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四一章 阿丑軼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一章 阿丑軼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並沒有在自己的房間內布設任何陣法……

外人住進來也算正常,而且,住進來的也不算是外人。

阿丑搬進來住,卻是意料之外,清理之中。

孫豪請假半年,阿丑搬過來,正好就近清理器冢海。

孫豪大踏步走進房間之中。

阿丑躺在孫豪的簡陋的床上,沒有半點反應。

不經意間,孫豪眉頭微微一皺。

幾年接觸下來,孫豪對阿丑的了解還是比較深的,這小子平時很機警,對周圍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警惕。

平時,孫豪如此大步進門,阿丑早就會挺身而起了。

想了想,孫豪依然沒有放出神識掃視阿丑體內的情況。

阿丑身上有點小秘密,孫豪曾經無疑之間掃視過他的身體,居然如同掃視迷霧一般,當時讓孫豪還頗為驚訝。

當然,身為朋友,孫豪很尊重阿丑,自那以後,一直沒有拿神識往阿丑身上探。

既然阿丑需要掩飾,孫豪再強行探查就沒有意思了。

往前兩步,孫豪來到了阿丑旁邊,目光一掃,頓時發現了阿丑的情況有點不對。

嘴角有絲絲血跡。

臉上蒼白蒼白的,一如他孫豪一般,好像是被廢金氣沾染了矽肺一般,沒有了半點血色。

伸出手指,孫豪輕輕地搭在了阿丑的纖弱而微黑的手腕之上。

不過,沒等孫豪開始號脈,阿丑猛地睜開了雙眼,眼神之中厲芒一閃,殺機一閃而逝,旋即看清楚是孫豪之後,繃緊的身軀微微一松,輕聲說道:「小豪叔,你回來了啊,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孫豪稍稍一怔。剛剛阿丑爆發的殺機,壓根就不是鍊氣修士所能具備的。

也不知道這個小個子瘦弱的丑小子藏了些什麼秘密。

手一縮,孫豪笑著說道:「我剛剛回來,現在剛過午時。」

「午時了啊1阿丑勉力從床上撐起身子:「那我得去清理器冢海了。」

說話之間。身體又猛地在床上萎頓了下去,不由自主,咳嗽兩聲,嘴角又浸出兩縷鮮血。

孫豪一伸手,扶住他的身子。臉上一正:「阿丑,小豪叔回來了,你就好好歇著吧,器冢海交給我,你放心吧。」

阿丑看向孫豪,半響之後,幽幽說道:「可是,我還是跟在你後邊更好。」

孫豪微微愣神,然後點點頭:「嗯,阿丑。你跟著我也好,不過,你現在的矽肺病不輕,可不能逞強,要不這樣,我這次出去,機緣巧合,得到了幾章洗鍊矽肺的符篆,效果還算不錯,給你試試吧。」

