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一八章 黑龍復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八章 黑龍復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十頭海獸,其中,有不少是實力不弱的獠牙戰豬。

不管是何種海獸,在白雲金龍旗前,都沒有絲毫掙扎的餘地,直接爆體,化為血雨,被白雲金龍旗絲毫不剩地吸了進去。

吸收海獸之血,染血的旗幟貌似猛地一振,迎風而漲,在桅杆之上高高飄揚,飛舞不停。

旗幟之上的金龍,栩栩如生。

纖毫畢現的神識之中,孫豪發現,旗幟之上,盤旋飛舞的金龍,一對龍角居然化為黑色。

暗紅的黑色,好像是金色被染鮮血,乾涸之後形成的顏色,黝黑之中,透著淡淡的金光。

龍壩跪倒在白雲金龍旗前,嘴裡念念有詞,祭奠儀式依然沒有停止。

好像沒有絲毫感情,好像是傀儡木頭人一般,龍壩對爆裂的海獸無動於衷,嘴裡再度低沉地清喝一聲:「祭。」

又一名黃衫龍青年修士從下方龍船之中升了起來。

虔誠地,如同前面的少年修士一般,青年修士也一步一血光,一步一衰老,走向了白雲金龍旗。

一名黃衫龍修士祭奠之後,白雲金龍旗上的金龍好像就恢復了攻擊能力一般,就會自主攝取十頭海獸爆裂開來,化為血雨,沾染旗幟。

一名名黃衫龍修士登上祭壇。

一群群海獸化為蓬蓬血雨。

大海之上,大小海船都警覺起來。

除了少數海船還沒有結束戰鬥之外,所有海船都遙遙對準了龍船方向。

龍家龍船,不惜以本家子弟之血為引,展開祭祀,所謀絕對不簡單。

三神號和死神號已經打出了旗語,開始接陣。以備不測。

万俟魔修出身,對祭壇了解更多,一臉肅然。目光陰鷙,半響之後。看向藍國純,嘴唇微動。

藍國純點點頭,也是一臉陰沉。

古湫島域開荒,變故迭生。

万俟家族懷疑,這一切都是龍家在搞鬼。

藍國純也有同樣的推測。

甚至很可能,古湫島域的一些信息都是龍家故意泄露出來的。

可能就是龍家引道魔兩方修士前來開荒。

最終,龍家藉助道魔兩方之力,掃開障礙。開啟祭祀,達成其不可告人的目標。

孫豪的眼光之中,透出絲絲深邃,臉上淡然微笑不在,也露出沉凝神色。

孫豪一路走來,十分重視自己的知識積累。

青雲門的藏經閣,萬魂雲殿,孫豪閱讀了大量的雜記,其中,甚至有不少文字晦澀的遠古經文。

論見識。孫豪還在万俟和藍國純之上。

世間造物,神奇百態,祭祀之法更是千奇百怪。祭祀的目的也是千差萬別。

但是,孫豪卻依稀分辨出來,龍家龍船的祭祀,應該是十分罕見的「復活」類祭祀。

通過祭祀海量的生命,海量的鮮血,以血脈後裔的血液為引,復活遠古存在的一種祭祀活動。

復活,逆天之舉。

為天道所不容。

天空之上,白雲祭壇的正上方。已經有黑雲滾滾。

雷霆在天空之中醞釀,清朗的海面上。風雲突變,讓修士倍覺壓抑。

如此天象變化。更是讓修士們齊齊為之膽戰,雖然不知道祭祀的是什麼,但是看天象變化,就知道簡單不了。

雷霆越積越厚。

龍壩恍若未知,依然在繼續他的祭奠。

白雲金龍旗上,栩栩如生的金龍,每祭奠一批修士和海獸之後,就會有一截軀體開始化為黝黑的顏色。

白雲之中,一條黑龍逐漸浮現出來。

黑龍。

所有修士齊齊心中凜然。

龍有五色,曰:青龍黃龍黑龍白龍赤龍。

青龍居東方,白龍居西方,赤龍居南方,黑龍居北方,黃龍居中央。

五色龍中,黃龍最為尊貴,其次為青龍,青龍或稱蒼龍,傳說夏朝崇拜青龍,是為四聖獸之首。

五色龍在上古時代並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先秦史籍就有不少殺龍或射龍的壯舉。《墨子貴義》就有「帝以甲乙殺青龍於東方,以丙丁殺赤龍於南方」的記載。

