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三六章 雜役小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六章 雜役小豪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修士一生,孤寂艱難常凄然。

修士一生,常須隱忍而不發。

吃不得苦中苦,難為修上修。

艱難困苦,玉汝於成,乃是修士一生最真實的寫照。

隱身大冶島,孫豪開始了自己新一輪苦修。

每日間,日起而作,日落而息,清秀而略顯消瘦的身影走遍了大冶島北。

冶造廠隨意傾倒的煉器廢材,沒有入海的廢材,被孫豪不厭其煩,逐一拾取,然後走上器冢海,忍受著足以銷魂蝕骨的金氣侵蝕,一一扔入海水之中。

器冢海的金氣,乃是廢金之氣,暴戾而鋒銳。

絲絲侵蝕著孫豪的右肺。

左肺已經煉化了磁元金光,金氣倒是難以侵入。

孫豪一邊拾取廢材入海,一邊催動輪金決,凝鍊右肺金氣。

孫豪的左肺已經失去了吸氣能力,現在開始凝鍊右肺之後,右肺也開始刀割一般難受。

右肺之中,好像時刻憋了一把刀子一般,也暫時失去了吸氣入體的能力。

雙肺同時失去吸氣能力。

叢然金丹修士已經能夠內呼吸,孫豪依然十分不習慣。

每每行走之間,都會顯得氣喘吁吁。

而且,右肺時刻處於割裂重建的過程之中,孫豪的臉上,卻正如矽肺病患者一般,顯得越發蒼白起來。

孫豪原本就是一副清秀少年形狀,如今顯示病態之後,卻是略顯瘦弱,偶爾咳嗽一聲,猶如弱不禁風了一般。

大冶島上,修士高來高去。甚少有修士去關注一個打理器冢海的雜役少年。

也從來沒有修士會想過會有一名高高在上的金丹真人混跡大冶島,而且是自降身份,呆在大冶島上,沖當勤懇的雜役。

有低級修士,常常羨慕修為有成的大能修士,馳騁風雲,挺立修士頂端。接受凡人和修士膜拜。

但是,他們不知的是。

但凡有成大能之輩,無不歷經艱險,受常人所不能受,忍常人所不能忍,所謂一朝得法。不過是:「百年苦修」的結果而已。

世間修士,真正的大毅力大智慧之輩,其實也是鳳毛麟角。

當然,修士要站在巔峰,僅僅有大毅力大智慧還不行,機緣、資源、悟性等等因素,往往也能影響修士一生。

比如鍾小豪的幾個發校王遠、朱玲等人,為了化魂之緣,苦苦追求,幾次進去魂林而不化。其實也是大毅力之輩,然而,如果不是剛好遇見孫豪,說不定,到最後,他們所化之魂,也不能盡如人意。

這就是所謂的機緣。

對孫豪來說。器冢海,廢金光,就是機緣。只不過,消化此機緣需要時間。還相當難受。

除了耐心在此煉化之外,沒有捷徑可走。

孫豪的鍊氣修為剛剛晉級金丹中期,倒也需要仔細打磨一番。

器冢海內,一邊輪金,一邊打磨修為,一邊輪金,一邊體驗雜役的處境心態,倒是恰到好處。

孫豪安下心人,耐心地,對抗廢金光,吸納煉化廢金光,而作為掩飾,孫豪在大冶島的表現可圈可點,兢兢業業。

大冶島負責管理雜役弟子的外務總管熊二,就對鍾小豪表示相當滿意。

自從來了鍾小豪,他覺得自己省心多了。

鍾小豪如此敬業的雜役,還真是少見。

每日間,器冢海外圍都會被鍾小豪清理的乾乾淨淨,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廢棄金屬堆積的情況。

