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五零章 告別阿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零章 告別阿丑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好小子」,天狼真君不覺得寶塔能耐自己如何,哈哈大笑:「居然敢拿本命法寶跟我拚命,哈哈哈,我欣賞你。▲∴,」

孫豪背後,阿丑的醜臉上,也浮現出絲絲紅暈,小豪叔果然沒有讓她失望。

只不過,希望天狼叔待會兒下手輕點埃

塔內靈室之內,青老手中拿起了「鎮」字令牌,嘴裡念念有詞,四屬性真元如同四條長龍,飛入令牌之中。

青老手一拋,「鎮」字令牌一飛而出。

天空之中,九層寶塔放射出一陣光芒,照射向天狼真君。

天狼真君身軀微微一晃。

瞬移開動。

但讓他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瞬移是瞬移了。

但寶塔之光依然準確無誤地照射在了他的身上。

心中稍稍有點汗顏。

不過也沒放在心上,金丹修士的本命法寶而已,照中了又能奈自己如何?

身上輕輕一震,就欲震散寶塔神光。

但是他發現,寶塔已經凌空飛來,罩在了他的頭頂之上,然後,寶塔之內放射出陣陣霞光,照射在他的身上。

以他無匹的元嬰真君能耐,居然在這霞光之中有種如陷泥潭,手腳被困住,真元被束縛的感覺。

很無語很惱怒地發現,自己好像被寶塔給鎮壓住了。

動彈不得。

臉上瞬間通紅。

娘的,玩大了,糗大了。

堂堂天狼真君。居然被一個金丹小子給鎮壓當場有沒有?

說出去豈不是笑掉人的大牙?

面子呢?裡子。

甲板上。風雲修士陣陣「沉香。沉香」歡呼聲,讓天狼真君想死的心都有。

如果可能,天狼真君只希望自己剛剛見面就下死手,三下五除二幹掉那小子得了,沒得被人給鎮壓當常

孫豪臉上稍稍有點蒼白。

驅動寶塔,耗盡四屬性真元。

消耗好大。

嘴裡沉穩地暴喝一聲:「大宇,帶著阿丑先走,我可全力鎮他。你們速回青雲,不可一日停留,快……」

孫豪說話,甲板上為之一靜。

沉香大人這是要一肩扛下真君修士埃

向大宇眼中神光一閃,叫了一聲:「師父。」

孫豪緩緩搖頭:「沒用的,傷不了他,他只不過一時大意被鎮住而已,你們走,放心,我能鎮他十天半月。有辦法脫困……」

娘的,居然能鎮我十天半月。

天狼真君再次無語。

不管事後自己是否能逮住小子剝皮抽筋。真被鎮個十天半月,臉絕對是丟大發了。

向大宇沉穩地點頭,說了一聲:「好。」

看看喻不欲。

喻不欲會意地點點頭:「全體都有,乘風破浪……」

「小豪叔」,孫豪背後,阿醜聲音小小地傳了出來:「小豪哥且慢,這個,有點誤會……」

孫豪一轉頭,看向阿丑。

阿丑唯唯諾諾地說道:「這個,天郎叔是接我回去的,不是來抓我的。」

孫豪……

心說,不是抓你回去,幹嘛表現這麼凶,很好玩嗎?

孫豪有個感覺,自己遇見的大能元嬰真君,就沒幾個正常的。

好像都有點莫測高深的惡趣味。

阿醜話是這麼說,可是孫豪可不敢隨意放天狼真君出來。

天狼真君被鎮,一旦脫困,天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阿丑看孫豪沒有說話,趕緊解釋道:「小豪叔,不會錯的,天狼叔真是來接我的,不用為我擔心,只是誤會而已,你們別打了啊1

孫豪眨巴著眼睛,心說,誤會是誤會,但我現在放他,絕對沒好日子過。

阿丑,騎虎難下你知道嗎?

桅杆上,人精喻不欲此時哈哈笑著說道:「阿丑,我估計你小豪叔這一招放出去了,也就不是那麼容易收的,估計不鎮你天狼叔十天半月,說不定真會反噬。」

阿醜聞言稍稍一愣,不由自主說道:「那要怎麼辦?」

孫豪眨眨眼,沒有說話。

天狼真君已經臉上發紅,閉上了雙眼。

他倒是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娘的,老小子在提醒他,如果他想秋後算賬,那孫豪就先鎮他十天半月再說。

被鎮一下事小,說是一時大意,或者是讓著小輩還說得過去,真是十天半月,都沒地方說理去了。

小麻煩平時不是挺聰明的嗎?怎麼這時迷糊起來了。

給個台階都不會了?