然而,五色龍中,實力最強,最是殘暴最是兇殘,並且最是詭秘的,卻是黑龍。

遠古聖典《河圖》之中,稱黑龍亦為玄龍,曰:「玄龍出,天下殤。」

後世也有說,世上本無黑龍,之所以有黑龍,乃是其他四色真龍被上古修士擊殺之後,心有不甘,怨氣不散,死而復生之後形成的殘暴不仁的墮落真龍。

龍家的意圖居然是復活黑龍。

對望一眼,看出龍家目的的藍國純和万俟臧亢看到了彼此眼中濃濃的忌憚。

如果真是黑龍出世,怕是在場修士,能活下去的不多。

孫豪的心中,又是另外一種感受。

黑龍若隱若現的一刻。

孫豪心臟,不由自主地激烈跳動起來。

孫豪的耳邊好像都能聽到自己心臟作響,如此感覺,甚至是超過了昔日孫豪第一次參加靈根測試之時的感覺。

心臟跳動如此激烈。

孫豪的臉上,帶上了絲絲潮紅。

有點壓抑不住的興奮感。

興奮來自心臟之中的小火苗。

小火苗的情緒激烈而衝動,是一種濃濃的忌憚畏懼的情緒,但同時又有一種極度渴求的衝動。

躍躍欲試,好像要從孫豪體內衝出去,沖向黑龍啃上一口。

但同時,又如同小偷一般,呆在孫豪的心臟之中,不敢動彈,好像生怕被黑龍發現自己的存在一般。

孫豪臉上微微酡紅。

腦海之中,卻是一片清明。

小火苗有著期待,孫豪馬上知道。

古湫島域之中,小火苗的機緣居然就在龍船的黑龍之上。

但是,孫豪心中也有著絲絲疑惑,按道理,小火苗感興趣的只有火焰才對,為何會對黑龍感興趣。

難道說是因為炎龍獸火的緣故?

孫豪的小火苗脫胎於炎龍獸火,炎龍就是赤龍的一個分支,現在對黑龍感興趣倒是真有可能。

孫豪心臟劇烈跳動這會,白雲祭壇上,變化再起。

朵朵白雲,升騰而起,向上沖了上去,向天空之中的黑雲沖了上去。

然後,在黑雲的正下方,白雲飄飄,連成了一片,恰似一片雲海。

修士目光所及之處,天空之中,形成了兩層雲團。

上面一層,黑雲滾滾,其中銀蛇飛舞,雷霆大作。

然而,在黑雲和祭壇之間,多了一層如同棉絮一般的白雲。

白雲飄飄,好像擋住了黑雲的視線,更好像是遮掩了天道天機一般,黑雲之中的雷霆失去了目標般,銀蛇飛舞,但不知道該砸向何方。

黑雲翻滾,雷霆醞釀,但是,居然沒有落下來。

祭壇之上,俯身在白雲之上的龍壩嘴裡越念越急,低沉的如同夢語的聲音越來越快,沉悶地低喝一聲:「祭,全祭。」

低喝聲中,下方飄上來十名修士,瞬間祭入白雲金龍旗中。

十名修士精血注入,白雲金龍旗上,已經差不多全黑的黑龍猛地睜開了右眼,好像瞬間真正的活了過來一般,龍頭從白雲金龍旗上一衝而下,嘴一伸,叼向兩隻霸王犀。

白雲之中,兩隻強壯的霸王犀拚命掙扎,銀角之上,火焰飛舞,試圖躲過一劫。

黑龍右眼之中,閃過絲絲不屑,嘴裡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引之力,兩隻霸王犀不由自主,連同裹在它們軀體周圍的白雲一起,被黑龍一口吞了進去。

兩頭強悍無比,金丹難及的霸王犀,居然就這樣被吞了下去。

所有修士,心中不由齊齊一寒。

霸王犀之勇,歷歷在心。

此時,卻已經成了祭品。

什麼樣的祭壇,什麼樣的詭異祭祀之術,能有如此厲害?

修士心中,不可瓶絲畏懼湧上心頭。

吞了兩頭霸王犀,白雲金龍旗上,黑龍的另一隻緊閉的左眼也悠然睜開。

雙眼齊睜,黑龍仰天長嘯龍鳴:「嗷……」

龍鳴如鼓,響徹天宇,震耳發聵。

高空黑雲之中,雷霆轟隆,好像受到了刺激一般,轟轟作響,但是,沒能發現轟擊的目標,銀蛇狂舞在天空之中,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竄。

黑龍稍稍忌憚地瞄了頭頂天空一眼,長嘯聲稍稍收斂,龍頭卻是在白雲金龍旗上稍稍一擺。

修長的身軀,一段好像是真正的龍軀從白雲金龍旗上的白雲之中遊了出來,從旗子上的白雲遊進了祭壇之中的白雲之間。

龐大的黑龍出現在祭壇之上。

上下翻滾,左右盤旋。

不時,竄出碩大的頭顱,左右搖擺,咆哮幾聲。

咆哮聲中,修士們驚駭地發現,祭壇之上,殘餘的海獸紛紛爆裂開來,化為陣陣血雨,落在了黑龍身上。

而龍家船陣本陣之中,也不時有黃衫龍修士被吸了上來,投入黑龍嘴中。

最終,黑龍好像恢復了部分實力一般,對天空之上的雷霆,忌憚少了許多,又似慶祝自己新生一般,黑龍仰天長鳴:「嗷……」

巨大的龍鳴聲久久不絕。

修士無不膽戰。

黑雲雷霆大作,但依然被白雲遮掩,找不到具體目標,也發出轟轟隆隆的雷霆暴震之聲,好像在跟黑龍龍鳴遙相呼應一般。

狂暴怒吼一陣,黑龍方似發現了祭壇上的龍壩,巨大的龍眼看向了龍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