而過去的雜役弟子,總是隔三差五才會清理一會,往往是外圍堆積不下了,才跑去將堆積物推下海水。

熊二對此倒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原因很簡單,招收一個清理器冢海的雜役不容易。

往往,清理器冢海的雜役弟子都呆不了幾年,就不得不另謀生路。

廢金光侵蝕之下,除非是不要命的修士,隔個兩三年,雜役弟子必須得換一批,換來的弟子大多習慣隔三差五清理一次,要不然,還真是挺不了幾年。

這次來的鐘小豪,還真是認真到了極點。

每日清理,從不間斷。

熊二表示相當滿意。

為此,他特意把鍾小豪叫了過來,噓寒問暖,並側面提醒:「小豪啊,器冢海廢金之氣十分暴戾,你可要悠著點啊,如果頂不住,可以稍稍間隔一點時間。」

熊二長得微胖,人也稍矮,最讓人難忘的是他的一張嘴,嘴很大,特色是他的上下兩片嘴唇居然如同兩根香腸,又如同被人扇過耳光扇腫了一般,十分的厚實,肉感十足。

不知為何,看到熊二的肉乎乎的嘴唇,孫豪腦海之中浮現出來賀雄傑的樣子。

熊二嘴唇的肉感,居然比賀雄傑的一雙肉耳來得還要奪目。

熊二人不錯,開口提醒孫豪注意廢金氣。

但是孫豪就是為了凝鍊金氣而來,自然是答非所問地回答到:「總管,能不能給小豪加點月俸,小豪家遇見難關,急需靈石備用。」

實話說,熊二本來很反感雜役們開口閉口要加月俸,但是,看到鍾小豪的一臉真誠,想到鍾小豪的勤勤懇懇,熊二突然覺得,的確是該給鍾小豪漲點月俸。

抬手,拍拍孫豪的肩膀,熊二嘆了一口氣:「我明白了,小豪原來是為了家中後輩才如此拚命,既然如此,我做主,給你月俸翻倍。」

孫豪臉上露出燦爛笑容,身體微微一躬:「謝謝總管,麻煩總管了。」

「不麻煩,不麻煩」,熊二拍著孫豪的肩膀哈哈大笑起來:「舉手之勞,舉手之勞。」

說完,左右張望一下,感覺沒人在偷聽自己說話,就把大嘴湊到孫豪的耳邊。低聲說道:「小豪,不瞞你說,我家大哥,隆鼻熊大,乃是大冶內務總管跟前的紅人,什麼事,好說。好說,低調,低調,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孫豪很配合地做出愕然表情,然後也低聲說道:「難怪,難怪。佩服佩服,以後,小豪還得總管多加照顧,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或者是用得到的地方,總管只管吩咐。」

熊二滿面笑容,拍打著孫豪的肩膀。

把孫豪當成了自己人。說說笑笑,最後,還一再叮囑孫豪注意休息,注意勞逸結合。不要拿身體開玩笑。

孫豪滿面笑容,告辭離去之後。

熊二一拍腦袋,嘀咕了起來:「奇怪,為什麼感覺這小子如此順眼?還真是奇了怪了,得,找熊大去,還得給他加月俸……」

熊二房間外邊。孫豪一邊走,臉上一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於是,孫豪的月俸看漲。

有雜役提出異議。熊二理直氣壯地說,要不。你們跟鍾小豪換換工種?

馬上雜音消失了,月俸雖然高,那也得有命消受才成,不少雜役已經在猜測,鍾小豪如此任性妄為,能在器冢海呆得住多久。

孫豪依然堅持清理器冢海。

雙肺被金氣所佔據,孫豪臉上是越發的蒼白。

一段時間內,看起來病態十足,不少心懷不滿地雜役幸災樂禍。

玩,玩過了吧,頂不住了吧。

但讓人大失所望的是,孫豪雖然病態,雖然走路都氣喘吁吁,但頑強的,堅挺的挺了下來。

有時候,明明看到孫豪很不行了,在咳嗽,在捂著胸部咳嗽,甚至能看到嘴角咳出的血絲。

以為孫豪就此玩完。

但第二天一大早,這小子又準時出現在了器冢海上。

三個月時間,一晃而過。

雜役們終於死心,得出結論:「別看鐘小豪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實際上挺能抗,挺能拼,服了。」

熊二不放心,又把孫豪叫過去幾次。

但是孫豪表示:「總管如此器重小豪,小豪自然不能讓總管失望,總管放心,小豪一定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讓那些質疑總管決們無話可說……」

然後,熊二就覺得自己無話可說了。

心中感嘆孫豪一根筋的同時,卻對孫豪越發的和善,一再叮囑孫豪情況不對時,注意休息。

然後,一切照舊。

孫豪在大冶島的隱居修鍊生涯正式步入正軌。

每日見,一大早,旭日東升之際。

孫豪就會帶著小火,準時出現在海邊。

映著朝陽,緩緩地拉開架勢,慢慢地打拳,拳法為觀海八法。

而小火則會對日吐納,吸收朝陽紫氣,這是吞天鼠一脈的修鍊之法。

一人一鼠修鍊完畢之後,就會在器冢海附近逛悠,但凡發現廢棄煉材,二話不說,掃入海中。

鍾小豪修為僅僅只是鍊氣後期,但有一身好力氣,點子也不少,廢棄煉材大件不少,但幾個月來,他從來沒有讓人幫忙,自己就解決了。

有了鍾小豪,熊二感覺自己真心省心不少。

以往器冢海這塊老是狀況不斷,但自從來了鍾小豪,一切都不要他操心了。

他發現,雖然自己給鍾小豪加了雙倍月俸,但總的來說器冢海的花費居然還大幅度降低。

為此,他居然收到了大冶島內務部的口頭表揚。

傳達給孫豪的話就是:「小豪,表現不錯,我熊二也跟著長了面子,就連我大哥,也在內務部倍受器重,好好乾,我看好你。」

孫豪自然滿面笑容的表示:「總管過獎了,應該的,小豪一定會倍加努力,不讓總管失望。」

一年時間,孫豪安安穩穩地渡過。

各種修鍊有條不紊的推進之中,尤其是每日,孫豪可以在須彌凝空塔之內修行一個時辰,化為十日時間,一年也就變為了十年時間。

孫豪九大修鍊系統,十年之間,也都取得了較大的進步。

尤其是最近修鍊的「劍氣訣」,更是迎頭追上,十年下來,已經達到了築基後期。

當然,進步這麼快,於五行輪靈訣協調其他屬性真元,全力滋補金屬性真元的巨大調節作用分不開。

一年時間很短暫。

大冶島上,一切依舊,好像沒有任何變化。

多了一個鍾小豪,大冶島沒有什麼感覺。

一個雜役弟子對大冶島的影響微乎其微,除了雜役圈子,還真的沒人注意到,有個雜役居然能每日出入器冢海,而且還挺過來了一年時間。

更加奇怪的是,他身邊那隻火紅的小老鼠居然也在器冢海之內嘻嘻玩耍,打滾撒歡,一年下來,安然無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