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二七章 誰是英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七章 誰是英雄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步錯,步步錯;一步差,步步差。

龍壩面如死灰,看著漫天雷霆在龍船上空飛舞。

千年謀划,功虧一簣。

時也命也。

帶著絲絲不甘,看了一眼千瘡百孔的白雲金龍旗。

帶著絲絲怨氣,望了一眼高高聳立的孫豪孫沉香。

龍壩頭一歪,倒在了白雲祭壇之上。

白雲崩碎,雷火蔓延。

黑龍走脫,天道的無邊怒火降臨在了龍船本陣之上。

大海之上,一片火海。

大火之中,修士哀叫聲,呼喝聲,祈禱聲,咒罵聲,響成一片。

修士們齊齊看著眼前的烈火葬場,默然之中,有著絲絲同情,但更多的卻是慶幸。

慶幸自己勝利了。

站在了勝利者的一邊。

如果失敗。

此時此刻,嗚呼哀嚎的,可能就是自己吧。

修士世界就是如此,成王敗寇。

很少有修士留意到,一朵黝黑的小火苗竄進了火海之中,呼啦一聲,包裹著黑龍掉落的龍角和龍角之中的那朵火焰,沉入了大海之中。

孫豪的心臟之中,能感受到小火苗的極度興奮。

如得至寶般的興奮。

然後,小火苗快速從大海之中跑了回來,回到了心臟之中,抱著迷你的龍角和火焰,包裹得嚴嚴實實,開始了消化。

有點消化不良的感覺。

孫豪知道,估計一時半刻,小火苗是撐著了。

恐怕需要不短時間。

臉上浮現出淡然笑容。映著龍船衝天火光。孫豪把目光看向了万俟臧亢。朗聲說道:「万俟老魔,如今龍船已經滅了,我們是不是理論理論?」

万俟臧亢眼中閃過絲絲悲哀。

身體緩緩拔空而起,挺立空中,也朗聲說道:「沉香放馬過來。」

三神號修士齊齊一怔。

沉香大人此舉,落井下石。

有欠磊落光明。

但也有修士心想,万俟家族接連損失幾名金丹,實力大損。倒真是趁火打劫,收拾他們的最佳戰機,沉香大人好心機。

藍國純的臉上露出絲絲不忍。

鍾麗娟眼神之中露出訝然。

獨眼浩三吐出一句:「干,不愧是干大事的,心狠手辣。」

孫豪哈哈大笑,揚手一扔,手中一個玉瓶飛向万俟臧亢,嘴裡說道:「万俟老魔,上天有好生之德,沉香不為己甚。只要万俟你敢服用我毒丹一顆,我自不為難你。要不然,哈哈哈,整個死神號,雞犬不留,哈哈哈,你自己選吧。」

万俟臧亢一手接住玉瓶,臉上浮現出狐疑神色。

孫豪孫沉香的毒丹?

厲害啊!見識過孫豪拿毒丹毒黑龍的修士,心中無不凜然。

就連黑龍,也給孫豪毒成了麻子。

万俟臧亢一旦服藥,豈不是頓時死翹翹?

死神號上,万俟修士齊齊高聲喊了起來:「大人,不要,不要吞,拼了,咱們跟他拼了,娘的,什麼正道修士,卑鄙無恥,大人,万俟兒郎,只有站著死,沒有跪著生,拼了,拼了……」

呼喊聲中,不少修士身上光芒閃爍,就待万俟臧亢一聲令下,衝殺向孫豪。

火光之中,万俟修士群情激昂。

万俟臧亢手持玉瓶高高一舉。

死神號修士齊齊噤聲,看向空中。

万俟臧亢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來:「區區毒丹,服就服,我万俟怕你不成……」

說完,手指一彈,瓶蓋彈開,在「大人不要,大人,別……」的呼喊聲中,一振玉瓶,瓶中一顆靈丹落入嘴中。

大人。

死神號,已經有修士撲通一聲跪倒在甲板之上,失聲而泣。

高空,万俟臧亢突然大聲吼了一句:「哭,哭什麼哭,娘的,沉香真人的毒丹是慢性毒藥,老子沒個幾百年死不了……」

慢性毒藥。

幾百年死不了。

腦筋轉得快的,倒是有點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腦筋有點笨的卻是奇怪起來:「娘的,金丹修士的壽元不就幾百年嗎?如此慢性毒丹會有何用?」

獨眼浩三眼中閃過絲絲欣慰,心想,這才是老子心目中的性情中人啊!

