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五五章 閑郎之謀(四更求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五章 閑郎之謀(四更求月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陳峰主一臉陰沉,看向風雲號之上,氣勢牢牢籠罩在甲板修士身上,嘴裡嘖嘖感嘆:「好一個沉香,不知不覺,居然累積起來如此大的勢力,一二三……哈哈哈,如果算上古雲和童力,好傢夥,一門十金丹,還好還好……」

古雲童力還有朱德政臉上稍稍一紅。

陳峰主的意思很明白,還好是沉香一脈並不齊心,要不然還真是尾大不掉了。

風雲號上空,氣氛越來越是壓抑。

一場金丹大戰,劍拔弩張。

沈長福不知用何辦法,得到了主峰支持,要削弱沉香一脈,大兵壓境。

帶領七名金丹,強勢降臨風雲號,加上臨時倒戈的朱德政,一共九名金丹修士,大軍壓境,氣勢洶洶。

沉香一脈也不示弱,兩名弟子,加上夏家姐妹,小竹老賈還有喻不欲,也是七名金丹,毫不示弱,對面而立。

但從明面上來看,毫無疑問還是沈長福一方佔據了全面優勢。

不僅僅是金丹真人的總數上多出兩人,而且,沈長福和陳峰主都是大圓滿的老牌金丹,實力更勝一籌。

黑雲壓寨,氣勢相抗。

風雲號上,風帆被強烈的氣勢吹拂得獵獵作響。

對恃之中,甲板上的風雲修士大氣都不敢喘,心中只是祈禱沉香大人的弟子們能夠出現奇,戰而勝之。

棋盤之上,孫豪七八顆棋子陷入真正的死地之中。

扒光真君已經在邊角之上形成了局部優勢,以雄厚的勢力對孫豪的黑子展開圍攻。

按理,扒光真君已經取得了邊角的巨大優勢,應該高興才是。

但是此時,他的臉上卻是有著絲絲凝重。眉頭微皺,看向邊角。

孫豪捻起一子,落於邊角角點之上。

此子一落。孫豪邊角頓成一眼。

扒光真君發現,自己要想殺滅孫豪邊角几子居然已經比較困難了。

心中無比煩躁。扒光真君突然開口說道:「沉香倒是好算計,只不過,棋如棋,但棋又不是棋,此棋破我之圍,彼棋怕卻是不行。」

孫豪微微一笑:「那可不一定,鹿死誰手,還真是難說。」

風雲號上空。一觸即發。

但是,很突兀的,一隻粉紅色超萌超可愛的小章魚,揮舞著八隻腕足,眨巴著一雙純潔的眼睛,突然出現在了雙方對峙的正中。

沈長福和陳峰主眉頭一皺,好詭異的章魚。

居然對他們的氣勢視若無睹。

腕足在甲板上輕輕一彈,憑空飛起,小章魚準確地落在了夏諳的肩上,好像很無辜地眨巴著雙眼。看向對面。

萌章現身。

風雲號甲板上,修士們神情稍稍一變,不少人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

多年來。八足變形霸王章就是風雲號的守護神。

航行大海,八足變形霸王章戰力超群,罕逢敵手。

八足變形霸王章的出現,也就代表了沉香大人的立常

遠遠觀望中的金李兩位真人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猶豫和不安。

幫,得罪青雲門。

不幫,日後怎麼面對沉香大人?

