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五八章 大戰真君(二) (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八章 大戰真君(二) (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和沈長福高空開戰。

很自覺地,對戰雙方脫離了戰鬥,遠遠地飄立空中,靜待兩人戰鬥的結果。

小章拉著童力、古雲回到了風雲號上,開始救治,只不過,兩人傷勢太重,也只能暫時穩住傷勢,如果孫豪沒有逆天手段,此次兩人怕是凶多吉少。

小竹倒是傷勢稍輕,已經在夏靜的幫助下,醒了過來,救助及時,倒是無甚大礙,此時跟夏家姐妹一樣,睜大了美目,痴迷地看著空中大戰元嬰真君的孫豪。

金光燦燦,融金曉鐵。

旭日煌煌,暖暖洋洋。

沈長福心中湧起陣陣忌憚。

好一個孫豪孫沉香,好厲害的戰技,居然讓身為元嬰真君的他有一種暖洋洋、提不起戰鬥興緻的感覺,真元也有一種被層層消融的感覺。

只不過,沉香雖然厲害,我沈長福也不是吃白飯的。

高空之中,沈長福雙目如電,雙手一背,嘴裡朗聲說到:「纖毫畢現,洞若觀火,區區烈陽,無處可藏」

朗喝聲中,沈長福身上氣勢一變,好像瞬間變成一個智珠在握的學者,一個洞察一切的儒者,在孫豪的金光之中,衣衫飄飄,隨光而動。

孫豪有種很奇觀的感覺。

感覺就是自己的一舉一動,感覺旭日陽剛的攻擊路線,全部落入了沈長福的神目之中,無所遁形。

而沈長福總能提前一步掌握自己的行動軌跡,總能讓自己的攻擊無功而返。

心道一聲厲害,果然不愧是封號真人。

孫豪心頭迅速閃過沈長福的一些資料。

沈長福封號一個智字,青雲門典籍記載,他的封號來源主要有兩點,其一乃是他無所不在、算無遺策的謀算能力,乃是扒光真君真正的智囊,青雲門能有現在的成績,他的智略功不可沒。

其二則是他本身所具備的特殊計算能力,沈長福修鍊有心算秘術。對戰之時。能進入洞察狀態,此狀態之下,能料敵先機,明察秋毫。

洞察在身的沈長福。一雙鷹目,能啄微小失誤。能廣,堪稱難纏至極。

孫豪心中微微一動。

天空之中,孫豪如同旭日。

沈長福則如同微風。

旭日陽剛。盡展孫豪男性之美。

微風吹拂,無形無影。難以擊中。

旭日陽剛之氣,旭日陽剛之式終有盡處。

盞茶功夫,孫豪身上。旭日之氣稍息,氣息稍稍一變。攻擊速度隨之一頓。

此時,沈長福雙眼神光一閃,心說。就是現在。

身軀一閃,如同微風吹過,迅速切入孫豪的金光之中,一掌遞了進去。

孫豪一聲大喝:「來得好。」

大喝聲中,孫豪貌似勢子用老,氣勢盡泄一般,動作猛地變慢。

瞬間功夫,沈長福的掌印已經夾帶風雷,攻了上來。

眼看孫豪即將被自己擊中,沈長福雙眼之中,閃過絲絲笑意,但迅即,臉上又露出了錯愕神色。

就在掌印即將擊中孫豪的同時。

孫豪居然很奇怪地,給了他一種十分遙遠的感覺。

就好像,孫豪此時化為大海之上,夕陽之下的一座海島高山,夕陽照射之下,海島高山雖然就在眼前,但實際距離卻是十分遙遠。

觸之難及。

此時的孫豪,金光黯淡,如同日薄西山,湧起了蒼涼、蕭瑟氣息。

沈長福雙目一凝,抽身急退,同時心中暗罵一聲該死,好一個孫豪孫沉香,居然設局讓我鑽。

毫無疑問,孫豪對他的情報了解甚多,知道他智珠在握狀態,故意露出破綻讓他去攻。

實際卻是快速改變狀態,不僅僅讓自己攻擊落空,還試圖讓自己入伏。

可惜的是,自己洞若觀火,也不是那麼容易中計的。

沈長福如同微風,飄然而退。

孫豪心中暗嘆一聲,追之不及,雙掌在胸前一合,低眉垂首,合十站在了空中。

此時的孫豪,雖然站立空中,但給人無比悠遠的感覺。

蒼涼而悠遠。

金光黯淡,一如無力夕陽。

觀海八法第二式,日暮蒼山遠。

沈長福飄在孫豪對面,神目如電,臉上有著淡淡笑容:「沒想到沉香進步會是如此迅速,居然真的有了跟真君對話的實力,如果沉香能退讓一步,我青雲門何愁不能大興」

孫豪如同老僧,低眉垂首,嘴裡悠悠說道:「孫豪從未爭過,從未謀過,也從未進擊過,何來退讓一說今日之局,不過是真君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已」

