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二四章 大成如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四章 大成如山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世間有英雄,英雄本凡人。

焚罷玄衣怒發沖,屯兵古湫氣如虹;揮師潟湖風雷激,征服萬獸天地紅;千載雲煙搭祭壘;戰天鬥地五英雄。

孫豪此時,眼中清明,內心並不平靜。

飽讀詩書的孫豪,在不同的典籍之上,看到過不同歷史時期的英雄人物,感動天地的事,也曾經讓孫豪為之熱血為之扼腕。

但沒有任何一本書籍記載的事,能讓孫豪像今天這般體會到英雄的真正含義。

或許,在修士世界,眼前的金丹真人並沒有站在頂端。

眼前的金丹真人其實沒有必要背負大陸的安危。

就算是龍家龍船祭祀得逞,創出潑天大禍,也自然有高個子去頂,眼前的金丹修士們,完全不用考慮那麼多。

但是,他們站了出來。

無畏地站了出來,明知道前面會有什麼,明知道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仍然義無反顧地站了出來。

此時此刻,孫豪心中湧起了面對英雄的感覺。

或許,他們最終沒能攔住黑龍,阻擾不了黑龍和龍家,隕落大海,成為不為人知的浪花,但此時此刻,他們在孫豪心中,已經是英雄。

他們讓孫豪走。

孫豪知道,自己最好的選擇也是走。

帶著當康神血,遠遁。

只要帶走神血,龍家所謀,黑龍復活就會始終未盡全功,那麼,所有的付出就都值得了。

孫豪也知道,自己一旦退去,結果會如何。

不錯,自己攜帶神血而去,大家的付出真的可能會得到回報,但是,在場修士的付出卻是少不了。

五名金丹絕對會隕落當場,除非他們願意遠逃。而幾艘頂級海船可能也會在大海之中陪葬。逃不出潟湖,更逃不出堡礁。

看看頂級海船,看看萬多名修士。

孫豪的心中,如同壓了一座大山。

從來沒有過。孫豪感覺到了,自己肩上。壓著重重的責任。

少小離家,修道至今,孫豪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個人的修鍊會跟大陸的安危聯繫在一起。

第一次。孫豪有了很不一樣的感受。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最好的教育,最好的體悟往往來自不經意之間。

很可能。修士就能從平凡人身上,普通人身上,體悟到閃光點。感悟到特別的修鍊至理。

五位真人傳音之後,已經奮不顧身殺向龍船。

孫豪沒有依言而去。眼中一片清明,心中若有所悟。

凝立半空之中,孫豪定定地看著前方。看著五位真人無畏進攻的白雲祭壇。

甲板上,風雲修士們,都跟喻不欲一樣,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孫豪,局勢如何,風雲修士心中也有判斷。

此時,他們也不敢肯定沉香大人能不能抵擋得住黑龍的進攻,他們也覺得,沉香大人此時離去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此時,沉香大人顯然沒有離去的打算。

站立桅杆上空的沉香大人,此時給了他們很奇怪的感覺。

感覺之中,沉香大人化為一座高山,一座巍峨高山,高高地,沉穩地,讓人覺得可以依靠地,聳立在了風雲號的上空。

喻不欲的雙眼之中,閃過驚訝和欣慰的表情。

孫豪丹田之中,已經挺然站起,手拿刻有「鎮」字令牌的青老也揚起頭來,看向須彌凝空塔高空,木訥的臉上,露出絲絲笑容。

手腕一揮,令牌落回原本位置,臉上浮現出一種莫名神情,嘴裡輕聲說道:「還不死心嗎關鍵時刻,總是想跑出來」

隨後,青老盤膝坐下,伸手一招,裝著小章的玉瓶落入手中。

仔細打量玉瓶,青老眼中閃過絲絲疑問,伸手向瓶塞抓去,想了想,搖搖頭,隨手把玉瓶放在了地面。

雙目一閉,青老開始打坐。

呼吸綿綿悠長,青老萬年木訥的臉上,居然浮現出淡淡的,很是怪異的笑容。

外邊,孫豪的呼吸也深遠悠長起來,青衫、黑髮好像也凝固了,在空中不見任何飛揚。

整個身軀,孫豪好像都化為一座大山,凝立空中,紋絲不動。

山。

此一刻,孫豪感受到如大山般的責任感的同時。

對修鍊的認知有了更深一步的領悟。

萬魂山巔。

擊殺狼王之後,孫豪曾經有過絲絲迷茫。

迷茫自己實力暴漲之後,少了約束少了自製,會不會變成自己都不認識自己,會不會變成草菅人命,殺戮蒼生的無情修士。

當時,得到不醉老人點撥。

孫豪選擇了難得糊塗,想不明白就不想,隨他發展。

但是今日,站在五位金丹真人背後。

孫豪瞬間明白了。

隨著自己實力的增強,自己的肩上,不知不覺,也就壓了一副擔子。

一副自己可以選擇去不去扛的擔子。

很顯然,自己前面的五位真人選擇了挑擔。

一副其重如山,但能約束自己的行為,讓自己有所追求,有所付出的重擔。有了一份責任感的同時,就有了一個準則有了一個方向。

擔如山般沉重。

如山的責任感湧起的一刻。

孫豪心中湧起一陣明悟,道心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的孫豪,感受著自己身上如山重壓。