兩位真人還沒有拿定主意,天空之中,大戰已經開啟。

首先發動的。卻是小章。

小章本就縱橫大海,是為海中霸王。又得當康之血,多年罕遇敵手。心頭早就躍躍欲試。

無辜地眨巴了兩下眼睛之後,小章腕足在夏諳身上一彈。

小小身子凝空飛起,空中一伸一展,龐大的,如同小山般的巨大章魚鋪天蓋地向對面幾名金丹修士沖了過去。

好大的章魚

如同一座小島。

比風雲號還要大了許多。

大海中霸王級的存在

孫豪身邊居然還有如此存在

巨大的身軀把對面金丹全部籠罩了進去。

當然,籠罩不等於得勝,如此不管不顧壓下來,實際上,也將自己暴露在了金丹修士們的進攻之中。

沈長福和陳峰主對望一眼,齊齊暴喝:「戰。」

金丹修士們身上齊齊光華大作,不閃不避,齊齊催動真元,攻向空中龐大的章魚。

如此大的章魚就是活靶子埃

但是,攻擊開始的同時,金丹修士們的心中都產生很詭異的念頭,好像瞬間功夫,自己跟章魚對調了,有種自己攻擊自己的詭異感覺。

小章雙眼之中,閃過絲絲得意神色,得自當康神血的天賦能力雖然比當康稍弱,但也真是好用,哈哈哈哈。

金丹修士們駭然一驚,擺擺頭,恢復正常。

神識一清的同時,卻發現自己的攻擊居然真的被莫名其妙地反彈了回來,沖自己攻擊而來。

好在這是第一次攻擊,試探性居多,攻擊力倒也不強。

手忙腳亂,倒飛而回,避開自己的攻擊,避開小章的軀體,**名修士齊齊高飛而去,遠遠地站立空中。

轟,一聲巨響。

大章魚跌落海水之中,砸起衝天巨浪。

巨大的雙眼依然眨巴不停,但已經不可愛,而是顯得很是猙獰恐怖了。

身軀一震,彈開衝上來的海水,沈長福眉頭一皺,看向身邊的朱德政。

朱德政聳聳肩,笑嘻嘻地說道:「平時看它挺可愛,沒想到本體居然如此厲害,師父手段果然是層出不窮,我說老沈,過了今日,我師那邊,還得你多擔待。」

沈長福緩緩點頭:「有落霞和混元兩峰保你,沉香不敢把你怎麼樣的。」

朱德政臉上沒有了笑容,嘆了一口氣:「要不是潔貝爾老爹跟你是兄弟,非要讓我幫你,我如此做可是犯了忌諱,日後少不得被人詬玻」

陳峰主曬到:「成王敗寇,沒什麼好擔心的。長富,我攔住大章魚,你速戰速決。」

說完。陳峰主一振手中法寶飛劍,飛撲而下。沖向霸王章。

沈長福也大聲說好,帶領其他修士繞開龐大的章魚,攻向風雲號上空的其他金丹修士。

霸王章詭異,不適合圍攻,先滅掉實力稍弱的金丹修士才好。

風雲號上空,激戰瞬間展開。

巨大的氣浪,炫目的法術,飛來飛去的法寶。在風雲號上空交織穿梭,形成了一處巨大的戰常

棋盤之上,孫豪邊角已經做出一眼。

而且,也從底線之上,逃逸而出。

「一死二活」,扒光真君已經恢復了從容,一邊弈棋,一邊淡淡說道:「沉香,一隻眼難以活棋,觀你之棋。依然在我層層包圍之中,怕是很難做出兩隻眼來。」

孫豪執子,微微一笑。落在棋盤之上,然後捻起一顆白字,淡然說道:「開劫了。」

扒光真君定神一看。

棋盤之上,原本被自己拔掉一顆棋子的棋位上,又落下棋子一顆,卻是呈現出打劫之勢。

稍稍一愣,扒光真君突然說道:「此棋非彼棋,可沒有打劫一說。」

孫豪微微一笑:「無劫卻有間。」

說完,孫豪又悠悠說道:「其實我救過潔貝爾一命。救命之恩對比兄弟之情,當不相上下。」

風雲號上空。激戰正酣。

戰場交織。

總體來說,沉香一脈落在了下風。

向大宇對戰沈長福。已經呈現不支,要不是他性格堅韌,又有孫豪的丹藥符篆傍身,此時怕早已經敗北。

朱德政和武閑朗師兄弟戰了旗鼓相當。

夏家姐妹也跟古雲童力戰了不分勝負。

但是,小竹老賈還有喻不欲三人,卻在陳一凡帶領的三名修士圍攻之下岌岌可危。

三名落霞峰修士圍住三人猛攻,陳一凡猛地攻出一劍,刺向老賈,眼看老賈躲閃不及。

空中變故突生。

附近激戰正酣的武閑朗和朱德政兩人貌似轟然一擊紛飛開來,震蕩餘波將兩人沖向了老賈的戰團。

沒等戰團修士們反應過來。

朱德政眼中閃過絲絲異光,神識一動,空中無聲無息的烏光一閃,一抹銀色從一名落霞峰修士面前一閃而過。

落霞峰修士猛地一聲哀呼,全身發綠,手指朱德政,說了兩聲:「你,你……」

然後一頭栽倒,向海面栽了下去。

而武閑朗卻是恰到好處,攔在了老賈前方,斬落陳一凡的飛劍。

撲通一聲,落霞峰金丹掉落大海。

海面上,綠潮擴散,瞬間浮上一大片海魚翻白的屍身。

好強的毒,陳一凡心中凜然,帶領剩下的兩名修士齊齊後退。

沈長福手中稍稍一緩,沉聲喝道:「朱德政。」

小胖子朱德政嘻嘻笑道:「智真人,其實我家還是我做主,潔貝爾聽我的,話說,智老,依你的智慧,你應該想到欺師背祖的嚴重後果,如此明白著坑我的事,我還沒蠢到家。」

說著,對武閑朗點點頭:「閑郎,師父早就敲打過我,我明白該怎麼做的。」

武閑朗點點頭,沒有說話。

此戰第一名金丹修士,隕。

但誰也沒想到,居然是莫名其妙隕落在自己人手中。

變故之後,戰場形勢發生了一點變化。

原本陳一凡是四人圍著三人砍,可現在局勢就很不妙了,居然是變成了三人被六名敵人圍祝

陳一凡心中暗恨,都說智真人算無遺策,現在這是個什麼事?

棋局上,雙方開始打劫。

孫豪棋子外逃,處處劫材,扒光真君無奈輸劫。

孫豪成功連上了被提過的黑子。

扒光真君笑了:「沒想到沉香也早有算計,哈哈哈,我還以為是小智自毀長城,智者多慮,現在看來,倒是確有必要。」

「真君」,孫豪一邊弈子,一邊誠懇地說道:「昔日有人對我說,虎無傷人心,人有謀虎意,沉香半信半疑,如今看來,卻是沉香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

扒光真君一邊弈棋,一邊曬然:「沒那麼嚴重,都是為了青雲,沒有小人君子之分,主峰位置不可動搖,丹不過五乃是鐵律,稍稍清理之後,沉香依然是我青雲柱石。」

棋盤之上,孫豪的棋子慢慢向中路逃去,孫豪語氣依然誠懇:「沉香師從亞琴老祖,其實也算主峰一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