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四二章 十年輪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二章 十年輪金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大冶島恢復了平靜,但是盤查依然十分嚴厲。

阿丑和孫豪很默契的絕口不提此事,清理器冢海走上正規。

但是孫豪發現,阿丑的狀態很是奇怪,每隔十天左右,必然會出現沉睡,醒來之後,就會咳血。

以枯木神愈的治癒能力,居然也不能完全根治阿丑的奇怪狀態。

孫豪也沒問如此狀態會有何不妥,反正阿丑咳血了,就給他拍一張枯木神愈符篆,讓他迅速復原。

這種狀態應該不是受傷,孫豪猜測可能是一種奇怪的修鍊功法。

孫豪猜測,就算自己不給阿丑治療,阿丑應該也問題不大,不過有了自己的治療,阿丑會好過些,不會那麼痛苦。

白天,孫豪帶著阿丑在器冢海四處清理廢器。順帶吸收廢金氣,凝鍊右肺。

晚上偷偷入海,練習劍化羽,拾取一些廢器來修復,補充靈氣消耗。

當然,每天一個時辰,須彌凝空塔內十日時間的修鍊是少不了的。

小章依然是每年出去三個月。

而小火,卻默默而自然地陪伴著孫豪,形影不離,甘之若飴。在小火心中,只要如此平凡地陪著孫豪就好。

阿丑跟孫豪比鄰而居,已經習慣了小豪叔的存在,看向孫豪的眼神逐漸豐富起來。

又是五年時間。

大冶島,器冢海匆匆忙忙,船來船往之間。

又是五年時間一晃而過。

十年,整整十年時間。

孫豪也沒想到,自己凝鍊右肺,居然用了整整十年時間。這才逐漸接近尾聲。

而須彌凝空塔內,又是一個五十年。

五十年消耗的資源,遠超孫豪的預計。

器冢海修復的靈氣供應不上消耗。小章每年不得不出海為孫豪收集資源。

不僅僅如此,孫豪得自古湫海域的靈藥。也大部分變成靈丹從風雲號修士手中換回靈獸靈體滿足修鍊所需。

五年下來,孫豪消耗了海量的修鍊資源。

當然,效果也很明顯。

四屬性真元齊頭並進,百年苦修下來,踏踏實實,穩步向前,齊齊達到了金丹中期巔峰,只要有個契機。即可邁步進入金丹後期。

孫豪雖然歷時日久方才煉成須彌凝空塔第一層,但是,寶塔的強悍功能,讓孫豪從此處在了不同的修鍊高度。

要知道,孫豪結丹,滿打滿算,到目前為止,也只是二十年左右。

通常情況下,普通金丹修士二十年,能達到金丹初期巔峰就算修為進度很快的了。

當然。也有很多金丹品級不好的修士,一輩子也就是金丹初期打止。

但是孫豪在須彌凝空塔內,堅實無比。穩固無比,修鍊了百年時間。

百年苦修,不僅僅是把孫豪的根基夯實的無比牢固,而且修為也即將進入金丹後期。

須彌凝空塔的逆天,可見一斑。

而且,接近十年的投入之後,須彌凝空塔內也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塔內面積擴充了四五倍,塔內的生態豐富了起來,如同洪荒初開一般。塔內生靈逐漸形成了獨特的繁衍循環。

如果孫豪能狠心支配塔內生靈為己所用,其產生的靈氣足以支撐不短的時間。

青老還是老樣子。木訥著臉,萬年不變。

不過。須彌凝空塔內面積變大之後,青老的活動範圍也隨著變大,好幾次,孫豪進入塔內都沒有見到青老,估計他也是在塔內寂寞了,出去塔中塔外閑逛去了。

當然,孫豪要找青老倒也簡單,心神之中,對著須彌凝空塔呼喚幾聲,青老一準能聽見。

身為寶塔塔靈,孫豪呼喚寶塔就等於呼喚青老。

因為塔靈是青老,又因為青老本性不喜多話,是孫豪問什麼他說什麼,而孫豪又對青老心懷恭敬,其結果就是孫豪汗顏的發現,自己對本命法寶的功用了解的並不是很透徹,很多地方居然都是一知半解。

比如說,寶塔內,資源是怎麼轉換為靈氣的?