說完。二話不說,一張符篆排在了阿丑的肩上。

乳白色的光華閃過,阿丑蒼白的臉上浮現出絲絲紅暈。

半響之後,阿丑開口說道:「小豪叔。謝謝了,我好多了,走,我們出去吧,再遲就不好了。」

孫豪點點頭,隨手又在他身上拍了一章枯木神愈。然後點點頭,有意無意看看大冶島方向,率先走出了房門。

他身後,阿醜臉色依然蒼白,但腳步輕盈地跟了上來。

兩人合作多年,自然而隨意。

有說有笑,兩人開始延著器冢海的方向清理廢棄的金屬廢材。

盞茶功夫,兩人還沒有走出多遠,熊二呆著三名修士御劍而來,老遠,熊二大聲叫道:「小豪,阿丑,過來,過來一下,大人有事要問。」

一邊說,熊二一邊對身邊的兩位修士笑著說道:「冷大人,莫大人,他們兩位就是清理器冢海的修士,常年在器冢海,來歷清白,任勞任怨,絕對值得信任。」

冷大人冷冷地看了熊二一眼,沒有說話。

莫大人輕笑:「小熊,可信不可信,可不是你說了算的,你們兩個,快點過來。」

熊二厚厚的肉乎乎的嘴唇猛烈地抖動起來,嘴裡貌似有點哆嗦:「是的,是的,我說了不算,大人說了才算,大人說了才算……」

孫豪和阿丑對望一眼。

阿丑的雙眼之中閃過絲絲無奈和茫然,然後,跟隨孫豪身後,走了過來。

莫大人眼中閃過絲絲異光,輕笑著對孫豪問道:「說說吧,你來自何方,藏身我大冶島意欲為何?」

孫豪心中頓時湧起一種必須說真話說實話的感覺,好像只有誠實交代自己的來歷才是理所當然。

恭恭敬敬,孫豪躬身說道:「老夫鍾小豪,走關係進入大冶島,就是想賺點靈石,供後輩弟子修鍊之需。」

一個鍊氣期修士,居然在自己面前自稱老夫,莫大人心中不由感覺很不是滋味,冷哼一聲:「你怎麼就是老夫了,實話實說。」

孫豪依然恭恭敬敬地說道:「別看老夫看起來年輕,不過是服用了駐顏丹,老夫今年八十九,老夫家有三房妻室,老夫道侶五人,老夫子孫成群,天倫之樂,……」

左一個老夫,右一個老夫。

莫大人聽得頭暈腦脹,但馬上,莫大人雙眼猛睜:「三房妻室,怎麼就道侶五人了?」

孫豪恭恭敬敬地回答:「大人明鑒,老夫有兩房妻室乃是雙胞胎,只能算一房……」

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莫大人手一揮,打斷孫豪的胡說八道,轉向孫豪身後的阿丑,開口問道:「丑小子,實話實說,你來自何方,隱身我大冶島意欲何為?」

阿丑頓時覺得自己非得實話實說不可,暗道糟糕之際,孫豪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孫豪的眼光之中,竟然好似有奇怪的魔力一般,頓時,阿丑覺得自己安心下來,要說實話的強烈願望消失一空。

貌似恭恭敬敬,阿丑頭一低,背書一般的快速說道:「我家本在大冶南,家中有屋又有田……老祖曾是築基士,搖臂一呼八方緣……奈何家父鐵砸死,從此生活遇苦難……」

洋洋洒洒,阿丑說了一大通,沒有停止的趨勢,只差把自己的祖宗八代都交代清楚。

莫大人一揮手,打斷阿丑的話:「行了行了,夠了。」

然後莫大人看看冷大人,說道:「走吧,他們應該不是。」

冷大人陰鷙地盯著孫豪和阿丑看了幾眼,然後點點頭。

兩人騰空而去。

熊二拍拍阿丑的肩膀,笑著說道:「阿丑,如今大冶島乃是多事之秋,你就暫住小豪那裡吧,等大冶島安靜下來了,再回去不遲。」

阿丑點點頭:「總管費心了。」

熊二裂開肉乎乎的嘴唇,哈哈大笑:「不費心,不費心,有你和小豪,哦不,是老豪幫忙清理器冢海,我還真是省心不少呢……」

孫豪……

熊二倒是對孫豪的說法信以為真,真以為孫豪已經兒孫滿堂,自動將小豪升格為老豪了。

孫豪沒想到的是,自己胡謅一個身世,居然引起了阿丑的莫大興趣。

問題從此不斷,五花八門,很多問題孫豪想都沒想到,比如說女人是怎麼生孩子的?比如說,女修懷孕會不會很久;比如說豪叔怎麼讓女修懷孕的……

孫豪頭大,徹底服了。很多問題,他其實也是一知半解,沒辦法,就信口胡說。

「讓女修懷孕簡單啊,那年,我和你嬸子手牽手,在屋頂看了一個時辰的月亮,然後不久,她就懷孕了。」

「懷孕時間長著呢,通常情況下,會有三年六個月,據說有大能修士,天地為胎,懷孕幾十上百年呢……」

「別人是怎麼生孩子的,我倒是真不知道,反正你嬸子是從腋下給生出來的……」

孫豪自覺自己也沒有完全胡說。

沒親眼見過,也讀過不是?

孫豪看過的古典籍記載,大能修士出生,大多都是懷孕幾年的。

至於腋下生孩子,說起這個,孫豪不由又湧起了對母親吳雨荷的思念,記得小時候,孫豪也問過母親同樣的問題。

母親給他的答案就是腋下生出來的。

小火和小章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小火是對孫豪充滿了敬佩的,大哥真厲害,什麼都知道。

小章嗎,居然揮舞著八條手臂,笑得前俯後仰,小火問他為何發笑,打死他都不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