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五九章 太乙雲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九章 太乙雲展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質如輕雲色如銀,手持拂塵不凡人」,拂塵在沈長福身前一橫,仙風道骨油然而生。

舞動的拂塵天馬行空,洒脫飄逸。

日暮蒼山遠加止殺之術被拂塵擋在了沈長福身前。

孫豪氣勢一斂,嘴裡由衷嘆道:「好厲害的本命法寶,沉香領教了。」

沈長福臉上微微一紅,心頭有些豁然。

修士鬥法,雖然是各憑手段,各有秘術,但是通常情況下,到了金丹修士之後,鬥法之中,誰先被迫御使本命法寶,也就說明誰不得不先用出了壓箱底的手段。

是故,通常情況下,先使用本命法寶的修士往往就代表著輸掉戰鬥的可能性更大。

沈長福也沒想到,身為真君,居然被孫豪率先出了本命法寶。

當然,沈長福雖然沒看到孫豪的本命法寶,但自覺自己的本命法寶曆經多年涵養,絕對會強過結丹沒有多久的孫豪。

是故,沈長福雖然率先拿出了本命法寶,但也不覺得會落於下風。

手中一擺,雪白拂塵在胸前一橫,單掌一豎,臉上居然有著一種對拂塵的虔誠神色,朗聲說道:「此乃太乙雲展,見過沉香,沉香好修為,好手段,真人修為,出本君太乙雲展,佩服佩服。」

拂塵,又叫雲展或者拂子。

太乙,三式之首,太乙、奇門、六壬為遠古傳承之中的三大術數,有神鬼莫測之機。

沈長福手中拂塵以太乙為號,怕是相當難纏。

孫豪心中微微凜然。

孫豪陣道造詣不弱,對太乙也有涉獵,正是有所涉獵,所以也警惕萬分。

金丹修士的本命法寶都多有妙用,何況元嬰真君

手持「太乙雲展」,沈長福身上氣勢一變,變得飄逸,真正的如同仙人。

雲展輕拂。孫豪的合掌虛影已經被化為虛無。

「太乙有遁,年月日為陽,時則為y」,手持太乙雲展。沈長福悠悠說道:「沉香請入局。」

太乙y陽遁

孫豪雙目一縮。

雙手一舉,雙腿微微一沉,面向海中明月,雙手微微一抱。

打出了觀海八法之「皓月當空」。

太乙y陽遁對上皓月當空。

孫豪已入局,入局乃明月。

太乙雲展。詭異莫名,術數之法,玄奧莫測。

然,觀海八法,觀海而創,是夜,明月高懸,皓月當空式讓孫豪頓時化為海上一團明月。

清澈透亮的明月。

術數可算,修士難逃,然明月悠悠。千萬年如一,卻不在術數能算之列。

太乙雲展輕輕拂動,如若要算y算陽,判生判死。

化身明月的孫豪,額頭之上有著細細的冷汗冒了出來,若有若無的玄奧氣息始終籠罩在孫豪身上,讓孫豪產生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這感覺就是自己的命運正在被人算計,感覺自己的生死正在等人判定,如同人在夢中,遇見了女鬼附體一般。明知危險,但手腳無力,很難驅逐開去。

太乙y陽遁乃是算術之局,並不是逃跑的遁術。

但既然以遁為名。自然有其道理,凡是被太乙雲展所算,被y陽遁所設局的修士,除非是修為強過沈長福,要不然,比如墜入局中。哪怕是身懷遁術,也是c翅難逃。

算術,算的是人的命理,乃是強行逆轉y陽,修改命理,從而達到攻擊目的的詭異秘術。

沈長福擅長算計,以智為長,以太乙雲展為本命法寶卻是恰好將其優勢擴展到了最大。

通常修士,只要實力稍弱,無不在太乙雲展之下,身受重創。

在沈長福想來,孫豪孫沉香就算實力再強,突然遇見自己的命算之術,怕是也措手不及,就算不能直接擊殺孫豪,也一定能給與孫豪不小的損傷才是。

但是,讓沈長福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大海之上的孫豪,居然巧妙地藉助了天地大勢。