在這無邊大海之上,竟然湧起了對「山」的感悟。

山,土有石而高,土之聚為山。

海不厭深。

山不厭高。

山之高,巍峨聳立天地間。

山之高,一山放過一山攔。

空中,沉香劍不知何時出現在孫豪身前。

破碎的,看起來很不規則的沉香劍,此時,沒有絲毫光芒,沒有絲毫銳氣,沒有絲毫鋒芒。

有的只是沉重。

好像是無邊沉重。

有的只是笨重,無邊笨重的感覺。

但是。本來很醜很醜的沉香劍。感覺特別笨重古樸的沉香劍,此時居然不給人丑的感覺,反而,看到沉香的修士。都好像看到了一座挺立的高山一般,有著一種仰慕。一種信任的感覺。

孫豪凝鍊空中,清明的雙眼之中閃過一道神光。

劍冊之中,劍如山的修鍊口訣。此時,很自然湧上了孫豪的心頭:「御劍之道。欲輕先重,欲靈先拙,快之極致。是為重,重之極致。其重如山。一劍橫空,不動如山,一劍臨世。其勢如山。我輩修士劍如山,一劍出,崩山斷岳」

孫豪修鍊劍如山,一晃而過幾十年。

一路走來,劍如山已經成為孫豪的殺手之一。

一劍出,劍崩山。

為孫豪立下過不少戰功。

但是,讓孫豪疑惑的是,哪怕是孫豪已經能夠發出劍崩山嶽,但是,到目前為止,孫豪依然不能翻開劍冊第四頁。

也就是說,孫豪施展未能達成劍如山。

過去,孫豪一直不明白為何如此。

但是今日,孫豪突然明白了。

孫豪明白了。

過去,自己的劍如山,只是速度上讓劍產生如山般重量。

但是內核和本質上,自己並沒有產生劍如山所說的:「如山氣勢」。

如果把「御劍之道,欲輕先重,欲靈先拙,快之極致,是為重,重之極致,其重如山。一劍橫空,不動如山,一劍臨世,其勢如山。我輩修士劍如山,一劍出,崩山斷岳」看成可以分開的修鍊步驟。

那麼以前,孫豪還只達到「重之極致,其重如山」的程度。

還遠遠未能做到:

一劍橫空,不動如山。

一劍臨時,其勢如山。

以前的劍如山,缺精神實質,缺氣勢,如山而不是山。

此時此刻,沉香劍飄立空中。

劍鋒內斂,蓄而不發。

但是,所有修士都已經感受到了其上的如山氣勢。

劍不出,已有如山氣勢。

沉香橫空,好像是空中凝固了般,風帆不再飄揚,桅杆微微彎曲,不動如山。

孫豪的臉上,一臉虔誠,整個人也進入了對劍如山的領悟狀態。

緩緩而低沉地,孫豪開聲說道:「我輩修士劍如山,一劍出,崩山斷岳沉香,去」

孫豪悟通劍如山,時間極短。

但前方,五名金丹修士已經跟黑龍和龍船本陣交戰。

如同第一次一般,黑龍和龍船的威能,根本不是五名金丹修士所能抵擋。

時間好像在此一刻凝固了。

戰局是如此的悲壯。

多年以後,大海上,悲壯的一幕依然縈繞孫豪心頭。

多年以後,經歷過此一戰的海船修士,無不十分清晰地,能感受到當年那個悲壯的戰鬥畫面。

鍾麗娟口噴鮮血身上血肉模糊,暈厥著倒飛而回;

藍國純的三叉戟斷掉兩根副叉,唯留主叉,變成了一根海矛,光華不在,而藍國純口噴鮮血,勉力飛向鍾麗娟方向,試圖在她落海之前將她抓住;

獨眼浩三左臂折斷,身上火光大作,熊熊燃燒著掉落大海;

万俟臧亢被金槍貫穿了腹部,一手握住金槍,止不住金槍的衝擊,倒退而回。

万俟臧卑被白雲高高彈起,如同彈丸,飛向半空。

白雲之中,黑龍張嘴,臉上有著濃濃不屑。

龍壩低頭而跪,嘴裡依然念念有詞。

此時,孫豪暴喝聲傳來:「沉香,去」

五名金丹修士聞聽孫豪的聲音,齊齊心頭一怔,沉香居然也死戰不退這可如何是好

一旦黑龍龍盤得到當康神血,完成最後一片逆鱗的轉化,實力大增,龍家所謀,必然危及大陸。

獨眼浩三獨眼之中,閃過絲絲欣慰的同時也有著無邊的遺憾。

欣慰,沉香居然也是如此的熱血

同道中人,性情中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