比如說,靈室之內,所謂的塔將、塔奴是怎麼來的,還有「鎮」字牌有什麼用,等等,孫豪了解都不是很深。

甚至是,煉成寶塔第二層需要什麼資源,會得到一些什麼功能,孫豪依然不得而知。

關於須彌凝空塔,孫豪依然有著很多不解。

但是,既然青老是塔靈,孫豪倒也不急,到時候,必要的時候,師父會給自己說的。

五十年。

孫豪煉體修為已經完全穩固在了黃金戰體小成,其他技能修為也全面進步。唯一進步不大的,還是劍化羽。

劍化羽不能在須彌凝空塔內修鍊,只能在海底苦修,五年下來,進步不大。

倒是同樣不能在塔內修鍊的觀海八法,經過孫豪多年艱苦不懈的修鍊,終於是見到了效果,不僅僅把孫豪的煉體修為推進到了黃金戰體。

而且,每天早上,孫豪緩慢拉開架勢,開始打拳的時候,已經有了絲絲大海的磅氣勢。

前來大冶島的主要目的,前後近十年打磨,輪金終於接近尾聲。

孫豪也忙碌起來。

輪轉金靈根,強化靈根,逆天改命之舉。

根據前幾次的經驗來看,輪金有成的一刻,動靜怕會不校

雖然自己不是別有用心之徒,但是動靜太大,到時候也說不清楚。

兩年前開始,孫豪就開始在器冢海周圍潛移默化地改變地形,布置陣法。

不知不覺,圍繞器冢海周圍,大冶島北,幾年下來,已經籠罩在幾座連綿的四級大陣之中。

孫豪已經成為了四級大陣師。

如果全力施為,孫豪足以給中型宗門布設護山陣法了。

當然,孫豪經過研究發現,大冶島的護島大陣等級很高,超過孫豪目前布陣水平許多。

孫豪布設在大冶島北的大陣不過是陣中陣,效果也主要是掩飾形跡,便於孫豪完成輪金決的最後一步。

月光透過猶如塵埃的廢金顆粒,若有如無地照射在器冢海上。

孫豪的身軀悄然從大海之中升起。

抖一抖,抖掉僧,孫豪一步跨出,來到了海岸之上。

小火身影一閃,站在了他的肩頭,親昵地擦著他的脖子。

摸摸小火的頭,仰望明月,孫豪蒼白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思念,嘴裡輕輕地說道:「你們還好嗎?一晃又是許多年過去了……」

小火吱吱叫喚起來。

好像在安慰孫豪一般。

孫豪笑了笑:「還是小火你簡單,吃了睡,睡了吃,從來就不擔心,不想事。」

「哥」,小火好像撒嬌的聲音傳了出來:「小火只要陪在哥哥身邊就好。」

孫豪拍拍她的小腦袋,點頭表示明白了,然後看向大海的方向,嘴裡輕輕說道:「明日,風雲號就會來到大冶島,我也是時候完成最後一步,這麼多年,讓小火跟我一起吃了不少苦,是時候離開這廢器葬場了。」

小火眨巴著眼睛沒有說話,但孫豪知道小火心中的話,小火要求從來不高,陪著孫豪就好。

只要孫豪不趕她走,一切就都是美好的。

哪怕是廢金遍地的器冢海,一樣也是別有風景。

一人一鼠,站立似有迷霧的器冢海海岸之上,目送明月西沉,旭日東升。

孫豪緩緩拉開架勢,開始修鍊觀海八法。

阿丑也起來了,遠遠坐在一塊礁石上,雙手托腮,出神地看著孫豪打拳。

小火熟門熟路,跳到了他的肩頭,也如他一般,雙爪托腮,看著孫豪打拳。

旭日從海面升起,透過廢金顆粒照射在孫豪身上。

拉開了觀海八法第一式:旭日陽剛。

此時的孫豪,給了阿丑很不一樣的感覺。

多年下來,孫豪臉色越發蒼白,時有咳嗽,而且,身體也略顯瘦弱。給阿丑的感覺,就是孫豪並不是很健康。

但是此時,旭日之中,孫豪體備陽剛之純,氣含喜怒之正。

阿丑只覺得眼前一亮。

孫豪身上,散發著的陽光般的剛強氣息,一種由內在的剛毅外化為強勁有力的獨特氣質。

從孫豪身上,從孫豪的一招一式之間。

阿丑感受到了一種積極向上、自強不息的寶貴品格在自然流露;感受到了正義勇敢、堅強果斷個性彰顯;感受到了是一種敢為人先、永不言敗的魄力的表現。

此時的孫豪,給了阿丑一種安全的感覺,給了一種男子漢所獨有的巨大魅力。

小豪叔居然也有如此一面?

阿丑奇醜的臉上,稍稍一紅,然後又想起了什麼,嘴裡悠悠一嘆。

小火已經看痴了。

小火小小的心中,哥哥永遠都是那麼厲害,此時更厲害。

觀海八法,第一法,旭日陽剛。

在孫豪的演繹之下,已經入味三分。

動靜之間,舉手投足,孫豪剛健地展示了自己無比陽剛氣息。

內斂的陽剛之氣。

剛強剛毅,強勁有力,是為旭日陽剛。

旭日東升演陽剛,孫豪緩緩收功,目光看向遠遠的,坐在礁石上的一人一鼠,然後淡然一笑,開口說道:「阿丑,過來說話。」

阿丑從礁石上挺身而起,醜臉在陽光之中,也閃動著別樣的光彩:「正好,我也有話要跟小豪叔你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