沈長福緩緩搖頭,手對海面上沈鈺一指:「如若沉香不謀,我兒何至於此」

孫豪淡然說道:「真君設計沉香,後輩不忿而已。」

沈長福微微一愣,點頭說道:「嗯,原來如此,我想沉香也不至於跟小輩為難,那麼,長富問你,沉香一脈為何暗和明分,如此防範卻是為得哪般」

孫豪依然淡然回到:「小輩而為,是為自保,如若沒有今日一出,怕是最終會真正分道揚鑣。」

沈長福雙目神光閃閃,繼續問道:「那麼我再問沉香,沉香一脈,一門十金丹,為何隱而不發,所謀哪般,還有小胖子朱德政,交好混元峰,又是為何」

孫豪微微嘆息:「沉香不欲算人,奈何常被人算,不得不防,不得不隱而不發,真君以為然否」

沈長福哈哈大笑不止,長久之後,誠懇地開口說道:「沉香,你說的,我都認可,你說的,我也全信,我甚至可以理解沉香你的作為,你孫豪孫沉香志存高遠,一心攀登仙道,實屬我青雲柱石」

說到這裡,沈長福對下方修士。風雲號上的修士一指。嘴裡厲聲說道:「但是沉香,你可知他們在想什麼你可知他們是否安心屈居人下你可知,有朝一日,就算你沉香不為。他們可也不為」

孫豪微微一愣,看向風雲號。看向自己的三個弟子和依附在自己身邊的一干修士。

心中不由微微一動,想起了昔日殺魔宮經歷的殺戮場景。

昔日殺魔宮,孫豪曾經化身大帝。經歷了九子奪嫡,二子滅兄而登皇位。問及為何如此。二子指著身後一般虎狼群臣,湧起了絲絲無奈:「我不奪,他們何去何從。我不奪,他們身家性命可得安心」

看向空中沈長福。

孫豪緩緩點頭:「我明白了。智真君是害怕沉香一脈動搖青雲根本,鬧出天大禍事。」

沈長福點頭:「沉香明白就好,不知沉香可當如何自處」

如何自處

孫豪低眉順目。垂首而立,淡然而堅定地說道:「真君見諒,沉香明白真君的意思,但是,沉香並不理解,也不同意真君的作為,真君此舉,卻也參有私心,今日之局,卻也有公報私仇之嫌疑。」

沈長福衣衫飄飄,並不否認。

孫豪沉聲說道:「修士修行,有所為有所不為,一份修為一份擔當,一份責任一份權益,今日我沉香一脈大勢已成,理當大興,沉香卻不欲退縮,可向青雲要一份權益,真君有招,沉香接著就是,請」

當仁不讓。

風雲號上,師兄弟幾個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興奮。

一直以來,孫豪給他們的印象就是溫文爾雅,對宗門權利並不在意,也從不插手宗門事物。

他們的感覺之中,就是師父的性格偏軟。

但是今日,他們發現,其實師父是並不看重這些,真要事情臨頭,卻是一肩擔了下來,該爭就爭。

今日一旦師父擋住了智真君,那麼可想而知,青雲門沉香一脈必然就會強勢崛起。

正如沈長福所說。

孫豪不在意的東西,不代表孫豪身邊的人不在意。

資質差別,資源之爭,或許對孫豪並不重要,但是對孫豪身邊人的修鍊卻是至關重要。

要不然,就算武閑朗想布局,也不會得到孫豪身邊人的一致擁護和參與。

孫豪也明白。

心中也有「兒大不由娘」的感覺。

不過,既然身邊人要爭。

那就爭之。

凝空閉目而立的孫豪,好像一座凝立大海之上的蒼山,悠遠而滄桑。

仔細感受著孫豪身上的氣勢,沈長福雙目如電,試圖發現孫豪身上的弱點。

孫豪氣機一動,身上氣勢稍稍不穩。

沈長福心中一動。

但沒等沈長福行動,孫豪身上,突然湧起一陣讓人心驚膽戰的肅殺氣息。

蒼涼的肅殺之氣。

沈長福好像被遠古凶獸盯住了一般,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冷戰。

好厲害的殺氣。

不等他從殺氣中恢復過來,同時一種很奇怪的頹廢感由湧上心頭,好像全身無力,提不起打打殺殺的興緻。

止殺之術

沈長福瞬間明白自己遇見了什麼。

殺魔宮內帶回的止殺之術,居然被孫豪修鍊到了如此地步,居然能影響到元嬰真君,這孫豪,進步好迅速。

身軀微微一振,丹田之中,元嬰一動,沈長福馬上就要恢復過來。

但是,就在這瞬間,孫豪身上,蒼涼的氣息,悠遠的氣息居然跟止殺的頹廢氣息融在了一起。

一種很無力,老人老了,有心無力的感覺湧上了沈長福的心頭。

兩種不同的秘術同時催動,相輔相成,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累加效果,沈長福一個不察,元嬰之力的反應居然慢了一拍。

孫豪合十雙掌向前一推,層層合掌虛影飛襲而來,虛影如幻,從孫豪身上一直連向沈長福,如同波紋,也如同夕陽之光,攻了過來。

暗道一聲不好,沈長福不敢怠慢,智珠在握狀態之下,迅速判斷出當前環境之中最有利的應對辦法。

神識一動,空中一陣漣漪,通體雪白的拂塵憑空出現在他身前,微微旋轉,散發銀光,擋住了孫豪攻過來的層層合掌虛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