喻不欲已經繼續說到:「辦法也不是沒有,沉香大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白白浪費時間,建議你稍稍移開一點寶塔,重新鎮個修士,找個替身,應該就可以了吧,我覺得大人你隨便把阿丑鎮上幾天不就可以了嗎?」

天狼真君心中,破開大罵,老小子,居然敢想出如此損招。

阿丑已經拍著手說到:「這主意不錯,小豪叔,你鎮我吧。」

孫豪還沒說話,天狼真君的聲音已經在她的腦海之中響起:「小麻煩,聰明勁呢?那裡去了,他不是不能收法寶,而是怕老子報復,靠……」

「礙…」,阿丑一捂嘴,心說該死,還真是如此。

此時,孫豪已經悠悠一嘆,開口說得:「算了,阿丑,我這就放你天狼叔出來……」

說完,手中法決捏動,對寶塔招手,暴喝一聲:「收。」

寶塔虛影消失在了空中。

要孫豪拿寶塔鎮自己的身邊人,孫豪還真是做不到。

天狼真君或許會有報復,但應該不會致命。孫豪很乾脆的收起了須彌凝空塔。

寶塔一閃而滅。沒入孫豪體內。幾乎是同時,孫豪一聲悶哼,嘴裡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幾個翻空,單膝一跪落在了甲板上。

恰似是受到了反噬一般,不由自主,受到了不少傷害。

「天、狼、叔……」阿丑拉長聲音叫了一聲,伸手扶起孫豪:「小豪叔。你沒事吧?」

天狼真君聳聳肩,擺擺手:「他那是反噬,跟我無關。」

阿丑翻翻白眼。

孫豪催動木丹治療體內傷勢,心中暗罵天狼真君小氣,剛剛這一下可不輕,孫豪沒有個上十天修養,怕是恢復不過來。

嘴裡,孫豪淡淡說到:「沒事的,阿丑,休息幾天就好。」

阿丑瞪了天狼真君一眼。

天狼真君已經雙眼望天。背上了雙手。

天空上,傳來了他輕描淡寫的聲音:「小夥子。實力不到,不要隨意動用本命法寶亂壓人,要是我全力一擊,說不定你就是個塔廢人亡的結局。」

孫豪心中一凜,微微欠身:「沉香明白了。」

剛剛天狼真君鎮壓在寶塔之下,真要是動用超級手段,自己還真的不一定能鎮得祝

但神識之中,青老清淡地聲音傳了出來:「小豪,別聽他吹牛,真要惹我發火,鎮他個十天半月絕對沒有問題。」

孫豪還沒說話。

青老再次說到:「小豪,剛剛這下消耗挺大,我需要小睡一會了。」

孫豪……都是打死不認輸的主子。

須彌凝空塔內,青老緩緩閉上了雙眼,盤膝在靈室之內開始調息,但右手手指,卻無意識地在靈室牆壁上,輕輕劃了一下。

剛剛閉上的雙眼又是猛地一睜,嘀咕了一句:「還是不死心嗎?」

然後,雙眼閉上,沉入修鍊之中。

甲板上,阿丑白了天狼真君一眼,扶起了孫豪。

天空上,天狼真君聳聳肩,開口說道:「阿丑,萬事初定,我卻是不能久留,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

阿丑看看孫豪。

孫豪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阿丑,去吧,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或許日後,我們還有相見的一日。」

阿丑一雙大眼睛,浮上晶瑩的淚花。

近十年下來,阿丑跟孫豪生活在一起,在奔波艱難之際,感到了簡單和溫馨,平和而安寧。

此時,真正要分離了,阿丑突然湧起了強烈的不舍。

喉管之中,好像塞滿了靈氣一般,哽咽住了。

孫豪心中也湧起淡淡的不舍,但是依然笑著拍拍他的肩膀:「大老爺們兒的,別哭哭啼啼,像個丫頭片子……」

天狼真君……小子實力不錯,眼力不咋的,公母都沒分清!!

阿醜醜臉上閃現一抹緋紅,有點惱怒神色一閃而過。

孫豪已經繼續說道:「好了,你小豪叔就在青雲門,日後有機會,你過來看我就是。」

孫豪估計阿丑的身份比較敏感,倒也沒有主動問及阿丑的來歷。

此時,天狼真君的傳音也過來了:「阿丑,不久,葬天墟應該就會開放,你這情郎應該會去……」

阿丑心中一動,臉上顏色卻更是鮮艷,一張醜臉通紅,卻是更是難看,嘴裡說道:「小豪叔,那好吧,我們就此別過,不過小豪叔,希望昔日再見,你還能認得阿丑。」

「一定,一定」,孫豪肯定地點點頭:「忘了誰都不會忘記阿丑。」

阿丑眼珠子翻了翻,心說:「你能認出來才怪。」

然後,阿丑看向天狼真君。

天狼真君手一招,阿丑的身子已經輕盈地飛起,輕飄飄地落在了小海船上。

面對孫豪,痴痴地看著孫豪,阿丑在小海船上,揮動著手臂。

然後,小海船猛地加速,如同離弦之箭,在海面上劃過一道銀線,迅速消失。

遠遠地,孫豪耳中清晰地傳來了阿丑的聲音:「小豪叔,你是個大笨蛋。」

孫豪……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