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一七章 海船之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七章 海船之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海之上,瀉湖之中。

分割成一個小小的戰常

海船呼嘯,就連小海船,也脫陣而出,自由追擊。

海獸沒了當康統領,又成崩陣之勢,此時此刻,只要不趕著兇狠的大傢伙追,倒是安全無憂。

體軀龐大的鯨魚已經沉入海底,尋常海船追之不及。

頂級海船倒是攔截住了幾條價值極高的海獸,正在圍殺之中。

但是,讓孫豪覺得意外的是龍家龍船。

龍家船隊並沒有分開行動,而是如同一團白雲,接陣而戰。

而龍船的目標,居然是兩頭霸王犀。

整個戰場在孫豪神識之中纖毫畢現。

但是,孫豪的神識居然掃不透白雲。

龍船白雲之中,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流轉,好像是棉絮擋住人的眼睛一般,白雲擋住了孫豪探查龍船的究竟。

但是,不用探查其中虛實,孫豪也能感到龍家龍船的可疑和蹊蹺之處。

霸王犀之勇,絕對不是任何一隻船隊能輕易吃下來的。

正常情況下,龍船應該也會像海神號和死神號一般,攔截次一級的目標,而不是費心費力,攔截兩頭霸王犀。

而且,兩頭霸王犀身邊,還有著殘餘的獠牙戰豬,實力也是不弱。

龍船圍剿霸王犀和獠牙戰豬的組合,怎麼看都是費力不討好。

但是,孫豪相信,事出反常必為妖。

龍家為何如此?孫豪心中產生濃濃的疑問。

不由地。孫豪轉向了龍船的方向。

不由地。孫豪心中也想起了當康之牙襲擊的一刻。當時,當康之牙急速襲擊龍船和死神號。

死神號船隊損傷慘重。

龍船上,卻有絲絲令人心悸的神秘氣息一閃而過,當康之牙無功而返,龍船的損失並不是很大。

現在,白雲之中的詭異氣息,讓孫豪無法探視,而且。此氣息讓孫豪心中不是很舒服,也感受到了絲絲壓力。

龍家隱藏了手段。

修士隱藏手段也無可厚非,孫豪現在也照樣隱藏了不少殺手。

就希望龍家,希望龍船不要出什麼蛾子才是。

當康神獸是攔在船隊前方的最大阻礙,如今當康已經隕落,龍家龍船如果有什麼特別企圖,也差不多到了圖窮匕見之時。

就是不知龍船能不能拿下兩隻霸王犀。

兩隻霸王犀被孫豪所震懾,掉頭狂奔而逃,沒跑出多遠,兩頭霸王犀已經回過神來。

自己為何要逃?為何會逃?

真是顏面掃海!

身為大海霸主。居然被人族修士一聲大喝,給嚇得倉皇而逃。實在是丟盡了霸主的臉面。

有心回頭跟孫豪再次一戰。

但是,他們發現海獸大軍在自己的帶頭逃跑之下,崩潰大勢已經形成,不少海獸匆忙之下,甚至是發生了相互踐踏。

兩頭霸王犀惱火萬分地發現,如此陣勢,自己想停也停不住,只能無奈地跟隨奔逃大軍狼狽逃竄。

而且,兩頭霸王犀心頭也對孫豪頗為忌憚。

孫豪強勢舉起它們的一幕還歷歷在心,跟孫豪捉對廝殺,心中還著實有些發虛。

事已至此,順水推舟,跟隨海獸大軍跑路也算不錯。

只是,讓兩隻霸王犀沒有想到的是。

有一隻船隊圍了上來。

白雲蒼蒼,四面八方籠罩了過來。

龍家船隊尾追而來,船隊未至,白雲已經先涌了過來。

層層白雲,好像在海面上形成了一片迷宮一般。

兩隻霸王犀咆哮聲中,足下踏浪,想沉入海底,卻發現白雲包裹之中的海面,好像化為了實地般,根本就找不到沉入的感覺。

為何如此?

怎敢如此?