奇怪的拳腳展開之後,孫豪一呼一吸,舉手投足居然跟天空上的皓月遙相呼應,孫豪身上披上了層層銀光,好像也變成了一輪明月,高懸海上。

y陽遁可算修士不錯,但無法算計天地明月。

皓月悠悠,其千萬年。

時時在,日日在,月月在,年年在

y陽遁局不可困,太乙算術難用勁。

沈長福心中感嘆,暗自佩服孫豪好強的戰鬥智慧,居然是毫無遲疑地拿出了應對自己命算之術的方式。

太乙y陽遁無功而返,雖然有點意外,但沈長福卻毫不氣餒,手再度輕揮太乙雲展,嘴裡輕聲說道:「太乙九宮法,五元六紀行,沉香請入局。」

孫豪心頭念頭猛轉,迅速推斷太乙九宮法和五元六紀行。

太乙九宮,和修士常用的遁甲術有所不同。

修士布陣,常用遁甲式,遁甲為後天方位之數,乾卦六宮,巽卦四宮。

然太乙演九宮卻是乾宮為一、離宮為二巽宮為九。

太乙九宮法,一宮絕陽;二宮易氣;三宮和氣;四宮絕氣;中宮中天之樞紐,斡旋八方,太乙行其考治而不居九宮絕y。

太乙y陽遁,九宮之法不入中宮。

孫豪身軀微閃,恍如明月飄移,隱於中宮之內。

太乙九宮法算而不如,明月化身安然無恙。

沈長福清喝一聲:「好,沉香好高深的陣道造詣。」

術數和陣道有相通之處,孫豪沒有修行命算之術,但陣道造詣不弱,實戰應用也相當高明,舉手投足之間,已經破去了沈長福的太乙九宮法。

太乙九宮法之後,五元六紀行隨之攻了過來。

七十二為元之周期;六十為紀之周期。

五元既甲子元、丙子元、戊子元、庚子元、壬子元,每元七十二年。

五元共三百六十年。

一個甲子元為一紀,每紀六十年。

六紀共三百六十年。

五元六紀行的詭異之處就是調動太乙y陽遁的命算布局之力,攻擊敵對修士,讓敵對修士感受到元、紀變遷之力。

說簡單點就是瞬間讓修士變老。

五元六紀行下去,七百二十年,普通金丹修士如同中招。如果沒有辦法脫離出來,會瞬間變老。

修士修為,壽元常常是修士的心病,哪怕是金丹修士。也常常面臨壽元不足,被人削減壽元,往往是最痛苦的事。

當然,五元六紀行設計很高深的大道至理,以沈長福的修為能力。並不能讓修士直接減壽七百二十年,根據敵對修士修為的高低不同,此秘術產生的效果不一樣。

沈長福也不能肆無忌憚用此招對敵,此招強行削減修士壽元,大損天機,大幹天和,沈長福卻也必須承擔不少干係,每次施展此術,都會有不小的損耗。

孫豪身為四級陣法大師,對五元六紀了解不淺。

但是。卻是第一次遇見拿五元六紀作為攻擊手段的本命法寶。

修士世界,各種層出不窮的攻擊手段還真是多種多樣,任何時候都不能有絲毫大意和自滿。

孫豪此時,感覺就很是不好。

如果不是須彌凝空塔,孫豪甚至感覺不到五元六紀行的奇特攻擊方式。

在須彌凝空塔之中修鍊,孫豪無意之間對時間變化有了較為敏銳的感知。

沈長福五元六紀行發動之後,孫豪貌似沒有絲毫異常,沒有絲毫攻擊跡象,但是孫豪就在那一剎那,好像在須彌凝空塔內修鍊一般。感覺到了時間的異常。

瞬間功夫,孫豪明白過來。

這應該是作用於時間的一門秘術,效果很有可能就是削減修士壽元。

暗罵一聲好y損缺德的招式,孫豪迅速思考應對之策。

雙腿微曲。雙手如同抱月,孫豪飛速後退,試圖脫離太乙雲展籠罩範圍。

孫豪身形飛快。

沈長福雙目微閉,頭微垂,一手持拂塵,一手豎掌。

孫豪飛退的同時。拂塵之上銀絲飄揚,沈長福清淡地說道:「身在局中,退無可退,沉香哪裡走」

孫豪發現,自己飛退老遠,但是跟沈長福之間的距離居然沒有絲毫變化。

或許正如沈長福所說,自己現在在他的太乙y陽遁局中,逃脫不了,也或許沈長福修鍊有身法秘術,能如影隨形,緊隨自己不放。

飛退瞬間,孫豪駭然發現自己好像老了許多。

潛意識之中,好像此時已經過去了很多年,而自己正在快速衰老,後退的速度都慢了起來,好像有點力不從心了一般。

退不是辦法。

孫豪心中一動。

急退的身軀猛地在空中一頓。

雙手一背,站在空中,明月之下,竟然對面前的沈長福不管不顧,好像沒有敵人存在一般,昂首看向大海之上的那一輪明月。

碧藍的大海之上,明月高懸。

仔細看。

看似沒有絲毫動作,昂首立於空中的孫豪,此時此刻,身體在微微顫抖。

銀灰色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好像盪起了陣陣漣漪。

漣漪之中,孫豪的身軀突然如同井中月一般,在蕩漾的波紋之中若有如無起來。

觀海八法之「海上生明月」。

如同一輪皎月從海面冉冉升起,深奧莫窺,遙遠難測,含蘊有致,悠遠而空靈。

太乙雲展手中一擺,沈長福心中猛地一愣。

消失了,孫豪居然從他的太乙y陽遁局中消失了。

不,準確地說,孫豪依然在他命算之中,但是,怎麼算怎麼都是一個空字,好像此時的孫豪就如同那井中月,鏡中花一般,乃是一個虛影,乃是一個假象。

命算之術,千算萬算,算不準一個空字。

空蕩蕩的空。

前方孫豪,月光漣漪之中,空蕩蕩,晃悠悠,悠遠而寧靜,算之不出了。未完待續。