孫豪卻是一轉頭,看向藍國純,手中一振,出現一個玉瓶,玉瓶一拋,笑著說道:「藍真人,你本命法寶自爆,金丹根基受損,沉香這裡有七靈解厄丹一顆,足可以保你金丹無慮。」

藍國純一手接過玉瓶,臉上浮現出絲絲潮紅。

沉默了一下,藍國純突然又暢笑起來:「如此,國純就不跟沉香客氣了,國純馬上就服這顆毒丹,哈哈哈哈,好一顆毒丹,沉香,國純話不多說,日後,但凡沉香相招,不管千山萬水,不管風雲雷電,只要國純有一口氣在,必然應招而至……」

万俟臧亢也哈哈大笑起來:「好一顆毒丹,哈哈哈,看來,藍大鳥,你也得跟老子一樣,享受幾百年的慢性毒藥了,娘的,藍大鳥,等你完全恢復了,我們再大戰三百回合。」

藍國純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獨眼浩三摟袖子,大聲吼道:「干,誰怕誰,錯過此次,大海上,哪裡見哪裡干,三百不夠就五六七八百回合,哈哈哈。」

火光盈天。

海獸翻白。

殘船斷臂。

大海之上,幾名頂級金丹修士侃侃而談。

在龍船修士的呼號聲中,談笑風生。

不知為何。

每一個修士心中,此時此刻,都湧起了滿腔豪情。

大海雖危險。

南洋常落魂。

大戰修餘生。

談笑生死間。

喻不欲的臉上,浮現出絲絲酡紅,受到了感染一般。突然在風雲號甲板上揚聲呼喊起來:「沉香。沉香……」

風雲號上。修士們眾志成城,齊齊呼喊起來:「沉香,沉香……」

這一回,不僅僅是風雲號了。

不僅僅是緊挨風雲號的斗神號了。

也不僅僅是風雲附屬修士了。

海神號、女神號、死神號上,大海戰之後,倖存下來的修士們齊齊振臂高呼起來:「沉香,沉香……」

獨眼浩三左右看看,看到了藍國純的一臉笑容。

娘的。老大一定知道了,知道了也無所謂,老子照喊不誤,也扯開嗓子喊了起來:「沉香,沉香……」

藍國純和鍾麗娟相視一笑,看向了空中的孫豪。

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大海之上,久久回蕩。

掩蓋了龍船修士的呼號聲。

沉香沉香的歡呼聲響徹天宇。

挺身站立桅杆之上,孫豪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

帶著淡淡的笑容,等大家喊上一陣子之後,孫豪雙手上舉。向下一壓。

呼喊聲停頓了下來。

孫豪臉上笑容一斂,如山般的身軀上。莊嚴和凝重的氣勢一涌而出,低沉的聲音在大海之上飄蕩開去:「或許,你們現在覺得,孫豪孫沉香,就是此戰最大的英雄,是此戰最大的功臣……」

說完,孫豪掃了甲板上的修士一眼。

所有修士都感到,沉香大人看了自己一眼,好像在跟自己說話一般。

孫豪收回了目光,看向了空中,大聲說道:「但是,沉香自己知道,沉香不是,要說英雄,是他們……」

孫豪的手指,筆直指向天空。

那片天空,曾經,万俟臧卑轟然自爆。

孫豪聲音之中,帶有絲絲激動:「是他們,用血肉之軀,牽制了黑龍,讓我們找到了獲勝之機,我們不能忘記,面對黑龍,万俟兄弟自爆了金丹之軀,我們也不要忘記,國純真人自爆了本命法寶。」

孫豪雙手一舉:「那時那刻,沒有道魔之分,他們都是英雄,真正的英雄。」

万俟臧亢雙眼之中浮現出來淚花。

甲板上,修士們齊齊呼喊:「英雄,英雄。」

孫豪雙手又是一壓,繼續說道:「說英雄,誰是英雄?沉香此時想說,你們,也是真正的英雄。」

說話聲中,孫豪手指對甲板一指,指向喻不欲,指向風雲號,指向死神號,指向三神號上的普通築基修士。

大聲地,孫豪動情地說道:「你們,也是真正的英雄,面對即將到來的劫難,你們默默地給與我們支持,即使我即將攜帶神血遠遁,你們也坦然承受,沒有絲毫怨言,大劫之前,大難之前,你們,是真正的英雄……」

藍國純和鍾麗娟對望了一眼。

藍國純突然振臂高呼起來:「英雄,英雄。」

鍾麗娟清脆地隨聲附和。

修士們齊齊揮舞著手中的法器飛劍,振臂高呼,肆意地放射自己的滿腔激情。

正如孫豪所說,此時此刻,他們與榮俱焉,自豪感湧上心頭,激情無雙。

喻不欲等孫豪所指方向的修士,無不面色潮紅,激動萬分。

激情澎拜的高呼聲中,龍船雷霆緩緩消失,大火逐漸熄滅,龍船帶著龍家隕落的修士沉入了大海。

大海之上,平靜了下來,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

釋放了激情,如同孫豪一般,看著戰火紛飛過的海面,想到隕落其中的大量修士,哀傷和緬懷湧上了心頭。

尤其是死神號。

幾名金丹真人隕落,親近的万俟子弟已經自發地開始哼唱哀歌。

其他海船上的修士,也自發地加入祭奠隊伍,為沉香大人口中的英雄們唱起了哀歌。

剛剛豪邁的海面上,響起了悲壯的歌聲:「百年修行塵與土,萬海路雲和月。仰天長嘯,壯懷激烈。山河破碎黑龍起,干戈寥落異界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