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五七章 大戰真君(六更求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七章 大戰真君(六更求月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向大宇性格堅韌,當年孫豪曾經讓他給武閑朗查漏補缺,他默默地答應了下來,多年以來,有事沒事就拉著武閑朗和朱德政操練三才戰陣。

師兄弟三人接陣而戰。

戰陣連綿,生生不息。

身為元嬰真君,居然沒能一下擊破三個真人布設的戰陣。

沈長福也不得不感嘆沉香真人真是教徒有方。

不過,孫豪的三個弟子可以接陣而戰,但不代表孫豪一方其他修士也有自保之力。

沈長福眼中寒光閃閃。

身體一閃,消失在了空中,向大宇三人戰陣一擊落空。

瞬息移動

向大宇大吼一聲:「小心。」

空中,童力一聲悶哼,龐大的身軀一頭向大海之中掉落下去。

口中鮮血狂噴。

小章眼疾手快,腕足一揮,捲住了即將落海的童力。

童力原本站立的位置上,沈長福一臉淡笑,憑空出現。

雖然有點懷疑主謀是不是童力,但既然他敢擔下來,那就必須承擔後果。

輕輕掃了一眼霸王章背上的童力,沈長福臉上笑容更甚,童力體內金丹已破,陷入昏迷,離死不遠了。

心中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武閑朗心中一片冰涼,湧起絲絲後悔,早知道如此,就不該引蛇出洞,招來如此禍患。

如果武閑朗不以消滅敵對布局,另覓他法的話,此禍患倒不是不可避免,但現在,一切都晚了。

今日,師父一點家底怕是要被自己給敗光了。

向大宇雙目沉穩,帶領戰陣殺向沈長福,希望能用戰陣纏住真君。

沈長福臉上微微一笑,手指豎在嘴邊,輕輕一擺。頭輕輕一遙消失在了在了空中。

武閑朗大吼「小心」。

大吼聲中,古雲又是一陣悶哼,如同童力一般,一頭掉了下去。

小章趕緊伸出一隻腕足。凝空捲住古雲,心中卻是暗道糟糕。真君之威,他小章也擋不住啊,此次怕是要讓老大失望了。

幾隻腕足不停應對陳峰主。一雙大眼睛卻瞄向了夏諳夏靜姐妹。

心中暗自盤算,這兩位怎麼也不能隕了。她們要是出世,娘的,老大一定發飆。到時候自己怕就沒好日子過了。

思考這會,小章發現。真君身體又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不敢怠慢,腕足一揮。

夏靜夏諳姐妹只覺得身上一緊,然後不由自主。飛了起來。

腰間一看,發現了細細的如同腰帶一般的粉紅色腕足,齊齊一愣的同時,卻發現沈長福已經一臉意外地出現在了原本夏諳站立的位置。

而海中霸王章一雙大眼睛卻是猛地眨了起來,還好老子聰明,要不然就麻煩大了。

居然撲空。

沈長福看向海中龐大的章魚,感嘆一聲好聰明的靈獸,然後身軀再度一晃,消失不見。

小章腕足一揮。

老賈的身軀被腕足抽開。

沈長福出現在了老賈的位置。

再度一臉意外,心說好傢夥,這靈獸居然跟自己玩起了心機。

站在空中,看看大海之中龐大的霸王章,沈長福微微搖頭,心說等我收拾了幾個小傢伙,再來收拾你不遲,一晃身,消失不見。

小章急急忙忙,去卷小竹。

但是此次,小章的腕足剛剛挨到小竹,巨大的攻擊已經降臨,小章只覺得腕足一痛,血雨紛飛,腕足被生生震碎。

小竹一聲嬌哼,身體暴退,雖然沒有跟古雲童力一般當場受到重創,但也花容失色,血染衣襟,頭腦之中一陣暈眩,不由自主向大海之中墜落而去。

眼角餘光之中,沈長福眼中帶煞,看著自己,一步跨了過來。

心中暗道一聲:「公子,我們只有來世再見了」

耳邊,傳來了孫豪清朗的聲音:「智真君,孫豪在此」

心中一松,小竹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沈長福步子一頓,向前看去。

前方,孫豪踏浪而來,雙手一伸,接住了小竹豐滿的身軀,橫抱在了手上。神識一掃戰場,孫豪臉上微微一沉:「真君好大的威風。」

孫豪肩上,小火也雙目如電看向沈長福,吱吱叫喚起來。

戰至如今,兩敗俱傷。

武閑朗用奇策,滅落霞峰金丹兩名。

但是,沈長福居然在鎮守陰風洞的過程之中,晉級元嬰真君,隱而不發,靜待武閑朗底牌盡出之後,展露修為,強勢重創了反間的古雲童力。

孫豪神識一掃,已經發現古雲童力的狀況很是不好,此戰過後,即使僥倖保住性命,怕是也會金丹破碎,修為盡喪。

小章腕足之上,古雲童力俱都暈了過去。

孫豪手一揚,乳白色光華灑在了他們身上,開始治療他們身上的傷勢。

沈長福好整以暇,並沒有乘機出手。

淡然凝立空中,沈長福看著孫豪,微微一笑:「沉香真是厲害,居然能趕到戰場,佩服佩服。」

按道理,孫豪此時應該怎麼也過來不了,應該被大哥纏住了才是,但是孫豪很意外地出現了,其中必然就有了超出沈長福意料之外的變故。

沈長福很想知道為何如此。

孫豪身上,氣勢凜然,目光如電,看著沈長福,心中想及古雲童力的兄弟情分,臉上浮現絲絲煞氣,嘴裡淡然說道:「我怎麼過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來,真君何以教我」

