去,甲板延伸,風帆飛舞。

風雲修士齊齊暴喝之中,巨無霸形態的霸海神舟再度出現。

桅杆之上,孫豪對獨眼浩三雙手一拱:「浩三兄。」

獨眼浩三看看把斗神號都籠罩在內的霸海神舟,獨眼之中閃過絲絲感激,雙手也是一拱:「沉香兄,謝了。」

感受到獨眼浩三對自己的稱呼從沉香老弟變為了沉香兄,孫豪微微一笑。

當康卻是雙眼猛然一縮,人族主戰修士終於忍不住插手戰局了。

我是不是也該表現表現了呢?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