兩頭霸王犀怒了。

居然被人族修士當成了軟柿子在捏。

「嗚嗚嗚嗚……」,兩頭霸王犀咆哮起來,頭頂火炬光芒大方,足下海浪潮湧,低頭,加速,瘋狂沖了起來。

銀角之上,光亮閃閃,龐大的身軀對準了居中龍船,兩隻霸王犀瘋狂沖頂了過去。

膽敢挑釁海中霸王,就得要有付出代價的準備。

孫豪眼中,閃過絲絲精芒。

兩頭霸王犀的衝擊勢大而力沉,哪怕是風雲號的霸海神舟也不敢輕攫其鋒,就是不知龍船又會如何應對。

兩頭霸王犀狂沖而上。

但是它們發現,自己的身軀居然越沖越高。

好像騰雲駕霧一般,居然衝上了半空之中。

四蹄之下,已經沒有了海浪,它們發現自己完全漂浮在了白雲之間。

不管不顧,依然前沖,但是,居然沖不動了。

朵朵白雲,如同棉花,如同豪不著力的棉花,團團圍住了它們。

包裹住了它們,讓它們動彈不得。

不僅僅如此,它們驚駭地發現,它們身邊,不少海獸,獠牙戰豬有之,巨鯨有之,居然也從若隱若現的白雲之中飄了起來。

孫豪眼睛不由一縮。

霸王犀衝進龍船船陣之後,居然消失不見,神識掃視不到絲毫動靜了。

而同時,龍船之中,傳出來清晰、古老而悠揚的歌聲。

有美為鱗族,潛蟠得所從。

標奇初韞寶,表智即稱龍。

大壑長千里,深泉固九重。

奮髯雲乍起,矯首浪還衝。

龍氏傳高譽,白雲冀絕蹤。

仍知龍炎在,何幸此相逢。

歌聲滄桑,似有歲月於歌聲中匆匆走過。

歌聲之中,龍船船陣之上,出現一幕奇景。

白雲朵朵。累積在船陣上空。

累積而來的白雲在船陣上空不停翻滾。然後好像是在空中固定了一般。重重疊疊,疊疊嶂嶂,壘成了一個巨大的,如同白玉般的高大祭壇。

祭壇以船陣為基腳,以白云為體,龍船桅杆高高升起,好像一根插在了祭壇上的標誌。

龍壩,身著龍黃色道袍。已經飄立在了桅杆之上。

此時的龍壩,神態莊嚴,極為虔誠,嘴裡輕輕哼唱著傳自遠古的「龍神歌」。

隨著他的歌聲,白雲朵朵升了上來。

白雲之中,海獸翻滾,但是,好像被困在了白雲之中一般,海獸,哪怕是兩隻霸王犀也被困在了中間。翻滾折騰,就是掙扎不開。

奇怪的白雲。奇怪的祭壇。

祭壇之中,瀰漫著陣陣詭異氣息。

好像有著無邊的約束力一般,居然連兩隻霸王犀也掙扎不脫。

白雲之下,海船隱藏,不見虛實。

但白雲之上的氣息,足以讓孫豪為之驚嘆。

龍船居然有如此能力?

霸王犀都掙扎不脫,要是自己進入白雲之中,又會怎麼樣?

龍家龍船如此作為又是如何?

藍國純、万俟臧亢也發現了龍船的詭異變化,頂級海船的圍剿行動隨之一緩,所有人,都看向了白雲祭壇。

白雲祭壇,籠罩在整個龍船船陣上空,佔地足有里許方圓,其中雲海翻滾,怪獸咆哮。

龍壩的神態,越發的恭敬,歌聲越發的低沉,慢慢地,躬身跪倒在桅杆之前,嘴裡低沉地輕輕唱道:「吾血為引,萬獸為食,祭吾之祖,祭、祭、祭……」

祭祭祭,聲音低沉而厚重,帶給人很重很重的壓抑感。

孫豪還有金丹修士們,猛地感到心中一驚。

好像「祭祭祭」三字帶給他們很危險的感覺,心中一陣驚心動魄。

隔空對望一眼,孫豪和藍國純齊齊點頭。

雙臂一振,孫豪凝空飛起,如同大鵬鳥一般,飛向了風雲號,準確無誤地落在了風雲號的桅杆之上。

而白雲之上,龍壩 「祭祭祭」,低喝聲中,嘴一張,沖桅杆上的白雲金龍旗噴出了一口精血。

白雲金龍旗上,一片血光冒了出來,衝天而起,照在了祭壇之上。

龍壩沒有起身,依然跪倒在地。

嘴裡,依然低沉地吼道:「祭。」

祭字出口。

下方,一名身著黃色龍道袍的年輕修士神態虔誠地冉冉升起。

修士來到桅杆之前,恭恭敬敬沖龍壩施禮。

龍壩輕聲說道:「去吧。」

年輕修士轉頭,一步步走向白雲金龍旗。

每走一步,他的天靈蓋上,便衝起一股血光,沖向白雲金龍旗。

白雲金龍旗上,原本的白雲,濺起了點點猩紅的血滴。

原本的金龍也披上了金紅的膚色。

而年輕修士每噴出一股血光,整個人便衰老幾分,整個人也矮上一分。

孫豪眼睛微微一縮。

龍家龍船,如此祭壇,如此祭祀,怎麼看怎麼邪性。

怎麼看都不是正道所為。

居然拿自家子弟之血為引,祭奠所謂的先祖,如此祭祀,所為何來?

年輕弟子虔誠的,老態龍鍾地走到了白雲金龍旗旁邊,猛地,全身炸裂開來,化為一團血雨,直接濺射在白雲金龍旗上。

地面上,龍壩聲音依然低沉而堅定,不為自家弟子的隕落所動,嘴裡再度清喝一聲。

清喝聲中,白雲之中翻滾開來。

風氣雲動,好像是有一雙大手從白雲金龍旗上伸了出來一半,抓向白雲之中,十頭海獸,被包裹在白雲之中的海獸拚命掙扎之中,被抓了起來,不由自主地,向白雲金龍旗沖了過去。

,,……

一連串的爆炸聲在白雲金龍旗旁邊響起。

十頭海獸慘叫聲中,血光衝天,沖向白雲金龍旗。

旗幟染血,在白雲之上,迎風飛揚。未完待續。

ps: 推薦好友上架作品《鄉村之王》、《風水大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