孫豪原本並不是很贊同古雲童力的做法,認為沒有必要多此一舉,但既然兩人堅持,孫豪也就隨他們去了,但是沒想到最終的結果卻是兩人隕落在即了。

孫豪心中,湧起陣陣怒氣。

沈長福臉上也逐漸凝重起來,衣衫無風自動,飄然飛揚,低聲沉沉地說道:「沉香,你不該來。你不來。我不為己甚,只掃你枝葉,你依然是我青雲柱石,日後。你或許還能報今日之仇,但現在。哈哈哈」

孫豪身上的衣衫也飄了起來,手裡一拋,小竹落到了小章背上。嘴裡淡然說道:「真君現在就此離去還來得及,沉香不為己甚。」

聽到孫豪此話。陳一凡莫名地只覺得身上一抖,不由想起了當日。

當日,他剛剛結丹。意氣風發,架設七彩雲橋前去彩雲峰求親之際。孫豪趕了回來,見面之後,僅僅只是築基修為的孫豪也對他說了同樣的話。

現在。孫豪金丹修為,面對真君,居然依然說出了如此強勢的一句話。

也不知,孫豪是膽大包天呢還是有真本事。

如果真有真本事,陳一凡雙眼一縮,心中一緊地想到,那麼孫豪孫沉香的進步未免太快了。

他陳一凡剛剛摸到金丹中期的門檻,而孫沉香已經能夠直面元嬰真君了嗎

孫豪居然如此強勢。

沈長福也微微一愣,然後仰天笑了起來:「沉香好大的口氣,好強的自信,就是不知你的實力是否跟你的口氣相匹配,哈哈哈」

空中,孫豪身體微微一沉,右腿向前斜跨一步,伸出了右掌,身子猛地一抖,全身綻放金光,嘴裡大喝一聲:「既然如此,真君,請。」

黃金戰體。

沈長福臉上浮現出若有如無的笑容。

黃金戰體理論上具備了跟元嬰真君對話的資格,但在實戰之中,論及對天地的感悟,對天地靈氣的運用和統轄,卻比真正的元嬰真君弱了不止一籌。

不說其他,就說本命法寶。

元嬰修士的本命法寶也經歷過元嬰之劫的鍛煉,威能更大,妙用無方,卻不是金丹真人的本命法寶所能比擬的。

孫豪擺開架勢。

沈長福神識微微一動,身體一晃,原地只留下一個虛影。

瞬移,乃是元嬰修士最大的對敵手段之一,防不勝防,沈長福不覺得孫豪能防住自己這一招。

就在沈長福瞬移即將發動的同時。

孫豪暴喝一聲:「小火。」

孫豪肩頭,小火聞聲張開了小嘴,向沈長福方向猛地一吞。

一片空間好像瞬間消失。

沈長福一臉錯愕,出現在了孫豪正前方。

看向孫豪肩上的小老鼠,沈長福心頭湧起十分怪異的念頭,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居然還有靈獸能吞滅空間,生生破壞自己的瞬移之術。

瞬移被破。

孫豪不等沈長福回過神來,雙臂一展,金光閃閃的身體如同初升的太陽一般,大開大合,在空中邁開大步,攻了上來。

觀海八法,第一式,旭日陽剛,施展開來。

孫豪得到觀海八法已經二十多年,一直勤練不休。

過去,孫豪一直把此法當成煉體的法門在練習,用於對敵則是第一次。

萬魂之祖煙花易冷創觀海八法,自然不是僅能煉體如此簡單。

孫豪觀海八法驅動,南洋之上,頓成洋洋奇觀。

金光閃閃的孫豪,如同大海之上,冉冉升起的朝陽。

舉手投足之間,蕩漾起磅的陽剛朝氣,讓人心神搖曳,懸浮在南洋之上的明亮大月,此時好像成了孫豪的陪襯一般。

陰柔的月光之中,孫豪身上,散發著的陽光般的剛強氣息,一種由內在的剛毅外化為強勁有力的獨特氣質。

從孫豪身上,從孫豪的一招一式之間。

所有修士好像在瞬間感受到了一種積極向上、自強不息的寶貴品格在自然流露;感受到了正義勇敢、堅強果斷個性的彰顯;感受到了是一種敢為人先、永不言敗的魄力的表現。

此時的孫豪,給人一種男子漢所獨有的巨大魅力。

夏靜夏諳姐妹看著空中的孫豪,雙目迷離,如痴如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